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吧,你们好好打,老子躲在这窝里,说不定还能混个血子当当!”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虽然长着普通人的身躯,但是额头,却有一只小角!

    横田族,一个擅长土系秘法的种族,这中年男子也是倒霉被人卖给了血杀道,被投入这杀戮的重元星中。

    不过这老兄虽然修为一般,但是逃命的功夫却是一流的,一旦意识到哪里有点不对劲,这老兄就第一时间选择找个地方打洞,把自己藏了起来。

    所以,他虽然修为不行,却活到了现在。

    而按照血杀道的作法,只要你最后能活下来,好似就能够成为血杀道的血子,一切自然都不是问题。

    目送着几个同为猎物的同伴离去,中年男子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不屑,就凭这些家伙,还想要杀出一片天地,真是脑子坏了。

    难道他们不知道,就算他们拼了性命,将那两个人给杀了,恐怕最终得到好处的,也不是他们吗?

    这狡黠的中年男子冷笑一声,身体就好似一只灵活的土拨鼠,朝着自己布置的巢穴里面一钻。

    奶奶的,我啥也不管了!

    可是,就在中年男子刚刚在自己柔软的坐垫上坐好的刹那,他就觉得一阵地动山摇。

    作为他的巢穴,这一片巢穴可是经过加固的,别说普通的地震,就算两个行星巅峰的强者在这里对轰,也不能伤害他多少。

    现在这是……

    就在中年男子的心中念头升起的时候,一种可怕的念头升起在了他的心头,没有丝毫的犹豫,他腾空朝着洞穴外冲了出去。

    一个刹那,他就已经冲出了洞穴,而他所看到的情形,却让他的心不断的颤抖。

    滚滚的岩浆,从地下翻腾而出,一道道可以毁灭恒星强者的地心烈焰,犹如火龙一般的汹涌而出。

    所到之处,烈焰滔滔。

    中年男子脸色大变,他在半空之中,好像安全,但是他自己心中清楚,这个安全,也只不过是好像而已。

    就在中年男子心中念头乱闪的时候,就看到虚空之中,出现到了一道道的雷光,这些雷光汹涌而下,和地火交汇之间,天地好似要毁灭一般。

    处在天雷和地火的交汇之所,如果持续下去的话,那么后果就会变得非常严重。

    中年男子来不及多想,就朝着没有雷火的方向跑。可是雷火的面积越来越大,也就是转眼的功夫,男子就已经飞出了数百里的范围。

    雷火依旧在继续,一直平静的重元星,此时就好像活了过来一般,在飞速的逃走中,中年男子看到了几名同伴,从他们的衣着上,应该是血杀道精英手中的漏网之鱼。

    如果说以往,彼此还戒备着对方的出手,那么现在这种时候,则全然没有了这种戒备。

    因为大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逃命。

    逃命,逃命,在这天地雷火之间逃命!

    也不知道奔逃了多久,中年男子发现雷火终于平息了下来,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也发现,他们上千人,已经汇聚到了一个方圆不足十里的小山上。

    四周雷火涛涛,上去就是死,而处在这十里的方圆之中,他感到不少人的目光,都带着一丝凶意。

    “他就是破山!”有人指着一个身高一丈有余,整个人看上去好似一头巨熊一般的年轻男子,沉声的说道。

    破山两个字,让不少人的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更有人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中的兵器。

    而一股好似压抑着的风暴,突然聚集在了这些人的心头。

    他们都很清楚,现而今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只有一百人可以走出去,而且,他们之中,有的人觉得自己的恒基之源太少。

    恒基之源的重要性,几乎活着的人,都已经明白,更有人已经清晰的感觉到。

    “那是狂人!”又有人惊呼一声,而这喝声之中,甚至带着一丝战栗!

    喊出这句话的是一个血杀道的精英,只不过此时,他的眼神之中,丝毫都没有精英应有的冷静,他所有的,更多的是一种恐惧,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血杀道的弟子,大多用恐惧的目光看着狂人,毕竟这个人从出现以来,杀的最多的,就是血杀道的弟子了。

    “破山师兄,此人杀了血杀道弟子无数,我们一起动手,杀了他,您就是名正言顺的第一!”一个看似精明的血杀道弟子,沉声的朝着一如小山一般的破山道。

    破山默不作声,但是他的沉默,对于那血杀道弟子来说,倒像是怂恿和鼓励,他一挥手臂道:“诸位兄弟,我们一起动手,杀了他,杀了他!”

    可是就在他这话出口的时候,那破山的拳头,已经诡异的击打在了他的头上。

    刹那间那血杀道的弟子,直接死在了地上。

    “此地的人太多,不够你我二人一战,不如把他们统统料理干净了,你我再痛痛快快的战上一场,如何?”说话的是破山,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尊重的味道。

    罗云阳朝着破山郑重的看了一眼,他有一种感觉,这个破山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

    稍微沉吟了刹那,罗云阳就已经有了决断,他重重的点了点头,算是对破山的回答。

    两个人的对话,让那些血杀道精英的梦想彻底的破灭,一个血杀道精英在这一刻,突然高声的大喝道:“诸位,咱们现在只有一条路了,一起拼吧,说不定我们还能够拼出一条未来,不然的话,只有死路一条了!”

    在死亡的威胁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顾不得自己究竟是哪一边的人,他们能够修炼到行星九阶,自然清楚,这个时候越是躲避,说不定死得越快。

    唯有杀了这两个远远高于他们的人,他们才有活命的可能。或者说,只有杀了这两个人,他们才能够活下去。

    拼命进行的很突然,却也很正常,几乎刹那功夫,数十个念力师,几乎同时催动了自己的念力兵器。

    一时间,短刀如雨,光轮灿烂,长剑齐飞!

    上百件的兵器,几乎同时朝着破山斩了过去。虽然他们都没有和破山动过手,但是他们都知道,破山动作并不是太快,他们要做的,就是磨死破山。

    “当当当!”

    破山的拳头挥出,看上去并不是太快,但是非常诡异的是,他的拳头,却和每一个击向他手掌的兵器,都碰撞在了一起。

    这并不是他的拳头迎向那些兵器,而是那些兵器,犹如疯一般的朝着他的拳头撞去。

    而每一次碰撞,就是一地的碎片!眨眼工夫,几乎所有攻击破山的兵器,都变成了碎片。

    破山长啸,跨步向前,每向前一步,破山就攻出一拳,而每一拳,都有一个身躯,不由自主的朝着破山冲去。

    眨眼工夫,破山就打出了上百拳,更有一百人,直接死在了破山的手中。

    这些身死的人,不论修为高低,不论是血杀道的弟子还是那些猎物,全部都是震碎生机,当场而亡。

    百人的杀戮,让天地变色!

    本来还疯狂的众人,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也就在此时,围在罗云阳身边的那些血杀道的弟子,同样开始了他们的攻击。

    狂人的刀快,快的好似风一般,而面对攻击速度快的人,不能和这等的人物比快,要比,也是要和这等的人物比慢。

    只有比慢,才有生路。

    血杀道的精英,一个个都是杀戮的好手,所以他们在出手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出手的速度都不快,但是他们的刀光剑影各种兵器,却在虚空之中合成了一片刀山剑海。

    刀山在聚集,剑海在聚集,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在拼命的聚集,这种聚集虽然慢,但是这种聚集,却有一种裹挟雷霆之势的态势!

    雷霆万钧,势不可挡!

    在这万钧雷霆之下,罗云阳的神色平静,他挥动自己手中的长刀,朝着那刀山剑海冲了过去。

    一个冲击,他的身影已经冲到了刀山剑海之中,一个冲击,他的身影已经没入了刀山剑海之中。

    也就在这一刻,有的人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们觉得,只要是淹没在他们的刀山之中,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伴随着他们笑容的,却是永远的凝固,他们没有看到,也没有感觉到,但是他们已经死了!

    一如风一般的刀,穿过了刀山,穿过了剑海,划破了长空,更割去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

    死死死死!

    也就是一百个刹那,无数的身影,都已经倒在了地上,滚滚的天雷和无尽的地火聚集而成的,犹如地狱一般的天地,在疯狂的收缩。

    十里、八里,六里……

    当罗云阳的刀收回的时候,破山的拳头也停了下来,两个人此时一个处在唯一可以站人的山的左侧,另外一个,则处在山的右侧。

    无数的光电,化作两道洪流,朝着两个人冲了过来,眨眼间,两个人就变成了赤红色,一如两个神帝,站在无尽的天威之中。

    “战!”罗云阳低喝!

    “战!”破山沉吼!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