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尊台出现了!

    无数的本源法则聚集天尊台,遥遥望去,甚至能够看到一尊尊法则汇聚的武道真身,在天尊台下若隐若现。

    登上天尊台,则举世共尊!

    对于无数的武者来说,尽管天尊台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想,但是这一刻,仍然让他们心情激荡。

    “刀剑之争,刀魔必胜!”一座偌大的城池的酒楼上,一个敞怀的汉子,大声喊道。

    这汉子的声音中,充满了狂喜之意。而在他的身边,一柄长约五尺的大刀,在虚空之中,不断的震鸣。

    汉子的大吼声震荡四方,而就在汉子的吼声响起的时候,就有人冷冰冰的道:“胡说八道!”

    “天剑无敌,白惊天大人,是不会败的!”一个面目英武的少年,背后背着一柄剑。

    “下一个天尊,必定是白惊天大人。”

    敞怀汉子闻听此言,斜睨一眼那英武的少年,冷哼了一声道:“无敌?你说无敌就无敌了!”

    “刀魔大人可是以一敌五,斩杀了神算天帝,白惊天就算再厉害,也不是刀魔大人的对手。”

    那英武少年眼眸中冷光闪烁,手掌更是直接落在了自己背后的长剑上。

    剑鸣和刀声,在虚空之中碰撞,也就是一个瞬间,两个原本根本就不认识的人,就已经战在了一起。

    这种战斗,只是天运神朝之中,无数场刀剑之争的一部分。从普通的不入流的武者,到地神境的存在,都因为各自的信仰,一言不合,直接开战。

    天尊台越加的清晰,但是以往早就已经朝着天尊台攀登的神帝境强者们,却一个都没有出现。

    甚至,神帝境那种铺天盖地的无上神境,都没有出现在众人之前。

    对于这种情形,没有人觉得意外,几乎所有人都清楚,这些神帝境的强者在等待着什么。

    他们在等待刀剑之战,他们在等待着两败俱伤,或者说他们在等待着两雄倒下一个。

    “如果刀剑之争,一方胜出之后,却要遭到其他神帝境的围攻,那就太让人感到可惜了。”

    说话的是一个小姑娘,他的话语中充满了感慨。

    这种担忧,很多人都有。虽然天剑门中的弟子,对于白惊天充满了信心,可是他们同样担忧出现这种情况。

    毕竟,白惊天不是神,而那刀魔,更不是一般的厉害。一旦白惊天击败刀魔之后,深受重伤,不但这天尊台能不能保得住是个悬念,甚至性命都难保。

    毕竟,当年无敌的天刀,就是死在众多神帝境强者的围攻之下。可是对于这种问题,阮神回等人却是束手无策。毕竟,在天运神朝之中,可是足足有十数位神帝。

    焚帝,黑帝等四五个神帝境的强者聚集在一座无名的山峰,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吭声,但是彼此之间的心思,却是彼此都心知肚明。

    可以说现在的他们,都是最好的猎手,他们在等待,等待那当渔翁的最好时机。

    同样,在一处无名洞府之中,有几位神帝境的强者盘膝而坐,在他们的前方,有一面宝镜,正在映照天尊台上的情形。

    天剑山,依旧平静。

    可是这种暴风雨前的平静,没有人知道能够停留多久。不过天尊台的四周,各种看热闹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嗡嗡嗡!”

    天剑山上,万剑齐鸣,那些本来被这种气氛而压抑的万剑门弟子,几乎瞬间都动了起来。

    他们本来就已经聚集在了那天剑峰下,此时一个个的目光,更是直接朝着天剑峰看去。

    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剑峰中走出,黑发白衣,单手执剑,飘然而出,一若神灵。

    看着这个身影,无数天剑山的弟子,几乎同时跪在了地上。他们佩戴的长剑,更是直飞而出,朝着那身影围了上去。

    万剑朝皇!

    阮神回的心中,此时不只是激动,更有一种担忧,在看到自己师尊的瞬间,他就准备开口。

    毕竟,他是天剑门的掌门!

    可是,就在他准备开口的刹那,那白惊天已经朝着他看了过来,只是一个目光,就足以让阮神回将所有的要说出口的话,全部都咽了下去。

    师尊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而就在阮神回的心情起伏的时候,一声声剑啸从虚空之中响起,这些剑啸,锋利无比!惊天的战意,从这些剑啸中,疯狂的聚集。

    阮神回此时,已经知道出现的是谁了,他快速的扭头,就见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人,诡异的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山峰上。

    那本来聚集在白惊天四周的万剑,此时发出了各种犀利的剑啸声,这些剑啸声有的充满了刚烈,有的充满了锋利,有的充满了不屈……

    阮神回的神色,却越加的绷紧,因为他已经从那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大恐怖。

    这是一种让他从心底发寒的大恐怖,这是一种让他感到无限震恐的大恐怖。

    “刀之君王!”不知道为什么,阮神回的口中,吐出了这么四个字!

    “你没有让我失望。”白惊天开口了,他声音平和的道:“不论是十世转生,还是你的天刀之道,都是我见到的最强的。”

    罗云阳轻轻一笑道:“你同样没有让我失望,不过这一次的天尊台,我一定要得到。”

    “话说那么满有个屁用。”白惊天淡淡的道,而他的目光,则看向了虚空的天尊台。

    对于这天尊台,他同样充满了向往!

    “你我一战,虽然不可避免,但是绝对不能让那些阴险之辈,占了咱们的便宜。”

    白惊天说话间,朝着虚空一指道:“现而今,天尊台现,那些天尊都已经被束缚在天运神朝之外,你我二人不如比试一番,看看谁诛杀的宵小之辈更胜一筹。”

    “正有此意!”罗云阳说话间,一步跨出,人就已经消失在了虚空之中。而白惊天衣袖轻挥,一道剑光劈开虚空,人化剑光而去。

    罗云阳和白惊天离去之后,阮神回等人这才从震惊之中清醒了过来,看着那镇压着天地的天尊台,阮神回眼眸中带着一丝欣喜的道:“要出大事了!”

    天运神朝的皇宫深处,那头戴宝冠的男子正和一个书生相对而坐,从两个人的座位上可以看出,此时的两个人,是以书生为主的。

    书生的手中,一指把玩着两只拳头大小的玉球,而那身穿黄袍的老者,则不言不语,静静的等待。

    “当啷!”

    随着一声轻响,两只玉球在虚空之中崩碎,那书生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丝惊恐之意。

    “看来,我要恭喜你了,你的皇朝,可以继续延续下去了。”书生再次抬头,声音平淡,但是从这书生的眼眸中,却可以看到一丝泪痕。

    “书生,我知道你这一辈子,也不说妄言,可是你这句话,我真的是不相信,一方神朝,如果没有神帝境的支持,又如何能够震慑四方。”高冠老者的声音中,带着苦涩。

    “不需要了,以后千年之中,你我只要震慑那些天神境的存在就行了,至于千年之后,你我如果不能够成为神帝境,那也是你的天运神朝活该被灭。”

    高冠老者的眼眸光芒一闪,虽然他在见到那书生之后,一直表现的无比的淡漠,但是这种淡漠并不意味着他对于这件事情,无动于衷。

    “你看到了什么?你究竟看到了什么?”老者抓住那书生的手,声音中充斥着一种激动。

    “我看到了神帝坠落,我看到了星空飘血,我还看到了刀剑并举,但是我唯独没有看到,究竟谁能够登上那神帝之位。”

    一连说将自己看到的东西说出来的书生,沉声的道:“我还看到了,咱们成为神帝的机缘。”

    “神帝坠落,怎么可能?虽然天尊台上拼杀无数,但是要让神帝坠落,并不容易。”高冠老者说到此处,好像心中的一根弦被什么触动,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不敢相信的道:“莫非……”

    “你说的没有错,就是这个!”书生说到此处,淡淡的道:“应该已经开始了。”

    “他们两个人如此做,真的行吗?”那高冠老者的声音中,带着一种不敢相信之色。

    “天尊不出,他们就是至强。对于至强者而言,那些普通的神帝境,就是蝼蚁。”

    书生说到此处,不无感慨的道:“没有和他们同样成为神帝,是一种悲哀,毕竟能够死在他们的手中,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开始了!”

    就在书生说话的时候,那盘踞在小空间之中的焚帝和黑帝等人,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眸,他们修为通天,对于危险的感知,更是无比的敏感。

    几乎就在罗云阳和白惊天出发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受到了冥冥之中那股天意的警示。

    “他们竟然敢……”焚帝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可是对于他的话,没有人回应,因为此时,在他们所处的空间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腰间悬挂着断刀的男子。

    “诸位,我特来送诸位上路。”罗云阳平视着诸人,眼眸无悲无喜,平淡自然!

    他这话说出的时候,就好像在说最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