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罗家族的族长,也是一位强力人物,可是这种强力,还是要看面对谁。

    面对一些比自己小的族群,当然可以高高在上,趾高气扬,但是面对罗云阳,不,确切的说是面对代表着界天尊主的罗云阳,这种强力,那就是笑柄了。

    他看着罗云阳手中的令牌,最终还是决定去找家族的老祖说一下。心中一丝神念闪动之间,他就来到了在虚拟世界自家老祖所居住的空间。

    虽然是虚拟世界,但是这老祖居住之地,却是无比的奢华,那种虚拟的第六因子一如液体,呼吸之间,给人一种很是惬意的享受。

    “有何事见我?”恰巧,家族的老祖也有一丝神念在那虚拟空间之中。

    “老祖,今日那界天尊主的记名弟子罗云阳来到我米罗家族,要我们给他一个交代。”

    说话间,米罗肯远就将事情的经过,如实给那位老祖说了一遍。

    米罗家族的老祖,看上去也只是三十多岁,不过他活过的岁月,却是比米罗肯远长的太多了,听了米罗肯远的汇报,淡淡的道:“那东西,你知道怎么用吗?”

    “不知道,是菲德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的,应该是什么东西的部件!”米罗肯远沉声的道。

    “给他!”那米罗家族的老祖沉吟了片刻,沉声的说道。

    米罗肯远沉声的道:“老祖,这东西菲德用了不少手段,都伤不了分毫,很有可能是远古时代的宝物。如果我们如此轻易的交出去,是不是……”

    “是不是太可惜?我告诉你,如果这东西的用途咱们很清楚,自然不能这么轻松的叫出去。”

    米罗家族的老祖沉声的道:“可是,对于这东西的用途,你不知道,而且也不全。”

    “现在如果你顶着不给,那非要罗云阳使用界天尊主的令牌吗?”

    “罗云阳是一个什么情况,你不知道。现在我来告诉你,他现在关系到界天尊主一样重要的东西,界天尊主给他这块令牌,那绝对是要作数的。”

    说到此处,米罗家族的老祖哼了一声道:“要是真的罗云阳使用了这个令牌,我保不住米罗家,你明白吗?”

    米罗肯远当然明白老祖的这句话,想想连老祖都保不住米罗家,他心里就一阵发苦。

    如果老祖也对抗不了罗云阳手中的令牌,那么他凭什么来对抗?他硬抗着不给,岂不是自不量力,太笑话了么!更何况老祖说得对,和米罗家族相比,那不知道用处的东西,给了罗云阳又如何?

    瞬间打定主意的米罗肯远,当下恭敬的朝着米罗家族老祖道:“老祖,我知道了。”

    将这一丝神念收回之后,米罗肯远看向罗云阳的目光,变的更不一样,他朝着罗云阳道:“罗先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里面请。”

    说话间,又朝着管家道:“前些日子雷光族送来的雷髓,你弄来一些,请罗先生品尝一下。”

    米罗菲德正想着该如何让罗云阳将吃到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却万万没想到,这才一会儿功夫,他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老爹,态度居然来了这么大一个转变!

    这般的委屈求全,不不不,甚至有些讨好罗云阳,他弄不清老爹这是怎么了?

    就在他心里憋屈的时候,就听老爹喝斥一声道:“把你得到的东西,立即给我拿出来。”

    “不要给我说别的,这是家族的命令!”

    对于米罗家族而言,家族的命令是绝对不容许违背的,敢于违背家族的命令,那就是死路一条。

    米罗菲德虽然心里很是不满,无奈听老爹这么一说,他也没有了别的选择。

    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罗云阳和米罗肯远分宾主落座,而米罗肯远一直热情招待。

    “罗先生,我儿不懂事,让先生在拍卖会上蒙受损失了,为了表达我米罗家族的歉意,这些东西,不成敬意,还望罗先生笑纳。”

    说话间,米罗肯远一挥手,一些东西在管家的指挥下送了上来。

    这其中,有天材地宝的果子,也有各种不同的矿石,不过在这些托盘之中,还有一个空荡荡的托盘。

    米罗肯远朝着那空托盘看了一眼,而后朝着自己的儿子狠狠的瞪了一眼。

    米罗菲德虽然心里很不爽,甚至有种想要发狂的冲动,但是此刻,对于父亲的命令,却是不敢有丝毫的违抗。

    咬牙切齿了一番之后,米罗菲德将一个储物手镯放在了那空荡荡的托盘上。

    罗云阳看到那手镯,就明白米罗菲德放上去的是什么,他当下就朝着那手镯一招手,手镯就落入了罗云阳的手中。

    手镯的空间不小,足足有上千里,而在这千里的手镯之中,只有一个银色的圆柱形物体。

    这物体足足有千里方圆,罗云**本就看不出这圆柱物体之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如果说它像什么,罗云阳觉得,这应该就是一块巨大的银锭。

    可是在看到这东西的时候,罗云阳就生出了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东西,绝对是玄极界那巨大宝塔的一件物品。

    “哈哈,无妨无妨,米罗族长不必放在心上,我人族向来讲究宽宏大量,更何况,米罗族长不护短,也是胸怀坦荡,我也不再跟贵公子计较了!”

    罗云阳冠冕堂皇的说完,毫不客气的将那储物手镯放入了自己的储物手镯之中。

    米罗菲德的心在滴血,可是他心里清楚,自己现在能够做的,是忍,而且他也只能忍。

    连老爹都已经低头了,如果他冲动的上去给这个脸皮厚的家伙抡上一巴掌,那绝对是找死。毕竟,在家族之中,并不只是他一个继承人。

    喝了几杯茶,又敷衍了一些没营养的话,将米罗家族的赔偿拿走,罗云阳就告辞离去。

    一直等罗云阳他们乘坐的飞船离去,米罗肯远这才收回了目光,只不过此刻,他的目光中充满了阴冷。

    “父亲,我不服气,他就是一个小族的……”米罗菲德这个时候,终于可以说出心中的想法了。

    可是,还不等他说完,一个响亮的巴掌,已经重重的搧在了他的脸上。

    “你是不是不服气?我告诉你,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家挡不住那枚令牌!”

    米罗肯远看着自己最优秀的儿子,心里虽然有些不忍,但是他还是冷冰冰的道:“在遇到自己难以抵御的力量时,只有低头。”

    “而且你给我听好了,抬头靠实力,低头靠勇气。勇于认输就是一种大智慧。更何况,这一次,你低头的对象,不是罗云阳,而是那位尊主,我们米罗家族低头的,同样是那位至高无上的尊主大人。”

    “更何况,那东西,对咱们来说,也就是鸡肋而已,为了一件没有用处的东西,将家族的基业都丢了的话,那么我们父子,就是整个家族的罪人!”

    听着老爹的教训,米罗菲德默不作声,只不过他的眼中,仇恨的光芒越发的浓烈了!

    返回人族驻地的路上,雪倾城和雪天南两个人都很沉默,而罗云阳同样没有说话的兴趣。

    罗云阳的心思,都在那刚刚得到的两个部件上,也不知道这两个部件,是不是能补全玄机界那银色的宝塔。

    要是能够补全,自己在里面修炼,过神武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怕部件送上去,却没有什么用处。

    一刻钟的时间,罗云阳等人就回到了人族的驻地,罗云阳不愿意在神源星耽误,和雪倾城两个人闲聊了几句之后,就朝着人族的疆域而去。

    看着离去的罗云阳,雪倾城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黯淡,而雪天南则沉声的道:“倾城,他不适合你,就拿这次的行为而言,他是不是太……”

    接下来的话,雪天南没有说出来,那雪倾城听懂了哥哥的意思,窘迫之下,匆匆的道:“堂兄,我去休息一下。”

    对于雪家兄妹的想法,罗云阳并不在意,因为驾驶的飞船属于界天尊主,所以罗云阳在离开神源星之后,就迅速打开了通往人族的通道。

    二十天之后,罗云阳进入了银河,不过罗云阳并没有立即去血灵天,而是在飞了一日之后,就将飞船收入空间手镯之内,然后拿出了那枚离开之时银色的宝塔给他的令牌。

    心念闪动之间,一道光就将罗云阳包裹,也就是刹那功夫,罗云阳已经再次进入了玄机界。

    “欢迎您,尊敬的荣耀皇者,您的到来……”带着一丝甜美的机械声音,刚刚说了一半,就停止了下来,随即这声音大声的道:“是第九号塔基,还有……还有动力系统,真的,这是真的……”

    还没等罗云阳将自己储物手镯之中的两件材料取出来,那一层塔基和犹如圆柱一般的银色金属块,就从崩溃的储物手镯之中冲了出来。

    巨大的塔基,朝着宝塔下方飞去,而那银色的圆柱,则朝着巨塔的上方飞了过去。

    罗云阳对于这两个部件,可是寄予了厚望,此时看着这两个部件冲向宝塔,罗云阳朝着那宝塔道:“这两件回归,是不是可以开启精英培训系统?”

    “系统正在重组,正在重组!”本来甜美的声音,再次变的无比的机械,不过更让罗云阳觉得不舒服的,还是那回答的内容。

    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光芒四射,也就是一刻钟功夫,那甜美的声音就再次响起。

    “重组成功,找回一层塔基和一个动力模块,现在可以自行收缩。”甜美的声音中,那巨大无比的银色宝塔,开始快速的变小。

    与此同时,罗云阳的耳边,更是响起了宝塔的声音:“尊敬的荣耀皇者,因为您的贡献,您拥有驱动培训基地为您出手一次的权力,请您谨慎使用。”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