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元星上,每一个人都是敌人!

    虽然这种说法丝毫没有错,但是却依旧有人抱团取暖,这些人不但包括那些被送来的当成猎物的武者,同样包括三千血杀道精英弟子。

    精英弟子之中,只有一百个人可以活下来,这就给不少的精英弟子一想象的空间。

    所以,不少觉得自己实力只是中等的血杀道聚集在一起,一来图个自保;二来也是为了诛杀他人。

    在这重元星上,没有任何的怜惜,没有任何的怜悯,没有任何的慈悲。

    当罗云阳高喝的时候,五个血杀道的精英,正在不远处休息,在听到罗云阳的喝声,一眼看出罗云阳不是血杀道的弟子之后,他们瞬间出手。

    每一个人出手,都是必杀技,图的就是一招制敌。

    在他们想来,这个人虽然有些本事,但是这些低级实力培养出来的行星九阶,还是差的太远了。

    杀这等人物,一如屠狗!

    他们的兵器挥动,每一个人都蕴含着那么一丝规则,可以说他们每一个人,此时都是全力出手。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但是,就在他们觉得眼前之人就要被斩杀的时候,他们突然感到自己身边微风吹动,伴随着这一点点的微风,五个人全部身死。

    足足有上千恒基之源化成的光点从这些血杀道的强者身上涌出。虽然人已经身死,但是他们的眼眸瞪得大大的,除了不信,还是不信。

    ……

    一阵突然卷起的狂风,让整个重元星陷入了一片迷雾之中,在这等的时间内,就算最坚强的武者,都会选择在红色的沙尘暴之中休息。

    可在这个时候,同样有一些人在活动。

    这些人就好似土拨鼠一般,从各种土坑之中钻出来,每个人的眼眸中,除了戒备,还是戒备。

    “老六你还活着!老五呢?”

    “被杀了,前天他忍不住修炼了一下,被一个血杀道的小崽子发现了,死了!”

    “听说了吗?就在二十天前,血刀死了,死在血杀道这一次最强的厉云手里,听说没有接三剑!”

    “血刀也死了?看来我们这一批人,也没有希望了!”说话的是一个面容俊朗的中年人,比之自己那些犹如土拔鼠一般的同伴,显得干净的多。

    “血刀、巨斧、断剑!”喃喃的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名字,中年人沉声的道:“我一直以为,他们三个人的出现,一定会打破血杀道在这血杀斗场不可磨灭的神话,但是现在看来,我真的是错了!”

    “三年前,巨斧身死!两年前,断剑折柄;现在,血刀又死了,嗨!”

    各种谈论中,就听有人悠悠的道:“说实话,血刀真是可惜了,他……他本来是大家的公子,如果按照家族安排的路走,总有一日,他也能踏上巅峰!”

    “可是,为了走上杀戮的至道,他主动参加了这次血战,他觉得他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男子说到此次,悠悠的道:“可惜了!”

    没有人说话,此时大部分的人心中,除了同病相怜的想法之外,就是自己究竟能不能见到明日的太阳。

    “不是还有一个狂人吗?你们听说过他的消息没有?”有人突然开口道。

    “没有,说不定早就死了!”有人淡淡的说道。

    就在他们闲谈,以及各自开始交换物品的时候,耳中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这些脚步声很沉,沉的没有丝毫的掩饰,这种情形,在重元星是非常少见的。

    毕竟,就算是顶尖的强者,也有可能被杀。

    他们几乎同时朝着脚步的方向看去,就见上百个身穿血杀道衣衫的男子,正在拼命的奔跑。

    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恐惧,他们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些人是来围剿他们的!

    可是,就在他们暗吧自己大限已到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却是一个人,一个手持长刀,跟随在众人之后的人,这个人轻松的漫步,但是那些狂奔的人,却好似就在他的身边。

    也就是一个刹那,他已经走进了人群中,刀影闪动之中,一道道血杀弟子的身影倒在地上。

    也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上百血杀弟子已经死了一半。

    虽然这之中,也有一些血杀道的弟子转身拼杀,但是最终,这些血杀道的弟子,还是快速的被斩杀。

    那男子手中的刀,好似拥有着一种妖异的力量,难以抵挡,难以琢磨,难以……

    血杀道的精英已经没有了斗志,他们所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逃,不在于能否逃出那个正在追杀他们的狂人的手心,而在于能否超过自己的同伴!

    超过去自己的同伴,就能够活下去。

    逃逃逃!

    所有的人都在疯狂的逃窜!

    当那身影追逐着血杀道的弟子离去之后,在场的人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们之中有人感慨的道:“谢天谢地,他没有发现我们!”

    “不,他肯定发现我们了,只不过没有杀我们!”

    “那是狂人,我见过他,虽然有四年了,但是我没有看错,那就是狂人!”有人大声的叫道,就好像狂人和他有什么亲近的关系一般。

    但是更多的人,在这一刻却是选择了飞身离去,不管是什么人,他们都是弱者。但是,想到那些犹如猪羊一般奔跑的血杀道精英,他们的心中又充满了欣喜!

    虽然这个人不是他们的同伴,但是他们毕竟是同一种身份!有这个人的存在,至少可以证明,他们不止是猎物。

    消息传播的很快,狂人复出,比之以往更加的疯狂。而血杀道的精英弟子,死亡的速度,同样在飞速的加快。

    十日之后,血杀道精英之中排名在九十九位和一百位的谢家兄弟,葬身在荒山之上。

    二十日后,血杀道排名第三十六的女武神身死,美丽的双眸睁得大大的,眼眸中全都是不信之色。

    三十日,血杀道三千精英之中最大的组织刺天盟覆灭,五百三十六人全部丧生!

    五十日,血杀道第九强者失水,被人斩杀成为两段。

    而杀人者,无一例外,是狂人!

    狂人!这两个字就好似旋风一般,疯狂的席卷在了重元星,早就只剩下不到几千人的重元星,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不论是血杀道的精英,还是那些被猎杀的猎物,都开始兴奋起来。他们隐隐感到,一场巨大的风雷,就要掀起。

    血杀道的第三强者惊空,挑战狂人于葬神高原,最终人们看到的,是狂人一个人走下了葬神高原。

    随着惊空的死亡,本来气势汹汹的血杀道精英,顿时集体失声。虽然惊空不是第一强者,但是在不少人的眼中,他却是不可逾越的存在。

    如果说在血杀道的三千精英之中,究竟有谁可以从重元星之中走出来,百分之百的人要说,这个走出来的人,一定是三大最强者。

    破山、云雷、惊空!

    而现在,惊空却死了,死在了那个被称为狂人的人手中,这让无数的人,都感到自己的心在颤抖。

    毕竟,三大强者的修为远远超过了他们!他们甚至没有人敢于挑战这三大强者的权威。

    也就在血杀道剩下的精英集体暗叹的时候,有一个消息传来,这个消息同样让血杀道的强者们震怖不一。

    云雷死了,排名第二的强者云雷死了,只不过他并不是死在狂人手中,而是被破山一拳打死。

    有人看到两个人的交手,只是一拳,云雷就死在了破山的手中,那一拳看上去无比的简单,但是那一拳,却让血杀道的至强者云雷,没有了丝毫的反抗之力。

    云雷死了,惊空死了,三千血杀道的精英,只剩下不到三百,而被当作猎物的十万猎物,更是只剩下了五百多人。这些人加起来,已经不足一千。

    虽然能够活下来的,都是精英之中的精英,可是,在这个过程之中,也让人意识到了危机。

    这是一种关系到了所有人生存的危机,所以在这危机感到来的瞬间,不少人的眼睛都红了起来。

    巨大的战船上,切克长老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飞船上巨大的电子屏幕,他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惊。

    “破山的大地本源法则,已经达到了第二重!”说话的是一个面容冰冷的下属,他的声音中带着机械的道:“要不然,他绝对无法一拳打死云雷!”

    “毕竟云雷和他,都处在大地本源本源法则的第一重!”

    切克长老点头,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郑重:“那狂人呢?”

    “狂人的风系本源法则,应该是第一重的大圆满!”那下属沉声的道:“虽然没有晋级第二重,但是属下有感觉,他随时可以晋级!”

    “你来看,他们这是要围攻狂人和破山!”切克长老手指着云图,淡淡的说道。

    “困兽犹斗!”面容冰冷的下属淡淡的道。

    “可是这困兽,却又让我看到了希望!”说到这里,切克长老手指朝着中间位置一指道:“恐怕几千年没有的局面,就要出现!”

    “我血杀道,将出现一个顶级的天才人物!”切克长老说到此处,一脸郑重的问道:“你觉得,这个人应该是谁?”

    “属下看好破山!”男子没有犹豫,说话掷地有声。

    切克长老哈哈大笑道:“你呀,真是无趣,竟然和我的看法相同!”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