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虫母四个字,让站在南山世子身边的不少下属,在听了之后,就觉得身体在颤抖。

    他们很清楚天火虫母是什么。

    这是一种星空之中的母虫,不但以火焰为食,而且还可以衍生无数的子虫!

    这些子虫的攻击力并不强,但是将它们封印在一个坛子之中,它们就会一点点的,将坛子之中的所有东西,吞噬的干干净净。

    只不过,这个过程,实在是很慢,就算是一只鸡,要被这些天火幼虫吞噬完,也需要一年的时间。

    而要吞噬完一个人,最少要用十年!

    在蓝雨帝国之中,只有深仇大恨,才会有人施展这种酷刑,而现在的南山世子,就将这种酷刑,用在了被他抓住的火王、鹰王等人的身上。

    火王和鹰王的神识都无比的清醒,他们用一种无比仇恨的目光看着南山世子。

    因为,这个人,带给了他们太多的仇恨。

    “总有一日,你会不得好死!”火王怒骂,声音之中,充斥着愤怒和不甘!

    “杀我?谁能杀我!”南山世子大吼,他的眼眸中充满了得意的道:“就凭你们么?”

    “哈哈哈,难道你觉得,那些逃到一号基地的人,就能够杀我吗?你想的太天真了!”

    脸上重新露出笑容的南山世子,手指肆无忌惮的敲击在了火王头颅下的大瓮上。这敲击很轻,但是伴随着这敲击而来的,是一种金铁交鸣的声音。

    没有错,就是金铁交鸣!

    火王的脸上,一片红晕,更有一股巨大的痛苦,涌现在火王的脸上,但是在这种痛苦之下,火王却一声不哼,他拼命的忍着。

    “忍字头上一把刀!”越发显得阴沉的南山世子,又拍了一下火王的头,他的笑容,这个时候,甚至有一种不应该属于男子的艳丽之色。

    “就是不知道,接下来你能不能忍得住!”

    “云阳回来,一定会杀了你!”火王在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说的是罗云阳么,呵呵,我告诉你,回不来了,他去了血杀斗场,已经回不来了。”

    南山世子这一刻,神色越加的安详,但是他的手掌,这个时候却重重的击打在那大瓮上:“其实,我真的希望他能够活着!”

    “要是他的话,我一定给他准备一口最大的瓮,让他一直活到我死那一天!”

    “不能同生,却要共死,你说好不好!”

    火王不再说话,而南山世子一挥衣袖,就有人快速的抬起火王等人所在的大瓮,上了飞船。

    飞船出了美雅古城,也就是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一块看上去没有任何特色的土地上。

    这是一片平原,那已经干枯的河道,蔓延远去,依稀还能够看到当年的风采。

    火王被从飞船上抬出来的刹那,眼眸中就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他的嘴唇,此时甚至颤抖了起来。

    “哈哈哈,是不是感到很意外,一号基地啊!”南山世子的声音依旧平和,但是在这平和之中,却是一种怎么都掩饰不住的骄傲。

    “你们的人,真的是很聪明,竟然将所谓的一号基地建设在这种地方,但是你要记住,在聪明群体之中,总是有那么一些更聪明的人。”

    “你接下来看到的,就是一出好戏了!”

    随着南山世子的话语,就见他身后的一个下属,重重的在虚空之中,晃动了一下自己的旗子。

    旗子不大,可是随着旗子的晃动,破空声就从远处传了过来,火王等人的修为虽然已经被限制,但是他们的视力,却并没有任何的减弱。

    看着那一道道从虚空之中飞来的光芒,火王等人的脸色,变得越加的难看。

    他们已经认出,那些飞来的是什么东西。

    禁忌之武,一直都是大联邦最重视的武力,可是现在,这禁忌之武轰击的,却是被大联邦当成了最后希望的一号基地。

    一号基地的秘密,看来是守不住了!

    “轰轰轰轰!”

    犹如天崩地裂的声音,在虚空之中不断的响起,雷与火的轰鸣,让整个大地,不断的颤抖。

    伴随着这颤抖和轰鸣,那干枯的河床,一切的一切,都开始被撕碎。伴随着山河的破碎,映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入口,一个隐藏在河道下的入口。

    这入口并不是太大,但是透过入口,却能给犹如看镜子一般,看到另外一个空间。

    此时在这个空间之中,同样有不少的人正在看着南山世子,只不过大多数人看向南山世子的眼眸中,闪动的是一丝的畏惧。

    不过,南山世子的目光,最终还是定位在了一个女子的身上。

    这是一个穿着青色战甲的女子,美丽的战甲,在女子的脸上,显得是那样的英姿飒爽,不过一道深深的裂纹,整个将战甲的美丽给破坏掉了。

    虽然女子的容颜,好似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在女子的身上,南山世子感觉到了一种疲惫。

    一种深深的疲惫!

    “云兮,好久不见!”看着这个曾经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子,南山世子的声音中,充斥着得意。

    这是一种属于胜利者的得意,南山世子觉得,自己应该有这种得意。但是很快,这种得意就被醋意所取代了。他想不明白,自己喜欢上这个姑娘到底是幸还是不幸,想他南山世子也不是凡俗之辈,云兮为什么对自己冷冰冰呢。

    他的手指,在火王和鹰王所在的大瓮上重重的敲击了一下道:“你没有去天罗帝国,看来你真是够情深意重的,可是你知道吗?你这么固执其实是很蠢哦!”

    “说实话,我真的不希望能够在这里看到你,但是你还偏偏在这里,我是应该感谢你的愚蠢,还是应该咒骂你的愚蠢呢?”

    云兮看着南山世子,并没有说话。

    而此时,一个站在云兮身边的少女,则怒声的道:“你嘴巴放干净点,谁愚蠢了,你才愚蠢!”

    “丫头,从你的血脉上看,你应该是一个低贱的大联邦人,哈哈哈,但是呢,既然你能够站在这里,那就说明你和云兮的关系很不错。”

    “按照我的云眼分析,你和罗云阳妹妹小时候的照片,有百分之九十的重合度,看来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丫头。”

    南山世子轻轻的**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眼眸中的得意更多了几分道:“很好啊,找到你的时候,你竟然已经这么大了,真的很好啊!”

    “南山,你的这幅躯体,应该是合金九号做成的,看来你的父王,对你还算是不错的。”云兮终于开口了,但是她的话才一出口,就像戳到了南山世子的痛处似的,大为恼火。

    他手指着云兮,大声的道:“贱人,你给我住口,我落到这步田地,都是因为你!”

    “你必须死,你的那些属下都要死,还有……还有你们这些人,一个也休想活着出去。”

    疯狂的声音之中,南山世子手舞足蹈,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道的禁忌之武,再次从虚空之中飞来。

    通道在禁忌之武下疯狂的拉伸,最终那无数的泥土被轰击的不知所踪,本来只有一个出口的一号基地,整个映入了所有人的眼眸之中。

    “杀杀杀!”南山世子手指着那已经破碎不堪的空间屏障,疯狂的嘶吼道:“大部分的人,都给我杀光,罗云阳的妹妹和那些和罗云阳有关的人,都给我抓起来。”

    云兮的手,紧紧的握着罗冬儿的手,在她的旁边,是十几个跟随她而来的下属。

    虽然这些下属都是行星巅峰的武者,可是他们在面对南山世子的下属时,却没有太多的抵抗力。

    云家的顶尖武力,死的死,伤的伤,更多的是跟着云家的残余势力去了天罗帝国。

    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云兮的心头再次出现了当日罗云阳托付自己的情形。

    我在,你家就在!

    这是当初自己对罗云阳的回复,而现在,好似真的要应了这句话。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犹如花儿一般怒放的罗冬儿,云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是一种坚定的笑意,她拍了拍罗冬儿的手道:“冬儿,你怕不怕?”

    “冬儿才不怕这些坏蛋呢!”罗冬儿的声音中,充满了坚定的味道,可是云兮能够从少女的那颤抖的声音中,感到她心情的紧张。

    “等一下,你们带着冬儿杀出去!”云兮看着自己的那些下属,斩钉截铁的道:“我断后!”

    断后意味着牺牲,断后,意味着死亡,断后更意味着诀别。

    “小姐,还是让我来吧!”一个目光坚毅的中年男子,在稍微沉吟了刹那,大声的说到。

    云兮摆手道:“你不行的!”

    说话间,云兮的目光朝着一号基地后方扫了几眼,而后淡定道:“告诉吕祛病,让人想办法离开吧,我支撑不了太长时间。”

    说到此处,云兮腾空而出,一柄黝黑的长枪,出现在了她纤细的手中。

    “我乃云兮,谁来一战!”

    南山世子看着犹如天神一般威风凛凛的云兮,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凝重,他并没有出战,而是朝着自己身旁一个顶级的行星九阶强者点了点头。

    那行星九阶强者腾空而起,手中的长刀挥动,朝着云兮九冲了过来,可是就在他出手的刹那,云兮已经在虚空之中化成一道残影,长枪更是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噗!”

    九阶强者身死,尸身掉落,而云兮在收枪的瞬间,嘴角流出了一滴艳红的血。

    “落樱!”南山世子的嘴中吐出了这么两个字,这一刻,他的嘴角中甚至出现了一丝苦涩:“何必呢?”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