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比斗!”说话的是文景轩,虽然此时,他已经服用了不少的宝药,但是说话的时候,依旧有一些中气不足。

    毕竟,刚刚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而已经重新生出了手脚,但是整个人被装在了一个水晶玻璃营养柜之中的铁无敌,则带着一丝可惜的道:“如果给罗云阳一百年时间,说不定他能够研究到大混洞之道的高层,那样的话,就有一些胜算。”

    “也很有可能,他直接被自己研究的大混洞之道给炸死!”说话的是路博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当然,这笑容,也就是一种玩笑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没有了期待,所以在看这场比试,血杀道的血子大多显得有点轻松。

    虽然心中的不甘,心中的欺辱依旧没有散去,但是没有了对结果的期待,自然就平和多了。

    “你出手吧!”克林齐看着罗云阳,淡淡的道:“如果感觉不行,就要求停手!”

    克林齐这一刻,保持了很好的风度。只不过,这是一种稳操胜券的俯视感。

    罗云阳对于克林齐的自以为是很反感,毕竟,克林齐的态度,带着一种无视在里面。

    “谢谢,同样的待遇送给你,你若是觉得不行,同样可以要求停手!”罗云阳心里恼火,表面上却是风度翩翩。

    克林齐愣了一下,随即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年轻人到底有些稚嫩,你这么说大话嘴上是痛快了,但是这场合能不能获胜能靠你耍嘴皮子吗!

    心里顿觉好笑,这个节骨眼儿上,还能跟自己说大话,倒也是心智够强大。但是,就在他的目光注意到罗云阳身上的刹那,他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威胁。

    一种本能的威胁!

    这种威胁,让克林齐突然警觉,他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少年,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好对付。

    也就在他说话的瞬间,罗云阳的手中,再次多出了一柄长刀,这是一柄血色的、犹如弯月一般的刀。

    是血杀道的血子,基本上对这种兵器都不陌生,血灵天五个星币,就能够买到的定制弯刀圆月。

    “既然你不到黄河不死心,那我就只能让你心服口服!”克林齐说话间,手中多出了一柄金色的长剑,长剑长有七尺,无数的花纹,让人感觉,这更像是一杆长枪。

    “金阳剑,使用大日无敌道的至宝,分为千重浪,一片海,自成界……”

    纯阳主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克林齐没有让他失望。

    就在刚刚克林齐登场的时候,他害怕克林齐太过骄傲,以至于连一点颜面都不给血杀道留。

    他们是要参悟天书,但是却也不能让自己的弟子和血杀道的弟子结下死仇,更何况现在,他们已经胜了。

    虽然还有最后一场,但是在纯阳主宰看来,他们胜局已定。

    刚才,他叮嘱克林齐在比试之中,一定要客气一点,却没想到,这孩子竟然使用了金阳剑。

    这也太......太给人家面子了!

    他朝着血空主宰看了过去,就见血空主宰的脸上,同样带着一丝笑容,很显然,对于金阳剑,血空主宰是知道的,也更知道,使用了金阳剑的意义。

    “克林齐师兄他也这也过了吧!”洛川口中带着一丝不爽:“虽然老大说要给人家面子,但是他这样,岂不是将咱们的威风全都给丢尽了!”

    左树有点看不起这洛川,凡事还没有定局,就算你心里猜测的差不多,也没必要言辞凿凿的妄下结论,像这种口无遮拦的家伙,根本就不懂得言多必失的道理。

    心里虽然看不起,嘴上却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事情哪有你想的这么简单!”

    “老大可能遇到了对手。”

    “哈哈哈,左树,你没和我开玩笑吧?他也配是老大的对手?怎么可能!那小子的底细,我已经让人问过了,也就是一个刚刚进入血灵天的小子。”

    洛川不屑一顾道:“别说是他了,就算那杨殇没有任何的问题,也断断不是老大的对手!”

    对于洛川的大放阙词,在左树看来,这家伙已经无可救药了!因此,只是淡淡的瞅他一眼,再也不想争辩什么。这对战还没开始,你凭什么就敢如此断言呢?更何况,罗云阳既然敢来,那肯定还是有点本事的。

    把人家都当傻瓜,那一定是自己傻到了家。愚蠢的人,大多嘴巴比大脑反应快。因此,不管洛川说什么,左树都像根本就没听到他在说话一般。

    洛川看左树面无表情,知道左树看不上他,心里虽然暗恨这家伙的高冷,却也不敢和左树有什么冲突。

    “接我一剑!”克林齐挥剑,巨大的金阳剑在克林齐的挥动之下,散发出了上千道金光,这些金色的光芒犹如无数的水,在挥动的刹那,就朝着罗云阳笼罩了过去!

    大日无敌道催动金阳剑的秘法,千重浪。

    千重浪铺天盖地,千重浪一重高过一重,基本上和克林齐比试的人都知道他的千重浪一出,基本上就可以将大部分的对手击败。

    而处在他的千重浪下,人想要挣扎出去,都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整个血灵天,也许杨殇可以破了千重浪,铁无敌也许可以,而文景轩想要从千重浪之中出去,恐怕很难。

    罗云阳的身躯,瞬间被千重浪所包裹,可也就在千重浪要将罗云阳吞没的时候,罗云阳手中血色的刀,陡然挥动!

    刀光一如匹练,径直朝着滚滚的千重金色的光芒冲了过去。

    “不自量力,如果他这一刀能够将千重浪破去,那才叫……”洛川看着罗云阳挥刀,嘴中全都是不屑。

    他一直都看罗云阳不顺眼,此时看到罗云阳这般笨拙的挥刀,说话越发的尖酸刻薄了。

    但是,还不等他把话说完,那些铺天盖地的金光之中,出现了一片黑色的光影,光影旋转,无数的金光在刹那间,都落入了旋转的黑色光影之中。

    “当当当!”

    金铁交鸣的声音之中,犹如爆豆一般的在虚空之中响起,伴随着这一阵的碰撞,黑色的光影和金光,终于再次分开。

    不,应该说,金色的光芒,终于从黑色光影的包围之中冲了出来。

    罗云阳和克林齐两个人,再次出现在了台上,克林齐手中的金阳剑,光芒依然耀眼,可是在克林齐持剑的手中,却出现了一滴滴紫色的血液。

    克林齐受伤了!

    几乎在看到这一滴滴血液的刹那,所有的人脸上都露出了恐惧之色,他们怎么没有想到,强大如克林齐,竟然在这一次的交手中,受了伤。

    不但他们想不到,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

    血空主宰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喜色,他能感应到罗云阳和克林齐之间修为的差距,更不用说,他也自认为,自己知道罗云阳的底细。

    大混洞之道,罗云阳是参悟出了一点门道,更依据大混洞之道,创出了一些秘法。

    这种秘法,出其不意伤了克林齐,对于血空主宰这等的顶尖存在而言,并没有什么可意外的。

    “怎么可能?克林齐怎么可能受伤!”洛川看着克林齐手中不断滴下的血,一时间惊恐万状。

    在洛川的眼中,克林齐就好似神一般的存在,精通大日无敌道的克林齐,是绝对不可被战胜的。

    可是这一次,克林齐竟然受伤了,而且还伤在了最不应该让他受伤的人手中!

    就连一向镇定自如的左树,在这一刻,也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大混洞之道!”在仔细的朝着罗云阳看了一眼之后,左树的声音中,充满了肯定。

    坐在血空主宰身边的纯阳主宰,也淡淡的道:“大混洞之道,你们还真舍得!”

    血空主宰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他知道纯阳主宰那个舍得是什么意思,实际上,他是真的不愿意让罗云阳修炼大混洞之道,可是这是罗云阳的选择。

    “大混洞之道,真的没有想到,在血杀道内,竟然还有人修炼大混洞之道!”

    克林齐任由自己手上的血不断地淌下,他的双眸,紧紧的盯着罗云阳,就好似盯着一个让自己兴奋的猎物。

    “一直以来,我都为不能见识大混洞之道而可惜,今日能够见到,可以说是我这次来到血杀道,最大的幸运。”

    克林齐说到此处,又摇了摇头道:“可惜啊,你的大混洞之道,还差了点,能够破了我的千重浪,已经是你刚才所使用招式的极限!”

    “可惜啊!”

    “没什么可惜的,你的金阳剑没有完全施展出来,可是,你怎么知道,刚才那一刀,就是我的极限呢?”

    罗云阳看着克林齐,手中犹如圆月一般的弯刀轻轻的震鸣:“你的千重浪不错,现在你也接我一刀!”

    “此招,破山河!”

    随着罗云阳的话音落下,他的身形闪动,手中的长刀挥动,黑色的光芒,一往无前。

    破山河三个字在罗云阳口中发出的瞬间,所有观战的血杀道血子,都感到了一丝振奋。

    罗云阳没有败,罗云阳的大混洞之道,更不只是刚刚入门的一招,除了刚刚的招式,他还有其他的招式。

    也许,罗云阳能够保住的,不止是血杀道的脸面,他甚至还可以战平,甚至是战胜克林齐!

    一双双兴奋的眼眸,紧紧的盯着罗云阳,虽然此时,罗云阳的招式,看似无比的普通,但是大混洞之道的变化,他们都不知道,所以,他们只能紧张的看着一切的发生。

    克林齐不语,可是就在罗云阳上前的刹那,他手中的金阳剑闪动,化成了一片金色的世界!

    金阳剑,自成界!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