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巨大的山峰上,上百人聚集在峰顶,他们的聚集,并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商量,而是在观看一个人。

    一个一步步走来的人。

    这个人的速度看上去很慢,但是他每一步踏出,他身上的力量,就会增强一分,而那山川地理之势,则在他的身上多增加一分。

    “宁神休的进步很大啊!”说话的是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由衷的感慨。

    这老者乃是一位老牌的天神境强者,以往宁神休只不过是他的晚辈,看到宁神休现在这般情形,他觉得自己已经无颜再当这个长辈了。

    四周的众人,此时一片沉默。对于宁神休的情形,他们一个个心中是了然的。

    此时大多数人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步行天下,谁可争锋!

    “也不知道蓝龙侯府那位怎么样了?”一个和天剑门有些不睦的天神,声音中带着一丝挑衅的味道。

    他和天剑门之间没有交情,所以说起话来,自然是横行无忌,只不过他的话刚刚说出,就感觉一种巨大的压力,朝着他直压了过来。

    在这压力之下,他虽然已经踏入了天神境,但还是忍不住,直接吐出了一口血。

    武者吐血的情形很多,但是像现在这位的情况,却很少,所以在刹那间,无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此人的身上。

    而那说话之人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郑重的朝着宁神休的方向行了一礼。

    这一礼,代表的是低头。

    一个天神境强者想要让另外一个天神境的强者低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宁神休能够一个眼神就让另外一个天神境强者低头,其修为之强,可想而知。

    宁神休的目光收回,他没有再朝着众人的方向看,但是他行走之间,无尽的大地上,只有他一个身影。

    好似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天地的气运,已经完全的加持在了他的身上。

    蓝龙侯府作为风暴的另外一角,自然也备受瞩目,无数的探子,更是聚集在蓝龙侯府的四周。

    这些探子在进入蓝龙侯府四周的时候,就已经被叮嘱,只可以打探消息,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都不要和蓝龙侯府,发生任何的冲突。

    由此,可以感受到蓝龙侯府在那些派遣人打探消息的强者眼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而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蓝龙侯府并没有任何的变化,那些蓝龙侯府的贵人虽然也谈论宁神休的事情,但是并没有太大的担心。

    就算有宁神休步行天下,聚集天地之力的消息传来,整个蓝龙侯府,同样是一片安静。

    只不过这种安静,是表面的,蓝龙侯府的最顶尖几个人,此时一个个已经慌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当代的蓝龙侯,已经是洛天鹏的孙子。看上去是中年人模样的洛运重,已经在蓝龙侯的位置上,足足坐了一百年。

    一百年风调雨顺,整个天下,就算是霸道一如天剑门,在面对蓝龙侯府的时候,对蓝龙侯府也是尊敬有加。

    而天运神朝的神皇以及个大世家,对于他这位蓝龙侯,同样是笑颜相对,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烦心的事情。

    可是现在,宁神休出世吗?

    那位闭关的叔父,一直在洛运重的心中,有着异常重要的地位,因为蓝龙侯府拥有现在的地位,完全都是因为这位叔父的存在。

    多少年来,因为这位叔父的坐镇,蓝龙侯府没有遇到过任何的刁难,自然也没有用这位叔父出手的事情。可是现在,当他真的确定需要这位叔父出手了,才吃惊的发现,这位叔父竟然怎么都联系不上。

    闭关的场所,磅礴的力量聚集,就算是鲁冰月,也难以破开分毫,更不要说唤醒这位叔父了。

    虽然在表面上,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表现出很心急的样子,但是他的心里,此时怎么能够平静。

    “鲁姑姑,有消息了吗?”蓝龙侯的声音之中除了焦虑,还有那么一丝期待。

    鲁冰月因为晋级地神境的时间比较早,所以此时的容颜,和当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虽然此时的她依旧是当年娇怯的模样,却已经没有人敢以当年的小女子看待她。

    她乃是蓝龙侯府现在唯一的天神境。

    鲁冰月虽然没有出过手,但是她的名气却一直都不小,除了她和洛元初的关系外,还有就是她的容颜。

    天神境四大美人之一,单凭着这一点,就让她在整个天运神朝,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鲁冰月此时也是双眉紧锁,不过她并不是因为畏惧宁神休的到来,而是因为洛元初竟然没有回应。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洛元初在闭关。而且还是闭一个非常重要的,可以让他一举登顶的死关。

    所以这些年来,她虽然每一年都要去那闭关的地方走一遭,但是只要感受到那磅礴的力量依旧在,她就没有想过洛元初会出现什么问题。

    一向以无敌之姿称霸四方的洛元初,又会有什么问题呢?

    可是现在,宁神休挑战,表哥竟然还没有任何的回应,就算是自己通用心神想要沟通,都难以感觉在这方圆三千里,有和自己同样强大的神念。

    不,应该说感觉不到比自己还强大的神念。

    出事了!这绝对是出意外了!表哥是不是在修炼之中,已经走火入魔,或者是……

    各种想法,在鲁冰月的心中不断的翻腾,而鲁冰月虽然心中烦躁,却还是对洛运重道:“表哥还没有沟通到,不过你放心,没有事情的。”

    洛运重也希望没有事,但是现在,那宁神休距离他们蓝龙侯府,只剩下一天的距离了。

    一天之后,如果叔父还不出现,那宁神休凝聚的气势,恐怕就要让整个蓝龙侯府,直接化成碎粉。

    “老祖,我们是不是要转移一部分族人?”犹豫了瞬间之后,洛运重下定决心的问道。

    鲁冰月虽然是个女子,但也是果敢之人,在一些事情上的决断,就算一些男子,也难以和她相比。

    意味深长的朝着洛运重看了一眼,鲁冰月冷冰冰的道:“转移?你准备转移到什么地方?”

    “你难道不知道,就算是你现在转移,也没有去处不说,恐怕还会有无数的人,像饿狼一般的盯着你。”

    “那个时候,我们蓝龙侯府,才是墙倒众人推!”

    洛运重虽然也知道鲁冰月说的有道理,但是什么也不做,实在是让他心中很是没有底。

    鲁冰月看了洛运重一眼道:“他们这种级别的碰撞,我们这些人,只能仰视。”

    打发洛运重离开之后,鲁冰月再次登上了洛元初闭关的小山,再次催动功法的她,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感应,这让她的心,开始沉入谷底。

    表哥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千年的等待,最终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这让鲁冰月的心中充满了不甘心。而就在她心中无数的念头闪动的时候,突然不知道怎么,她缓缓的扭过了头。

    她的目光,看向了远处,远处一座不大的山峰上,正站立着一个蓝衣男子。

    男子的面容虽然英俊,但是却和自己的表哥,有着巨大的变化,如果说之前的表哥,是一种雍容,那么现在的这男子,表现出来的,则是一种淡漠。

    一种飘然出尘的淡漠!

    不过在看到这男子的瞬间,鲁冰月的心中,就已经确定,这个人,就是自己的表哥洛元初。虽然这种断定,没有任何的支撑,但是,鲁冰月还是深信不疑。

    这是一种对自己直觉的信任!

    “表哥!”没有任何的犹豫,鲁冰月沉声的喊道,而那蓝衣男子本来准备离去,但是听到表哥这两个字,他又停了下来。

    一念之间,那人已经出现在了鲁冰月的身边,看着眼中含泪的鲁冰月,他笑了笑,然后伸出手,在鲁冰月的额头,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这一个不经意的举动,让鲁冰月忍不住泪流满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鲁冰月才止住了自己的泪水。

    “你呀,好好过!”蓝衣人说话之间,一步迈出,就已经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看着离去的罗云阳,鲁冰月的眼眸中生出了深深的不舍,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就是以后,两个人相见的机会,恐怕不多了。

    也就在这一刻,她的心中,猛然出现了一些修炼心得,虽然这些心得不成系统,但是鲁冰月却能感到,这些修炼心得,大多都是自己最需要的。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心中掠过这个句子的鲁冰月,突然腾空而起,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息,朝着远处直飞而去。

    她要去的地方,是宁神则要来的方向,她心中清楚,表哥既然来了,那就绝对不允许宁神则嚣张。

    所以,她一定要看看。

    天神赶路,速度自然是快速无比,也就是一刻钟功夫,她就已经看到了,背靠大日,脚踏大地而来的宁神则。

    无限气势汇聚于一身,虽然仅仅只有数百里之遥,但是鲁冰月却觉得,自己已经冲不过去了。

    也就在这时,她看到了远处的山峰上,有人正朝着她笑。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