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灵天,血杀道主等人正站在密库之外!

    他们都在等待着罗云阳出关,只不过众人的脸色,此时并不是太好看。

    之所以会如此,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刚刚看到了一场视频,一场关于万古冥王的视频。

    “血海三千剑,这怎么可能呢?”厚土道主有点不可思议的说道。

    随着厚土道主的声音,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道血色的光芒,一柄柄血色的长剑,映现在血色的光芒之中。

    这是在战斗,而且还是万古冥王和炼狱一名帝君级别强者的战斗,在这战斗中,那帝君级别的强者丝毫没有留手,两个手掌挥动,寒冰烈火之力,形成了一个碾压天地的磨盘。

    而处在磨盘之中的万古冥王,则化身一片血光,三千剑光在虚空之中汇聚成一片周天光轮,疯狂的转动。

    磨灭天地的大磨,在这剑光之中,竟然丝毫没有占据优势,甚至还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

    在血杀道主等人的眼中,每一道剑光,都好似隐藏着一种至高之意,每一道剑光,都让他们有一种难以抵挡的感觉。

    在这交手的画面之中,他们一个个,都好似蝼蚁一般。

    “万古冥王乃是炼狱多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他能够达到极境,自然能够将炼狱九大绝学之一的血海三千剑修炼成功。”说话的是锐金道主。

    锐金道主的目光朝着血杀道主看了一眼道:“我们现在,就算让九本天书合一,恐怕也帮不了罗云阳。”

    血杀道主点头道:“是啊,我们的天书,并不全,而且就算全了,也比不过那血海三千剑!”

    “但是我觉得,云阳应该有些把握。冒失不是他的性格!”

    烈阳道主朝着四周扫了一眼道:“云阳有把握的,应该是那没有修成血海三千剑的万古冥王。”

    “血海三千剑,一跃上九天!”轻轻的念叨了这两句话之后,烈阳道主沉声的道:“云阳的修为,本来就次于万古冥王,再加上这血海三千剑,云阳获胜的希望,很小。”

    “所以这次,我们一定要让罗云阳使用九变神意晶石!”

    烈阳道主的话出口之后,四周都沉默了下来,九大道主乃是整个人族的主宰,他们想事情,自然都是从最险恶的地方想。

    对于亚神族的打算,他们心中虽然明白这其中绝对有东西,但是现在,他们却又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的选择。

    “九变神意晶石虽然可以让云阳脱胎换骨,但是现在亚神族已经喊出,让罗云阳跪地谢罪,才会让他融合那九变神意晶石。”

    锐金道主冷冷的道:“我觉得依照我们对云阳的了解,他必定是那种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活的人,这亚太神族想的也太天真了,云阳怎么可能向他们屈服呢?”

    血杀道主没有吭声,但是心里对这番话却是赞同的。

    那秋水道主则淡淡的道:“那亚神族……”

    亚神族如何,秋水道主并没有说出来,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对于亚神族充满了顾忌。

    亚神族是什么存在,那是整个神盟的绝对主导者,他们的力量,只需一根手指,就能够碾压人族这种新晋的第二等族群。

    “说不定罗云阳已经从界天尊主那里,找到了解决的办法。”烈阳道主沉吟了一下道。

    最终,这种议论停止了下来,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等人的议论,不会有什么结果。

    毕竟这件事情,能够作主的,只有罗云阳。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条身影从那密境的深处走了出来,身影走的不快,但是看到那身影的血杀道主等人,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身影,好似并不存在于他们的眼前一般。

    这种感觉,玄之又玄,可是他们却明白,这并不是他们的感觉出了问题,而是一种规则在变化。

    星河境可影响四周的本源法则,星域境的存在,更可以用自己的道代替四周的道。

    他们没有一个人是星域境,但是他们却能够感觉到,走出来的罗云阳,和他们见过的星域境,好像存在着那么一丝相同。

    九位道主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狂喜之色。因为这种感觉意味着罗云阳的修为大进,意味着罗云阳的胜算,又多了几分。

    “云阳,秘法修炼的如何?”虽然心中有底,但是血杀道主还是沉声的问道。

    罗云阳笑了笑道:“差不多了!”

    单单这一句云淡风轻的话,血杀道主心里就非常非常满意了!因为,这罗云阳是那种心思缜密之人,一件事哪怕有十成的把握,想要从他嘴里说出来一句言辞凿凿的承诺也是极其不容易的。

    一时间,血杀道主紧揪着的心放下了不少,虽然此时罗云阳的修为,依旧是星系境的巅峰,没有进入星河境,但是他对罗云阳有信心。

    “云阳,这是从炼狱之中流传出来的一份视频,你看一看。”在询问了罗云阳一些修炼的话题之后,血杀道主就将那份只有半分钟的视频打开。

    三千剑,冰火大磨盘!

    罗云阳看着两者的交手,眼眸中的光芒变的越加的亮了几分,不过此时,他并没有说话。

    在人族九道执掌者的簇拥之下,罗云阳从闭关之地走出来,此时的他,从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云阳,昨日那血河星空的军营已经发了命令,让你最迟三天之后出发。”血杀道主说话间,将一份签着大湮帝君大印的命令,送到了罗云阳的面前。

    大湮帝君,神盟镇守在血河星空的帝君,同样也是送给罗云阳一块九变神意晶石的帝君。

    罗云阳没有说什么,算一算时间,他三天之后出发,赶到血河星空,时间也不宽裕多少。

    “各位道主,亚神族使者来了,让罗……罗云阳殿下去外面迎接。”一个侍候在殿外的血杀道弟子,恭敬的说道。

    听到亚神族三个字,血杀道主的神色一动,他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就准备去迎接。

    罗云阳朝着血杀道主一摆手,而后目光落在那弟子的身上道:“他们还说什么?”

    “他们说,他们带着您最需要的东西,您若是不去迎接的话,那么他们现在就一走了之,到时候,想要买后悔药,可没有机会了!”

    那血杀道的弟子,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意,显然,刚刚那亚神族的使者,趾高气扬的态度,比他现在传达的,还要令人不舒服。

    “让他们滚吧!”罗云阳没有思考,直截了当的说道:“我不需要。”

    血杀道主和其他八道道主同时站起来道:“云阳,这个时候,绝不可以意气用事。此事关乎生死,我们的面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那亚神族的九变神意晶石,是你现在胜负的关键,毕竟万古冥王的血海三千剑,绝对不是你现在可以抵挡的。”

    “我们九个去迎接,给足他们面子,亚神族在这次比试之中,全靠着你,相信他们也不会做的太过分。”

    罗云阳此时,怎不明白九个道主的意思,他摆了摆手道:“这件事情,不容商议。”

    “亚神族的东西,我不能随便用。”

    “好了,你们将我的命令传达过去就是。”

    三分钟之后,犹如雷霆一般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回荡:“罗云阳,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会后悔的!”

    亚神族强者的吼声,这一刻不但罗云阳听到了,就是整个血灵天,甚至一些跟随在亚神族使者身后,本来只是想要看热闹的人,也都听到了。

    人族九道的道主,一个个神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他们很清楚,这喊声意味着什么。

    罗云阳在这一刻,淡淡的道:“滚吧!”

    罗云阳这种不屑一顾的态度,显然惹恼了那刚刚还在高调喧哗的亚神族强者,一时间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给脸不要脸!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活着从血源山走出来!”那亚神族的使者,无比怨毒的说道。

    亚神族的使者走了,一些本来要看热闹的人也走了,而就在三天之后,罗云阳驾驶飞船,朝着血河星空而去。

    而就在罗云阳离开银河的第二天,万古冥王修炼血海三千剑的消息,已经疯狂的传遍了整个神盟。

    别说是各族的高层,就算是一些普通人,都已经知道了万古冥王的厉害之处。

    甚至一些人还对万古冥王和罗云阳之间的胜负,做出了一些看似卓有见地的点评。

    和普通人看热闹相比,一些因为罗云阳崛起,而对人族采取忍耐态度的族群,也开始蠢蠢欲动。

    虽然这种小动作,真的很小,但是作为人族的代表,九道道主还是明显感受到了这其中的压力。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巨大的血源山顶,一棵幼苗,无比顽强的从坚固犹如晶石一般的血源山上钻了出来。

    第一日,这幼苗长成了一棵十米高的小树!

    第二日,小树变成了足足有百丈多高的大树,无数的血光,聚集在了这棵树上。

    第三日,大树长高了百倍,成为了一棵将偌大的山岳遮住了一半的巨树,血红色的光芒,照耀百万里星空。

    而就在那巨树的顶端,一个足足有十丈大小的花骨朵,正在含苞待放。

    无数的人,从四面八方朝着血河星空赶来,虽然他们没有资格参与这一场比试,但是他们看血色花骨朵的目光,却充满了贪婪之意。

    花骨朵的四周,一道道本源法则,犹如波纹一般,将那花骨朵层层包围。而从花骨朵内反射出的血色光芒,则开始笼罩那血源山方圆百万里的虚空。

    虽然距离的很远,但是他们都能够清晰的看到那不断长大的花骨朵,感应着那不断从花骨朵中,反射出的血光。

    几乎每一个人在看到花骨朵的时候,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血琼花,就要开了!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