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岁月,对于天尊境的强者而言,自然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只要一个闭关,就能够将五十年耗尽。

    而不论是推演功法,还是提升修为,这五十年对于天尊来说,又实在是太过短暂。

    所以,在目送三大天尊离去之后,罗云阳心中念头闪动之间,还是飘然走出了自己的无上神境。

    他一步踏出,已经来到了蓝龙侯府之中。

    蓝龙侯府,此时已经变成了蓝龙王府,天运神朝的神皇,亲自拜会蓝龙侯府,将侯府两个字换成了王府。

    十世转生的传说,已经不是禁忌,而在不少人的眼中,那轮回天尊的真正身份,就是洛元初。

    每一日,都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对蓝龙侯府进行拜会,每一日都有无数的大宗门前来交好。

    轻风吹花落,细雨带春来!

    清风细雨之间,罗云阳看到了正静静的立于花雨之前的鲁冰月,一时间,无数念头,涌上心头。

    对于鲁冰月的心思,罗云阳心中如何不了解,只不过他十世轮回,对于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在抗拒。

    “别在这里呆着了,出去走走吧!”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细雨之中,罗云阳轻笑着说道。

    鲁冰月看着飘然而来的罗云阳,丝毫没有犹豫,踏步随着罗云阳走出了蓝龙侯府。

    对于两个人的离去,蓝龙侯府之中虽然有人感觉到,却没有人吭声,也没有人打招呼。

    并不是这些人反应迟钝,无动于衷,也不是这些人不想和罗云阳打招呼,而是在看到罗云阳和鲁冰月走远的时候,他们才猛然生出了求教这种心思。

    一座小城内,鲁冰月和罗云阳并肩而行,两个人就好似最普通的行人,注视着那世间的繁华。

    “这里……这里是我第二世出生的地方。”罗云阳手指着一处破旧的柴扉,淡淡的说道。

    罗云阳的第二世,是天剑门的核心弟子,虽然他是在那弟子在天剑门后才占据了那人的身躯,但是关于那弟子的一切,他的心中却无比的明了。

    接近千年的风雨,这破旧的柴扉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房屋,只不过位置,却是一点都没有变。

    “要不进去看看?”鲁冰月轻笑着问道。

    进去看看,实际上应该看不到什么,毕竟对于普通的凡人而言,千年左右的时光,那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人。

    罗云阳沉吟了刹那,最终还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这一家的柴扉,真的是没有半点可以阻拦两个人脚步的作用。

    虽然家境很不好,但是却很干净。

    一个小小的家,都在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罗云阳在这一家走了一遍,却在那侧房停了下来。

    侧房是一块布,布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大量的名字,而他第二式的名字,赫然在第二层的位置。

    看着那个名字下方没有任何的名字,罗云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的目光在那正在忙碌的一家人身上停留了瞬间,而后一挥衣袖,消失在了柴扉之中。

    鲁冰月看着那房屋上空,已经开始变化的云气,点了点头道:“这样对他们最好。”

    作为一方天尊,只要罗云阳一个念头,一个家族就可以兴盛,而他一个想法,一个神朝就能够衰落。

    虽然罗云阳此时留在这一家的气运并不是太强,却可以让这个小小的家庭百年之内,走向富甲一方。

    这就是天尊之能。

    一刻钟之后,罗云阳和鲁冰月就已经出现在了天剑山外。和以往剑气腾宵相比,此时的天剑山无比的没落。

    修炼剑道的人虽然不少,但是天剑山之中的弟子比之白惊天在的时候,减少了大半。

    而此时,更有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天剑山外,从他们的神色中可以看出,这些都是恶客。

    天剑门有白惊天坐镇的时候,自是百无禁忌,现在白惊天坠落,阮神回难以镇压四方,自然所有的敌人,都涌了出来。

    一日百战,几乎所有的天剑山的敌人步步紧逼,无数天剑山的弟子,或者战死,或者逃离。

    能够留下的,都是对天剑山最忠心的弟子。

    阮神回身上带伤,其他天剑门的弟子,同样身上带伤,虽然他们的神色之中充满了不屈,但是他们更多的,是一种宁为玉碎的刚烈之意。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此时的他们,已经没有了选择。

    “师尊的剑典,绝对不能留给那些鼠辈。”阮神回的声音平静,但是在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我虽然不能够保住天剑门,但是绝对不能让师尊的名声,被这一帮小辈玷污。”

    四周的天剑门武者,同时沉声的道:“是!”

    他们此时,虽然少了恭敬,但是却充满了拼死一战的悲壮,阮神回看着那些弟子,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红光。

    “滚!”就在阮神回拿起自己的长剑,准备进行自己最后一战的时候,一个声音,响彻在虚空之中。

    这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这声音,带着一种让人恐怖的意志!

    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阮神回就有一种自己师尊再现的感觉,但是在这种感觉出现的瞬间,他就已经清晰的知道,这说话的,绝对不是自己的师尊。

    因为这说话的人,无论是威势还是修为,都在自己的师尊之上。

    “是轮回天尊,快跑!”惊恐的声音中,成千上万围聚在天剑山外的武者疯狂的逃离。

    他们之中,虽然也有人对于眼看就要到手的东西恋恋不舍,就这么溜走心有不甘,但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此时此刻,他们只恨自己少生了几条腿。

    阮神回看到了罗云阳,他在犹豫了刹那,最终还是毕恭毕敬的跪伏在了地上。

    罗云阳没有理会阮神回,他回到了那个自己闭关的山洞,带着鲁冰月看了一圈之后,而后淡淡的道:“我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

    这句话,一如言出法随。

    而随着罗云阳在天剑山住下的三年,天剑山再次恢复往日繁荣,无数的修炼剑道的弟子,更是疯狂的汇聚在天剑山下。

    这三年,罗云阳没有闭关,他几乎每一日都和鲁冰月走出自己所在的洞府,甚至有时候,还和天剑门普通的弟子说笑一番。

    三年之后,罗云阳带着鲁冰月飘然而去。

    对于罗云阳而言,天剑门只是他行程之中的一部分,而在剩下的岁月中,他要将自己所有的行程,全部走上一遍。

    东海之滨,罗云阳跨舟入海,无尽深渊,罗云阳凭空而立,幽幽空谷中,有着鲁冰月幽幽的歌声。

    也就是一个眨眼,五十年的岁月,已经匆匆流逝了多半。虽然这五十年内,罗云阳并没有怎么修炼,但是他觉得自己的神念,却已经变的更加的精纯。

    大漠黄金城外,鲁冰月静静的站在罗云阳的身边,只不过此时她所看到的景色,并不是黄金城中,那繁花似锦的景象。

    她看到的景象,也是黄金城,同样有着人来人往,但是这些来往的人,论起装束,比之现而今的黄金城,好似更加的古朴。

    而在这些人不断的变幻中,鲁冰月甚至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这个人乃是蓝龙侯府的一个总管。

    之所以认识这个总管,是因为此人的母亲,曾经是鲁冰月身边伺候的丫头,因为没有修炼的天赋,所以最终还是找了一个普通人嫁了。

    可以说,鲁冰月是看着这总管从孩童一直到终老的。而现在,此人竟然出现在了黄金城的画卷之中。

    看着他正在讨价还价的样子,鲁冰月突然想到,这个人曾经被蓝龙侯府派到黄金城中购买过一批物品。

    就在鲁冰月对天尊的境界感慨不已的时候,罗云阳突然一挥手,那身影就被一道光笼罩,而后从黄金城那快速倒流的时空中,被带了出来。

    他在看到罗云阳和鲁冰月的瞬间,罗云阳就已经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注入了他的心头。激动不已的他,快速的跪伏在地上,对罗云阳和鲁冰月叩首。

    “表哥,这个……”鲁冰月的话还没有说完,罗云阳一摆手道:“只不过是一件小事情,对我而言,让一个普通的凡人起死回生,并不是什么大事。”

    说道此处,黄金城那逆转的时光之中,就出现了一个高大中年人的身影。

    这高大中年人气势如山,他在行走之中,更有一种威临四方的劲头。看着这张面孔,罗云阳轻轻一笑,手朝着那身影一抓,就将此人也给带了出来。

    “陀山,好久不见!”

    ……

    黄金城是罗云阳的最后一战,在黄金城和鲁冰月等人隐居了五年之后,百年的时光匆匆而去。

    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的罗云阳,没有和任何人告别,他一步踏出,就已经进入了滚滚的虚空乱流之中。

    距离轮回天盘接回,还有三天的时间,罗云阳想要趁着进入这无尽的星空之中,看一看从这里,究竟有没有进入神盟的路。

    如果有,那么他这身修为,也就不用舍弃。

    不过在腾空而起的瞬间,罗云阳就清楚,自己这种想法,能够实现的可能性,真的很小。

    站在虚空中,看着那慢慢变小的天运神朝,罗云阳轻轻一叹,他知道,自己不论是能不能寻到道路,再回天运神朝的机会,恐怕不多了。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