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巨大的盘龙宝殿中,一道用最无暇的美玉做成的屏风,重重的砸在了那坚硬的黑金地板上。

    刹那间,无数的碎玉朝着四面八方飞溅,几个伺候在四周的宫人,虽然脸都被这碎玉划破了,却也不敢有任何的动静,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伏在地上的苏公公,使劲磕头,尽管他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此时陛下的盛怒,还是让他胆战心惊。

    帝皇一怒,流血漂橹!

    尽管他不知道陛下会不会有其他的后手,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那就是如果陛下要杀他,那他死翘翘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他真的是这样说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那余怒未消的帝皇沉声的问道。

    “陛下,他就是这么说的,小人不敢有半句隐瞒,狂妄,实在是太过狂妄,竟敢不把陛下,不把咱们天运神朝放在眼中,应该诛他十族!”

    那苏公公咬牙切齿的说到最后,简直是从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的。

    他在赌命,如果陛下从他的话语中听到了舒心之言,那么他自然就能够逃脱升天。

    “灭他十族,你还真敢想!”虎视鹰扬的帝皇似乎更加恼火了,怒不可遏的骂道:“把他给我拉下去,乱棍打死!”

    “陛下,属下对您可是死心塌地,忠心耿耿啊,那些侮辱您的话,可不是属下说的,那些都是洛元初说的!是那个无法无天的人说的啊!”

    对于苏公公的遭遇,没有任何人质疑,他们心里太清楚了,盛怒之下的陛下,现在极需一个出气之人。

    至于那个给陛下气受的家伙,还是算了吧。地煞星君第一,就足以让整个神朝畏首畏尾,更不要说现在他已经成为了天罡星君的第三位。

    那可是跺一跺脚,就能够让四方颤抖的大人物。

    “你们都给我滚蛋,出去!”帝皇又烦躁不安的来回踱了两圈儿,大手一挥,恨恨不已的骂道。

    好在,发了一通脾气,这帝皇终于恢复了冷静。

    大殿之中,现在只剩下他自己了,他脸上的暴虐之气,随着时间的流动,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从御桌上小心翼翼的拿起来一个红色血玉做成的盒子,翻开盒子,出现在那帝皇面前的,是三根信香。

    赤红色的信香,光泽一如美玉,稍微沉吟了瞬间,这位统御着天运神朝的帝皇,就毕恭毕敬的拿出三根信香,而后用自己的手指精血,将信香点燃。

    淡淡的烟雾,开始从帝皇的头顶升起,随着这云雾越来越浓,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这是一个头戴帝皇冠冕,整个人都充斥着独霸天地气势的身影,那天运神朝的帝皇虽然气势也很足,但是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第三十五代玄孙青渊,见过老祖。”

    “找我何事?”那身影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喜,很显然,他不喜欢被打扰。

    自称青渊的帝皇,当下快速的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他并没有丝毫隐瞒,更不敢有添枝加叶之举。

    他心里太清楚了,自己所说的一切,都瞒不过眼前这位老祖的探查,与其因为自己夸大其词或者故弄玄虚惹得老祖发怒,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将一切都说出来。

    “虎女岂能配犬子,这句话说的,还真是霸气十足啊!”那巨大的身影,声音中带着一丝冷厉。

    青渊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激动,他觉得这一次,自己告状已经胜了,接下来如何惩处那可恶的洛元初,就已经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了。

    “你准备一下,明日进入皇家禁地修炼。”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漠。

    皇家禁地,修炼!

    如果青渊只是一个普通的皇族,那么进入皇家禁地修炼,是一个不错的机遇,但是他乃是一世帝皇,根本就不用修炼,就能够提升自己的修为。

    更何况一旦进入皇家禁地,他再想要出来,就变得无比的困难。

    “老祖,我乃是帝皇,我每天日理万机,这进入皇家禁地修炼的事情,我……”虽然一种不好的感觉升起在青渊的心头,但是他还是据理力争。

    “只要是我的后代,谁在这个位置上都一样。既然你难以镇服天下,自然,就让其他人来做。”

    那老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你呢,不用把自己看的太重要。”

    说到此处,他的眼眸中闪动着一丝光泽:“在天罡星君之中,我虽然排在了第二位,但是你觉得我能够击杀得了那洛元初吗?”

    “要想击杀洛元初,除非诸天级别的存在出手,你一个小小的孽障,你觉得因为你的事情,可以请的动诸天级别的存在吗?”

    “我杀不了他,所以只能给天运神朝,换一个帝皇!”

    那身影把话说完,就消失在了云雾之中,面容狰狞的青渊,心中充满了不服和愤怒,但是这些东西,此时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的用处。

    他在登位之时,还一直雄心勃勃,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的脆弱。

    当那禁闭的宫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一个穿着和他同样服饰,但是更加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已经在无数臣子的恭敬下,走进了大殿之中。

    至于他,几乎所有人,都好似没有看到他的存在一般。

    新皇登基,普天同庆,一时间各大勋爵大臣,都得到了大量的赏赐,而赏赐最多的,则是蓝龙侯府。

    对于这些,罗云**本就不知道,他在听洛天鹏回禀了一番家族的事情之后,就选择了闭关。

    对于普通的凡人而言,一百年意味着一生的岁月,而对于罗云阳这等已经达到了天神境的高手而言,一百年也就是弹指一挥间而已。

    七十年闭关,三十年行道天下,让罗云阳对于天运神朝的世界,有了无比深刻的认识。

    不论是从世界的构架,还是各种本源法则上来看,这天运神朝,都太真实了。

    如果不是罗云阳心智足够坚定,恐怕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是那个蓝龙侯府的骄傲,天罡星君之中的第三人。

    罗云阳坐在闭关的密室,心里极为不甘,这百年的时光,他虽然致力于修炼,而且更运用现有的权势,得到了不少的天材地宝以增加修为。

    但是很可惜,他现在距离那神帝之境,还有一段距离。

    修成神帝之境,除了罗云阳现而今修炼的,以大阳屠神法、少阳屠神法、太阳屠神法融合而成的三阳屠神诀之外,罗云阳再次修炼了八种赤阳方面的法门。

    希望以九种顶尖法门的融合,晋级神帝境!

    但是很可惜,一百年的时间,虽然借助各种至宝修炼,罗云阳也只是将六种法门修炼到巅峰,其他两种,则只是刚刚入门而已。

    虽然这样,让罗云阳的实力增加了不少,但是想要融合晋级,却没有任何的可能。

    空如宝山而不得,这在无数人的眼中,都是一种痛苦,罗云阳自然也不例外,他很不想离开这片世界,但是一世轮回百年,他奈何不得轮回天盘。

    盘膝坐在自己到来之时的静室,罗云阳翻看着手中一件似铁非铁的小剑,这是他偶尔得来的,但是按照赤木子的说法,这小剑的名字,叫天尊剑。

    天尊剑并不是兵器,而是一种信物,每万年一次登上天尊台的信物。按照赤阳门的典籍记载,每十万年,天地之间就会出现天尊台。

    登上天尊台者,可成天尊。

    而想要登上天尊台,则需要天尊信物,这种信物,乃是九种兵器,罗云阳手中的天尊剑,就是其中的一剑。

    按照赤木子的说法,每一次天尊登位,都要杀得血流成河,而最终,获胜者将在天尊台上崛起,成为超脱生死的无上天尊。

    对于这些天尊台的事情,罗云阳心里虽然很是有点怀疑,但是现在的他,很明显用不上那天尊剑。

    毕竟,他的时间要到了。

    就在罗云阳将那天尊剑随手一放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在罗云阳的耳中:“至尊轮回者,您的第一世轮回,已经完成,请您现在选择,是留在这个世界,开始一世新的生活,还是重新进入新的世界?”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罗云阳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做这样的选择。

    一念之间,罗云阳就已经有了决定,虽然其他的世界,拥有的东西,绝对不次于这个世界,但是一鸟在手,却比百鸟在林强的多得多。

    “我可以选择十次轮回,都在这个世界吗?”罗云阳沉吟了瞬间,就沉声的问道。

    “尊敬的至尊轮回者,您拥有选择轮回在任何一个世界的权利,只不过,在轮回的过程中,您不能留在原来的身体上而已。”

    “好好好,那我再问你,我接下来轮回的时间,和现在的时间,是不是延续的关系?”

    “没错,这里的时间会一直流动下去。”那声音沉声的道:“您如果选择十次轮回,那么千年就是千年。”

    “好,我的选择是留在这个世界。”罗云阳说话间,双手结印,瞬间就将自己全部的力量布置了一个巨大的禁止。

    这禁止,封锁了他所在的静室。而按照这禁止的特性,如果没有正确的打开方式,那么就算修为在罗云阳之上的人,也只能破损这静室。

    “当啷!”小剑落地,洛元初那具英俊之中,充满了一丝邪魅的身躯,已经无声无息的跌坐在了地上。

    也就在这一刻,罗云阳在一个小溪边醒了过来,他这一世的身份是天剑门的一个核心弟子。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