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非常之强!

    在看到这犹如圆球一般生物的刹那,罗云阳的眼眸中,就闪过了一丝恐怖之色。

    界天尊主在罗云阳的眼中,已经是最顶级的存在,可是在看到这不知名的生物之时,罗云阳就觉得自己的心在颤抖。

    如果说他面对界天尊主,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那么在面对这不知名的凶兽的时候,罗云阳觉得,自己可能连这只怪兽的一个眼神都抵挡不住。

    一个眼神,就足以让自己灰飞烟灭。

    跨入星系境,得到混洞四元兽,罗云阳一直都觉得,在这片天地之中,自己虽然不算是顶尖的存在,但是最起码,天地之间,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个位置。

    可是现在他才发现,眼界限制了自己的想象,他想的实在是太天真了!

    比界天尊主还要强大的存在,并不是没有,只不过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而已。

    界天尊主见到过吗?

    一个个念头在罗云阳的心中闪动,不过随即,这些念头消失的干干净净,现在对于罗云阳来说,最重要的观看那开天辟地时的场景。

    至于其他的,等以后有了时间再说。

    画卷之中,没有天,没有地,有的是一个呈现黑色的混沌球。借助那不知名怪兽的眼眸,罗云阳看到了混沌球的崩溃,罗云阳看到了在这混沌球崩溃的瞬间,虚空之中无数的光芒,朝着四面八方直冲而去。

    这些光芒,快如流星!

    有的光芒赤红如火,有的光芒杀意冲霄,有的光芒厚重如山,更有光芒,一如烈日照耀大千。

    各种基本法则之力,在虚空之中犹如一条条的巨龙,他们疯狂的碰撞,各种源力碰撞之间,更是让虚空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天崩地裂,星空崩碎,万物……

    看着这一切,罗云阳心中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博大,那就是浩荡,那就是无可披靡……

    在这无数的念头闪动之中,罗云阳突然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出现了无数的东西。

    也就在这一刻,正在运用凶兽眼眸观看虚空破碎的罗云阳,吃惊的发现那怪兽突然抬起了头!

    而随着他头颅的抬起,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光影。

    一个虚空大破碎的光影!

    这是以精神力催动的,模拟开天辟地光影的力量!

    罗云阳在看到这一片光影的瞬间,就已经明白了这是什么,这是那怪兽在观看天地崩溃之时,领悟出来的一种法门。

    一种运用精神力模拟天地崩溃的法门!

    这个法门究竟如何的强大,罗云阳一时说不清楚,但是他能够感到,这法门,绝对不一般。

    那瞬间的体悟,罗云阳快速的记在心头,他有一种感觉,自己所得到的这血色神天宝源,最有用的东西,可能就是这以精神力模拟宇宙破碎的法门。

    也就在罗云阳将这法门记住的瞬间,他就觉得自己的身躯,已经脱离了那怪兽的身躯,而后在他心头映现的画卷,更是直接崩溃了开来。

    从神天宝源力量之中醒来的罗云阳,就发现此时的自己,虽然依旧坐在归元悟道石上,但是在自己的四周,却已经多出了一块块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些东西,各式各样,杂乱不堪,但是处在这些东西之中的自己,却已经变得骨肉细嫩一如婴儿,而各种感觉的灵敏,则远远超过了普通人。

    虽然暂时还没有属性调节器上的资料,但是罗云阳清楚,这是自己生命之中的又一次进化。

    一次无比关键的进化!

    金身玉骨,仙肌道身……

    对于这之类的词语,罗云阳瞬间想到了不少,但是他并没有打开自己的属性调节器,看一看自己身体的进步,而是快速的思索着那不知名怪兽在观看天地崩溃,而参悟出来的,使用精神力的无上法门。

    那怪兽好像没有对这个法门起什么名字,但是罗云阳却很简单的对这法门命名为破碎星空。

    一个小时,一天,两天,十天……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盘膝坐在归元悟道石上的罗云阳,不言不动,而那归元悟道石上的光芒,却变得越来越亮。

    天穹道最高的山峰上,界天尊主和一个亚神族的白发老者正在下棋,界天尊主神色淡然,但是那亚神族的白发老者,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左侧的山峰看去。

    那左侧的山峰,此时正有一股青光直通天地。

    也正是因为这一股青光,让人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左侧的山峰,好似和四周的虚空,已经融为一体。

    “尊主大人,这都四十多天了,是不是让那位休息一下,您可不能这样教弟子!”老者把自己手里的棋子放下之后,试探着说道。

    只不过,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老者的额头正在冒汗。

    界天尊主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冷意,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笑意。

    “怎么,不舍得了?”

    看着笑意盎然的界天尊主,老者的心颤抖了一下,赶忙摆动双手道:“大人,不是舍不得,而是那归元悟道石,乃是天地一奇珍!”

    “就这么毁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说出这句话之后,老者的神色,变得无比的恐惧,甚至还带着一丝明显的哀求。

    界天尊主的眼眸轻轻的一合,而后道:“也就是一件东西,仅此而已,毁了就毁了。”

    “你若是觉得自己实在心痛,我有的是办法,我可以让你不心痛,因为死人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

    白发老者连声求饶道:“尊主大人,是小人错了,小人认罚,认罚!”

    看着那满是恐惧之色的老者,界天尊主这才淡淡的道;“既然你如此说,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等我这个弟子出来之后,你们星域境之下的,都可以向他挑战。”

    “十招,只要在他手中走下十招,我赔你一件绝不次于归元悟道石的宝物。”

    白发老者的心颤抖的更加厉害,让界天尊主赔东西,他是不是有点活得不耐烦了。

    “大人,我错了,那个……那归元悟道石毁了就毁了,都怪小的肚量不够宽,只求大人能饶了小人!”

    界天尊主一挥手道:“好了,你说的话,我不放在心上,但是我刚才的话,说了就算数。”

    白发老者看着界天尊主郑重的模样,知道这下,自己不能再推辞了。

    如果推辞的话,这位喜怒无常的大人物,说不定反手就将自己天穹道给灭了。

    天穹道虽然在神盟之中有着赫赫的威名,但是这种威名,也要分对谁,面对界天尊主这等无敌的存在,他们天穹道真的是不够看的。

    “遵命!”白发老者很是直截了当的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也就在这时,那冲天而起的青光,变得更加的炽烈,一个瞬间,青光就已经变成了耀眼如日的光柱。

    亢龙有悔!

    白发老者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在看到那青色光芒照耀天地的瞬间,他的眼眸中,都生出了一丝悲哀。

    归元悟道石,在天穹道之中,传承不知道多少年的归元悟道石,此时已经散发出了它最强的光芒,而光芒过后,等待着这归元悟道石的,只有毁灭。

    就在老者心中黯然的时候,那青光突然崩溃,化成了无数的光点,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的冲了过去。

    也就在青光破碎的瞬间,在那山峰的上方,升起了一片破碎的虚空,虚空一如真实的空间,出现在了那山峰的上空。

    界天尊主看着那破碎的虚空,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喜色,他拿起一枚棋子,饶有兴趣的道:“唔,不错,有点味道!”

    而白发老者,在看到那升起的破碎天地时,先是一惊,随即额头就沁出一层汗来。他在这个时候,已经感受到了这破碎天地的厉害。

    “哈哈哈……”

    长笑在虚空之中响起,听着这犹如龙吟虎啸一般的长啸之声,界天尊主眼眸中的笑意,更加的强烈。

    而那白发老者,则脸色发苦,但是他还是沉声的向四方传音道:“因为修炼需要,归元悟道石已经被新来的小友破损,现在我天穹道有一机会,可以得到赔偿。”

    “星域境以下,可以接破损归元悟道石小友十招,小友当赔偿归元悟道石。”

    老者的声音并不是太高,而且他的话说的很是柔和低调,但是这其中的意思,却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天穹道。

    天穹道之中,弟子多为亚神族,他们本来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更不要说,现在这种情况,真的很是有点被欺负,而且欺负的有些难堪。

    所以几乎在老者的话语刚落,就有人大声的道:“师祖,弟子不才,愿意一战!”

    “祖师,弟子一人,一定要让这毁了我归元悟道石的人赔偿。”

    “师伯,请允许弟子出战,那归元悟道石乃是我天穹道的至宝,不能就这样毁了。”

    “师傅,弟子愿意死战……”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请战之声,在偌大的天穹道此起彼伏,而越是响亮的请战声,越是让白发老者的心颤抖的厉害,他生恐自己的弟子,说出更过激的话来。

    毕竟,界天尊主还在这里坐着呢。

    好在,界天尊主对于这些义愤填膺的请战,非但没有丝毫生气,反而一副自得的样子。

    成竹在胸吗?老者看着界天尊主的模样,顿时被激起了一股斗志。尽管他心里很清楚这年轻人肯定有其过人之处,但是,他并不觉得,他天穹道整个宗门培育出来的年轻一代,连一招都接不住!

    那怎么可能呢?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