第一次进入这三座巨大的神山,罗云阳并不觉得有危险,但是现在的他,却得到了神圣殿的传承。

    可以说,他的身上,已经有了让三世无上宗强者窥视的东西,如果再次进入那三世无上宗,很有可能会出现意外。

    一个个念头闪动之中,罗云阳的心中,就已经有了决断。

    三世无上宗还是要进入,虽然有一些威胁,但是这危险和过去永恒典比起来,差的却实在是太远了。

    就在罗云阳下定决心之后,三十六头白玉神象,已经在一座高大的山峰上降落了下来。

    “青墨师弟,你安排一下云阳师弟的住宿,其他师弟各自回归洞府。”静渊宗子朝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吩咐了一声,而后就腾空朝着浮屠神山的主峰飞了过去。

    明秀宗子和元宗宗子两个人,跟随着静渊宗子,同样飞向了浮屠神山的主峰。

    “罗师弟,这边请!”那青墨面带笑容,朝着罗云阳笑吟吟的道。

    虽然这青墨看上去年轻,但是修为同样是星域境,如果放在神盟之中,那就是一方之主,但是此时,他只是一个负责接待的普通人。

    罗云阳朝那青墨一笑道:“这一次,就要麻烦青墨师兄了。”

    “云阳师弟客气了,且不说您已经得到了神圣殿的传承,就算是没有,以您的修为,以后在咱们宗门之中,也是仅次于三位宗子的存在,如果说照顾,应该是云阳师弟你照顾我这个师兄才是。”

    两个人说话间,都相互表达了自己的善意。而那青墨显然是一个善于沟通之人,也就是一会儿功夫,就和罗云阳聊的好似交往了多年的老友。

    青墨给罗云阳安排居住的,是一座开凿在半山腰的洞府,洞府外灵气逼人,而处在洞府之中,更是因为有神山的地脉灵气支撑,修炼起来更加的快速。

    一道道灵气,在罗云阳走进来的时候,甚至化成了无数的灵物,在洞府之中不断的奔走。

    “云阳师弟刚刚得到传承,可能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师兄这里,就不打扰了。”

    那青墨给罗云阳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就殷勤的说道:“师弟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对我说,只要我能做到的,绝对不会推辞。”

    罗云阳在说了一番客气话之后,就挥手和青墨作别,看着离去的青墨的身影,罗云阳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他的目光,不经意的朝着一面悬挂在虚空中的宝镜看了一眼,而后摇头走进了洞府之中。

    得到了大光明法的传承,此时罗云阳确实需要整理一下,在慢慢思索了一番之后,他就盘膝坐在了云床上,静静的修炼了起来。

    一座高大的殿堂之内,三座宝座漂浮在虚空之中,三个面容呈现出中年模样的男子,一如三尊神帝一般,高踞那宝座上。

    静渊宗子,明秀宗子和元宗宗子静静的立于下方,他们的面容上,充满了恭敬。

    这三个人的身上,闪动着三种不一样的气息。在三个人的头顶,更是冲起青云万丈,而在这些青云上,更有一杵,一印,一神盘在不断的浮沉。

    三人神色淡然,但是从他们身上发出的气息,却是震动天地。

    “三位宗主,事情就是这样的。”已经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的静渊宗子,恭敬的退到了一边。

    静渊宗子在宗门之中地位极高,就算一些长老,在面对他的时候,也要恭敬的行礼,但是此时的静渊宗子,在面对这三大宗主的时候,却好似面对猫的老鼠。

    他这种诚惶诚恐的表现,让三位宗主无比的满意。不经意之中,三人更是点了点头。

    在三世无上宗,天尊高高在上,基本上不理会凡俗的事务,所以掌控三世无上宗大权的,就是三位宗主。

    这三人每一个都拥有着宇宙境巅峰的修为,因为修炼三大神典,所以每一个人的战斗力,都是非常的强横。

    就算这纯阳大世界的天尊,他们都没有什么畏惧,甚至有传说,他们可以力敌天尊。

    三人联手,催动宗门留下的法宝,更是能够击杀一些出身普通的天尊。而且这并不是传说,乃是真正发生的事情。

    坐在右侧的永恒神山宗主,目光重重的朝着元宗宗子看了一眼,这一眼,带着一丝责怪。

    永恒神山的宗主乃是元宗宗子的老师,自己的弟子被罗云阳说出了可以取而代之的话语,他这个当老师的自然不是特别的光彩。

    元宗宗子自然知道自己老师这一眼的意思,所以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羞愧之色。

    当然,在这羞愧之中,还带着一丝怨毒,他怨毒的对象,不是那永恒神山的宗主,而是罗云阳。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永恒神山的宗主在稍微沉吟了刹那,以不容置疑的口气道。

    “这罗云阳虽然是琉璃金刚门的弟子,但是对于我三世无上宗,并没有太多的归属感。甚至可以说,此人心怀叵测,要是让他继承永恒神山的宗子之位,对于我们三世无上宗,并非什么好事情。”

    “甚至,他还有可能让我三世无上宗,遭受无法估量的损失。”

    听到自己师尊的话,元宗宗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虽然刚刚师尊责怪了自己,但是在关键的时候,自己的师尊还是向着自己的。

    元宗宗子的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自己的师尊作为三大宗主之一,虽然不能像浮屠神山宗主那般一言九鼎,但是他的话,就算是浮屠神山的宗主,也要给几分颜面。

    可以说,自己师尊的一席话,基本上已经断绝了罗云阳替代自己,成为永恒神山宗子的可能。

    对于各位宗子来说,他们的身份无比的重要,要是失去了宗子的身份,不但意味着他们难以接任宗主,而且宗门的资源配备,也会大幅度减少。

    缺少了资源,那简直就等于要了他们大部分人的命。

    浮屠神山宗主并没有做结论,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那无量神山宗主的身上:“师弟,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无量神山宗主和永恒神山的宗主关系并不是太好,两个人年轻的时候,就曾经有过一些争执。现在听到掌控着自己命运的浮屠神山大权的宗主问无量神山的宗主,元宗宗子的眼眸中,多出了一丝的着急之色。

    此人的话,对自己肯定不利。

    就在元宗宗子心中念头乱闪的时候,就听那无量神山的宗主道:“对永恒山主的话,我基本上是赞同的。毕竟那琉璃金刚门已经自立了太长时间。”

    “一旦让罗云阳成为宗子,那么对于咱们三世无上宗,未必是一件好事。但是一旦罗云阳挑战,而我们又拒绝的话,那其他支脉会如何看,这件事情,师兄一定要妥善处理好才是。”

    三世无上宗之所以强大,不但因为它三本神典通天彻地,更因为它有庞大的支流。只要是三世无上宗做成决断,这些支流就会要人出人,要钱出钱。

    可以说三世无上宗很多威名,都是建立在支流上的。虽然这些支脉的力量和三大主脉差的很远,但是他们毕竟人多势众。要是处理不好,同样会出问题。

    “哼,一个小小的琉璃金刚门,还能翻出什么大风浪不成?”那永恒山主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明显的不屑。

    浮屠神山宗主没有吭声,而那无量神山的宗主则冷冷的道:“我说的是全部支流,而不是一个琉璃金刚门。”

    一阵沉默之后,那浮屠神山的宗主目光就落在了静渊神子的身上道:“静渊,此事你怎么看?”

    本来因为无量神山山主的话,觉得一丝紧张的元宗宗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知道,静渊宗子一定会帮自己。

    “师尊,当年祖师留下不论是支脉还是主脉的弟子都可以当宗子的话,弟子以为这只是一个画饼。”

    静渊宗子等的话语中,带着无比的自信道:“也正是因为这画饼在,所以才能让那些支脉,跟我们主脉同心协力,让我们三世无上宗越发的兴盛。”

    “如果咱们让这画饼成空,虽然没有人敢有异议,但是对我三世无上宗的力量,必定会产生一种非常不好的影响。”

    元宗宗子的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静渊宗子非但没有帮他,反而说出了这般对他不利的话语来,这对他非常的不利。

    要不是此时三大宗主聚集,他说什么也要静渊宗子做出解释。

    在朝着静渊宗子狠狠的看了一眼后,元宗宗子只能等下去。

    “但是宗子乃是我三世无上宗的根基,如果落入一个外人的手中,那就是坏我三世无上宗根基。”

    静渊宗子道:“弟子的意见,是永恒师叔牺牲一下,将那永恒神杵借给元宗宗子掌控一段时日,让他经历过这个挑战。”

    元宗宗子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狂喜,因为这几乎让他立在了不败之地。罗云阳挑战他,简直就是找死。

    他不敢吭声,但是看向自己师尊的目光,却充满了希望。

    “好。”那永恒山主一拍桌子,沉声的拍板道。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