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落樱,真的是落樱!”处在南山世子身后的一众武者,脸上都露出了恐惧之意。

    对于落樱,他们都很陌生,很多人甚至只是听说过落樱这么一个名字。

    可是今日,在看到云兮所施展的落樱之时,他们心里本能的想起来一句话,一句让她们心灵颤抖的话。

    一步杀一人,十步不留行!待到花开尽,遍地留血魂!

    这句话,说的就是落樱,在整个蓝雨帝国之中,落樱都是一门赫赫有名的功法,创立这门功法的,是一个女子,一个让整个蓝雨帝国都为之敬佩的女子。

    女子的故事很多,但是最有名的,就是那一场落樱的血战,一步杀一人,一人一口心头血!

    最终,那位犹如女战神一般的女子,在那无尽的落樱之中,死于非命,可是她的传说,却让整个蓝雨帝国为之颤抖。

    落樱缤纷!

    这门被称为耗费心力,耗费魂力,提升十倍修为的手段,在蓝雨帝国之中广为流传,但是真正下定决心修炼的人,却没有几个。

    毕竟,这是一门拼命的功法。

    而一旦修炼了这门功法,再施展出来,那么施展者的性命,基本上就算是已经确定。

    “南山,可敢一战!”黝黑的长枪,静静的指着南山世子,云兮的眼眸冷漠无双。那神情,简直带了一种赴死的决绝!

    南山世子从云兮的眼眸中,看到了杀意,他曾经以为,云兮的笑容是他所见过的最圣洁的笑容,云兮的眼睛清澈得像碧潭一样,那是一双不带丝毫杂质的眼睛,这个让他牵肠挂肚日思夜想心疼了多年的女人,她居然选择做了自己的对手!而且现在,她还对他步步紧逼!

    为了能赢得她的心,他付出过的努力承载过的煎熬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想到这里,心头不由得掠过一阵悸痛,脸上的那一丝可惜之意,慢慢消失的干干净净。

    “好一个落樱,但是,你想要杀我,还做不到!”

    南山世子说到此处,淡淡的朝着自己四周扫了一眼,而后冷冷的道:“裂天金鹏,你们上!”

    随着南山世子的吩咐,裂天金鹏,冰火神雀等六大天级源兽从队伍的后面冲了出来。

    他们在大联邦虽然是顶级的存在,但是此时,在南山世子的逼迫下,一个个的眼眸中,全部都是惊恐之意。

    特别是裂天金鹏,虽然它的脾性最暴躁,但是它同时也是最怕死的一个。要不然,也不会在南山世子到来的第一时间,它就选择了投靠。

    “世子,您是答应过我们的,不让我们处在危险之中。”

    战战兢兢的裂天金鹏,声音中带着一丝乞求。

    南山世子没有说话,他只是用自己的行动,向裂天金鹏表示了自己的决心。

    他的手掌,突然伸长百米,重重的抓在裂天金鹏的脖子上,一块足足有十多斤的肉,被硬生生的撕裂下去。

    这一刻,南山世子的手掌,已经化成了一种兵器。

    “要不是为了在这种时候让你们起一些作用,我要你们有何用?有何用!”南山世子咬牙切齿的说完,声音里有一种歇斯里底的吼声。

    裂天金鹏在发抖,而随着那一块肉的掉落,无数黑色的虫子,从裂天金鹏的身体之中钻出,也就是一个瞬间,裂天金鹏庞大的身躯,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虽然那些虫子,在出现之后,很快就犹如被烈日照耀的霜雪一般,化作了飞灰,但是这之中的恐怖,可想而知。

    没有任何的迟疑,冰火神雀等源兽疯狂的朝着云兮的方向冲了过来。它们攻击之中,更是将自己最强的力量,瞬间施展了出来。

    因为此时,它们拼的,是自己的性命。

    云兮手中的长枪,丝毫没有迟疑,挥动的刹那,一道道枪影,也就在瞬间功夫,就已经划破了长空。

    在这强硬之中,冰火神雀倒下,五个天级源兽,在刹那间的功夫,瞬间倒下。

    它们的眼眸中,都充斥着不敢相信的味道,可是它们,还是无声无息的落在地上。

    云兮的身躯没有停留,她一如闪电,朝着南山世子冲了过去。而南山世子身旁的那些行星顶级武者,一个个都开始疯狂的后退。

    他们不想死!

    “给我顶住,你们要记住,这里的战斗,已经被我用录影的形式,传到了帝都之中,如果你们谁敢在这个时候后退,我的父亲,还有我们伟大的陛下,是断断饶不了你们的!”

    说到此处,南山世子的手掌挥动,他的手掌这一次却化成了一柄刀,斩在了一个后退的强者身上。

    “她施展了落樱,她冲击不了多远,你们只要拼命,她最终都要死在你们的手中,哈哈哈,谁杀了这个女人,谁就是这片星空的领主!”

    南山世子的话,让无数的后退者停下了脚步,他们犹如疯了一般的朝着云兮冲了过去。

    云兮手中的长枪,快速的挥动,无数的枪影之中,一条条生命,被快速的收割。

    可是,在这收割之中,云兮同样在不断的吐血。每一口血,都犹如一朵樱花,飘落在天地间。

    杀杀杀!

    就在云兮拼命的时候,那数十名跟随云兮而来的行星九阶强者,也带着罗冬儿冲了出来。有云兮在前面开路,他们快速的越过了一道道的阻拦。

    南山世子看着冲出的罗冬儿等人,眼眸平静,甚至他的嘴角,还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

    那些被云兮的枪影所收割的尸首,好似和南山世子没有任何的关系一般,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疯狂的杀戮,眼眸变得越发的红了起来。

    从四面八方冲来的人越来越多,倒在云兮枪影下的尸体也越来越多,而云兮的速度,更是越来越快。

    也就是三分钟的时间,已经是血流成河,成片成片的尸首,堆积在大地之上。

    那铺天盖地的包围圈,已经到了尽头,只要再冲出百丈,就能够将罗冬儿送出去。

    云兮的脸,犹如纸一般的白!

    可是她手中枪,却越发的凌厉,每每长枪挥动之中,就会有一道道尸首,掉落在地上。

    十丈,五丈,一丈……

    冲出去了,就要冲出去了!云兮的身躯,在这冲击之中,开始颤抖,她握着长枪的手,在这一刻,同样开始颤抖。

    一号基地之内,已经只剩下一条手臂的吕祛病眼眸中充斥着战意,他在等待着机会。

    虽然此时的他,心情并不是太好,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保持着一个首领必须有的冷静!

    “杀出去!”吕祛病挥手,在他挥手之间,上百大宗师级别的武者冲出去。

    这些武者,相对于南山世子的人而言,实在是太过太过单薄,但是这些人,却是吕祛病此时能够拿出的,最后的力量。

    他们簇拥着吕祛病,疯狂的向外冲。而在那一号基地之中,沈云英等不少人,则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沈云英等人,已经没有了作战的能力,甚至有不少人,此时只能静静的坐在木头做成的轮椅上,不是他们不想站起来,而是他们已经站不起来了。

    “信元大师,你说冬儿能冲出去吗?”沈云英静静的坐着,她的手中,则拿着一粒赤红色的药丸!

    信元大师的腿没有了,就算是手,也只剩下了一个,而且他枯瘦的脸庞上,更没有了一个神级强者应有的光辉。但是他的双眸中,却充斥着明亮的光芒。

    “自然!”信元大师道。

    沈云英点头,也就在这个时候,云兮将最后一个挡在自己面前的人,重重的挑飞了出去。她的前方,已经是一片平地,再也没有任何的阻拦。

    “你们走!”云兮大喝!

    “云兮姐姐,你……”罗冬儿的眼里噙满了泪,尽管她不知道什么是落樱,但是从云兮的神色之中,她能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好的功法。

    “记住,一定要活下去!”云兮扭头,朝着罗冬儿看了一眼,柔声的叮嘱道。

    可是,就在她扭头的一个刹那,虚空裂开,一道身影,犹如天地之间的大日,光芒照耀四方。

    随着这大日出现的,是一只金红色的拳头,这拳头重重的朝着云兮的肩膀,轰了过去。

    云兮的枪,在这拳头出现的瞬间,却诡异的变换了位置,在那拳头就要落在自己身上的刹那,重重地刺在了来人的眉心之间。

    一枪换一拳,一命换一命!

    云兮的身躯,在这拳头的轰击下,重重的飞出,一滴滴的血液,犹如点点落樱,洒满了大地。

    她重重的跌落在地上,但是她的眼眸中,却生出了一丝丝的失望,甚至可以说,此时的她,眼眸中隐含的,是那么一丝丝的遗憾。

    那黑色的长枪,快速的掉落,被长枪刺中的人眉心之间,出现了一个鲜红的血洞。

    但是那个被刺中的人,并没有倒下,他是一个中年男子,只不过此时他的眼眸中,闪动的却是一种冰冷。

    一种想要杀人的冰冷。

    “可惜了,你还是没有能够杀到我!”男子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冷漠。

    “只是差一点而已。”云兮想要爬起来,可是她的身体,却让她最终也只能平躺在地上。

    “是啊,云兮郡主,你真的很让人佩服!”中年男子淡淡的道:“落樱,果然不愧是杀伐大术,竟然能够越级挑战,可惜你现在还是要神魂俱灭。”

    “清远候,我不得不说,你很能忍!”云兮说到此处,看向罗冬儿道:“我没有能够杀了清远候,看来你……咳咳,你是逃不了了,你怕死吗?”

    罗冬儿使劲摇了摇头,她的泪水,疯狂的流下,此时的她,已经泣不成声。

    就在她准备说话的时候,罗冬儿腕上的通讯器,突然疯狂的响了起来,就在罗冬儿本能的接通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冬儿,你在哪?”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