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场,文景轩战云天北!”低沉的声音,再次在血战台上响起。

    和路博文战斗之前的那种喧哗相比,此时的空气变得无比的静寂,那已经重归座位的洛川嘴角挑动,骨子里的那份刻毒让他故态萌发,刚刚准备说几句风凉话,却被克林齐无声的看了一眼。

    对于克林齐,洛川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因此,见克林齐一言不发的瞅了他一眼,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给咽回去了。

    一身血衣的文景轩,看起来文静随和,而那一身金色衣衫的云天北,则是卓尔不群,极为洒脱。

    两个人站在高台上,一时间给人一种风景如画的感觉。

    两个人都没有怎么说话,但是两个人在落地的刹那,他们的目光,就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

    没有人动手,也没有人将自己的兵器取出来,但是两个人就这样站着,其中的风险,却也让人感到恐惧。

    血空主宰和纯阳主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虽然这等级别的比斗,对他们这样的存在来说,就好像小孩过家家,可是两个人的气机的锁定,也让两个主宰级别的人物,充满了期待。

    罗云阳同样揣着期待!

    他知道,无论是文景轩还是那云天北,等他们出手的时候,绝对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而这一击,就要分出胜负。

    对于恒星级的英才而言,他们基本上很少硬拼力量和对本源法则的掌控力。

    这种拼斗,虽然看上去石破天惊,惊心动魄,但是实际上,同级别的人这样比,除了看上去好看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他们比的,是对自己参悟之道的运用,而这种运用,让很多比斗,都变成了惊天一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无论是观战者,还是两个比斗者,没有一个人的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甚至,没有一个人,表现出任何的着急。

    “咳咳咳!”路博文的咳嗽声响起,很小,但是路博文却迅速把自己的嘴巴捂住了。

    以路博文的伤势,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找一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可是他不,他硬拼着也要坐在观战的位置。

    时光在这静止之中慢慢的过去,从罗云阳的位置,他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文景轩的眉头,开始沁出来一滴滴的汗珠。

    可是,文景轩一动不动。

    而那云天北的身上虽然没有一丝汗,但是他的神色,却明显开始急躁了。

    “杀!”一声爆喝,从云天北的口中吐出,在这爆喝之中,云天北的手,在虚空之中点动,无数的火点,出现在了虚空之中,犹如漫天星辰般的朝着文景轩卷了过去。

    每一个火点,都很小,但是它们汇聚在一起,却一如漫天的星辰。

    罗云阳对于这些火点不敢小看,因为每一个小小的火点,都隐含着磅礴的力量。

    而这些火点更是在那云天北的控制之下,犹如一道道星辰,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转动。

    它们铺天盖地,它们所到之处,让人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文景轩没有动,他整个人,就好像已经呆在了那里,丝毫没有感应到那些火星的到来。

    血灵天那些观战的血子之中,仿佛人人都身处战场,人人都在浴血奋战,眼睁睁的看着文景轩一动不动,有人在这一刻,发出了一声惊呼,一声充满了恐惧的惊呼。

    这惊呼,丝毫没有影响到文景轩,同样没有影响到那云天北,犹如星图一般的火点,在虚空之中,依旧快速的卷过。

    天地,在这一刻,陷入了静止。

    可是,就在第一点火星要落在文景轩衣衫上的刹那,文景轩突然动了!

    他的动作并不是太快,可是他手中的剑,却直直的朝着一点星辰点了过去。

    “好!”第一个喊出好字的,并不是血杀道的人,而是来自烈阳道的克林齐。

    一身金衣犹如骄阳的克林齐,话语中并没有任何的挑衅,更没有任何的讥讽,他有的只是赞许。

    文景轩的长剑,刺在了一点火星上,这火星并不是太大,但是和文景轩的长剑交汇的瞬间,却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

    火星在长剑的攻击之下,生出了一点点的裂纹,而随着这一点点裂纹的出现,那本来犹如星辰一般,要落在文景轩身上的火星,好像一下子停滞在了半空中。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明白了,文景轩不出剑是不出剑,但是现在,一剑出,直至本心。

    他这一剑,已经攻到了云天北满天火星的要害之地,只要破了那一颗星辰,这一场,就胜了!

    一时间,无数的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

    罗云阳同样攥起了手掌,他不知道这一次的结果,他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可是此刻,他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他热切的期待着这一场即将到来的胜利。

    云天北的衣袖不断的挥动,那一点被攻击的火星,在虚空之中不断的破裂。

    可是,虽然破裂声不断,但是那火星并没有碎!

    文景轩的神色,慢慢的开始变白,随着文景轩神色的变化,那一点点的火光,再次开始下落。

    下落,下落,一点点的下落!

    胜负生死一刻间!

    没有人吭声,没有人打扰,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两个人的比试,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一滴火星,落在了文景轩的身上,刹那间滚滚的火焰,就已经包裹了文景轩的身躯!

    也就在这一刻,那云天北挥动衣袖,本来已经包裹了文景轩的金色火焰,瞬间在文景轩的衣衫的身上熄灭。

    文景轩虽然持剑,但是此时,他的手却在颤抖!

    “我败了!”最终,文景轩收剑,他看着四周一点点火点,话语中充满了无尽的惆怅之意。

    “如果只是咱们两个人的比斗,这一场,我绝对要承认你赢,因为你已经找到了我的破绽,可以说这一战,你处处都处在先机之上!”云天北看着文景轩,沉声的道:“你的战斗意识很强,可是你的修炼之道,差我不少。”

    “这也就造成了你的力量,一时间难以攻破我的核心火点!”

    “你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文景轩苦涩一笑,转身朝着血空主宰拱了一下拳,而后朝着路博文的位置走了过去。

    两战两败!

    如果是以往,如果两战两败的话,血杀道的精英们士气恐怕会饱受打击,可是现在,虽然两次战败,但是血杀道弟子的士气,却是空前的高涨。

    就连血空主宰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他已经做好了战败的准备,但是这一次出战的弟子,却没有让他失望,血杀道的天书之中,在本源法则上虽然有着巨大的缺陷,可是只要有这种不败的心,他血空主宰,还是有办法来弥补的!

    “血杀道后继有人了!”纯阳主宰看着血空主宰,淡淡的笑道:“这两个,都是好苗子。”

    血空主宰点了点头,傲气的答道:“还行!”

    在无声的静寂之中,作为第三场的铁无敌走了出来,手持巨刀的他,每一步走出,都有一种无敌的威势从他的身上四散而出。这种威势,一步步,不断的增高。

    他的对手,同样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赤红色的衣衫,赤红色的脸膛,赤红色的巨斧!

    赤天涯!在烈阳道中,他精修的是爆火狂风组成的狂暴之道,一直以来,在大部分的决战之中,他都是紧紧的把握着战斗的脉搏。

    可是这一次,赤天涯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握,他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有一种本能的恐惧感。

    这种恐惧感,让他心里觉得非常的不好,就在他准备发起攻击的时候,那铁无敌已经挥刀而上。

    两个人,刀和斧,在虚空之中疯狂的碰撞!

    滚滚的烈火,磅礴的铁血之力,将整个血战台,燃成了一片的血红。也就是一个刹那,让人难以分清楚,究竟什么是铁,什么是血,什么是人……

    战斗,战斗,让人的血在燃烧的战斗。

    几乎所有的观战者,都忍不住站了起来,这一战的到来,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无比的意外。

    可是,在意外的同时,他们同样感到无比的欣喜,他们感到无比的期待,他们期待着这场战斗的胜负,他们期待着那最终碰撞的结果。

    “轰!”

    犹如混沌开辟的声音,在血战台上响起,伴随着这声音,本来占据了血战台的血光和红光快速的分散!

    映入众人眼中的,是一幕让所有血杀道的弟子永远都难以忘怀的场景:只剩下一条手臂的铁无敌,手持着长刀,架在赤天涯的脖颈上,虽然赤天涯的身上,并没有太重的伤势,但是他的脖颈处,却有一柄随时都能要了他性命的刀!

    手臂被斩断了一条,胸膛上错综的伤痕足足有上百道,而双腿更是被斩断了一条的铁无敌,刀架在了赤天涯的脖颈上。

    只需轻轻的一下,赤天涯就是死路一条!

    “我败了!”看着犹如魔神一般的铁无敌,最终,赤天涯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干涩。

    不过他看着那犹如千疮百孔一般的铁无敌,脸上全都是敬意。虽然按照血杀道的积累,这些伤势,很快就能够恢复,但是,铁无敌能拼着忍受自己这么多的攻击,也要对他赤天涯一击致命,就足以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胜了,第一场!

    没有人吭声,没有人欢呼,只是,不少人的眼中都闪动着一丝晶莹!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