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尊台破裂成为两半!

    虽然无尽的天地,尽在一刀一剑的压制之下,但是所有观战的武者,一个个眼眸中还是充斥着惊恐。

    天尊台是什么,在所有人的眼中,那犹如一块巨石的天尊台,是无上强者经受天地万道洗礼,最终成为无上天尊的地方。

    这种地方,万道都要臣服!

    可是现在,象征着无上果位的天尊台,竟然在战斗之中,被这两个人的力量,直接分成了两段。

    一人半个天尊吗?

    蓝龙侯府,鲁冰月的眼眸中涌起一股热切的期待。尽管她对自己的表哥深信不疑,但是那刚刚横跨四方的刀剑,实在是击碎了她的信心。

    她实在难以相信,自己的表哥能够击败白惊天,但是她同样也不相信,白惊天会击败自己的表哥。

    和鲁冰月揣着同样心思的,还有很多人,比如天剑门的掌门阮神回。

    此时的阮神回,在大为震惊的同时,同样觉得这一次刀剑之战,恐怕要以平手收场了。

    两个人的招式,都已经超越了神帝境的极致,如果说两个人可以和天尊争辉,阮神回的心中,也觉得非常的正常。

    而在这等的情况下,说谁能够获得胜利,这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

    三大天尊默然,他们登临过天尊台,对于那看似是一块古朴巨石,甚至被称为天尊石的地方,可以说无比的熟悉。

    就算他们成为天尊之后,都没有想过,自己可以打破天尊台。可是现在,两个即将成为天尊的人,竟然打破了天尊台。

    万道悲鸣!

    那犹如一道道长虹聚集在天尊台上的各种修炼之道,都同时悲鸣,好似是对天尊台的崩溃而落泪。

    “嗡嗡嗡!”

    一阵阵低鸣,从两块破碎的天尊台上响起,伴随着这低鸣,已经破碎成为两半的天尊台,竟然同时升起了五色的神光。

    白、黑、青、红、黄五种颜色快速的交融,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片炽烈的五色光柱,而那些悲鸣的万道,更是疯狂的涌入了那五色的光柱之中。

    处于五色光柱之外的罗云阳和白惊天,都在一个刹那的功夫,收起了各自的攻击。无尽的剑光和刀气快速的消散,但是那五色的光柱,越发衬托得两个人一如神人。

    也就是一个瞬间的功夫,那汇聚了万道之力的五色光柱,就已经消逝在了虚空之中。本来已经分成了两半的天尊台,再次融合到了一起。

    这一次的天尊台,比之刚才,足足大了十倍,这是一座足足有百丈方圆的天尊台。

    古朴的花纹,每一种好似都隐藏着无穷的大道,而无数的花纹交织,给人一种天地皆融于这天尊台上一般。

    就算是最普通的武者,都已经感觉到,此时天尊台的力量,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刚刚被打破的天尊台。

    “天尊台越强,那在天尊台上接受洗礼的人,修为也就会越强。”虚空之中的三位天尊中,处在左侧的天尊,声音中带着一丝感触的道。

    而那右侧的天尊则冷冰冰的道:“我等身处九天之外,为之奈何?”

    至于那处在中间的天尊,则没有说话,只不过从他的眼眸中可以看出,他对于那扩大了百倍的天尊台的渴望。

    “再接我一剑!”白惊天轻飘飘的落在了天尊台的一侧,这一刻的他,就好似在说一件最普通不过的事情。

    可是随着他的话语,他没有动,他手中的长剑没有动,四周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动作。

    虚晃一枪吗?

    就算是观战的天神,此时一个个都不明白白惊天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那号称无所不知的书生,眼眸中都露出了一丝愕然。

    掩耳盗铃,还是打草惊蛇?

    这些手段,对于白惊天和罗云阳这等的身份来说,实在是太过小儿科,而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白惊天绝对不会如此的无聊,但是他们的心中在升起这种念头的同时,又真的弄不明白,白惊天刚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于白惊天这句话,此时天地之间能够看得清楚的,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的,只有四个人。

    三大天尊,以及处于白惊天攻击之中的罗云阳。

    虽然白惊天此时看似并没有出手,但是实际上,白惊天真的出手了,只不过这一次白惊天用的,并不是他的手,更不是他的剑,而是他的心。

    唯我心剑!

    在白惊天说出接我一剑的瞬间,罗云阳就已经感应到了这一剑的名字,更感应到了那一股让人难以躲避,直接指向自己本心的这一剑。

    心剑难躲,心剑难防,所以在无声无息的一剑斩出的瞬间,罗云阳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郑重。

    “你也接我一拳!”罗云阳淡然,和白惊天那唯我心剑的无声无息相比,罗云阳的身后,瞬间出现了十道身影。这十道身影,分别代表着罗云阳的十次轮回。

    而最终,这些身影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无上神力,在刹那间融为了一体,而后被罗云阳重重的击打而出。

    这一拳并不是神武一击,和神武一击相比,它更加的平和,就好似顽皮的孩童,在虚空之中打拳。

    没有拳风,没有拳意,只有那普普通通,顺势而起的一拳。这一拳和白惊天的唯我心剑在虚空之中相遇,但是两者并没有升起任何的波澜。

    就好似,两者并不在同样的空间一般。

    唯我心剑根本就躲避不了,所以在轰出那一拳之后,罗云阳就静静的等待着。在那唯我心剑冲入心神之中的刹那,罗云阳在自己的心头,施展了破碎虚空。

    这来源于虚空崩碎,寰宇走向末日的破碎法门,拥有着破碎一切的力量,虽然在心神之中施展这种手段,危险性不是一般的高,但是罗云阳觉得自己别无选择。

    犹如天崩地裂的呼啸中,唯我心剑破碎,但是罗云阳也觉得自己的精神力,生出了无数道裂纹。

    这些裂纹以一种难以阻止的态势,在虚空之中疯狂的崩溃。好在,这些裂纹在破损了一半之后,被罗云阳强行镇压了下去。

    元气大伤的罗云阳,凝眸朝着白惊天的位置看去,白惊天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好似刚刚的那一拳,并不是打向他了一般,但是在罗云阳的目光看来的时候,白惊天的眼眸中,闪过的却是一丝淡淡的超脱之感。

    “我败了!”白惊天在说出这句话之后,轻轻的一笑道:“但是我败的心服口服。”

    话语刚刚出口,白惊天的身躯,就在虚空之中,化成了一片的虚无,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剑山,那一直都是白惊天修炼的天剑峰,在白惊天的身躯消散的瞬间,无声无息的融入了大地之中。

    其他上千座天剑山的山峰,一座座都朝着大地陷落了足足一半的长度,那模样就好似整个天剑山,一下子降低了很多。

    阮神回等天剑门的弟子,有些麻木的看着这一切。他们都已经猜测出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却不知道该如何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对于天剑门来说,白惊天就是一尊神,一尊给所有人提供着力量的神,而现在,这个神一般的人物,坠落了。

    “赢了,表哥赢了!”蓝龙侯府,鲁冰月兴奋的大叫,她的心中,充满了遏制不住的激动。

    虽然最后白惊天和罗云阳的出手,她根本就没有看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却能感受到其中的惊险。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心心念念的表哥赢了,重要的是表哥,已经登上了天尊台。

    登上天尊台,成就不朽,成就永恒!

    罗云阳站在天尊台上,此时的他,感受着无穷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朝着他汇聚而来。

    不过这些,并不是他关注的重点,他要关注的,是天尊如何突破不朽,如何突破永恒,如何成就至宝。

    这天运神朝的天尊,和自己所在神盟之中的尊主是一个等级的存在,如果在这一世有了成为天尊的感悟,那么再回到现实之中,成就尊主的道路,将会是一片坦途。

    “轰!”

    天尊台上的光芒越加的绚烂,在这绚烂之中,罗云阳就就觉得无数的修炼之道组成的力量,在自己的四周,化成了一道滚滚的长河。

    这长河滔滔向前,奔流不休。

    处于天尊台上的自己,在这长河之中,就好似一个蝼蚁一般。

    在罗云阳朝着长河凝望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前方,白惊天在回头凝视,看到了黑帝和青帝等人在疯狂的挣扎,看到了一个个认识或者不认识的身影,在长河之中汹涌向前。

    罗云阳回头,他看到了无数身影,正跟在自己的身后,这些身影,无比的模糊,可是从这些身影的装扮上,罗云阳感觉自己好似看到了什么。

    “轰!”

    巨大的天尊台,托着罗云阳的身躯,从那长河之中飞起。也就在这一刻,罗云阳感到,一种玄之又玄的法则之力,融入了自己得到心神之中。

    掌控时空,超脱命运,是为天尊!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