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侯乃是顶级的恒星级强者,在众人之中,他的修为,可以说也是最强的,可是,就在这震寰拳打出的瞬间,他就觉得自己不由自主的朝着拳头飞了过去。

    就算他拼命的催动自己身上的力量,用尽自己的全力,想要飞速的后退,可是他自己的身躯,还是不由自主的朝着那震寰拳无限的挨近。

    也就是一个刹那,他的身躯就已经冲到了罗云阳身边十米的距离。这个时候的清远侯,脑海中出现了本源法则几个字。

    要不是本源法则,自己怎么会如此的……

    除了清远侯,朝着罗云阳飞得更快的是南山世子,他和罗云阳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在震寰拳下,他飞到了罗云阳的近前,这种不由自主的飞行,让他的神色无比的难看。

    不过,就在他落在罗云阳面前的刹那,他扭头看去,就发现上百个快速飞向罗云阳的下属,再次被一股力量,直接排斥了出去。

    也就是瞬间,这股力量,让那些飞出的下属,在虚空之中,被直接震动成为了碎粉。

    一张张熟悉的面容中,充满了恐惧和不甘。

    可是不甘又如何?

    真正让南山世子手脚冰凉的,还是被他寄托最大希望的清远侯,这一次他来到大联邦横行无忌,主要就是依靠着清远侯。

    作为他们家直接下属的清远侯,这次的主要任务,就是要保护他的安全,可是现在,清远侯却在罗云阳的一拳下,身躯崩出了上百个血点。

    虽然没有死,但是已经跪伏在地的清远侯,全然没有了以往的傲然之意。

    “饶命!”清远侯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

    作为蓝雨帝国的侯爵,清远侯无疑是一个要面子的人,现在这般低三下四的哀求,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在罗云阳的拳头下,他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心。

    可惜,罗云阳的拳头并没有停止,再次将清远侯拉回的刹那,清远侯的身躯,就直接被震荡成了飞灰。

    一拳,数百人灰飞烟灭!

    “当啷!”

    有南山世子的下属,迅速将自己手里的兵器扔下,这一刻的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和罗云阳争锋的心思。

    而云兮等人,同样目瞪口呆的看着罗云阳,他们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那些让他们感到难以抵抗的敌人的死亡,却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们,这一切,都不是虚妄。

    “你……你这是本源法则之力?”说话的是云兮,她定定的看着这个让她震惊的年轻人,心情复杂。

    罗云阳点头,他飞快的来到云兮身边,想要扶起云兮,他想好好的疼爱她一下!

    可是,就在他把云兮扶起来的刹那,罗云阳的心里涌过一种感觉,这个为了履行她的承诺为他付出了太多的姑娘,实在是太轻,太轻了!

    就像一缕青烟,随时都要消散在自己的手中。

    数年的杀戮,让罗云阳的心十分冷漠。可是此时,看着面白如纸一般孱弱的云兮,心疼就像浪潮一样,一波刚过又来一波,罗云阳突然觉得心里十分难过。

    他的心像刀割一样疼痛难忍,俯下身去,把脸紧紧的贴在云兮的面颊上,心痛不已的问道:“云兮,亲爱的云兮,你快告诉我,这落樱的伤害,怎么才能化解?”

    “化解,怎么可能化解?落樱伤害的是本源,你知道什么是本源吗?那就是一个人的潜能,就是所有的精气神!”

    说到这里,南山世子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兴奋,他知道,自己这一刻恐怕活不下去了。

    清远侯的死,已经注定他难以活下去。

    而对他来说,所有让罗云阳不高兴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所有能戳痛罗云阳,让他难受的话,他都要说!

    就是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让他忍无可忍,他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夺走了他心爱的女人,夺走了他的一切!

    “你知道吗?上一个施展了落樱的人,那可是蓝天绝的祖母,可就是有皇室的至宝木灵树庇护,也只不过活了一百年而已。”南山世子冷笑道:“你有木灵树吗?”

    蓝雨帝国,皇室至宝!

    这几个字,让跟随着云兮的众多下属一个个脸色灰暗,他们很清楚,木灵树对于整个皇室的重要性。

    那是皇室的第一至宝,平时就算一片叶子,都不舍得让人看,更不要说借用了。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就这么死去,是不是人生最大的痛苦?来来来,不如杀了我泄愤如何?”南山世子看着罗云阳,眼眸中全部都是戏谑。

    罗云阳没有理会南山世子,他把云兮的头搂进怀里,一股橄榄般的发香飘入了他的鼻腔。他使劲地吸着,仿佛要把它们永远地吸入自己的胸腔。他亲吻着她的秀发,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爱怜的捧起云兮的脸,此时的云兮已是面无血色,再看看那一个个大瓮之中的火王等人,罗云阳眼眸中的火焰,变得越来越冷。

    在血杀斗场,罗云阳一直想的都是活下去,而现在,一个声音在他心中怒吼。

    杀杀杀!

    他要杀人,他要杀人!他要杀人!

    也就是一个念头,一道道轻风从他的身边飞出,这些轻风轻柔无比,但是在轻风飞动的瞬间,一道道身影,在虚空之中,直接被斩成了两段。

    轻风过,南山世子带来的下属上万人,全部被轻风斩断。

    这一刻的罗云阳,就好似一个魔神,他快速的冲到囚禁着火王等人的大瓮前,快速的敲碎一个个大瓮。

    大瓮中的火王等人,一个个都只剩下了躯体,鲜红的血肉,看不到半点的肌肤。

    罗云阳的手在颤抖,罗云阳的心在颤栗,他看着火王等人的脸,一种愧疚,一种疯狂,迅速升上他的心头。

    这一刻的罗云阳,并没有去看南山世子,他心中出现的,是那双眼眸,那双在他登上血斧战舰时,好似俯视苍生一般的眼眸。

    蓝天绝!

    “云阳,你现在虽然不是以往可比,可是你的力量和整个蓝雨帝国相比,还是差了太多,听我的,杀了南山世子,去天罗帝国,这两个帝国关系不好,你去了可以安身。”云兮的声音,在罗云阳的耳边响起。

    到了这般境地,还要为自己着想的云兮,一颗心早已坚若磐石的罗云阳差点感动落泪了,柔声道:“云兮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说到此处,罗云阳的目光落在南山世子的脸上,他的神色中带着一丝淡然的道:“你不是说,我不敢去蓝雨帝国吗?今日,我就杀上蓝雨帝国,取蓝天绝的项上人头!”

    南山世子瞠目结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此时,罗云阳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本来是他最盼望的话,可是此时,看着说话的罗云阳,他觉得罗云阳一定是疯了。

    “嗖嗖嗖!”

    就在这时,虚空之中,出现了一艘巨大的战舰,而这血红色巨斧战舰在停止的瞬间,无数道身影,从战舰上直冲而下。

    他们一个个恭敬无比的看着罗云阳,而他们身上,佩戴的全部都是血杀道的标识。

    “血子,我们来晚了!”切克长老看着罗云阳,恭敬的说道。

    罗云阳一挥手,抱着云兮朝着战舰上走去道:“带上她,咱们去蓝雨帝国。”

    “还有,将那个瓮好好的清清,给我弄最好的营养液,配上他喜欢的天火虫母,一定要让他痛并快乐的活着。”

    罗云阳的声音并不是太高,但是这一刻,却隐含着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力量。

    “云阳,这是血杀道的战舰么?”云兮看着切克长老等人,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讶。

    已处于油尽灯枯之境的云兮,此时的心境反而是最平静的,但是眼前这艘战舰,还是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我早就该想到,你会从血杀斗场走出来,一定就是血杀道的血子之一!”云兮说到此处,轻咳道:“这样,我就不用替你担心了。”

    “蓝雨帝国虽然和血杀道相差甚远,但是它……它和血杀道的高层,同样有着不小的关系。”

    “你暂时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南山世子这一刻,也紧紧的盯着罗云阳,云兮的话,让他同样惊醒了过来。

    从血杀斗场走出的罗云阳,身份已经不一样了,他是血杀道的血子,蓝雨帝国的蓝天绝,恐怕都不敢奈何他。

    一念之间,南山世子的心就跌到了谷底,可就在这个时候,就听罗云阳平静的道:“蓝雨帝国,惹他一下能如何!”

    说话间,罗云阳就登上了战舰,而就在这时,罗冬儿也快速的冲了上来道;“哥哥,我也要去。”

    看着已经长大的罗冬儿,罗云阳轻轻的点了点头,他朝着战舰下的吕祛病,朝着自己的母亲沈云英,朝着那些大联邦残存下的精锐看了几眼。

    而后淡淡的道:“等我回来。”

    上百名血杀道的精锐武者被留了下来,他们的任务是帮着吕祛病等人收拾残局。

    巨大的血斧战船中,云兮躺在一个巨大的营养舱内,她的身体在营养舱中不断的颤抖,营养舱种的营养液,她却是半点都难以吸收。

    “给我说说血杀斗场的情况如何?”云兮朝着罗云阳露出了一丝微笑,轻轻的说道。

    血杀斗场,罗云阳看着云兮,当下就轻轻的道:“血杀斗场,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可怕……”

    切克长老一边指挥着战舰,一边按照罗云阳的要求,和血杀道的总部联系,看看能不能在血杀道中,找到能够治疗落樱的物品。

    一刻钟之后,当罗云阳用最简单轻松的办法将血杀斗场的情况讲了一遍之后,切克长老就拿了一个清单,快速的走了过来。

    “血子,这是总部药神殿开出的药方。”

    罗云阳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喜色,迅速将药方接到了手中。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