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裂大帝有点懵,按照他的估计,在他提出要交代的时候,罗云阳不是应该辩解一下吗?

    他不应该说,发生这样的事起因不在自己,而是撕天大帝的挑衅,惹恼了他吗?怎么他就这么理直气壮的给来了这么一句呢!

    一时间,就算这虎裂大帝,都不知道该如何接罗云阳的话茬了。

    “三位兄长,罗云阳欺我天吼族太甚,不杀罗云阳,我天吼族颜面何存?”撕天大帝情绪激动,此时的他,双眸发红,丝毫顾不得什么大帝的风范了!

    重峦星毁了,他的属下被宰了一多半,毫不夸张的说,这天吼族中属于他的实力,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二。

    这种仇恨,无疑是撅了他的坟墓,他怎能不愤怒,他怎能不疯狂!

    只不过,就在他义愤填膺的怂恿其他三位大帝的时候,那龙田大帝很是厌恶的朝他看了一眼,毫不客气的噎了一句道:“杀了罗云阳,你去向界天尊主交代吗?”

    这句话,龙田大帝是用了秘法,除了他们四位大帝之外,其他人根本就听不到。

    听到虎裂大帝噎了这么一句,撕天大帝就有一种说不出话来的感觉。向界天尊主交代,他怎么向界天尊主交代,别说是他了,就算他老爹,也不敢说自己向界天尊主交代。

    “那……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吧?”撕天大帝心里极为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就这么算了,虎裂大帝和龙田大帝三人同样不甘心,但是他们在看向罗云阳的时候,却陡然想起,就这么算了的事情,不只是他们不同意。

    眼前这位,同样不同意!

    “罗云阳,这件事情,因果我等已经知道,这样吧,你带着你的人离去,那巨石留下!”一直沉默的千钟大帝,突然上前一步道。

    “千钟,你疯了!”撕天大帝怒吼,他的双眸之中,充斥着愤怒之色。

    千钟大帝是四人之中最为冷静的,他朝着撕天大帝冷冰冰的看了一眼:“你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毁了重峦星,击杀了天吼族不知多少强者,现在还让罗云阳离去,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在这件事情上,天吼族已经认输了。

    把那巨石留下,实际上就是要保留天吼族最后一丝颜面。

    龙田大帝和虎裂大帝的眼眸中光芒闪动,最终愤怒变成了黯然,能够成为大帝,他们自然不傻,眼前这种情况,他们奈何不了罗云阳,做出这种忍气吞声的选择,其实是最为理智的。

    撕天大帝除了愤怒,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折腾到现在,不但他的实力大损,恐怕这件事情之后,他在天吼族之中的地位,也会大降。

    为了一个小小的巨石,这实在是太不值了。

    就在撕天大帝心中被不甘所占据的时候,鬼龙等人的神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特别是站在鬼龙身边,身体犹如一块块岩石组成的男子,他的眼眸中,更是生出了一丝黯然。

    天吼族四位大帝降临,这等的交战,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如果再战下去,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交出巨石一个,然后其他人安然返回,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好的选择。

    就连血刀王等人,都一阵意动。

    “云阳殿下,您能够为了我巨石打破重峦星,巨石心里感激万分,这一次我看……”

    巨石走出,跪伏在地,沉声的对罗云阳说道。

    罗云阳看着巨石,淡淡一笑道:“该我决定的事情,什么时候让你出来了?滚回去!”

    说完,双眼炯炯如电,盯着撕天大帝等四人,咄咄逼人道:“你们是不是没听清我的条件?我要撕天大帝的狗头,这一次不让我满意,事情没完!”

    虽然被罗云阳骂了回去,但是巨石等人的心中都明白,这是罗云阳对巨石的庇护。巨石虽然缓缓的站起身来,但是他的眼眸中,却充斥着泪痕。

    而血刀王等人,看向罗云阳的神色,更多了激动。

    毕竟,同样是投靠人,能够投靠一个可以为自己这等挡雨的主人,是无数人心里最期盼的事情。

    “哈哈哈,千钟你听到了,他还跟我们不算完,不是我撕天跟他不算完!”撕天大帝大笑,声音中带着一种让人颤栗的气息。

    千钟大帝三人的神色变幻之间,怒意更多了几分,他们几乎已经是忍辱负重了,没想到罗云阳这厮居然得寸进尺,他竟然还不满意。

    在沉吟了瞬间,千钟大帝已经冷声的道:“看来云阳殿下觉得我天吼族软弱可欺,既然如此,那就请云阳殿下,品鉴一下我天吼族的惊天神吼!”

    在将这句话说出的瞬间,千钟大帝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顶紫金色的头盔,这头盔上方的位置,是一个看上去兽身鸟头的怪兽,在这头盔出现的刹那,罗云阳就感到了一种压迫,从那头盔上映现了出来。

    这是一种不次于碎天裂神矛的至宝!

    随着千钟大帝将头盔戴在自己的头上,虎裂大帝、龙田大帝和撕天大帝的手中,同样多出了一顶头盔。

    这三顶头盔,除了颜色不一样之外,其他都一模一样,但是它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各不相同。

    深沉,尖利,狂暴,沉静……

    在各种气息交织的刹那,四周的天吼族人,一个个都用一种狂热的目光,看着四顶头盔,更有人用一种狂热的声音大声的吼道:“是始祖留下的四灵头盔,是始祖留下的四灵头盔!”

    “我以前觉得传说是假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四灵吼天破神盔,哈哈哈,原来他们真的存在。”

    “这一次,我看罗云阳还要怎么嚣张,始祖留下了至宝,老天有眼啊!”

    各种各样的咆哮声,从天吼族人的口中喊出,罗云阳等人带给他们的压抑,实在是太大了,现在,他们终于可以畅快淋漓的出一口气了。

    “主上,我听说过这套头盔,听说它们乃是天吼族的始祖留下的至宝,只要四个星域境的强者催动,形成的音波,可以对抗宇宙境的强者。”

    神斧王快速的来到罗云阳的近前,沉声的朝着罗云阳说道。他的眼眸中带着一丝郑重道:“主上,不可力敌啊!”

    罗云阳朝着神斧王等人一摆手道:“安排我们的人统统向我靠拢,没事的!”

    虽然罗云阳如此说,但是神斧王等人心中依旧忐忑,毕竟这套头盔的名声,可是流传了好久。

    “罗云阳,这一次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天吼族虽然不敢杀你,但是你的这些下属,都给我留下吧!”撕天大帝头戴金色的头盔,一时间犹如一个神人。

    而龙田大帝等三人虽然对于撕天大帝的话皱眉不已,却也知道,此时的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

    罗云阳看着咆哮的撕天大帝,冷笑一声道:“你们有宝物,难道我就没有么?我这个人心善,本来不想用宝物欺负你们,既然你们找死,那也就怪不得我,只好成全你们了!”

    说话间,罗云阳一念之间,三千六百五十个大鼎,就从罗云阳体内世界之中直冲而出,刹那间,这看似无数的巨鼎,就化成了一个大阵,将罗云阳等人拱卫在中间。

    而随着这大鼎的出现,每一座大鼎之中,都开始涌现出无数的坎离之力,他们涌动之中,就已经化成了一片坎离相间的太极图。

    罗云阳,就站在这太极图的最中间!

    撕天大帝等四人感受得到这无数大鼎之间澎湃的力量,他们四个头顶上的头盔,在这种磅礴的力量之下,更是发出了哀鸣,很显然,它们有灵,已经感应到了威胁。

    感应着那好似无穷无尽的力量,罗云阳的眼眸中生出了一丝兴奋,虽然这力量不是他自己的的,但是这股力量,却让他感到疯狂。

    “今日,你们先接我一拳!”

    撕天大帝等四人的神色变得难看至极,他们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等人就算退却,已经不可能。

    而一旦双方催动这比拟宇宙境攻击的力量,别的不说,这一片星系,可以说就要化成碎粉。

    最终,损失最大的,就是他们天吼族。可是让他们这个时候,向罗云阳认输,也绝无可能。

    一时间,他们的眼眸中,充斥着决绝。

    “小友,不知道可否给老朽一个面子,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我天吼族找一个栖息之地,也不容易。”淡淡的声音之中,一个天吼族的老者,漫步走了出来。

    这天吼族的老者,乍一看和普通的天吼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他身上的鳞片,却呈现出一种透明之色。而随着他整个人的移动,他身上的鳞片,在不断的变幻着。

    虽然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但是在看到这个人的瞬间,罗云阳就瞬间断定,此人应该是天吼族的那位老祖宗。

    宇宙境,罗云阳一个念头之间,就开始用属性调节器,对这位宇宙境的强者开始观测。

    也就是刹那间,金红色的数字就出现在了罗云阳的心头,看着那一个个金红色的数字,罗云阳只觉得自己的喉头有些发干。

    四种最基本的属性,这位天吼族的老祖,都在上千的位置上,也就是说,论起综合的力量,他远超现在的罗云阳。

    怪不得如此多的坎离之力汇聚,也只是等于这等强者的一击,宇宙境和星域境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父亲,罗云阳毁了重峦星,断了咱们天吼族四分之一的根基,这件事情,决不能和他善罢甘休啊!”撕天大帝看到那老者,歇斯底里的喊道。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