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三个身影并肩而立,在他们的四周,是疯狂涌动的混沌之气,只不过这些以往只需要一丝,就能够让人死无葬身之地的混沌之气,此时却温顺无比的在三人身边涌动。

    在这三道身影的上方,分属紫青蓝三色的光芒直冲星斗,在这些光芒之中,更有一道道各种形态的神光不断的闪动。

    “圣帝死了,可惜!”说话的是中间的那身影,他虽然说了可惜二字,但是声音之中,却没有任何的感情。

    左侧的身影悠悠的道:“弱肉强食,死了也就死了!”

    而那右侧的身影则冷冰冰的道:“刀剑争辉,极致之力,这两个人,无论是谁得到天尊台,都将乘风而起,超越我等。”

    中间那身影的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但是最终还是平静的道:“天意不可违,为之奈何。”

    天意两个字出口之后,四周变的一片的寂静,三个人好一会,都不再吭声。

    虽然三人都高踞九天之上,距离那天尊台不知道多远,但是天尊台上的情况,却是一点都瞒不住这三人。

    他们在平静了一会之后,就听那中间的身影道:“你们觉得,谁能获胜?”

    “天刀!”这是左侧的身影,话语中充满了坚定。

    而右侧的身影则不容置疑的道:“白惊天!”

    中间的身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衣袖挥舞,那滚滚的混沌之中,就出现了一片影射天尊台的宝镜。

    宝镜之中,罗云阳已经和白惊天分别处在了天尊台的两侧,他们距离天尊台的距离,都是十丈。

    对于两日来说,这等的距离,实在是太短太短,只要是两个人愿意,他们身形闪动之中,就能够登上天尊台。

    但是,两个人都感应到了对方身上那种磅礴的力量,感应到了对方那看似平静,但是只要一出手,绝对就是石破天惊的力量。

    “步行天下,熔万剑于一炉!”白惊天开口了,他的声音平静无比,但是话语中,却蕴含着一种自信,一种不容置疑的自信。

    “我那个弟子,只是学了一个皮毛,在你面前,更是自寻死路。”说到此处的白惊天,声音一如破空利剑一般的道:“但是我这个师傅,应该让你看到真正的那一剑。”

    说话间,白惊天上前一步,他的身后,出现了上万柄足足有万丈多高长剑虚影,而在这些长剑的下方,是一尊比宁神休还要清晰百倍,又大上百倍的剑炉。

    长剑如林,剑炉紫红。当白惊天再次跨出一步的刹那,所有的长剑,都已经融入了剑炉之中。

    也就是一个刹那,剑炉破碎,一柄剑光,从剑炉之中直冲而出,朝着罗云阳疯狂的斩杀了过来。

    这一剑,让人胆战心惊,这一剑,让人从心中升起了一种巨大的恐怖。这一剑,夺天地之造化!

    从那万剑汇聚,到白惊天出手,这其中也只是一眨眼的时光,可是这一剑的威势,比之宁神休,强了何止十倍。

    熔万剑于一炉的一剑!

    对于和白惊天一战的事情,罗云阳从心底都有着一种深深的期待,现在这种期待变成了事实,罗云阳对于白惊天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关注。

    随着这来到天运神朝千年之中见到的最强一剑斩来,罗云阳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朝着那剑光出刀。

    天刀无相斩!

    罗云阳斩出的,依旧是天刀无相斩,但是在刀光和剑光在虚空之中碰撞的时候,天刀无相斩还是清晰无比的映现了出来。

    这映现的,是一道长有三尺的长刀,璀璨的刀光和那熔万剑于一炉的剑光,在虚空之中僵持。

    刀光和剑光之上的力量,并没有丝毫的流逝,更没有丝毫的爆发,但是两者只要爆发,都将是一种让天地崩溃的力量。

    施出熔万剑于一炉的白惊天,并没有继续纠结在那一道剑光上,他轻轻一笑道:“这种熔各种法门于一体的手段,五百年前,我就已经不用了。现在,你再接我一剑!”

    说话间,他手中的长剑轻挥,一道剑光,看似普通的朝着罗云阳轻轻的斩来。

    看着这一剑,罗云阳眼眸中的凝重之色更多了三分。

    他手中的断刀,同样没有迟疑,挥动之下,天刀合一斩,被他施展了出来。

    刀光,剑影一碰既分,很难分辨出在这碰撞之中,谁占了优势,谁又吃了亏。

    “接我一刀!”罗云阳腾空而起,手中的长刀招式转变之间,一刀朝着白惊天重重的斩落下去。

    这一次,罗云阳施展的并不是天刀,而是神武一击之中的横刀夺天下!

    白惊天对于这种攻击,神色平淡,他手中的长剑,在虚空之中化成了千道的剑影,在虚空之中,重重的朝着横刀夺天下迎了上去。

    刀光和剑影疯狂碰撞,让两个人所处的虚空,生出了无数的裂痕,甚至有一些地域,给人一种只要是轻轻一招,就会崩溃的感觉。

    天尊台只有十丈方圆,而天尊台下方的各种本源法则之力,已经显露的越加的清晰。

    虽然罗云阳此时和白惊天都没有登上天尊台,但是那天尊台对于两个人,却已经生出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吸引力。

    罗云阳想要登上天尊台,而处在天尊台对面的那白惊天,同样希望自己能够登上天尊台。

    “咱们不应该在浪费时间了。”白惊天目视着罗云阳,突然将自己的剑收了起来。

    而就在他收剑的瞬间,一股磅礴至极的剑意,瞬间笼罩了白惊天的全身。

    而就在这剑意笼罩的刹那,天运神朝之中,几乎所有的长剑,在这一刻都开始疯狂的震鸣起来。

    白惊天的身影,快速的被长剑所笼罩,也就是一个刹那的功夫,那立于天尊台上的白惊天,就已经变成了一柄长剑,一柄长有万丈的长剑。

    剑光照耀十万里!

    罗云阳没有吭声,但是就在白惊天整个人被剑光包裹的时候,一道道刀光,同样疯狂的从四面八方,朝着罗云阳包裹了过来,这些刀光,有天刀七斩的刀光,也有神武一击之中的刀意,更有一种斩破天地的战意。

    几乎所有的刀光,在这一个刹那,都已经汇聚在了罗云阳的的身上。

    也就是一个刹那,罗云阳已经形成了一柄和白惊天同样照耀天地的长刀。

    刀和剑,几乎同时震动,而后朝着那天尊台的中间,一往无前的冲了过去。

    这一刻,几乎没有任何的招式,但是当两者在虚空之中碰撞的瞬间,长剑在长大,天刀同样在长大。它们的光芒,也就是顷刻却已经笼罩在了整个天运神朝的天空。

    在这股气息下,无数人都觉得自己渺小一如蝼蚁,就算是那高踞九天之外的三位天尊,都轻轻的皱起了眉头。越是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地步,越是明白,现在碰撞的力量,是何等的强大,何等的无敌!

    无敌,就是无敌!

    绝对的实力,没有半分虚假的碰撞。整个天地,唯有刀和剑的碰撞。

    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柄刀的罗云阳,心中无悲无喜。此时的他,甚至连得到天尊台的想法,都已经变的无比的淡。

    他甚至已经升起了一种感觉,一种就算是夺不了天尊台,也没有任何遗憾的感觉。

    至于白惊天,罗云阳看不到白惊天,但是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正在和自己对持之中的白惊天,此时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奶奶的,还没有结束,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作为天罡星君第二,一手创建了天运神朝的高管老者,忍不住骂出了一句话来。

    他的修养一直都很好,但是现而今,他真的是不愿意再等待下去了,随着一刀一剑所占据的空间,已经差不多布满了整个天际,他这样的强者,别说催动自己的力量,甚至已经到了连呼吸,都有一种压抑。

    他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感觉,也不愿意在这种压抑下生存。

    一直站在老者身旁的书生,并没有开口对自己的同伴进行安慰,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已经分别占据了半边天地的刀和剑。

    “咔嚓,卡擦!”

    一阵阵破裂声,从天尊台上传出,这声音虽然没有特殊的手段传播,但是却清晰无比的响彻在了每一个人的耳边。

    看着那出现在天尊台下的裂纹,几乎所有观战的人,都已经生出了一种感觉,那就是这天尊台,要破碎。

    阻止,现在刀和剑的碰撞,谁又能够阻止。

    天尊在天外,神帝境的强者,尽皆被两个人斩杀。而这两个人,则已经化成占据无尽天帝的天刀和天剑。

    “嗡嗡嗡!”

    天尊石下,万道悲鸣!

    而就在这悲鸣之中,虚空之中更是响起了一声脆响,那古朴的,充满了古老气息的天尊石,在虚空之中,直接破碎成两半!

    天尊石破碎了!

    看着那破碎的天尊石,几乎整个天元神朝的强者,都难以接受这种事实。

    在他们的眼中,天尊石神圣无比,可是现在,那刀剑争辉之间,竟然破碎了天尊石!

    这怎么可能?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