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主宰!”巍峨的宝殿中,血空主宰稳稳的端坐在上面,此时在他的下方,足足有上百星系级的武者,恭敬的行礼。

    对于这些拜见的下属,血空主宰淡淡的挥手道:“无需多礼,这一次的大比,尔等可有章程?”

    两个站在最前方的星系巅峰强者,飞快的对视一眼,眼里都露出了疑惑之色。三十年一次的大比,对于年轻一代而言,自然是一场关系到他们前途的大事。

    但是对于血空主宰,对于他们在场的人而言,这也就是一件最普通的事情而已。

    毕竟,这已举行了不知道多少届的比试,根本就不用怎么费心,一切照旧就是。

    可是,如果一切照旧,那血空主宰就不应该一本正经的问这个问题。之所以有这样的举动,那就说明血空主宰在这件事情上,有着自己的打算。

    没有任何的犹豫,两个人同时道:“吾等听从主宰训示!”

    血空主宰一挥手道:“往年的规矩虽然不错,但是总归有一些美中不足之处。”

    “这样吧,血极区,第一区,第二区所有人都参加第三区的大比,最后按照名次,确定各自的地位。”

    血空主宰的话,让在场的人神色都变了一下,不少人隐隐约约,已经猜出了血空主宰的目的。

    实际上要不是因为某个人,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毕竟各区武者之间的实力,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就算能够晋级的,也只能是一区之首,一般的人,连晋级的希望都没有。

    看来,血空主宰是想要将某个人一下子打入第三区!

    两个排在第一位的巅峰星系级强者,瞬间对于血空主宰的目的就了然于胸。

    这种小事情,他们自然不会忤逆一个主宰,更何况就算他们想要忤逆,也忤逆不了。

    “主宰英明,这样一来,就不会让英雄无用武之地,更能够激发各区年轻一代血子的拼搏之心,我赞成!”

    “我也赞成,优胜劣汰,原本就是我血杀道的宗旨,这样一来,更能够显示我们弟子培养公平,更能够让一些优秀的弟子露出头角!”

    对于下属的一呼百应和一片赞同声,血空主宰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点头道:“既然你们都不反对,那么这件事情,就按照我刚刚说的办吧。”

    随着众位星系级强者的离去,血空主宰将目光放在了一份资料上,资料是关于罗云阳的,就见上面上百项的记录中,大部分都是零。

    “没有进入过血战台,没有闯过问心宫,嘿嘿,十年时间,也没有接过任何任务。”

    “听课,修炼!过的还真是安逸!”

    “看来,要想将你这无敌的梦想敲醒,还需用重锤,当你从高高在上的血极区落到最低的三区,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如此的悠闲淡定,能不能如此的自我放纵!”

    自语之中,血空主宰目视着虚空,又自语道:“十年时间给你挥霍,应该是够了!”

    对于血灵天而言,血空主宰的命令,那就是天,几乎第一世间,血空主宰的命令,就传遍了四方。

    “什么?血极区、第一区、第二区的天骄竟然要加入到我们第三区的大比之中?”

    “这还真是够让人无语的,难道上面真的要让那些家伙过咱们这里来虐菜!”

    “听起来挺好,让我们有直通血极区的路,可是那些大佬难道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一条绝路。”

    “不对,是一条天路!”

    各种议论,在第三区响起,甚至有人觉得这是上面的大佬,故意恶心自己等人。

    不过也有一些聪明之辈,在仔细研读了比试的规定之后,就明白了过来,这一次调整比试的目的,不是要给他们一条通天之路,而是要将人,从天上砸到地下。

    “还记得那个罗云阳吗?”

    “怎么不记得,就是那个在血杀斗场之中,将全部的恒基之源吞掉的家伙,哦,对了,他又去修炼了大混洞之道,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你没有看血灵榜上的记录,那家伙在血灵榜的位置,是一直在下降。”

    “他开始的时候,可是一致被看好,位列血灵榜第九十五位,现在都掉到七百多位了。”

    “看来他惹怒血空主宰的传言是真的,哈哈,这一次说不定有好戏看了!”

    各种各样的议论,在血灵天的虚拟世界须弥界中传播,甚至血灵天中,还有一个专门讨论这种事情的论坛。

    对于第三区的血子们来说,这就是一个供他们议论的话题,但是对于第二区,特别是第一区的一些强者而言,这个改变,却让不少人感受到了机会。

    ……

    一片荒野中,两支队伍正在进行着疯狂的杀戮,一个本来在进行着浴血拼杀的高大男子,突然将自己就要斩杀的对手扔下,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

    手腕上,是一个银色的镯子。

    “哈哈哈,竟然可以直通血极区,这些年我金火本源法则大进,更是创出了属于自己的铁血之道战法,本以为还要在第一区憋屈三十年,没有想到啊!”

    四周那些和他拼杀的敌人,在这一刻,都觉得自己的对手是不是疯了。

    不过作为对手,作为敌人,他们可不管自己的敌人是不是疯了,他们要做的,就是将那敌人给斩杀掉。

    “杀杀杀!”

    几声爆喝从四面八方响起,随着这爆喝声,十数件兵器,疯狂的朝着那男子斩了过去。

    可是他们的兵器斩在男子的身上,却是安然无恙,没有半点的伤痕,而男子则用一种看虫子一般的目光看着那些对手。

    “你们,去死吧!”

    男子大笑道:“为了庆祝我直升血极区,今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铁血斩!”

    随着男子的发狠,他手中的长刀挥动,那长刀光芒闪烁之间,化成了一道长有万丈的血红色刀影。

    刀影无声,可是那些正在拼命战斗的人,全部都在这一刀之下,化成了灰烬。不论是敌人还是自己的同伴,都被男子一刀毁灭。

    男子扛刀离去,可是就在他飞离这星球的瞬间,偌大的星球,已经直接分成了两段。

    刀碎星辰!

    ……

    须弥界血战台!

    文静的男子手持着一柄长剑,笑吟吟的看着对面并没有任何面孔的武者,而在那武者的手中,则拿着一柄重剑。

    “年轻人,你已经失败了三次,难道还要继续吗?”犹如天地轰鸣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回荡。

    文静的男子一笑,刚刚准备说话,就发现自己竟然有一条没有接到的信息,他朝着那信息看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不论如何的改变,这血极区的一个位置,是我的了!”

    说到此处,他目视着那没有面孔的重剑武者道:“您应该是当年我血杀道的一位顶级天才,但是现在,我要和您说的是,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随着这话语,文静男子手中的剑轻轻的挥动!

    这一击,没有任何的变化,更没有任何的烟火之气,可是在这一剑挥出的瞬间,那手持重剑的没有面孔的武者,眼眸中闪过的却是一丝恐惧。

    “你赢了!”

    千丈剑影在没有面孔的重剑武者手中挥出,可是等这千重剑影消失的时候,那没有面孔的武者,已经直接化成了一片碎片,消失在了擂台上。

    文静男子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笑意,虽然对于这一战,他有着绝对的把握,但是看着将自己挡在第七重血战台上的对手消散,他还是觉得心情舒爽。

    第七座血战台,就算在血极区,也只有顶尖的三个人,才可以和自己相媲美。

    ……

    罗云阳接到消息的时候,他正在自己的修炼室静坐,这十年来,除了去天书殿观摩天书,他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静坐参悟。血战台之类可以得到奖励的地方,他并没有去涉足。

    不是他不需要那些奖励,而是在血极区的资源,已经足够他使用,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浪费时间。

    “主人,您现在还能坐得住,呜呜,这一次血空主宰要将您丢到第一区,您怎么可以如此淡定的忍呢!”

    张牙舞爪的巴德布,在电子屏幕上大喊大叫,只不过他这么心急火燎的鼓动,对罗云**本就没有起作用。

    在巴德布已经开始将四周噪音的音量加到最顶级的时候,罗云阳轻轻的动了,他立掌为刀,在虚空之中,轻轻的斩出了一刀。

    这一刀,罗云阳斩的非常的轻,但是四周的空间,随着这一刀的斩出,直接崩溃了开来。

    正在张牙舞爪的巴德布,用自己的双手紧紧的捂着嘴巴,他想要说什么,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一式,叫乾坤碎如何?”

    巴德布吱吱呀呀的想要说话,但是最终,他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主子,要从血极区直接掉落到第三区,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主人,竟然真的悟透了大混洞之道。

    这……这应该真的是大混洞之道!

    “好,好,好!”巴德布一连说了几个好字,就将那小恶魔的形象,从屏幕上消失不见。事情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他需要好好的静静。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