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落千的脸色很难看,换了谁,被人大声呵斥滚出来,都不会好看,更何况现在,罗云阳这个同样是人族,但是却来自远方的客人还在场。

    不过在听到声音的刹那,他就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所以他的眼眸中除了怒火,还有一丝畏惧。

    “前辈您稍坐片刻,我去处理一下。”

    陪着罗云阳说话的战人族其他强者,一个个神色中同样充满了愤怒,可是这种愤怒中,更带着不甘。

    “我也去看看。”罗云阳的心神此时已经笼罩了那要闯到战人族领地的敌人身上,发现对方的修为是星域境,就有心要帮助对方一把。

    曾落千朝着罗云阳恭敬一笑道:“如此,就麻烦前辈了!”

    说话间,曾落千就已经走到了小城的中间,此时在那小城中心的广场上,七八个被打断了手脚的战人族男子,正努力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可是在他们的头上,有七八只脚,重重的踩着,不管他们如何用力,也是徒劳挣扎。

    领头的,是一个身型有一丈多高,通体都是紫色鳞片,甚至在背后长着三条犹如皮鞭一般尾巴的男子。

    在看到曾落千的时候,他血红色的舌头闪动之中,就笑呵呵道:“曾落千,你好大的胆子,好好一件宝物,竟敢分成两半来糊弄我!”

    “现在将那剩下的宝物送上来,不然,别说你了,就连你们整个族群,我都给你灭了!”

    “你应该清楚,一旦没有了族群,就算你的手中有再好的宝物,也个狗屁用处也没有了!”

    那男子说话间,手掌一挥,他背后的尾巴,瞬间化成了百丈的鞭子,朝着五个站立在一边的战人族直接抓了过去。

    这些战人族,比之普通的人族,每一个都要强大很多。如果放在大联邦之中,他们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可是在这说话的怪人面前,他们却好似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鸡仔,任人鱼肉。

    眼见这些鞭子就要卷在这些人的脖颈,那曾落千腾空而起,一柄白色的骨刀,更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骨刀挥动,快如闪电,朝着那三条长长的巨尾重重的斩了过去。

    “当当当!”

    一阵犹如雨打芭蕉般的声响中,曾落千手中的骨刀出现了一道道裂痕。与此同时,曾落千的眼眸中,更是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

    “好大的胆子,你还敢还手,那就休要怪我不客气了!”说话间,那紫色鳞片的男子大手一挥,一股紫色的力量,在虚空之中演化成一片天地法则,朝着曾落千重重的砸落下去。

    曾落千乃是星河境的强者,可是在这巨大的手掌下,却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他甚至连自己手中的刀,都难以挥动。

    罗云阳正准备出手,但是瞬间,他就停了下来,因为他的目光,落在了那紫色鳞片男子的手中。

    男子的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犹如盖子一般的东西,他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嚎叫的味道:“这就是你们战人族的传承之宝,可是你告诉我,这本来是一只球,为什么现在只剩下这一点了?”

    说话间,紫色鳞片男子双手疯狂的舞动,那球已经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用金精石做成的地面,瞬间破碎开来。

    “大人,这是我们一族最后的传承之宝,真的……真的只有这一件了!”那曾千落的眼眸中,充满了悲愤。

    可是他心里虽然痛苦,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汇聚在此地的战人族武者,一个个眼眸中都流露出愤怒的火焰,对于他们而言,这传承之宝可是比他们的命都要重要。

    现在,寄托着他们无尽希望的传承之宝,竟然被人如此糟蹋的扔在地上,他们的心情,如何能淡定得了!

    “最后一件!你告诉我最后一件,这让我怎么给帝子交代,难道你觉得,我若是按照你的话给帝子说,帝子就能够相信吗?”

    那紫色鳞片的男子说话间,伸手朝着站在罗云阳身边的曾云虎抓了过去。

    他的动作很快,根本就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而就在他伸手的时候,那些战人族的武者,一个个眼眸中闪动的都是恐惧痛恨之色。

    而曾云虎则瞪大了眼睛,好似想到什么恐惧的事情。但是在这绝对的控制面前,他根本就没有反击之力。

    就在曾云虎的心中升起了一种黯然的时候,一条手臂轻轻的挥动,直接将那抓来的手掌挡住了。

    “嘿嘿,没有想到,这战人族之中,竟然也出现了星域境的强者!”那紫色鳞片的男子,在被挡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愕然,随即这愕然就变成了笑容。

    一种让人从心底发寒的冷笑。

    罗云阳对于这种冷笑自然没有什么畏惧,他淡淡的道:“对于一个井底之蛙来说,你想不到的东西太多了!”

    说话间,他朝着那犹如锅盖一般的东西一招手,那东西就落入了他的手中。

    “哈哈,这是我身上的一部分,呜呜,还是主控部分,太好了,终于找到它了!”那一直在罗云阳身上的银色小塔,声音中充斥着激动。

    罗云阳心中同样欢喜,但是表面上,他的神色无比的平淡。

    在他没有晋级星河境的时候,他一直想办法搜寻这银色小塔上的物品,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将这银色的小塔修补完毕。

    但是自从他的修为提升到了星河境之后,这银色的小塔对他的重要性,就开始降低。

    甚至到了现在,小塔基本上已经不能给他提升任何的修为了。

    就在他不再关注这银色小塔其他部分的时候,他却一下子遇到了一个银色小塔的一个核心部分。

    虽然不知道他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但是这种送到了自己嘴边的东西,罗云阳自然不会放过。

    “好大的胆子,莫非你真的觉得,你是星域境就能够和我紫月皇平起平坐吗?”紫色鳞片的男子说话间,他背后的尾巴甩动,犹如铺天盖地的朝着罗云阳打来。

    要说此人对法则之力的掌控,在星域境之中,应该也不算是弱者,但是很可惜,他选错了自己挑战的对象。

    对于这紫月皇,罗云阳没有任何的好感,所以在他的尾巴扫来的刹那,罗云阳一拳轰出。

    这一拳,罗云阳没有刻意的施展什么招式,但是那黑洞之力,却让本来铺天盖地的尾巴,疯狂的朝着罗云阳的拳头冲了过去。

    也就是一个瞬间,那些尾巴全部变成了碎粉,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紫月皇在这个时候,已经心底冒冷汗,在这种时候,他要是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一个自己难以对抗的对手,那么他就真的是一个十足的傻子了。

    “住手,我乃是为沁龙帝子办事的仆从,你……你要是对我动手,那就是对沁龙帝子不敬!”

    在说出了这句话之后,紫月皇的脸色又恢复了不少,而那些战人族的武者,在听到沁龙帝子四个字的时候,一个个神色之中,更多出了几丝无奈。

    显然,他们知道那位沁龙帝子是什么人,也知道自己等人和沁龙太子,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差距。

    罗云阳淡淡一笑道:“我对那个沁龙帝子不敬又如何?”

    这一句话说出,顿时让不少战人族武者的脸色变的无比的难看,他们虽然对罗云阳心存感激,但是此时罗云阳的话,却让他们的心中担忧不已。

    就连曾云虎都以一种恐惧的目光看着罗云阳。

    罗云阳没有理会曾云虎,而是笑吟吟的看着那紫月皇。

    紫月皇虽然看上去五大三粗,行事更是张牙舞爪,但是他能够成为星域境,自然也有自己非同一般之处。

    听到罗云阳的话语,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冷笑,淡淡的道:“你已经大难临头了。”

    “帝子他老人家正好驾临此地,他老人家的身上,有和我的通讯器,相信就在刚才,你张狂的话,已经传到了他老人家的耳中,你说说你会是一种什么情况。”

    曾落千的眼眸中光芒闪动,最终他一咬牙,快速的来到罗云阳的身前道:“罗先生,现在您请快点离开,走的时候,请将云虎带走。”

    罗云阳虽然年岁比曾落千年轻得多,但是他经历的事情,却不知道是曾落千的多少倍。

    在曾落千这么说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曾落千的心思,当下笑道:“你不用担心,没事的。”

    就在罗云阳说话的时候,虚空之中已经有人冷冷的道;“竟然在背后议论帝子,实在是罪大恶极,给我掌嘴!”

    伴随着这声音,那平静的虚空之中,就出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无数身穿宫装的女子,毕恭毕敬的站立在两侧,而大殿的正中,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在饮酒。

    这男子身高一丈六尺,整个人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严。而罗云阳在看到此人身上的刹那,就发现此人的本体,竟然是一头三眼金蟾!

    而那说话之人,赫然是一个宇宙境的武者。

    以宇宙境为侍从,这个帝子,还真的有点非同一般。不过不管他什么来头,罗云阳对他都不准备轻易放过!

    “你刚才说什么?”罗云阳冷冰冰的看着那说话的,头上长着一对银色长角的宇宙境道!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