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天大帝无比的憋屈,在罗云阳面前,他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受虐的对象。

    实力大损,颜面尽失,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无比的抓狂,甚至此时的他,有一种疯狂的感觉。

    现在,他的父亲来了,他的靠山来了,这个气焰嚣张的罗云阳必须得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罗云阳面无表情的看着撕天大帝,对于撕天大帝的失态,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相信,这位天吼族的宇宙境强者,绝对不会和撕天大帝这样。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拿出了那枚可以联系界天尊主的令符,随时准备将那枚令符用出。

    “啪!”一个耳光,重重的搧在了撕天大帝的脸上,血顺着撕天大帝的嘴角,快速的流下。

    作为星域境的大帝,撕天大帝的防御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就算是星河境的强者用刀剑,也不见得能够在他的身上留下那么一丝的痕迹。

    但是现在,一个巴掌,不但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脸上,还打得他满嘴流血。

    能够当着他父亲,一位宇宙境圣者的面,打得他这儿子满脸流血,那出手的人,自然是他老爹。

    “孽障!此处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再敢胡乱说话,休怪我手下无情!”那通体透明鳞片的天吼族老者,在训斥撕天大帝的时候,一股上天入地,唯我独尊的气息,笼罩四方。

    虽然这气息并没有针对罗云阳,但是罗云阳还是感觉一股股压力,让自己的神识,都有一种臣服的感觉。

    心中精神力闪动,那破碎星空的念头瞬间从罗云阳的心中升起,刹那间就将冲入自己体内的压力,撕成了碎粉。

    这一刻,罗云阳看向那天吼族老者的目光,多出了一丝冷然。

    “养子不教父之过,现在老子出来教训儿子了,不错,气势很足,来来来,我没有看够,圣者大人您再来一次!”罗云阳目视着那天吼族的老者,冷冰冰的道。

    天吼族的老者在出现的刹那,是表现出了责怪儿子的模样,但是随着他的气势升起,特别是打向撕天大帝的那一瞬间,却已经将自己的精神力,朝着罗云阳等人冲了过去。

    虽然这种精神力,不会伤害罗云阳,但是他却要将一种难以匹敌的烙印,深深的印在罗云阳等人的心头。

    这样一来,几乎所有的一切,都纳入了老者的执掌之中。

    那天吼族的老圣者,在听到罗云阳这番调侃之后,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打算被罗云阳看穿。

    本来,他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就算是界天尊主,也找不出任何的毛病,可是这些,是在一切都成功的基础上。而被罗云阳识破并一语中的的点出来,那这事就比较棘手了。

    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这家伙这般精明过人,还如此的直截了当,毫不相让,看来,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界天尊主的第三个弟子,果然不凡!

    还没有达到星域境,就可以抵挡住自己心神的影响,这等人物,一旦突破了星域境,是不是就可以和自己争锋呢?

    心里这么一想,那老圣者已经呵呵一笑道:“小友没有看够,那下次我再找个由头,抽犬子一顿。”

    “天吼族七重,给尊主大人问安。”

    七重圣者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挺普通,但是实际上听在天吼族的众人耳中,却是让他们惊骇不已。

    因为七重圣者这种主动报上名号的姿态,实际上就是一种示弱。不单是对界天尊主,还是对罗云阳。

    罗云阳看着七重圣者,不疾不徐的道:“家师一向安好,七重圣者,要不,我将他老人家请来,和您谈一下如何?”

    “哈哈哈,云阳殿下,就凭小老儿的地位,怎配和尊主他老人家商谈。这件事情,还是和小友一起了结吧!”

    七重圣者说到此处,目视着撕天大帝道:“这逆子不知轻重,实在是罪大恶极,我将他压入囚龙渊三百年,每日受冰火潮汐之苦,不知道小友可满意?”

    囚龙渊是什么样的地方,罗云阳不知道,但是冰火潮汐可不是那么容易受的。

    这七重圣者的条件,还算不错,但是自己这样浩浩荡荡的打上门来,一点好处捞不到,罗云阳心里有所不甘。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罗云阳很清楚,自己和天吼族的仇怨已经结下,就算自己表现的再宽厚,再仁慈,也是无用,反倒不如狠狠的宰上一刀。

    “囚龙渊三百年,有点少了,怎么也要凑一个千年之数。更何况,我这般的劳师动众,辛苦远征,可谓是消耗无数,七重圣者您家大业大,是不是补贴兄弟一二?”

    撕天大帝这一刻,有一种想要疯了的冲动!

    自己被压入囚龙渊三百年,已经觉得万分憋屈了,要不是被自己的父亲压制,他非得和这狗娘养的罗云阳拼命!

    没想到这可恶的家伙一开口,就变本加厉,把三百年改成了一千年不说,还这般恬不知耻的给父亲要补贴!你的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

    你将我的重峦星都要打成碎粉了,你还给我要东西,你要不要脸,你怎么有脸说得出来哟!

    不但是撕天大帝,就是虎裂大帝等三人,也觉得一股怒气充斥在自己的心头,如果可以他们也想要和罗云阳拼命。

    但是他们那种想要拼命的想法刚刚散发出来,就被七重圣者给压制了下去。

    七重圣者稍微沉吟了瞬间,就哈哈一笑道;“小友说的有道理,这孽障就让他在囚龙渊千年,至于小友的赔偿,更没有问题,我看小友来的匆忙,也没有一架像样的渡空宝物,这龙鹰飞舟,乃是当年一位故友之物。”

    “现在赠与小友,也是珠联璧合!”

    说话间,七重圣者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艘小舟,罗云阳的神念在落入那小舟上的刹那,就感应到了两尊属于星域境的火龙和飞鹰的气息。

    也不知道炼制这飞舟的人采用的是什么办法,竟然将一只飞鹰和一条火龙,整个炼制到了小舟之内。而这飞舟催动起来很简单,但是速度却比罗云阳以往的飞舟,最少快了十几倍。

    更加重要的是,这飞舟可以催动火龙和飞鹰攻敌,可以说一下子就多了两个星域境的属下。

    撕天大帝的眼睛都红了,对于这飞舟,可以说他眼红了不少时候,甚至好几次都向自己的父亲求取过。

    但是七重圣者一直都没有理会他,可是现在,却将这飞舟当成了赔礼,送给了罗云阳。

    罗云阳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但是现在,他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了纠缠下去的机会,所以他毫不客气的接过飞舟道:“如此,多谢七重圣者。”

    “走,咱们也该走了。”

    血刀王、神斧王等下属,一个个用火热的目光看着罗云阳,此时他们才感到,自己的靠山,真不是一般的靠谱。

    “尊敬,主上!”虽然只有五百多个人,但是他们的声音,却无比的雄浑,给人一种直冲霄汉的感觉。

    七重圣者的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等罗云阳他们走远,他的脸色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爹,你怎么可以这样处理,你知不知道,今日之后,我们天吼族就要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柄!”撕天大帝忍不住,朝着自己的老爹冲了上来。

    他的眼眸发红,甚至整个人,都要冲过来。

    七重圣者并没有对撕天大帝动手,而是用一种冷冰冰的眼神看着他,这一刻,撕天大帝的心瞬间颤抖的厉害。

    “你也知道我天吼族要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你也知道我是在卑躬屈膝,委屈求全,你也知道这样不好?”七重圣者轻轻的上前一步道:“我亲爱的儿子,你告诉我,那你为什么要挑衅罗云阳?”

    “你知道事情发展的结果吗?”七重圣者的声音低沉,目光从龙田大帝等人的身上掠过道:“你们给我说说,我要是不对罗云阳屈服,事情会怎么样?”

    “我擒拿罗云阳,然后界天尊主暴怒,还是我一直不出手,让你们一直这样打下去?”

    龙田大帝等人一个个低下了头,要是七重圣者对罗云阳出手,最终的结果绝对是界天尊主出手。

    毕竟,界天尊主的颜面,绝对不容挑衅,他的弟子,更不能容许被人擒拿,特别是罗云阳这种刚刚拜师的亲传弟子。

    尊主一怒,星空破碎。

    而让罗云阳继续打下去,他们四个奈何不了罗云阳,打的时间越长,好像他们天吼族的颜面,就丢失的越多。

    “圣者,是我等无能。”龙田大帝等人,同时恭敬的说道。

    那七重圣者摆了摆手道:“好了,将这没有脑袋的孽障给我压到囚龙渊,一千年之内,不让他出来。”

    撕天大帝低下了头,他虽然不想承认,却也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同时他心里也充满了懊恼,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得罪罗云阳,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一件小事,却被自己酿成了大祸。

    龙田大帝目视着被押走的撕天大帝,沉吟了瞬间道;“圣者,我看那罗云阳,好像也并没有要将这件事情就此了解的意思?”

    “是啊,年轻人,都记仇啊!”七重圣者说话间,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冷然道:“可是,他要去那轮回星城,那里,可有不少无惧他背景的人。”

    说话间,七重圣者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冷然。

    再次回归自己的星球,罗云阳能够感到,那本来是一盘散沙般的下属,现在已经多了一种强大的凝聚力。

    而这种凝聚力,在罗云阳登上天王台的瞬间,达到了顶峰!

    “拜见主上!”

    整齐无比,气息冲天的声音,从血刀王等五百多人的口中吐出,他们一个个目视着罗云阳,眼眸冲充斥着激动之色。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