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道的弟子,还能够参悟血杀道的天书第五卷?罗云阳听到那金色袍服老者这么一说,心里登时就多了一个疑问。

    而此时,巴德布并不在他的身边,所以也没有人给罗云阳解答为什么。

    不过就在罗云阳疑惑不解之时,那血空主宰已经冷冷的笑道:“纯阳兄,你确定要赌吗?”

    “这是自然!”那金衣老者掷地有声的说道。

    也就在此时,罗云阳的耳中传来了一个声音:“云阳,天书九卷虽然各道一卷,但是各道祖师却立下了规矩。”

    “各道的年轻弟子,特别是在恒星境的时候,可以参阅其他各道手中的天书。”

    “只不过这种参阅,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参阅者必须是出类拔萃,万中无一,力压群雄的天才人物!”

    说话的,是那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罗云阳通过须弥界看过前十五名的资料,知道这个人乃是排在第十位的血子勿卡!

    “而各道慢慢的形成了规矩,那就是当各道感觉自己培养的年轻一代,已经可以呈现出压倒性优势的时候,就可以向其他八道提出参阅天书的要求。”

    勿卡说到此处,顿了一下道:“一般提出这个要求者,要出五名英才弟子,和被提出要求派出的五名弟子进行比试。”

    罗云阳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看来,烈阳道这次,对观看天书是很有信心。

    “五局三胜吗?”罗云阳看着勿卡,轻声的问道。

    “不是,是五局四胜!”勿卡沉声的道:“如果挑战者五局胜三局,则是输!”

    “而输的代价,则是挑战者所拥有的天书,要让被挑战出战的弟子,参悟一个月!”

    五战四胜,方为获胜,这种挑战,还真是够难的,而且其中的代价也很大。

    胜者本来是要看对方手中所掌控的天书,可是一旦失败,自己手中的天书,就要被对方参悟一个月。

    “以往这种挑战多吗?”罗云阳看着勿卡,低声的问道。

    勿卡这个时候,脸色有点干涩,最终道:“以前万年也很少出现一次,只不过现在,我们遇到的颇多。”

    遇到的颇多,从这五个字上,罗云阳就觉得有些异样。

    他看着勿卡的神色,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被挑战的越多,说明血杀道新一代的势力越弱。

    其他各道从这挑战之中看到的成功,也就越多。

    就在此时,罗云阳看到了血空主宰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明显的怒意:“好,那我现在就确定参加比试的人选。”

    “杨殇,云东阳,铁无敌,文景轩,路博文!”

    被血空主宰点到名字的人,一个个缓缓站起,朝着血空主宰抱拳行礼。

    听着这五个名字之中没有自己,罗云阳的心里涌起一丝小小的失望。

    他心里对烈阳道的这个叫洛川的家伙很不爽,很想在战斗中跟这家伙碰一碰。

    在和大师兄的交手之中,罗云阳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所以这种信心他还是有的。

    可是……血空长老,并没有选自己!

    心里虽然有些遗憾,但是罗云阳也不能说血空长老的选择就错了。

    毕竟自己在大比之中,还没有显露出自己真实的成绩!

    “呵呵,你叫罗云阳是吧,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呢,没想到,连前五都排不上啊,嘿嘿,真是丢人现眼!”洛川带着一丝明显的挑衅,不屑一顾的斜睨一眼罗云阳。

    罗云阳扫了一眼洛川,脑子快速的运转了起来,也就是刹那功夫,罗云阳就笑着道:“看你的模样,在烈阳道的精英中,排名应该是第五。”

    “哼!”洛川傲然一笑,却是没有说话。

    罗云阳大大咧咧的笑着道:“就是不知道你贵庚几何?”

    洛川看着笑嘻嘻的罗云阳,随即带着一丝傲然的道:“年纪确实不小了,哎,虚度了一百春秋啊!”

    在整个银河系的天才人物之中,能够以百岁的年龄达到洛川的地步,已经很了不得。

    且不说他的修为境界,修为境界有些存在出生的时候就可能达到行星级,但是在本源法则上的领悟,却是难以跨越的。

    以一百岁的年龄,就有了现而今的成就,对于洛川来说,确实很了不起,而且,一直以来,这也是洛川引以为傲的。

    “什么?一百岁了?哎哟哟,不得了啊,我老家有个说法,就是十年鼋鱼百年鳖,你这一百岁就能算得上是只鳖了,看你体格这般强健,真是让我三十浪荡岁的小伙子汗颜哪!”

    罗云阳一本正经的说完,那洛川被气的脸红脖子粗。再看看罗云阳一脸无辜的模样,真有一种想把这小子给狂揍一顿的想法。

    不管在什么地方,他洛川都是众人眼中的少年英才,没想到,到了这家伙嘴里,倒变成一只体格健壮的鳖了!这不是变着法儿的骂人嘛!

    只是,罗云阳似乎也有他骄傲的资格,毕竟这小子才三十几岁啊。

    “垃圾堆里的垃圾,哪有什么老嫩,我要是在你们血杀道,五十年前,就应该是恒星境的最强者了!”

    一怒之下,洛川也顾不得什么,直接甩了这么一句。

    这一句,顿时让血空主宰之下,所有的血杀道强者一个个怒目朝着那洛川看了过去。

    众目睽睽之下,这洛川瞬间就意识到,冲动是魔鬼,自己这句口无遮拦的话,肯定是犯了众怒。无奈此时,让他低头道歉,那绝对不可能。毕竟,这关系到的是烈阳道的脸面。

    血空主宰冷冷的看着洛川,如果不是他身旁还站着烈阳道那位纯阳主宰,说不定他一巴掌,就送这个叫洛川的家伙登上极乐之地了!

    “纯阳兄,这小辈的意思,也是你的意思了?”血空主宰看着纯阳主宰,声音中带着一丝阴冷。

    金色袍服之中的纯阳主宰,淡淡的朝着洛川看了一眼,而后笑着道:“小辈有点骄狂,血空兄不要在意。”

    “只不过,他说的,好像也没什么错误,你们血杀道的年轻一代,血空兄你还不知道吗?”

    “轰!”一股磅礴的气息,从血杀主宰的身上直冲而起,在这股气息下,四周虚空出现了一道道犹如本源法则一般的道链。

    在这些道链下,就算是罗云阳,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有一些困难。

    星河级的主宰,实在是太恐怖了。

    处在英才殿下血杀道一众血子,一些修为差点的,险些被这股力量压的倒在地上。

    只不过,那烈阳道五个强者,一个个都默默的支撑着,而眼眸中,更多的是不屈之意。

    特别是站在第一位的年轻男子,头顶上更是显现出了一轮赤红色的大日,将自己四周一丈方圆,护卫的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受血空主宰威压的影响。

    这个表现,非常的强!

    就算是血杀道最强的杨殇,此时比他,好似也有一丝不如!

    血空主宰感受到了英才殿下那些血子的反应,虽然他心中怒意未消,却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让自己坐下的弟子,一个个更加的丢人。

    所以,他很快就收了自己的气势。

    那纯阳主宰哈哈一笑道;“血空兄,你们今日是英才会,我们来打扰,实在是不对。”

    “既然道兄你已经将人手定下了,那么明日,我们就在这血灵天的血极台上,一决高下如何?”

    虽然纯阳主宰的态度彬彬有礼,甚至还说是来打扰了,但是从他的脸上看,哪里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模样?

    血空主宰哼了一声道:“明日自当奉陪!”

    纯阳主宰在血灵天执事的引领下,带着洛川等五人朝着血极区的贵宾楼走去,那洛川在经过罗云阳身边的时候,冷冷的哼了一声道:“希望明日你能够来观战!”

    罗云阳很不爽这洛川,可是此刻,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只能任由这骄狂的厮离去。

    等纯阳主宰他们离开之后,血空主宰狠狠的朝着罗云阳瞪了一眼,这让罗云阳的心中很是有点疑惑。

    暗道,这老头是不是吃错药了,我什么也没有做,他这么瞪我干什么?

    “明日,关系到我血杀道的名声,你们五个人,最少要给我胜两场!”血空主宰的声音低沉,但是在这低沉之中,却带着一丝咆哮的味道:“如果你们连两场都胜不了,那就休要怪我将你们丢入血煞炼狱!”

    “我等一定能够胜两场!”杨殇第一个抱拳,言辞凿凿的保证道。

    看着犹如生铁一般的杨殇,血空主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他朝着下方那些明白了什么事情的血子们看了一眼,而后沉声的道:“杨殇等五个参加比试的人留下,至于其他人都给我回去。”

    “大比,等这次比试之后再进行!”

    “我等遵命!”罗云阳等人,一个个朝着血空主宰抱拳离去,他们此时,一个个的胸中,同样燃着熊熊烈火。

    毕竟,被人家打到家门口不说,还被人点着鼻子说成垃圾,这等侮辱,谁人不怒!

    “云阳老弟,你这次也不要灰心,毕竟你才刚刚进入血灵天十年,说不定等下一次出现这种挑战的时候,就该云阳老弟你应战了!”

    勿卡和罗云阳一起离去,轻声安慰道。

    罗云阳看着一脸郑重的勿卡,笑道:“就算现在,我也能一巴掌将那洛川拍在地上。”

    勿卡看着罗云阳,哈哈一笑道:“我也想一巴掌将那厮拍在地上。”

    尽管勿卡觉得罗云阳勇气可嘉,但是心里并不相信罗云阳有这样的能力。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