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屏柏单人独剑上纤流星,就是觉得自己一人一剑,就可以解决纤流星的问题。

    可是现在,面对罗云阳的话,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犹豫。他心中已经相信,罗云阳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虽然他对自己深信不疑,但是骆屏柏在临来之前,还是透过昆吾剑盟自己的渠道,将所有关于罗云阳的消息,汇聚在了手中。

    而他的心中,对于罗云阳这个祖师转世的消息虽然半信半疑,但是在怀疑的同时,他对罗云阳更多的是戒备。

    “你可知道,如此大的星空,生存着多少的族群,你要是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武道天劫的惩罚吗?”

    天劫之罚,同样是天玄大宇宙特有的一种惩罚。在天玄大宇宙之中,一个人如果杀戮太多,那么在武道天劫之中,出现的惩罚也就会越强大。

    罗云阳看着骆屏柏,神色淡漠的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轻轻的喝了一口之后,皱了一下眉头。

    “煮的过了!”

    尹霏浣此时,总算平静了下来,她看着罗云阳威胁骆屏柏的样子,尽管心中暗自告诫自己,那威胁人的,乃是自己家的祖师。

    但是她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不舒服。

    骆屏柏神色平静,他静静的看着罗云阳,在吸了一口气之后,再次道:“你我之间,相距不出一丈,而我有一剑,可灭方圆千丈虚空。”

    这句话,骆屏柏在说出来的时候,眼眸中已经开始闪动一种磅礴的杀意。

    “你的剑道,差的太远了。”罗云阳淡淡一笑道:“你修炼的乃是杀戮之道,可是在这一方面,已经走出去太多的偏路,我刚刚说了,你这次来,谁也杀不了。”

    骆屏柏的眼眸中光芒闪动,此时的他,看着从容淡定坐在自己面前的罗云阳,升起了一种感觉。

    那就是现在的这个人,不论是风姿还是气度,都只有他在天玄大地之中遇到的那些大人物可以媲美。

    至于他骆屏柏,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只要是出剑,那么今天将无法离开此地。

    虽然有宁折不弯的说法,但是实际上,在面对真正难以应对的危难时,能够宁折不弯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三分之一!”骆屏柏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沉声的说道。

    罗云阳摇了摇头,并不吭声,只是静静的喝着茶水。虽然骆屏柏的脸色一直无比的冷峻,但是到了最后,他还是端起面前的茶杯饮了一口,而后转身离去。

    不过就在他离开了十丈之后,这才朝着罗云阳道:“成交。”

    骆屏柏走了,和他来的时候一样,横跨虚空而来,最终又横跨虚空而去。

    只不过在这一来一去之间,当年东华古门一半的地盘,已经重新回到了东华古门的手中。

    “你还没有跟他要劫台啊?”尹霏浣看着离去的骆屏柏,突然惊声的说道。

    罗云阳笑了笑道:“他既然已经将地盘给了,劫台这类东西,同样会送上的。”

    三日之后,罗云阳登上了劫台。

    这劫台大有百丈,漂浮在虚空之中,一如一个普通漂浮的平台,甚至看不到任何的花纹。

    关于这劫台的来历,在东华古门的典籍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记载。但是劫台对于一个宗门的重要性,却是毋庸置疑的。

    在踏上劫台的一个刹那,罗云阳就觉得自己的心头,就升起了一种巨大的压力。这种感觉,就好似有一个无形的存在,正盯着他。

    罗云阳的神识,可是天尊级别的。但是此时,在这无形存在的双眸之中,他却有一种自己就是一个小小蝼蚁的感觉。

    这……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大能?或者是在大能之上……

    就在罗云阳心中念头闪动之中,那劫台的光芒,开始疯狂的闪烁起来。

    就在罗云阳登上劫台的时候,古铭平和尹霏浣两个人就在千里之外的星空中静静的看着。

    当劫台光芒闪耀的时候,两个人的神色还算是正常,他们虽然没有使用过劫台,但是对于劫台的情况还是清楚的。

    劫台光芒的闪动,标志着这登上劫台之人将要经历的是几重的武道天劫。

    在天玄大宇宙之中,修为越是超越同辈者,经历的武道天劫等级越高,甚至有绝世天才,在自身引动武道天劫的时候,硬生生的引出了三十六重的武道天劫。

    这在天玄大宇宙的历史上,几乎是震古灼今。

    不过很可惜的是,那位天才在强行渡过了第三十五重天劫神雷之后,最终还是死在了最后一道雷光之下。

    “二十一重了!”当光芒闪动到二十一重的时候,尹霏浣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

    虽然在表面上,尹霏浣对于罗云阳有一些腹诽,但是她很清楚,现在整个东华古门,都是靠着罗云阳这个祖师支撑着。

    一旦罗云阳这个祖师出现了问题,那么东华古门不但要重蹈覆辙,甚至会直接消散。

    “祖师天纵奇才,这次转世归来,多历经几重武道天劫,这是很正常的。”

    古铭平很平静的道:“在我的心中,祖师要经历的武道天劫,应该是二十七重!”

    尹霏浣虽然没有见过罗云阳出手,但是想到他弹指之间,就帮助东华古门灭了引玉宗,更将称雄一方,在她眼中犹如庞然大物一般的昆吾剑盟压制的低头。

    这一切,都说明这位祖师不是一般人,要是他渡的武道天劫是最低等次的,尹霏浣恐怕也难以接受。

    不过当那光芒闪动到三十重,依旧没有停歇意思的时候,就连古铭平都颤抖了起来。

    “这……这不会是三十六重吧!”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又有五重光芒闪动,那模样就是冲着三十六重去的。

    处在他们的位置,已经感觉到了那磅礴无比,让人感觉都要崩溃的天威,古铭平一边拉着尹霏浣后退,一边用手在自己的嘴巴上狠狠的抽了一下。

    “乌鸦嘴!”

    尹霏浣从来都没有见过古铭平这位太上长老这般的表现,如果是平时,她说不定要笑一下,可是现在,她真的笑不出来。

    虽然这三十六重的武道天劫乃是劫台引起的,比之那由自身突破引动的武道天劫,好似要弱上不少,可是,这毕竟是三十六重啊!

    在这天玄大宇宙之中,无论是哪一个等级的武者,能够撑过三十六重武道天劫的,真的很少。

    哪怕是由劫台引动的武道天劫。

    历代祖师保佑,一定要保佑云阳祖师能够渡过这一次的武道天劫。尹霏浣在心中默念,丝毫没有注意,自己这种默念,存在着逻辑性的错误。

    祖师怎能保佑祖师呢?

    “还有!”古铭平不淡定了,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骇和恐惧。那刚刚好似已经平静下来的劫台,再次疯狂的闪动了起来。

    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

    劫台的光芒,一直闪动到第四十九次,才算是完全平静了下来,尹霏浣和古铭平两个人都用一种绝望的目光,看着彼此。

    按照他们的经验,不,按照这些年来,整个天玄大宇宙的渡劫经验,就算是劫台之上的武道天劫,也没有人能够在四十重之上活命。

    这位祖师,竟然一下子出现了四十九重的武道天劫,这简直就是要人的性命。

    “太上长老,这该怎么办?”尹霏浣看着古铭平,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古铭平摇了摇头道:“武道天劫,根本就不能有人打扰,一旦有人参与,武道天劫的力量,就会提升一倍,不但救不了人,甚至还会对本来有希望渡过武道天劫的人,造成巨大的伤害。”

    尹霏浣摆摆手道:“太上长老,我的意思是要是祖师出了事情,我们东华古门该怎么办?”

    “东华古门已经在我们的手中衰落,那……那就让他在我们的手中消亡吧!”对于尹霏浣话语中存在的毛病,古铭平也没有解释,他只是淡淡的说道。

    罗云阳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那劫台光芒的闪动,可是当这劫台光芒闪动的厉害时,罗云阳就感到了这其中的不一样。

    他因为对武道天阶很感兴趣,所以看了不少关于武道天阶的书,知道在天玄大宇宙的记载中,出现的最强武道天阶,应该是三十六重。

    但是,这只是有人记载的,一些顶级强者在面对武道天阶的时候,究竟渡了多少重,谁也不知道。

    不过当武道天阶闪动到四十多重的时候,罗云阳就生出了感应,他觉得自己四周的天地,已经处在了一众疯狂爆发的边缘。

    这种爆发,将会无比的狂暴,无比的疯狂。

    虽然经历了很多,但是此刻,罗云阳却觉得,自己面对的危险,比自己以往遇到的危险,都要强的多。

    而处在这劫台上,根本就没有跑的可能,甚至想要回归神盟的天地,都不可能。

    “轰轰轰!”

    就在罗云阳心中念头乱闪的时候,一道白色的雷光,从他的头顶,轰然落下。

    而就在雷光下落的刹那,四周虚空的天地,一阵的轰鸣。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朝着罗云阳的心神,重重的压了下来!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