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器在一号基地之中,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人用,罗冬儿的通讯器,更多的是寄托了一种思念。

    一种对于哥哥的思念。

    因为这个通讯器,是罗云阳送给她的,而知道罗冬儿通讯器密码的人,也只有一个罗云阳。

    可是现在,这个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响起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而且从那通讯器中,罗冬儿更是听到了一个久违的声音。

    尽管,这个声音,她已经多年没有听到了,但是只是一个瞬间,她就意识到了,这人是哥哥,她朝思暮想的哥哥!

    一个刹那,罗冬儿心里涌过一种酸酸欲哭的感觉。在哥哥的庇护下,罗冬儿一直过着犹如公主一般养尊处优的生活。

    不管是罗云阳刚刚崛起之初,还是大联邦罗云阳功成名就的时候,她的地位都是一路飙升,享受着众星捧月的感觉。

    而现在的情形,虽然罗冬儿一直都在咬牙撑着,绝对不让自己露出半点的胆怯之意,但是她心里的委屈,却也是无法言喻的。

    我是罗云阳的妹妹,我绝对不能给哥哥丢脸!可是现在,听到哥哥的声音,她所有的伪装,全都土崩瓦解了!

    痛哭不已的罗冬儿,就像一个被欺负的孩子:“哥,你在哪里啊!”

    不但罗冬儿听出了罗云阳的声音,云兮同样听到了罗云阳的声音,不过在云兮想来,她之所以能够听到罗云阳的声音,可能只是自己的一种幻觉。

    云阳,他怎么可能再次出现呢?

    那可是血杀斗场,不知道死了多少人的血杀斗场!

    那里有十万来自各方的高手,更有三千血杀道的精英,那就是一个死亡绝地,无论你有多强,在那里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尽管她不止一次的想过,罗云阳从血杀斗场之中回来,但是每一次幻想换来的,都是一丝的自嘲。

    临死之时,竟然还有这样的幻想,云兮想要笑,可是她脸上的肌肉轻轻抽搐的瞬间,一种巨大的痛苦,就充斥在了她的每一点神经。

    油尽灯枯吗?

    此时,还有一个听出罗云阳声音的,这个人就是南山世子,他甚至比罗冬儿,更早听出罗云阳的声音。

    如果说这世上,对罗云阳最刻骨铭心的人,南山世子绝对是其中的一个。

    刻骨铭心的仇,刻骨铭心的恨,刻骨铭心的仇恨!

    虽然南山世子还活着,但是他最在意的一切,都已经被罗云阳毁的干干净净,他此时活着,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报仇,找罗云阳,找和所有和罗云阳有关系的人报仇!

    血杀斗场,有死无回!

    这句话,当然不是危言耸听,有不少时候,南山世子甚至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将罗云阳送到血杀斗场。

    这种死去,在南山世子看来,实在是太轻饶了罗云阳!

    而现在,听到罗云阳的声音,他有一种仰天长笑的冲动。这是老天终于听到了自己的祈祷,罗云阳,他没有死!

    “冬儿别哭,哥哥这就过来!”

    罗冬儿怎么可能不哭,她的眼泪,在这一刻稀里哗啦的流个不停:“哥哥,坏人要杀我,云兮姐姐受了重伤,你……你快过来,不然你就再见不到我们了……”

    就在罗冬儿说话的时候,南山世子的手臂,已经朝着她抓了过来!罗冬儿根本就来不及躲避,那变得犹如百丈多长的手臂,已经稳稳的将她抓在了手中。

    “罗云阳,来吧,我让你见你妹妹最后一面!”

    南山世子低头,声音中,充斥着戏谑之意。

    钢铁的手掌,紧紧的攥着罗冬儿的脖颈,这一刻的罗冬儿,就好似被人抓在手中的蝴蝶,只要被人轻轻的用手一捏,就会坠落在天地间。

    “南山,你……你放手!”云兮看着被抓的罗冬儿想要站起来,但是此时已经使用了落樱几乎油尽灯枯下的她,动弹一下,都无比的艰难。

    南山世子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狰狞,他对着那通讯器大声的道:“罗云阳,你听得到吧,哈哈,人生何处不相逢!你妹妹在我手中。”

    “来啊,你快点来啊,我可以让你见她最后一面,哈哈哈,老朋友,我对你可是真的够意思了!”

    “你这一次,该如何报答我啊!”

    通讯器中,没有任何的声音,就在南山世子猛然抬头的时候,他就看到一道身影,从远处直飞而来。

    这身影很快,快的犹如一道闪电,血红色的战甲,让男子犹如从血海之中走出的魔神。

    清远侯看到这身影到来的瞬间,眼眸中就闪过了一丝凝重,以清远侯的修为,此时的他,怎么会看不出,这年轻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恒星境。

    恒星境,只不过是一个初期!

    感受着来人具体修为的刹那,清远侯多了一丝自得,他乃是恒星境的巅峰,杀一个恒星境初期,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罗云阳!”南山世子看到那血色身影的瞬间,眼眸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因为恼恨,他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道:“哈哈哈,这是你妹妹,你看着她去死吧!”

    说话间,南山世子的手开始用力,对他来说,也就是一个刹那,他就能够将这股大仇人的妹妹,直接捏死在自己的手中。

    可是,就在他的手掌重重握下的刹那,南山世子就觉得一股清风吹过。

    这风很轻,可是在这轻风拂面的刹那,南山世子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似一种巨大的危机,正出现在他的身上。

    几乎就在南山世子还想要后退的时候,他看到自己那抓着罗冬儿的手臂,无声的断裂。

    也就是一种本能,南山世子猛的倒在地上,就好似一头驴,在地上拼命的滚动。

    当南山世子滚出百米之后,他这才镇定了下来。而当他快速的站起扭头朝着自己滚出方向看的时候,就见自己的下属,已经有七八个倒在地上。

    他们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斩杀成了两段。

    不过,这些并不是南山世子要注意的,南山世子看的,是那个将罗冬儿抱在怀中的人。

    那个人,眉眼依旧!

    “哥,真的是你么,你真的回来了,呜呜,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和娘不管的!”从生死之间走了一遭的罗冬儿,涕泪横流,她几乎是扑到了罗云阳的面前。

    罗云阳大为心痛,紧紧的把妹妹搂进怀中安慰道:“冬儿冬儿,都是哥哥不好,让冬儿受委屈了!”

    罗冬儿本来已经哭得索然无味了,哥哥的这番安慰如同添油加醋,又让她变本加厉的大哭起来。罗云阳一边安抚妹妹,一边看向云兮,他此时的修为,让他一眼就看到了云兮的不一样。

    “云兮,你怎么了?”

    云兮就好似一缕轻纱般的躺在地上,她看着罗云阳,眼里都是浓得化不开的爱意。是的,就是爱意!

    他不在身边的日子里,她才意识到自己对他的思念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天天的强烈。她甚至无数次的下定了决心,要在和他重逢的一刹那,不顾一切的投入他的怀抱,对他倾诉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郁积在心头的情意!

    然而,等她终于见到他的时侯,一切的幻想和努力却在这一刻消退得踪迹全无,只有一颗勃动的心跳出一片震撼,一片慰藉:“云阳,能再次看到你,真好。”

    云兮终于开口了,从她嘴里说出的话简直是细若游丝,全无力气,可是就算如此,这也是云兮在用自己的生命说话。

    罗云阳能够感觉道,云兮的生命之火,就好似风中的残烛,随时都能熄灭。

    “罗云阳,云兮快要死了,她刚刚为了掩护你妹妹冲出去,使用了落樱!”

    南山世子有点幸灾乐祸的大笑道:“落樱缤纷,无穷魅力,但是在樱花落下的那一个刹那,它虽然最为美丽,也是它生命的尽头!”

    罗云阳缓步的来到云兮的身边,柔声道:“云兮我来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现在就将这些讨厌的家伙,统统送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

    云兮无声的笑了,罗云阳看着南山世子,看着那些来自蓝雨帝国的士兵,看着那些围困在一号基地外的人。

    “你们……都该死!”

    清远侯乃是恒星境的巅峰,他自然有他的骄傲,听着罗云阳的话,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不屑:“就凭你么?今日,死在这里的,是你!”

    清远侯的话,引得他的不少属下大笑,这些笑声,在充满了悲戚的杀场上,显得有些刺耳。

    “云阳,这清远侯乃是帝国七十二侯之一,你……你不要意气用事,你不是他的对手……”

    云兮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面容苍白的就像纸片一般,她的身躯,好似随时都要崩溃。

    南山世子已经跑到了清远侯的身边,他此时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罗云阳,虽然不知道你如何从血杀斗场之中出来的,但是今日……”

    “死!”罗云阳的目光,从火王等人的位置掠过,看着被困在大瓮之中的火王等人,罗云阳的头发耸立着,眼珠血红,射出冷洌而阴沉的光,嘴角咬出了血,脸上的肌肉向横处扩张着,两只拳头攥得紧紧的,全身透出一股不要命的杀气。

    他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一个拳头,朝着清远侯,朝着南山世子等人,重重的轰击了出去。

    这一拳,罗云阳击打在了虚空中。

    可是在这一拳轰出的瞬间,四周的天地,都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笼罩。

    而罗云阳,就是掌控着这股力量的神!

    震寰拳!

    罗云阳用尽了自己此时的全力,打出了震寰拳!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