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神休很骄傲,而罗云阳在宁神休的身上,则感觉到了一种威胁,一种可以威胁到自己安危的威胁。

    心里涌起一股战意的罗云阳,不以为然的嘿嘿一笑道:“好!”

    宁神休长身抱剑,凝视着罗云阳,好一会儿才道:“掌教传下剑道七,我专修破灭,请指教。”

    说话间,那宁神休就缓缓拔剑,而就在他拔剑的刹那,罗云阳就发现在宁神休身上的气息,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如果说之前的宁神休,是骄傲,那么现在的他,则是一个死寂之神。

    一念之间,罗云阳催动自己体内的紫日之力,刹那间,一对紫色的巨锤,就出现在了罗云阳的手中。

    “斩!”一声轻喝,从宁神休的口中吐出,伴随着这一声斩,罗云阳就觉得自己四周的虚空,已经随着这一声,直接被分成了两段。

    锋利无比的剑意,好似蕴含着无穷的威势,所有挡在这剑意之前的一切,都被这剑意直接斩成了两段。

    “好厉害!”何帝皇的双眸中充斥着恐惧的道:“一剑演化一个小世界,而后再以剑意将这小世界破开,以小世界破碎所产生的力量催动剑意,毁灭这被笼罩在小世界之中的对手。”

    “这已经超越了我等可以抵挡的范畴。”

    何帝皇所说的我等,自然是在场的其他十一个天神。能够成为天神的,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但是此时,听着何帝皇的话,却没有一个人心怀异议。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绝对接不下这一招。

    “这小子,有点可惜了!”感受着那无比磅礴的破灭剑意,有天神境的强者叹了一口气。

    尽管他们和罗云阳是对手,但是对于这个惊才艳羡的年轻人,他们同样有不少的钦佩。

    可惜,这样的年轻人,最终还是要身死道消了。

    赤阳门中,无数的弟子变色,他们感应不到那宁神休的强大,但是他们所观看的宝镜,却在宁神休出手的瞬间,就已经被宁神休一剑斩成两段。

    就凭这一点,他们就足以感受到敌人的强大。

    而那面色悲苦的中年人,则喃喃的道:“何至于此,要是早知道他乃是天神境,我们又何必……”

    中年人心中虽然充满了懊恼,但是他也清楚,事情到了这一个地步,已是难以善了。

    而罗云阳一旦身死,那么接下来,他赤阳门,就只能靠自己了,只希望老祖宗那边,能够快点完结。

    “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从铜镜之中传来,在听到这轰鸣声的瞬间,那观测四方的宝镜,已经破碎。

    作为曾经镇压四方的大宗门,赤阳门所用的东西自然不差,特别是悬挂在广场前的这宝镜,更是一个顶级的炼器大师多年锤炼的心血。

    只是将图画传过来,就能够破碎铜镜之中所有的禁止,更将铜镜直接轰碎,这其中的力量,我们能够挡得住吗?

    “都做好准备,我们要没有时间了。”说话的是那赤阳门的掌教,他虽然看不到远处的情形,但是却迅速的根据刚刚的情形,做出了判断。

    一个个紧紧握住自己兵器的赤阳门弟子,此时的心跳的无比的厉害。

    十二个天神境的强者,再加上那宁神休,别说他们这些人,恐怕老祖宗都没有办法挡住。

    毕竟,那宁神休可是十二诸天的弟子。

    一分钟,两分钟,一刻钟……

    没有人到来,那赤阳门的掌教,自然是希望时间拖得越紧越好,可是现在的情形,却让他们心神不宁。

    最终,这位掌教还是决定派自己最信任的弟子去看一看,哪怕是因为这一看,而破坏眼前的宁静,也在所不惜。

    眼前的宁静是假的,他心中很清楚。

    那弟子气喘吁吁的冲了出去,而当他到达婆娑岭上的时候,就发现婆娑岭下,已经变成了一片赤地,而那在他心中,应该已经死掉的人,正静静的站在婆娑岭上。

    十二个天神,以及他们的下属,汇聚在一起,可以说很是给人一种浩浩荡荡的感觉,但是现在,那些人一个个都用一种恐惧的目光看着婆娑岭上的身影。

    “怎么回事?”作为掌教看中的弟子,那赤阳门的弟子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他在四周瞅了两眼之后,就发现了一个躲藏在远处的同门。

    “你自己看吧!”那同为赤阳门的弟子,在沉吟了一下,朝着天空一指道:“天地留痕!”

    随着那弟子的话,虚空之中出现了一片光芒,在这光芒之中,那弟子勉强看到了其中的画面。

    就见两把紫色的巨锤,突然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在这撞击之中,那一往无前的剑光破碎,连同着催动这剑光的人,也在这巨锤产生的波纹中破碎。

    虽然那催动剑光的人快速的重组了身躯,但是却一个字都没有留下,直接离开。

    逃了!

    那催动剑光的人很模糊,但是在看到那身影的第一时间,年轻的弟子就已经有了判断。

    这是宁神休!那个号称一剑覆沧海的宁神休,在他最擅长的剑法之中,这个人败了。

    想到这个人刚刚给宗门带来的压力,想想刚刚自己过来时,因为这个人而产生的压力,那年轻弟子的心中,就升起了一种畅快之意。

    他也会败,他也会败!

    “能够天地留痕的战斗,这世上很少,听说以往,能够留痕在天地之间的战斗,都是那些诸天强者留下的,你说这位元初先生,是不是也要成为诸天强者?”

    正处在震惊之中的弟子,对于这种八卦并不感兴趣,他哼了一声道:“这种板上钉钉的事情,有什么好讨论的,我现在就去给掌教报喜。”

    说话间,他飞速的朝着婆娑岭后冲了过去,如果说他来的时候还有一点偷偷摸摸,那么现在,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用遮掩了,和他想的一样,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对他进行拦截。

    婆娑岭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这些后来者都不是何帝皇等人的下属,他们来到赤阳门,为的只是一点,那就是趁火打劫。

    虽然何帝皇等人会得到这次攻打赤阳门最大的好处,但是总有一些会从他们的手缝里漏出去。

    而这些人,就是想要吃这漏出去的东西。

    当然,如果能够机缘巧合,得到赤阳门一些传承之物,那就更好了,只不过这样的好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按照不少人的判断,这一次攻打赤阳门,一定会横扫四方,就算赤阳门有一些底牌,在十三位天神境强者强大的实力之下,最终也会被一一拔除。

    可是当他们来到婆娑岭下,看着那一道道的天道留痕,不少人都灭了那上山的心思。

    赤阳门的传承虽好,但是那些东西和自己的性命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何帝皇此时有点心情焦躁,他目视着那静静的坐在婆娑岭一块大石上,好像已经入眠一般的罗云阳,就觉得一股狂怒之气,在自己的心头迸发。

    他想要一把将那人抓起,他想要将那人打成碎粉,但是他在这迸发的怒气下,却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这人的对手。

    所以他只能将自己的目光看向同伴,希望他们能够找一个靠谱的强者,要不然这剿灭赤阳门的事情,就成了一个笑话。

    可是当他目光和一个个强者接触的时候,他发现这些强者的神色之中,都带着那么一丝无奈。

    比宁神休还要强的强者有吗,不但有,而且不少,比如那十二诸天,每一个过来,就能够直接将赤阳门给灭了。

    但是,一个赤阳门,怎么能够劳动得了这等人物的大驾?

    “何兄,算了吧!”一个看上去面容粗黑的天神,朝着何帝皇道:“现在就算我等搬来救兵把这赤阳门给灭了,也捞不到任何的好处。”

    “甚至还会赔上不少,我看,咱们还是各自归去吧!”

    何帝皇不是一个傻子,他的心中早就将这件事情推算过,只不过他真的是不甘心啊!

    不过现在,他真的是死心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升起在了心头。刹那间,他想到了坐在婆娑岭上的洛元初。

    洛元初能够在这个时候,放自己等人走吗?一念之间,何帝皇就和自己身边的同伴商议了一番。

    “洛先生,我们准备离开,不知道洛先生您还有什么指教?”那何帝皇最终上前一步,沉声的朝着罗云阳道。

    罗云阳此时正在思索着自己和宁神休交手的过程,宁神休败在自己手下,固然是因为自己的招式,但是这其中,也有那天尊意志的缘故。

    在宁神休破灭虚空的一招要攻击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是天尊的意志进行了反击,挡住了宁神休的攻击不说,还对宁神休的神识进行了反击。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罗云阳那一招隔山碎九岳,才能够直接震碎宁神休的身躯。

    天尊意志,妙用无穷,就是不知道在赤阳门中,还有没有像天尊指骨一样的宝物。

    此时听到何帝皇等人的话语,罗云阳随意的道:“实际上,你们也可以等,一天之后,我就离开这里了。”

    “多谢洛先生提醒,我们还是先走吧!”何帝皇心里发苦,但还是面带笑容的说道。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