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死!

    罗云阳看着握拳的破山,心里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他不想死,他更不能死!他又想起了自己的亲人,想起了临走前痴痴的望着他,含愁也不减眉目传情的云兮。

    属性调节器,好像帮不了自己;其他的,也帮不了自己,而破山的震寰拳,自己却破不了!束手无策之下,罗云阳心里有些黯然。

    有办法,一定有办法,就算没办法,他也得从这穷途末路之中,绝地反击,找出一条路来!因为他死不起。

    破山在握拳,处在天雷地火交汇之间的破山,此时就好像一个神帝,他脸上带着一丝散漫之气,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狂人是一个人才,顶级的人才,就这么死了,真的是太可惜!”那紫色的光点所代表的主宰,终于还是开口了。

    他的话,立刻获得了其他主宰的一致赞同。尽管这些主宰都觉得罗云阳必败无疑,但是这般难得的人才,却死在比斗之中,却让他们发自肺腑的觉得太可惜。

    像罗云阳这样的人,不应该死,或者说,在大多数人的眼中,罗云阳这样的天才人物,对于整个血杀道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资源。

    血杀道主的神色之中,同样生出了一丝遗憾之色,虽然决定是他做出的,但是在他看来,罗云阳这样的人才,死了也很冤。

    但是,在沉吟中,他还是沉声的道:“血杀斗场的规矩,就是要谋求最强者!”

    “不到最后一刻,谁输谁赢,终究无法判断,还是按规矩来吧!”

    撂出来这么一句,血杀道主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看着这么一个如此了不起的天才人物死掉,他心里也很不舍。

    但是,他要的不是何其多普通的人才,他要的是最顶级的天才,只有最顶级的天才,才能够扛起血杀道的重担,才能够完成接下来的事情。

    沉吟在继续,而罗云阳和破山的时间,却已经不多了,罗云阳很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只有一拳。

    我的修为,并不弱于破山,他的震寰拳之所以如此的厉害,完全是因为他的震寰拳中,隐含着规则的第二重。

    如果自己能再多参演出一重规则,也不一定就弱于破山,甚至依靠属性调节器,还可以……

    一念之间,罗云阳脑子里念头一闪,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但是这突然闪过的念头,一时间,却又抓不住。

    不行,自己必须要想到。他不能耽误,因为他耽误不起。一念之间,罗云阳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将自己的体质和力量的属性,全部加在了精神力上。

    一个瞬间,罗云阳觉得自己的头脑无比的空灵,而那本来已经在头脑之中形成的念头,更是变得无比的清晰。

    甚至可以说,这种念头,已经快速的形成。

    风扫落叶,可以飘荡到任何一个位置,而风力可以至柔,但也可以至刚。

    割裂秋叶和大树联系的风,锋利无比。

    这股念头,闪动的非常的快速,而就在他心中这种念头形成的瞬间,破山的震寰拳再次挥出。

    挥拳的破山,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笑意,能够将罗云阳诛杀当场,他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这个人,让他如临大敌,而无论从任何一方面出发,他都绝不允许,让这个人再活下去。

    震寰拳,这一拳就要让自己成为多少年来,独一无二的血子。而这个让他感到威胁的天才人物,就要葬身在他的拳头之下。

    可是,就在破山感到胜券在握的时候,他的心中突然一动,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出现在了他的心头。

    这种感觉,他不知道因何而来,但是这种感觉,却让他心头发紧,难道是自己太在意这一次的胜负,所以才会这般的心气浮躁么……

    就在破山暗恨自己不够淡定之时,他看到了罗云阳朝着自己的拳头迎来了一刀。自忖见识过罗云阳手段的破山,本能的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必在意罗云阳的反击,可是在罗云阳挥刀的时候,他的心突然狂跳不止!

    犹如狂风一般的刀芒,化作千万重,带着一种肃杀,朝着破山的拳头迎了上去。

    震寰拳的吸力,再次发挥了作用,每一道分化的刀影,犹如疯狂一般的朝着破山的拳头迎了上去。

    两者还没有接触,不少人就觉得自己知道了答案,可是,就在两者接触的瞬间,破山的脸色大变,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措手不及!

    他的震寰拳,融汇了两重本源法则,在重力拉扯之中,可以将拉来的人直接震碎。

    所以,破山所向披靡,但是现在,他所拉来的罗云阳的刀芒,不但一如开始的时候,能够伤到自己,而且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痕,还很深。

    不,应该说,在他的拳头上留下的伤痕,还很深!

    这种深深的伤害,就算修炼了大地本源法则的破山,也感到自己承受不起,如果一定要承受下去,那么他的拳头,恐怕就会化成碎肉。

    将所有的刀芒,连带着朝着自己冲来的罗云阳直接震飞出去,破山的身躯快速的后退,他这一次,并没有阻止进攻,而是郑重的看着罗云阳。

    “本源法则第二重!”看着罗云阳,破山的声音低沉而又有力。

    对于这一点,罗云阳并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而他也不准备在这件事情上有所隐瞒。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刚刚领悟到的。”

    破山的脸色一变,不管这种攻击的力量,罗云阳是不是刚刚领悟到的,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比较致命的一击,因为他要独一无二,就不能让罗云阳活下去。

    同样,罗云阳也没有选择。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但是两个人的目光汇聚之间,就好像两条拼杀博弈的狼。

    除在虚空之中的血杀道主等人,一个个神色也变得更加的凝重,他们原本以为这场战斗就要结束,却没有想到,已经处于了绝对劣势的罗云阳,在这一刻,竟然突破了。

    也拥有着第二重本源法则的修为!

    “这……这小子厉害!”那紫色光团第一个发出了感慨,他这句话,并不只是对罗云阳的称赞,而是一种真真正正的感慨。

    “参悟秘法,往往都是在生死的一个刹那。看来,这个狂人,以后真的是前途无量。”

    紫色的光团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四周就变得更加沉默,就算是道主,都被刚刚动手的情形,给压制的说不出话来。

    道主也没有想到,在他眼中,已经被判了死刑的那个人,竟然这般的翻身了。

    罗云阳单手持刀,再次朝着破山发起了攻击,本来一拳压制罗云阳的破山,开始陷入了被动之中。

    本来他的身躯不惧罗云阳犹如风一般无形无际的刀法,毕竟对他没有什么大的伤害,可是现在,虽然一次次的将刀法可以吸引到他的震寰拳上,但是每一次刀和拳头的碰撞,都要让他的拳头受到重重的伤害。

    那锋利的刀芒,破开了他的拳头,破开了他的防御,让他根本就来不及施展震寰拳的反震之力,就已经落在了下风。

    疯狂的拼杀,依旧在继续,破山虽然一拳拳的防御,但是他身上深深的伤痕,却越来越多。

    虽然他同样给罗云阳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甚至随着他每一次击出震寰拳,罗云阳都要吐血,但是在这比试之中,他的优势,已经越来越小。

    两个人的伤势越来也多,两个人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慢,虽然罗云阳在上风,但是同样是掌握着两重本源法则的两个人,差距实在是太小。

    惊天动地的战斗,到了最后,就成了两个人体质的比拼。

    而那天雷地火,在这一刻,已经开始变得无比的狂暴,甚至有时候,雷火更会朝着罗云阳两个人比试的场地冲击过去。

    虽然这种冲击,并不会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但是这种冲击却让两个人的比试,变得更加的凶险,也更加的恐怖。

    切克长老等人,都已经不再说话,他们此时,也没有了预测谁是最后获胜者的兴趣。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罗云阳看起来已是筋疲力尽,而那破山的速度,更是已经和普通人差不多了。

    “狂人,就这么算了吧,你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你,那恒基之源,我们共享如何?”再次重重的挥出一拳之后,差点跌坐在地上的破山,声音里有了颓唐之意。

    罗云阳的身体,同样疲惫不堪,但是在这关键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休息。

    所以,他此时,正在不断的用属性调节器增加着自己的体质,他身上的不少伤势,在这体质的增加中,慢慢的得到了缓解。

    “想得美!”罗云阳看着已经没有了太多战意的破山,手中的长刀挥动,再次朝着破山冲了过去。

    破山虽然有所准备,但是他的体力已经崩溃,所以尽管做出了应对,但还是被罗云阳的长刀,直接斩在了要害上。

    也就是一个刹那,手起刀落!

    破山的身躯,在这刀光闪烁之中,被直接斩成了两段。

    破山身死!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