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六百五十个星币!

    罗云阳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谦卑的中年人,心中无数的念头在快速的闪动着。

    可以延长云兮寿命的魄醍血罗果,三十个星币一个,而他的手中,只有二十个星币。

    连一颗魄醍血罗果都买不到。

    虽然在血杀道之中,他的地位很特殊,但是血杀道对于他这个第一血子,也并不是无限制的资助。

    比如星币,每一年的份额,是二十个星币,听起来不多,但是如果换算成蓝雨币,则是两千亿的蓝雨币。

    两千亿,这股数字,已经是非常庞大了。

    而二十个星币,也只是罗云阳在血杀道待遇之中的一种,但是,超出了这个供给范围,罗云阳想要得到星币,就需要靠自己去挣,就需要自己去拼命。

    比如,按照血杀道的规矩,罗云阳的权限,可以购买灭星炮,而且还可以给他装置在一艘专用的飞船上。

    可是,一尊灭星炮的价格,是一百万星币!

    按照罗云阳的供给,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买到一尊灭星炮。

    虽然灭星炮有着这样和那样的缺点,但是它可以比拟最顶尖存在一击的事实,却是谁都改变不了的。

    那敦克星上,一击尘土,就是罗云阳成为第一血子中的一项奖励。只不过这种奖励,一经用出之后,想要再次获得,就需要给血杀道做出巨大的贡献。

    或者,可以用星币要租用。

    一次租用的价格是一千星币!

    “我同意!”罗云阳朝着那中年人点头道:“听说松山乃是帝都胜景,我可以让蓝天绝死在松山!”罗云阳思索了瞬间,沉声的说道。

    那中年人不由得大喜过望,这件事情,他并没有促成的把握,但是家族的大长老,却下了死命令,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件事情做成。

    “多谢罗先生!”男子说到此处,又恭敬的从衣袖中掏出了一份礼单道:“罗先生,这是我们蓝家的祖皇,送给您的礼物,希望您能够笑纳。”

    罗云阳接过礼单看了几眼,而后淡淡的道:“那木灵树,什么时候给我送来?”

    中年人的脸色变的有些局促,木灵树在蓝家可谓是至宝,不论是木灵树的汁液,还是在木灵树下修炼,都会给修炼者带来巨大的好处。

    而现在,这位竟然得寸进尺,就这么直通通的点明了要木灵树。

    想到自己家族的决议,最终中年人就委婉的解释道:“大人,您别着急,您先听我说:那木灵树乃是至宝,要是挪动的话,很有可能……”

    “那就将木灵树方圆千里的地域给我!”罗云阳看着想要推脱的中年人,不容置疑的道:“你们蓝家不想给的话,我可以自己去拿!”

    蓝家的中年人闻言大惊失色,他见过厚颜无耻之人,却没有见过像罗云阳这样,即使是抢别人东西也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当下就试探着劝道:“罗先生,您……您可是答应了史堂主……”

    罗云阳的脸色一变,看来,这商量不如强抢,自己哪有功夫跟这人啰嗦!想到这里,冷冰冰的看着那中年人道:“这么说,你们是不答应了!”

    “答应,我们答应!”中年人眼见罗云阳面露不悦之色,赶紧把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

    随着中年人的离开,切克长老缓缓的走了进来,他轻声的道:“主上,您答应蓝家提出的的要求,是不是有点太……”

    切克长老并没有说出来,血子又不是鲁莽冲动之人,这么强势自然有他的考虑,自己又何必指手画脚,胡乱评价呢。

    罗云阳知道切克为什么长老欲言又止,大大咧咧的笑着道:“一千六百五十个星币,财帛动人心啊!”

    切克长老看罗云阳说的如此的坦然,也叹了一口气,他作为罗云阳的护卫,自然明白自己的主人,迫切需要大量的星币。

    不只是为了云兮,更因为很多罗云阳需要的修炼之物,都需要星币来交换。

    血子,虽然对血杀道很宝贵,但是血杀道,甚至说整个星河九道秉承的原则都是一个。

    那就是天才可以培养,但是真正崛起的天才,还需要他自己的努力。而通过巨量资源堆积而成的天才,虽然一时可以乘风而起,却难以成长为支撑整个血杀道的巨头。

    所以,就算最宝贵的天才,血杀道也只是提供一些非同一般的待遇,至于说处处护航,巨量天材地宝,那想都不用想。

    “血子,虽然蓝天绝的修为要被限制,但是他毕竟是星河级的存在,而星河级对于本源法则的领悟,却并不会随着修为的压制,而被压制。”

    “您一定要预防,他狗急跳墙!”

    罗云阳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我都会注意,放心,我心中有数。”

    切克长老没有再多嘴饶舌,他已经将一个护卫应该尽到的职责,全部做到,至于如何的决断,则是罗云阳自己来决定。

    别说是他,就是血杀道的道主,对于培养的血子,都是很少干涉他们的决定。

    自然,血子的坠落,也是在所难免,在血杀道的历史中,一万年能够有一个顶尖的血子走出来,就是一种巨大的功绩。

    有尊严的死去,随着罗云阳的同意,就好似一股旋风,充斥在了整个帝都之中。

    四王十二公的贵族,还有普通的武者,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更有一些赌场,开出了赔率。

    比如星河佣兵联盟旗下的赌场,就蓝天绝是击败罗云阳以后死亡,还是败在罗云阳手下死亡,给出了不同的选择。

    这其中,压败在罗云阳手下死亡,赔率是一比十九,而胜了罗云阳再死,赔率是一赔一点一!

    一赔一点一的赔率,是相当的少,但就是这样,压这种少收益的人,依旧是非常的多。

    不过一比十九的赔率,并不是最大的,在星河佣兵奇侠的赌场给出的赔率之中,还有一种选择。

    那就是两个字:意外!

    这个选择的赔率是一比二十五!

    虽然意外并没有注明,但是意外这两个字,实际上所有的人,都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

    有一些希望一夜暴富的人,则选择了意外这股选项。

    威严的宫阙之中,蓝天绝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歌舞,一个个来自各方,容颜美丽的顶尖宫女,翩如惊鸿一般的舞动着她们那让人沉醉的躯体。

    “好好好,今夜,尔等侍寝!”蓝天绝大笑,一宿挥动之中,充满了颓废之意。

    在皇宫的四周,无数的眼睛,都在盯着蓝天绝,蓝天绝的一举一动,都会快速的传播到每一个关注他的地方。

    “陛下!”董妃一如一只雍容的凤凰,款款走来,但是此时她的眼眸中,却全部都是震怖。

    “您……您不能这样!”董妃拉着蓝天绝的手,带着一丝哀求的说道。可是,她这关心的话语,换来的只是一个巴掌,一个蓝天绝扇出的,重重的巴掌!

    一夜无语,美丽的宫女,开始替蓝天绝梳妆,作为一个帝皇,蓝天绝一向很在乎自己的仪容。

    “大好头颅,谁来取之!”

    蓝天绝看着镜子之中,自己那好似增加了一些华发的头颅,带着一丝感慨的说道。

    这种感慨,让一些伺候在他身后的宫人,忍不住哭泣了起来,更有人直接跪在了地上。

    “起来,朕就算是死去,一定要死在战斗之中,而不能被人犹如猪狗一般,诛杀在这皇宫之内,去,取我的战剑来!”

    随着蓝天绝的吩咐,一柄长有五尺的黝黑战剑,被轻轻的放在了蓝天绝的面前。

    重剑黑玉!

    蓝天绝多年来一直使用的长剑,看着那重剑,蓝天绝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精光,他挥手让伺候子啊自己身旁的人离去之后,手掌重重的握在了黑玉上。

    这一刻,一股杀意,充斥在蓝天绝的眼眸之中。

    松山不是太高,但是它的风景,一直都是帝都的第一,在蓝雨帝国之中,很多达官贵人,都喜欢将自己的休养之地,放在松山之上。

    可是今日,松山早早的就被人戒严,一块块镇压地势的宝玉,更是被人快速的掩埋在松山之下。

    帝都毕竟不如重玄星,两个恒星级强者的交手,一个不注意就会将山河打破,让星球化成碎粉。

    细细的微雨,在虚空之中飘动,好似在为今日惊天的一战,凭添了几分的氛围。

    上午九时,一身帝皇装扮的蓝天绝,第一个来到了松山下,他的手中,拿着的是战剑黑玉。只不过此时的蓝天绝,已经被血杀道的高手,禁止了星系级的修为。

    不过,他手持着战剑的他,脸上挂着的,是一种平和的笑容。

    自从成为了蓝雨帝国的皇帝之后,蓝天绝已经很少在等人,但是今日,他不得不等。

    九时半,罗云阳来到了松山,穿着最普通的装束,一如普通地球少年的他,就好似游览一般,来到了松山之下。

    “见过罗先生!”几乎所有驻守在松山下的人,都恭敬无比的朝着罗云阳行礼。

    而蓝天绝来的时候,这些虽然名义上是他属下的人,只是朝着这位即将走向末日的帝皇,行了一个普通的注目礼。

    蓝天绝对于这种情况,并没有任何的愤怒,他看着缓缓而来的罗云阳,平静的道:“我真的没有想到,一个蝼蚁,竟然能够将我逼到今日这等地步。”

    “早知如此,我当在你来帝都之时,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可惜,已经晚了!”

    “但是,今日还请拿出你全部的手段,最好能够让我,死在战斗之中,死在你的攻击之下!”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