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路?眼看都没命了,竟然还有人问路?

    通体被黑衣包裹的女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要不然的话,这种时候,怎么会有人问路呢?

    可是自己手中的刀,就好似被一座大山压制住了一般,想要动弹一下,都艰难无比。

    无数的念头,在黑衣女子的心中闪动,只不过此时的她,已是万念俱灰,所以有气无力的道:“这里已经不是大联邦了。”

    “大联邦,已经没有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黑衣女子看清楚了朝着自己问路人的模样,这是一个身材并不魁梧的男子,一身黑色的战甲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

    看上去战甲很薄,但是这种战甲,却给人一种无比坚固,无比结实的感觉。

    男子的脸倒是很俊朗,眉宇之间显得很清爽,看清这男子的瞬间,黑衣女子的心中,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男子,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大联邦,没有了?难道大联邦自己解散了不成?”男子愕然了瞬间,奇怪的问道。

    “装神弄鬼,你是什么人?”那带头的金菟族强者,厉声质问。

    而就在他说话的刹那,那黑色战甲的男子,眼眸中就闪过了一丝冷芒。

    他没有吭声,但是双眸闪动之中,那说话的金菟族强者,整个就好似遭到了雷击一般。

    “啊啊啊!”双手抱着自己脑袋的金菟族强者,疯狂的在虚空之中翻滚,他好似受到了巨大的痛苦一般。

    “对我们……”有金菟族的强者还要出手,可是就在他们要动手的时候,却突然感到,一股磅礴无敌的力量,压的他们根本就喘不过气来。

    这力量,无边无际,让他们感到自己面前,站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颗星球。

    一颗巨大的星球!

    “轰!”

    那正在疯狂挣扎的金菟族强者,突然在虚空之中炸裂开来,随着他的死亡,一股犹如天神一般的怒意,刹那间充斥在了无尽的虚空之中。

    这股怒意,一个刹那,弥漫在了无尽的虚空之中。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这怒意下颤抖着!

    “五行君主,好一个五行君主!”黑甲男子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之意。

    五行君主,这四个字听在黑衣女子的耳中,让本来无比恐惧的黑衣女子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讶。

    她作为反抗军的首领,是知道五行君主的,而且她更清楚,五行君主,实际上才是他们所面临一切劫难的原因。

    只不过,对于高高在上,对于犹如天神一般的五行君主,她除了愤恨,更多的是畏惧。

    虽然她有一颗不服输的心,但是面对强大的五行君主,她还是感到自己是那样的无力。

    而现在,这个黑甲男子,竟然直接吼出了五行君主的名字。

    在这喝声之中,她看到,成千上万的身影,开始从地上升起,这些人,都是金菟族的武者。

    这些犹如恶魔一般,让人畏惧的金菟族的武者,在拼命的挣扎,可是虚空却好似一只无形的大手,让他们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你是什么人,我乃是金菟族的所罗,我金菟族乃是锐金道直属的下属,我们……”说话的,是一个恒星一阶的强者,在他的坐镇之下,反抗军简直就好似蜉蝣。

    而他,就是那棵难以撼动的大树。

    可是现在,他的声音虽然尖锐,但是从那声音之中传出的恐惧之意,却是谁都能够听的出来的。

    而且,他也在虚空之中挣扎,他同样也挣脱不了。

    “我是罗云阳!”黑甲男子,终于开口了。

    罗云阳,这三个字对于下方大多数的青壮而言,他们并不明白代表着什么,可是对于那黑衣女子而言,却代表着希望。

    在她没有成为反抗军的头领的时候,在她加入反抗军的时候,她就知道有一个传说,一直在反抗军之中流传,那就是罗云阳一定会回来的。

    罗云阳是谁?没有人告诉她,以至于这个名字,慢慢的变成了一个符号。

    “罗云阳,罗云阳!”那恒星一阶的金菟族男子,用一种难以相信的声音道:“你……你不是坠落了吗?你不应该坠落在人族的传承之地吗?”

    “你怎么可能活着,你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回来?”金菟族恒星级强者的声音中,带着惶恐。

    在罗云阳的面前,他觉得自己好似在拜见五行君主,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反抗之力。

    罗云阳看着他,一道道的神念,瞬间将他的记忆撕开,无数的内容,迅速涌入到了罗云阳的心头。

    “我没有死,所以,你们今日都要死!”在那充满了威严和愤怒的声音中,一座座犹如高山一般的五行君主的雕像,在虚空之中破碎成为了碎片。

    而当罗云阳将那个死字说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金菟族人,在刹那间,全部崩碎开来。

    那恒星一阶的强者,是最后死的,他恒星级的修为,让他多支撑了一会。

    “君主是不会放过你的,君主已经恢复了修为,他是不会放过你的!”咆哮声,从那金菟族强者的口中吼了出来。

    只不过,迎接他的,却是他的身躯,在虚空之中无声的破碎开来。

    黑衣女子无声的看着眼前犹如魔神一般的男子,他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事实告诉她,刚刚的一切,都是真的,那让她恐惧不已,觉得犹如大山一般难以逾越的人,已经死了。

    “你就是罗云阳?”黑衣女子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震怖。

    罗云阳看着那在自己面前,呼吸还有些急促的黑衣女子,点了点头道:“我是罗云阳。”

    “你……”女子觉得好像有成千上万的话,要和他说出来,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语塞了。

    “照顾好他们,我走了!”罗云阳的神识,早已经将整个大联邦笼罩,所有发生的一切,更已经清清楚楚的映入了他的脑海中。

    “您要干什么去?”黑衣女子在罗云阳腾空而起的瞬间,下意识的喊道。

    对于黑衣女子而言,罗云阳就好似一盏照亮了她整个心神的明灯,让她从绝望中看到了无尽的希望。

    罗云阳朝着女子看了一眼,而后道:“杀人!”

    这两个字落入女子耳中的时候,罗云阳已经飞出了数千里,虽然女子的目光可以看得很远,但是这一刻,罗云阳在她的眼中,只剩下一个黑点了。

    “哈哈哈,该死的金菟族,他们终于死了,哈哈哈,兄弟,兄弟,你的仇报了!”

    “我们得救了,我们不用再过这种猪狗不如的日子了,呜呜,我们能够活下去了。”

    “呜呜,妈妈,妈妈,您看到了吗,我们的苦日子总算到头了,苦难都过去了,呜呜呜!”

    各种各样的哭声,叫声,咆哮声,一时间在大地上,形成了一片!

    黑衣女子看着那些疯狂的人群,她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喜悦。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她飞身朝着下方的人群冲了下去。

    毕竟,有好多的事情,需要她做,而她,也绝对不能将任务交给她的那个人失望。

    罗云阳飞到半空中的瞬间,就已经将自己的血容晶飞船放了出来,在登上血容晶飞船的瞬间,罗云阳眼眸中的杀意,才算平静了一点。

    五行君主!

    罗云阳轻轻的念诵着这个名字,他在百年的修炼之中,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和自己争夺玄极令的五行君主,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报复不了自己,就要报复自己的家人,在他的家人得到血杀道的庇护之后,他掌控了蓝雨帝国,从而将灾难,降临到了大联邦上。

    一想到那些从金菟族人的记忆中提取出来的画面,罗云阳的双眸就有些发红。

    虽然,他的朋友,他的熟人,都在血杀道的庇护下,已经进入了血灵天的外围,但是想着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罗云阳就觉得自己的胸腹之中,有一股火焰在燃烧。

    杀杀杀!

    一个声音,在罗云阳的心中咆哮。而就在罗云阳心中愤怒的时候,罗云阳脑海之中正在孕育的混洞四元珠,也在疯狂的跳动着。

    血容晶飞船的速度很快,但是就在罗云阳催动血容晶飞船的刹那,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飞船之中响起:“尊敬的主人,您的仆人巴德布为您服务。”

    就在巴德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罗云阳觉得自己好似回到了以前,回到了那个巴德布刚刚划入他麾下的情形。

    “目标,蓝雨帝国帝都!”罗云阳没有多言,直接朝着巴德布命令道。

    而就在罗云阳下达命令的时候,一声声好似通知的响声,在罗云阳的耳边不断地响起。

    “尊敬的主人,您有一封信需要查收!”

    “伟大的主人,您有一封信需要查收!”

    “主人,您有一封信需要查收!”

    ……

    巴德布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到了最有,几乎有数十个巴德布,在一起说话。

    罗云阳在巴德布停下禀报之后,这才道:“一封封的查看内容。”

    在下达这个命令之后,罗云阳的神情,多出了一丝郑重!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