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山死了!

    虽然他的本源法则参悟达到了第二重,虽然他的意志也足够的坚强,但是最终,在和罗云阳的终极对决之中,他还败在了罗云阳的手中。

    看着倒下的破山,罗云阳情绪有点激动,破山之败,并不是败在不如他,而是败在了属性调节器上。

    如果不是他以属性调节器不断增强自己的体质,让自己在这场到了最后几乎已经成了消耗的战斗中坚持到了最后,那么死的很可能是他罗云阳。

    破山很强,无论是体质,还是其他!

    所以,在那漫天的天雷地火下,在两个人的对抗之中,罗云阳打的真的很难。

    而破山,同样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对手!

    破山倒在地上,眼里依旧带着一丝不甘。在血杀道的培养过程中,他把不断的成长当成了防御的最好方式,咄咄逼人,让人猝不及防,没想到最终,还是就这么命丧杀场了!

    罗云阳缓缓的走上前去,他伸出手掌,缓缓的落在了破山的脸上,把对手破山那双瞪得大大的,隐含着不屈的眼眸,轻轻的合上。

    一片赤红色的光柱,从破山的身上直冲而起!这些光柱,都是由恒基之源的光柱组成。

    这些本来并没有任何意识的恒基之源,在虚空之中,朝着破山的身体缓缓的环绕了三次,这才朝着罗云阳的身体快速的落了下去。

    对于这些下落的恒基之源,罗云阳体内的恒基之源,在这一刻疯狂的涌动。

    它们就好像和那些就要落入的恒基之源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共鸣,就好似一场期待已久的相遇。

    随着一道道恒基之源入体,罗云阳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快速的恢复,而四周因为天雷地火,因为整个重元星而产生的压力,更是在飞速的消失。

    没有错,就是在消失。

    本来,以罗云阳的力量,他一拳之下,可以打破一座山岳,可是到了这重元星上,他的一拳,最多也只是将一块万钧巨石打破而已。

    但是,随着恒基之源的入体,重元星的压力,已经消失不见,他所感悟的那些真意,更是快速的恢复。

    不过悟透了两重本源法则之后,罗云阳对于普通的真意,已经不太放在心上。

    虽然真意很不错,但是和本源法则相比,简直就是刚刚学会了行走的娃娃,这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

    在所有的恒基之源入体的瞬间,罗云阳的身躯,就已经变成了赤红色。一种无比强大,想要超越的感觉,更是充斥在了罗云阳的心头。

    他这一刻,感到自己已经飞上了云霄,他这一刻,感到自己已经傲啸九天之上!

    嗯,就在罗云阳体悟这恒基之源的强大时,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了罗云阳的心头。

    这股念头,是属于破山的!

    “没想到,我最终还是败在了你的手上,狂人,这次战败,我没有任何的遗憾!”

    “你确确实实比我要强!”

    这是破山的意识,此时的破山,声音无比的淡定,就听他平静的道:“我能够在这次的血战之中活到现在,也没有太大的遗憾。”

    “但是我独创的震寰拳,却不能犹如昙花一现一般的,就这么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我知道,恒基之源最终都会没入你的体内,所以,……所以送给你了,祝你好运!”

    淡淡的声音中,隐含着一种不舍,但是罗云阳更多的,是从里面感受到了一丝洒脱。

    也就在这声音消失的瞬间,罗云阳感觉到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虽然很陌生,但是它们涌入之后,罗云阳的眼眸中快速的出现了明悟之色。

    大地法则真意!

    而且还是两重的大地法则真意,和这真意一起的,还有破山独创的震寰拳法!

    罗云阳不知道破山究竟使用了什么手段,但是此时,他对于破山,更多了一丝敬重。

    没错,就是敬重!而他从破山的话语中,同样感到了属于两个人的,那种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

    “第一血子,重元星的天雷地火十万年爆发一次,你既然已经得到了整个恒基之源,那么重元星的重力再也不会对你产生什么压制。”

    “机遇难得,你还是借助这重元星的雷火,就地炼化恒基之源,成就恒星境,这之中,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淡淡的声音,从虚空之中响起,虽然相隔很遥远,却快速的融入到了罗云阳的心头。

    在无尽的天雷地火之中,以恒基之源为基础,成就恒星境!

    罗云阳听着这个说法,心动不已。但是他在狂喜之中,更想回归大联邦,回到蓝雨帝国。

    深刻地苦过一场之后,对舒服的生活就会有更深切的幸福感,而且会将所有的日常生活当成一种享受。在重元星这么长时间的拼杀,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的回归,此时的罗云阳,等不起,也不愿意等。

    可是,就在他准备拒绝的时候,那已经隐藏在他体内的恒基之源,已经开始了疯狂的跳动。

    每一次的跳动,罗云阳就觉得自己的身躯,有一种想要膨胀,想要崩溃的感觉。

    罗云阳不由得神色大变。他觉得,此时的恒基之源,就好似一个巨大的恒星,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如果不压制,自己将在这爆发之中,直接崩碎成为碎粉。

    罗云阳十分渴望回家,可是此时,和回家相比,活下去似乎更重要。毕竟,如果自己不能活下去,就这么死在这里了,那他心里再怎么想回家,又有什么用呢?

    一道法门,快速的涌入到了罗云阳的心头,这法门来自于天外,乃是罗云阳所不知道的大人物,透过虚空传入了罗云阳的脑海之中。

    这是一份炼制恒基之源的法门!

    罗云阳知道,此时自己绝对不能有任何的犹豫,他盘膝坐在地上,快速的参悟了起来。

    滚滚的天雷和地火,将罗云阳,将他四周的一切,快速的遮掩,偌大的重元星,这一刻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紫红色的世界。

    而罗云阳的身影,则在这紫和红之中,不断的闪现着。

    巨大的血斧战船之中,切克长老等人恭敬至极的站在船舱的下方,他们用一种静穆的目光,听着上方那些大人物的对话。

    血杀道的道主,代表着血杀道主宰的那些光团,一个个都漂浮在飞船的内部。

    “道主,这一次真的是可惜了!”说话的是红色光团的主宰:“那破山绝对是我们培养出来的,万年以来最顶尖的人才,他的死,是我们无法估量的一个大损失。”

    血杀道主的光影轻轻的点了点头道:“破山这一次的败,纯粹是败在了意志上。”

    “不能说他的意志不坚定,而应该说,是他碰到了意志更加坚定的狂人,所以才会输了自己的一切。”

    “而我们血杀道需要精英,但是我们更需要的是,像现在这种,最为顶级的精英。”

    那红色光团的主宰道:“就算是这样,我们也应该在破山死的时候,阻止下来。”

    “那恒基之源,我们完全可以从破山的身上抽取出来,这样狂人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

    血杀道主看着红色的光团,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漠的道:“如果我们这么做的话,那么……破山还会是破山吗?”

    破山还是破山吗?

    这句话很简单,但是却听得在场的人一个个沉默了下来,他们都很清楚,强行从一个人的身上抽取恒基之源,那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

    就算此人最终能够活下来,而且还不会被废掉,但是他的修为,也会下降很多很多。

    强行被抽取的破山,也就不会是今日这光辉灿烂,注定要在血杀斗场的历史上留下光辉一页的破山。

    红色的光点不再说话,四周的众人,也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道主,狂人融合整个恒基之源,以后的成就,将不可限量,我觉得等他出关之后,我们血杀道对他的保护,相应的也应该跟上。”

    说话的是紫色的光点,他虽然只是一个主宰的分身,但是他所代表的,却是那位无上的存在。

    血杀道主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这个自然,不过从他本身来说,以恒基之源成就恒星境,他本身的实力就力量上来说,就是同级别的十倍,甚至更多。”

    同级别恒星境力量的十倍,就这一点,就能够让无数人感到羡慕不已。越大的潜质,代表着越大的进步空间。而同代无敌,更是可能越级挑战。

    一旦罗云阳这血子成长起来,那么他们血杀道的日子,就会更加的好过。

    “快看,他开始吸纳四周的雷火之力,好好好啊!”有人手指着那重元星上疯狂涌动的雷火,声音中带着一丝激动的说道。

    血杀道主等人的目光,再次投向了电子屏幕,此时的屏幕上,紫色天雷和暗红色的地火,在虚空之中化成两道长龙,朝着罗云阳盘坐的位置,汹涌的涌了过去。

    整个重元星的雷火和这两条长龙相比,那就好似沧海和小溪一般。但是那两条长龙在没入罗云阳的体内之后,就吸取着重元星的雷火,快速的补充着。

    看着这种情形,血杀道主的眼眸中,涌过了一丝热切的期待。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