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当……”

    犹如金铁交鸣的声音,在虚空之中不断的响起,这种金铁的碰撞,只是十个弹指,就已经结束。

    可是在这种疯狂的碰撞下,罗云阳就觉得自己持刀的手,在不断的颤抖,他在落地的瞬间,整个人的神色,都多出了一丝苍白。

    在攻击的一个刹那,他一如无所不在的狂风,可以随意的出现在破山的任何一个部位,对破山进行一次次的攻击。

    而破山不动如山,虽然只有一拳,但是那拳头却好似一道漩涡,让所有攻击破山的力量,都朝着那拳头汇聚。

    所以,罗云阳的每一次攻击,虽然都从破山的身上掠过,但是每一道攻击,最终都落在了破山的拳头上。

    这也是为什么,罗云阳施展出的上万道刀光,没有一道对破山造成巨大伤害的。

    破山的脸色平静无比,但是在罗云阳落地的时候,破山的衣衫已经七零八落,而他所有裸露的肌肤上,更是出现了一点点的血痕。

    上万道攻击,就是上万道的血痕,虽然这些血痕看上去很多,但是它们最多,只是伤害到了破山的肌肤下两寸多深的肉。

    这肉非常的少,但是上万的刀光,却让破山的脸,全部都充斥着沟壑!

    “你没有让我失望!”面容已经变得犹如鬼一般狰狞的破山,笑容中露出了白色牙齿。

    听着破山的话,罗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同样没有让我失望!”

    两个人的声音并不高,更没有任何的火气,但是两个人却是在进行着生死的对决。

    从外表上,两个人的第一次对决,罗云阳好像占了便宜,但是他自己很清楚,一次次的碰撞,他实际上也吃了一些暗亏。

    比如自己的刀每次和破山的拳头交汇的时候,那种反震之力,同样给他的手腕,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和第一次的交战相比,接下来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停留,就迅速进行了第二次交战。

    拳头和刀,在虚空之中不断的碰撞,两个人一个身躯如风,一个人挥拳如山,在不大的空间内,激战正酣!

    破山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到了最后,甚至没有一丝好肉了,但是这对他好似没有任何的影响。

    而罗云阳每每和破山交手的一个瞬间,都会收刀疯狂的后退,每一次后退,他都会诡异的出现在破山所看不到的位置。

    风吹无形!

    血杀道的道主,紫色的光团,红色的光团,以及切克长老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场的对决。

    虽然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心态已是坚若磐石,但是罗云阳对风系本源法则的掌握和破山一如堡垒般力量,还是让他们侧目不已。

    “这两个人,一时之瑜亮,我觉得,还是不要让他们再拼下去了,说不定最终,就是一个同归于尽。”

    有光点轻声的道:“他们之中,两个人共同分享恒源之基,也是一种巨大的机缘。”

    “我们,应该爱惜人才!”

    血杀道的其他人,此时都在点头,以他们的目光,如何看不出,这出手的两个人力量虽然是普通的星系巅峰,但是他们对本源法则的领悟,已经超越了普通的恒星。

    甚至超越了一些星系级强者。

    血杀道主稍微沉吟了刹那,淡淡的道:“规矩,总是不能破的,更何况,我们血杀道,缺的不是天才。”

    “是和天地争锋的最顶级的人物!”

    血杀道主的声音,让四周的议论声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就是那几个光团之中的强者,也都不再说话。

    拼杀依旧在进行。

    罗云阳在一次次的躲避之中,最终还是和破山硬拼了一次,只不过那一击,却让罗云阳的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

    血在流,可是罗云阳的心中,战意却越加的强烈。

    我不能死,我要回去!

    他的刀,越加的疯狂,而破山的拳头,则变得更加的雄浑,巨大重力下的山峰,都在两个人的拼杀之中,变得支离破碎。而随着一阵犹如狂风的力量扫过,破山的一只耳朵,被罗云阳的长刀斩落。

    耳朵对于顶级武者来说,重新生长出来,实在是太容易不过的事情,但是却关乎着武者的颜面。

    看着自己掉落的耳朵,破山仰天大笑,他目视着罗云阳,眼眸中充满了敬意。

    “你是我这一辈子遇到的第三个对手,也是唯一让我感到钦佩的对手!”

    破山平静的自语道:“为了表示我对你的尊重,今日,就让你死在我新参悟的震寰拳下。”

    震寰拳是什么?罗云阳不知道,但是能够让破山如此郑重的说出来,这震寰拳的威力,绝对不凡。

    “你可以施展出你最强的攻击,但是,你要记住,你不要留手,因为那可能是你这辈子,最后一次攻击。”

    留在天空的道主光影,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叹了一口气道:“可惜了!”

    什么可惜,道主没有说出来,但是在场的人都能够感觉到,道主可惜的是谁。

    两个人,无疑都是天才般的人物,这般的人物,在历代的血杀战场之中,可以说是百次也遇不到一个。

    而只要出现,就会光芒照耀,就会让群星黯然无光!

    但是现在,天有两日,群雄并起,而且最终,这群雄之中,还将有一个身死道消。

    这岂是一个可惜了得,这简直就是……

    罗云阳的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刀,此时的他心中无比的冷静,甚至可以说,他此刻剩下的,只有一条。

    活下去!

    在他和破山的对抗之中,罗云阳就已经感觉到了两人之间最重要的差异,那就是两个人本源法则之上领悟的差距,虽然破山只有十七,而他只是十,其中的差距只是七!

    可是,金色的七,一直都好似一根巨大的刺,扎在罗云阳的心头。他参悟了法则,自然也知道法则的强大,更清楚法则的作用!

    本源法则七的差距,在罗云阳的感觉之中,实际上非常的大。

    属性调节器变幻之间,罗云阳就已经做好了自己最强的准备,他这一次并没有等待破山率先出手,而是再次化身成为了一阵的风。

    九片树叶,在无尽的狂风之中飞舞,是那样的平凡,又是那样的玄奥。

    当破山施展自己的最强手段的时候,既是他最强的时候,但是同样,也是他最弱的时机。

    在这强弱变幻之间,就是自己的机会之所在,罗云阳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出手并没有任何的迟疑。

    “来的好!”破山大喝,他的拳头再次挥出,这一拳,和刚刚的一拳,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但是,这一拳,叫做震寰!

    当这一拳轰出的瞬间,罗云阳感到了以往那种从四面八方朝着自己笼罩而来的吸引力!

    正是这种吸引力,让他的长刀朝着破山的拳头上汇聚,而且在这一拳笼罩而来的刹那,罗云阳感觉到了一道道的波纹。

    没有错,就是一道道的波纹!

    这是一种震荡的波纹,这种波纹在排斥罗云阳的身躯,从吸引到排斥,也就是刹那间,罗云阳就觉得自己整个人,好似落入了一种诡异的状态之中。

    这种状态,让他非常的难受,不,应该说,这种状态,让他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在这种状态下,罗云阳甚至没有了拼死一战的想法,甚至他的战意,都要在这一拳之下,被通通击碎!

    一百零八道浮屠轮,在这一刻同样飞出,浮屠轮是罗云阳用精神念力催动的,铺天盖地之中,更是隐含着无穷的风之真意。

    每一道浮屠轮,都能够随着罗云阳的心意,出现在任何的地方,每一道浮屠轮在受到攻击之后,都能够快速的转移。

    这是罗云阳修炼风的本源法则,所形成的最强的攻击,也是罗云阳最强大的攻击手段。

    可是这种手段,在震寰拳下,显得是那样的单薄,那样的无力,那样的不值一提。

    也就是一个瞬间,数十道浮屠轮,就已经被打成了碎粉,而罗云阳的身躯,则是靠着浮屠轮破碎的一个刹那,疯狂的往后退。

    退不容易,但是罗云阳在拼命的将自己所有的真意和精神力全部加入到了自己的体质上之后,硬生生的从那震寰拳的包围下,冲了出来。

    一口血,两口血,三口血……

    在脱离震寰拳的范围之后,罗云阳一连吐出了四五口血,甚至还有不少血块,从他的口中吐了出来。

    震寰拳,只是一拳,就已经让他元气大伤!

    看着缓缓朝着自己走来的破山,罗云阳的神情越加的严肃,他不能死,他不想死,他绝对不能死!

    他这几年的努力,就是为了杀回去,如果他死在这里的话,那么他的家该怎么办?

    想到妹妹罗冬儿,想到自己的母亲,想到蓝天绝,想到还没有死的南山世子……

    罗云阳的眼眸中,闪动着犹如困兽一般的凶光,他的手虽然在颤抖,但是他还是紧紧的攥着自己的长刀。

    破山的神色郑重,但是他的出手,却丝毫的没有留情,一拳握动,再次挥出!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