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之下,那被抽打的青年痛苦万状,蜷缩着身体,就像一只被煮熟的大虾一般。

    一条条带血的伤痕,不断的出现在青年的身上,皮开肉绽,甚至随着那鞭子的落下,更有一块块碎肉随着鞭子飘散。

    “大人,大人,他年轻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他这一次吧!”一个面目黧黑的壮年人,磕头如捣蒜似的跪在地上,苦苦的哀求道。

    “啪!”还没等那壮年人把话说完,鞭子就已经重重的抽在他的身上了,那壮年人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道一尺多长的伤痕。

    身穿锦衣,敞开的衣衫露着护心毛的彪汉,紫红色的双眸中,闪动着冷厉的光芒。

    “贱骨头,这里哪有你放屁的道理?别说我抽他几鞭子,就算把他抽死,那也是分分钟的事儿!”

    说完,那彪汉还不解气,一脚踹在了那蜷曲着身体,无声的躺在地上的男子身上,又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响起。

    “你们都是卑贱的奴隶,你们所有的狗东西,都是伟大的五行君主的奴隶,只要老子乐意,我一巴掌就能拍死你们。”

    发了一通脾气,那彪汉好像有点累了,他手指着前方道:“都他妈的给老子看好了,今天,必须给老子前进三十里!”

    “谁再敢掉队磨叽,老子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彪汉说到此处,大脚猛的朝下一用力,那倒在地上的青年,直接崩碎成了一块块肉泥。

    犹如夜枭一般的笑声,在虚空之中此起彼伏,而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在瑟瑟发抖。

    夜晚,无声的祭奠在空地之中举行,没有任何祭祀的物品,有的只是一张张充满了仇恨和绝望的面孔。

    “他……他只是走慢了一步而已......”一个声音,是那样的孱弱无助,那样的……

    没有人回应,没有人吭声,几乎所有的人此时都在沉默之中。

    呜咽,在长空之中回荡,就好像在代替所有的人在哭泣。

    “抵抗军……抵抗军怎么样?”终于,有人在这个时候,壮着胆子说道。

    依旧没有人回答,只不过在说道抵抗军的时候,就像溺水者好不容易抓到一根稻草,所有人的眼眸,都亮了。

    抵抗军,承载着所有人的希望!

    “抵抗军……抵抗军被击破了,就是……就是不知道大将军能不能逃的出去。”说话的是一个面目憨厚的年轻人,他只有一条手臂,但是双眸中,充满了坚毅之色。

    众人的目光,迅速落在那年轻人的身上,他们的眼眸中有不甘,有质疑,有愤怒……

    “你撒谎!”有人血脉喷张的嚷嚷,这一刻,丝毫不顾及是不是有人能够听得到。

    “我没必要骗你们,因为我就是昨日被他们擒拿过来的,那些金菟族的杂碎!”那年轻人恨恨不已的道。

    “大将军能逃得了吗?”有人担忧的问道。

    “应该没问题,大将军的修为高超,一般的金菟族杂碎,根本就抓不住他,听说他老人家,最擅长的就是速度。”

    立刻有不少人点头,好像只要他们一点头,那被他们寄托了希望的大将军,就能够逃出生天。

    只有那说话的年轻人,心里闪过一丝担忧,就在他被擒拿的时候,他崇敬的大将军,已经受伤了。

    而且他伤势很重,围攻大将军的人,每一个的修为,好像都不在大将军之下。

    “你……你是反抗军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金菟族的人,如此欺压我们?”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但是通体精瘦的少年,有些不甘的问道。

    那憨厚的青年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嗫嚅道:“我也说不太清楚,好似是因为一个大人物的降罪!”

    说到此处,他朝着那巨大的,犹如山岳一般的雕像一指道:“就是那个大人物。”

    用一座山雕刻而成的雕像,在场的人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他们很多人,从出生开始,就看到了这雕像,他们更知道,在这片大地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和他们一样,没日没夜的,拉着这雕像在前进。

    雕像上是谁,他们不知道,雕像从哪里来,他们更不知道,他们只知道,这雕像,就是让他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源泉。

    “大将军说,金菟族能够欺辱我们的根源,是我们不够强!”

    憨厚男子最终的话,引起了不少人的思考。

    而憨厚的男子,则不再说话,虽然他对自己的大将军一直深信不疑,但是此刻,他真的有点绝望了,反抗军的队伍越来越少,而敌人……

    “黑纱贼,你逃不掉了,还不快点束手就擒!我们总督大人说了,只要你跪下臣服,就饶你不死!”夜空中,一个冷厉的声音突然响起。

    听到黑纱贼三个字,那憨厚的男子,眼眸中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他顾不得此时自己所处的危险,猛的站了起来。

    而更多的人,则随着他的目光,朝着那说话的方向看了过去。

    就见夜空之中,数十道光影从远处直飞而来,而在那些光影的照射下,一条身穿黑衣的身影,在拼命的朝着前方奔走。

    黑衣身影的速度很快,但是从他飞动之中,好似身躯每每颤抖的情况中,明显可以看出这身影,已经负伤了。

    而且此人的伤势好像还很重。

    “是大将军!”那憨厚的男子想要腾空而起,可是还没有等他运转修为,一股巨大的疼痛感,就已经充斥在了他的心头,让他整个人,差点跌倒在地上。

    他的丹田,他的源核都已经被毁了,虽然还有那么一把力气,但是想要御空飞行,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我与尔等,誓不两立,就算今日死于此地,终有一日,我大联邦也会将你们这些恶贼,统统赶走!”低沉之中,带着坚定的话语,在虚空之中回荡。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不少青壮都露出了愕然之色。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让众人敬佩不已的大将军,竟然是一个女子!

    “黑纱贼,你说得好,你自己信吗?别说你们这小小的穷乡僻壤,就算是一方帝国,在我们我们金菟族的战力之下,也要化成尘土。”

    “更不要说,我们履行的,是伟大的五行君主的命令!”那带头的男子,脚下踩着一个正随风飞行的圆盘,他的速度最快,而他的话语,更是充满了巨大的自信。

    带头男子四周的下属,很快将黑衣女子团团围在了中间,他们每一个人的脚下,都有一个圆盘,而此时那一个个圆盘更是在虚空之中,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

    这圆圈,就是金菟族最著名的战器之一,名为天罗圈!

    在金菟族的传说中,一旦被这个圈子圈住,那就没有人能够逃的出去。

    “五行君主,哼哼,五行君主又如何,等……等他从那宝地走出来,五行君主也要付出代价!”被称为大将军的女子,丝毫不惧这威胁,声音仍然淡定。

    而那以一种天罗地网模样而来的男子,冷哼一声,仰天长笑道:“走出来?哈哈,你可真是个井底之蛙,你知不知道,进入那个传说中的地方,呆的最长的人呆了多长时间?我告诉你,在那里呆得最长的人,呆了一年时间。”

    “可是那个人呢,一百年,你知道吗?是一百年!”男子说到此次,嘲弄道:“听说,那里的时间流速和咱们这里不一样。”

    “是一比一点八,也就是说,那个地方,已经过去了一百八十年,你可以想想,他还怎么可能出得来!”

    女子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暗淡,这个追击他的人所说的情况,她不是不知道,她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一来是不想承认那个人已经死了;二来,也是不愿意断绝,那个支撑着她的希望。

    但是现在,她已经山穷水尽,她已经无路可走,而那个在她的心中,最后的希望,好像也要崩溃了……

    一个个念头,在女子的心头闪过,她看着下方,那些犹如奴隶一般被奴役的人群,一股黯然,升上了心头。

    “杀!”女子发出了一声惊天怒吼,随着这吼声,她手中的长刀,在虚空之中,化成了一道长长的匹练。

    这一刀,长有十丈,这一刀,更带着无穷的怒意,甚至刀光之中,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血芒。

    在挥出这一刀的时候,女子就知道,这是她这一辈子,所挥出的最强的一刀。

    可是,这一刀,也带走了她身体之中所有的力量。

    “不自量力!”一声冷哼之中,那追逐他的男子脚下的圆盘被催动,本来只是细细的圆圈,在虚空之中,化成了一堵墙,一堵足足有百丈高的光墙。

    而在光墙下,女子的刀光,显得是那样的渺小。

    女子没有挥刀,她已经没有了力量,所以她用自己手中的刀,朝着自己的脖颈重重的挥去。

    下方观战的众人,一双双眼眸中闪过了震惊,黯然,不甘,痛苦……

    而更多的人,惊魂未定之下,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眸。

    可是,在这一刻,一根手指,落在了那长刀上,随着那手指的落下,更有人道:“请问,这里是不是大联邦?”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