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杀道三千精英,降落在了整个重元星上,他们每一个人相距的距离,是五百公里。

    对于每一个血杀道的精英来说,这都是他们生死攸关的一场杀戮,能够熬过这一场杀戮,他们才是真正的血杀道强者,才能够享受血杀道所带来的荣光。

    丙已真加入血杀道六十年,从普通的蛮族少年,一直走到今天,他经历了太多太多。

    十一岁,他杀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十五岁,他在一场关乎命运的杀戮中,成为了唯一走出来的人……

    从此以后,他认定了一句话,一个顶尖的佼佼者,是需要忍耐孤独的,孤独到永世无可相伴,永世无可追随,永世无可期待!

    现在,他终于熬到了最后一关,只要过了这一关,他的日子就能逍遥自在了!

    在精英营的排名之中,丙已真的排名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有些落后,但是在这方面,丙已真并没有任何的负担,因为作为一个顶尖的猎杀者,伪装是最好的选择。

    他心里充满隐秘的快乐,所以,在进入重元星之后,他就把自己伪装成了他眼中的那些只是给他们送恒基之源的猎物。

    也正是这种伪装,让他轻松自如,已经猎杀了十几个猎物,他的身上,更是有了一百多块恒源之基的碎片。

    丙乙真匍匐着,他的目标,是一个营地,一个有着二十多位最为凶残的行星级强者联合组成的营地。

    这是方圆五百里最凶残的一伙人,也是异常团结的一伙人,只不过他们的团结,在丙乙真的眼中,真的是什么都不算。

    潜伏,静静的潜伏!

    叶落无声,丙乙真已经潜伏到了营地之中,他并没有立即动手,虽然他依靠真正的实力,同样可以诛杀这些人。

    他喜欢用最小的代价,来完成自己的任务。

    二十个人的营地很小,很紧促,但是也看得出,这二十个人很紧张。难道他们是紧张自己的到来!

    就在丙乙真对自己的到来感到骄傲的时候,就见到远处的风中,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手持着长刀的身影!

    “狂人!”那手持巨斧的二十人首领大声道:“血杀道的精英都已经来了,我们更该联手对敌,何必自相残杀!”

    二十人的习惯,丙乙真已经摸清楚了,他知道这二十人凶残霸道,此人说话这般的小心,足可见对这狂人的看重。

    看来,在这些猎物之中,也有些出众的。

    此时的他,心中充满了激动。这是一种猛兽看到血的兴奋,也是一种猎人看到大猎物的兴奋。

    狂人挥刀,快如狂风,也就是刹那,二十人已经有十七八个死在了他的手中,而那首领和二十人中的精神念师则飞速的逃窜。

    虽然二十人发过毒誓要同生共死,但是在这生死关头,他们谁也不顾不得谁。

    就在狂人追上,一刀要将那首领斩杀的瞬间,丙乙真出手,他腾空而起,可是,就在他出手的瞬间,他突然发现,狂人的刀,竟然转向了他。

    而且,这狂人直视着他的眼睛,眼里射出冷洌而阴沉的光,一阵入骨的寒意让丙乙真觉得自己末期将至,这让他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猎物,可是他眼中的兴奋,更多了!

    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内心激荡着一种充满快感的战栗,对血腥屠戮的渴望燃烧他,他的手在握住剑柄的那一刻,在残忍的快感的驱使下颤抖着!

    他挥动自己手中的长剑,身躯在虚空之中,诡异的生成了两个,一个瞬间,两道剑光,同时朝着狂人斩去。

    两道剑光,后发先至,竟然快过了狂人的刀!

    狂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骇然,这让丙乙真觉得无比的舒爽,虽然这狂人不凡,但是在自己巅峰的一剑之下,他还是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就在丙乙真畅想着自己的长剑刺入狂人脖颈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精神猛的一颤。

    精神攻击!

    丙乙真不是精神念师,但是他的精神力同样不弱,按照教导他那个人的说法,进攻不足,但是防御有余。

    可是现在,防御有余的精神力,竟然没有阻拦住那人精神力的侵入。虽然他只是停滞了一个刹那,但是这一个刹那,却可以要了他的命。

    刀光过,他的脖颈被直接斩开。

    杀了丙乙真的狂人,在落地的刹那,手心也沁满了汗水,他对于丙乙真的手段,同样没有想到。

    自己明明设计好的圈套,而且先出手已经占尽了先机,却还是差点被人后发先至。

    他的剑,为什么看似不快,却能后发先至呢?

    没有理会那已经逃远的二十人首领,狂人迅速搜索丙乙真身上带的东西,对于狂人来说,作为血杀道精英的人物,身上所携带的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

    一刻钟之后,狂人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狂喜之色。不过他并没有停留,在吸纳了所有的恒基之源后,就飞速的后退而去。

    血杀真法!

    回到自己落脚点的狂人快速的打开,就发现里面除了源力的修炼之外,更有一套血杀剑法!

    剑法很诡异,给人一种很悬疑的感觉,没错儿,就是悬疑,就算以狂人的悟性,也感觉那剑招好似根本就难以实现。

    比如本来在一边的长剑,诡异的挪移到了另外一边。

    将剑法看完的狂人摇了摇头,随手将剑法翻过,血杀真法就已经到了尽头。

    就在狂人准备合上这本血杀真法的时候,他蓦然发现,血杀真法的最后一页,竟然是一幅画。

    秋风落叶图!

    秋风狂卷,九片落叶下落,这画无比的简单,但是看在狂人的眼中,却瞬间神色大变。

    虽然只是寥寥几笔,而且在狂人看来,这幅画好似还有一些问题,但是在这漫卷的秋风之中,狂人看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秋风卷动,落叶变幻,而真正让落叶变化的不是落叶本身,而是秋风。

    秋风无形,秋风轻卷,秋风执掌着秋叶的命运……

    也就是一个刹那,狂人好似把握到了什么,他盘膝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那秋风落叶图。

    一刻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狂人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在沉吟之余,他快速的点开自己的属性调节器,将自己的属性,大部分加在了精神力上。

    精神力的增长,再次让狂人精神奕奕,不知道过了多久,狂人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了然。

    他手中的长刀挥出,一刀劈斩,所向披靡,可是就在这一刀斩出的瞬间,它却猛然扭转了一个方向。

    这股扭转,让人很是诧异,甚至有一种根本就想不到的感觉,但是这一刀,真的做到了。

    九片落叶,自己才做到了一点,狂人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凝重,可是,就在狂人再次要陷入沉思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一变。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狂人腾空而起。也就在这个时候,就见一道光影,犹如电光,朝着他飞驰而来。

    这道身影很快,快的犹如闪电,在看到这身影的瞬间,狂人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凝重。

    此人一往无前,此人速度犹如电光,比起被自己所诛杀之人,此时更加的强大,也更加的难以对付。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狂人就腾空而起,朝着远方飞驰,他不知道来人是谁,但是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此人比自己要强。而见识了狂风落叶图的狂人,更没有想着光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和此人拼一长短。

    走走走……

    从后方追来的,是一个身穿血衣的男子,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对于他而言,这个猎物竟然提前发现了他,实在是让他从心中升起了一丝兴奋。

    还真是一个有用的猎物!

    不过这猎物察觉了他又能如何?论其速度,他在三千血杀道弟子之中,可是数一数二的。

    随着他心念的闪动,他的速度越来越来越快,但是他无奈的发现,自己和那前方之人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了……

    一百米,二百米,三百米……

    最终,那人停下了脚步,但是狂人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依旧疯狂的奔跑。

    五个小时之后,狂人停下了脚步,虽然没有交手,但是他感觉,这是他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那个人,相当的可怕。

    虽然不敢肯定那个人就是血杀道的顶尖强者,但是如果血杀道的精英之中多几个这样的人,那么自己就必死无疑了。

    而自己和这些人的差距,不是力量,不是功法,而是那种对法则的领悟。

    重元星的重力压制着意境,但是它一点都不压制规则,规则的力量,在这里还是能够应用的。

    一处深深的洞穴中,狂人将自己的身体技能调整到了最低,如果不仔细探查,那么映入人心中的,就是一块石头,一块大大的石头。

    狂人的须发,开始快速的变长,但是狂人没有理会这些,他忘记了重元星,忘记了即将到来的杀戮,忘记了所有的一切,最终他有的,只有那一片狂风。

    时间快速的流逝,那狂人的短发,已经披散在了肩上,就是那胡须,也开始有飘洒胸前的趋势。

    天地对于狂人来说,已经变得静寂了起来。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狂人低喝,他的眼眸,瞬间变得无比的明亮。

    随即,狂人的身躯就一动,四周的山石瞬间崩碎,狂人从那地底,直冲而出!

    “吾在此,谁敢一战!”目视着昏暗的苍穹,狂人大喝。而就在他的喝声中,五个身穿血杀道精英衣衫的男子,已经从四个方向冲了过来!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