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最恶心的事是什么?莫过于辛辛苦苦煲了一锅美味的汤,你垂涎三尺好不容易等它煲好了,喝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碗里赫然躺着一只屎壳郎,估计会恨不得肠胃倒光光!

    对于蓝天绝而言,罗云阳就是这只屎壳郎。为了让自己亲信的程家上位,蓝天绝穷尽了手段,甚至不惜运用自己的权利,让倾城之战提前开展。

    蓝天绝自忖他可以运筹帷幄,自信满满,他非常享受这种掌控自如的快感。

    正当他笑看云家那位不知伤势如何的人物不得不曝露出自己的真实情况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一个罗云阳!

    如果说那阵法比拼,罗云阳得了第一,他顶多也就是不舒服而已,但是现在,这家伙一个人弄走了五十分。

    云家虽然暗弱,但是光这五十分,就足以让他们稳居于不败的地步,不管那程家如何的想要进入四王之列,也只能等几年再说!

    “孽障!”

    一个小小的勋爵,蓝天绝一句话,完全可以让他死掉,可是现在,这罗云阳那绝顶的阵法资质展露出来,阵法协会的杜云大师,已经将他纳入了阵法协会。

    虽然在整个天下,阵法协会并不是一个太过强大的组织,可是要想换了他这个帝皇,却还是做得到的。

    他可不能因为这个小人物,因小失大。这种拣起芝麻丢西瓜之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可是这口气,他要是出不来,那也会把他憋坏了!

    “陛下,南山世子求见!”美丽的侍女,战战兢兢的朝着蓝天绝禀告道,此时的她,生怕这位喜怒无常的王者,一挥手,把自己给杀了。

    “不见,让他给我滚!”蓝天绝并不将南山世子放在眼中,对于蓝天绝而言,南山世子只不过就是一个小辈,根本就不值得他接见。

    “南山世子说,他有办法给陛下出气!”侍女虽然像是要退走,但是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嗫嚅道。

    蓝天绝差点火冒三丈,他最忌讳别人看穿自己的心思。在他看来,作为帝皇,绝对不能让一个外人看透了自己真实的欲望,不然,就会被人钻空子了!

    现在看来,这南山世子必定是把自己的心理给揣摩透了!正想发火,却又忍住了,恼火道:“让他给我滚进来!”

    南山世子进来的时候,蓝天绝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帝座上,此时的他,威严如山,让人一见,就不由自主的心生臣服之意。

    “见过陛下!”南山世子躬身行礼,那姿态很是恭敬。

    “你来见我有什么事情?”蓝天绝目视着南天世子,声音平和之中,却带着一种让人恐惧的杀意。

    作为一个行星九阶的存在,南山世子的心在颤栗,他和蓝天绝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在镇定了一下心神之后,南山世子这才道:“我来给陛下出气。”

    “嗯,你还是有心了,说说怎么给我出气!”蓝天绝看着南山世子,冷冰冰的说道。

    “陛下,您请看!”南山世子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了一份血红色的帖子。就算是蓝天绝,在看到这帖子的瞬间,眼眸中也生出了一丝郑重。

    并不是这帖子如何的材质高档,而是这帖子所代表的人,所代表的物,所代表的对象!

    带着血骷髅的帖子,有一种让人望而生寒的感觉,蓝天绝在将帖子翻看的瞬间,眼眸中就露出了一丝惊讶。

    因为在那帖子上,赫然写着三个字罗云阳!

    瞬间,蓝天绝就将那血色的骷髅贴合住,本来平静如水的联脸上,这一刻更是露出了一丝怒意!

    “孽障,你可知道,私自将罗云阳添加到血杀道的血杀战场中去,就是要和阵法师协会不死不休吗?”

    蓝天绝说话间,一股磅礴的力量,四散开来,在这股力量之下,南山世子虽然拼命的想要站稳自己的身体,但是最终,整个人还是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不是他不想站,实在是此时此刻,他根本就站不住。

    “陛下,陛下请听我一言!”南山世子惶恐不已,声音中带着急促,带着恐惧,更带着委屈。

    蓝天绝哼了一声,目光中带着一丝冷漠的道:“你觉得朕就是那种被怒气冲昏了头脑的人吗?你觉得朕为了一时的快意,毁掉整个蓝雨帝国吗?”

    “陛下,我自然知道陛下您英明神武,胸怀宽广,为人也是君子坦荡荡,这种事情自然不会去做!”南山世子嘿嘿一笑道:“但是,陛下,要是这罗云阳在一年之前,就在血杀贴上呢?”

    蓝天绝的脸色一变,随即他身上犹如雷霆一般的气息消失的干干净净,拿起那血杀贴又看了两遍,就见上面的时间印记,确实是一年前。

    也就是说,罗云阳早就在一年前,血杀道给各方下命令,让各大势力上报进入血战斗场的名单时,就已经名列血杀贴之上。

    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算是阵法师协会,也难以改变。阵法师虽然厉害,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和血杀道为敌,更不要说,为了一个只是天才的罗云阳。

    天才很多,死了的天才,自然就没有了丝毫的份量!

    “没想到,你在一年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看来,你还真是一个人才!”

    蓝天绝一挥手,那血色的帖子已经落在了南山世子的手中,他哈哈一笑道:“这一次,我给你记功一件,说吧,你希望得到什么,朕绝不吝啬。”

    南山世子嘿嘿一笑道:“能为陛下效命,是属下的荣幸,又怎么会贪求陛下的赏赐呢?不过,如果陛下您赏罚分明,一定要奖励属下,就请陛下以后,将云兮赐给小人吧。”

    “好,有想法!”蓝天绝说话间,一挥衣袖,南山世子就轻飘飘的,被一股力量送出了大殿。

    夕阳西下,在云家那可以称得上壮丽的府邸之中,云兮和罗云阳相对而坐。

    这是一个很有情调的晚餐。葡萄酒,美丽的烛光,空气中似乎也弥漫着温馨,如水流淌,两个人都默然不语。

    “喝了!”云兮端起酒杯,直接放在了罗云阳的嘴边。这是她的方式,没有缠绵,但实实在在。罗云阳只好接过来,只是抿了一口,就飞快的意识到,这酒必定是非同寻常之物,心里的温暖也在悄悄地流动。

    云兮的眼睛里闪动着幽幽的微光,在烛光下越发的楚楚动人,罗云阳只觉得他的心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蹄声如鼓,激情飞扬。

    云兮一副醉人的模样,笑着道:“这是珍藏了三百年的极品美酒,整个蓝雨帝国不超过一千瓶。”

    罗云阳这一刻甚至觉得,自己的精神力在这美酒之下,竟然有一种漂浮增长的感觉。

    “谢谢你,这一次你的出手,让我云家转危为安!”云兮柔声道。

    罗云阳笑了笑道:“如果我说,我就是想要挣你弟弟十万蓝雨币,你会怎么想?”

    云兮笑而不语,今日穿着一身家居长裙的云兮,越发给人一种温婉如玉的感觉。

    “你知道吗,你这个问题如果让四王十二公那些家族的人听到,会怎么样呢?”

    罗云阳下意识的摸了一下鼻子,坏坏的笑了,他又不是智障,当然能想起来那些人会是一个什么模样。

    “虽然……虽然这一次危机好像化解了,但是我爹一日不正常现身,我云家的危机就难以度过。”

    云兮说到此处,正色道:“虽然你加入了阵法师协会,而且在协会之中,还很受重视,但是你知道么,这些东西虽然能够保护你一时,却难以保护你长久。”

    “一个死去的天才,就不是天才了!”

    罗云阳轻轻的点了点头,对于天才人物,整个大宇宙从来都不缺,活着的天才是天才,死去的只能是尘埃。

    云兮还要说话,却被快速跑过来的一个中年男子打断了,中年男子的眼眸中,充斥着愤怒的火焰。

    “九叔,什么事情?”云兮看着中年男子,轻声的问道。

    被云兮称为九叔的男子眼眸中寒光闪动道:“郡主,刚刚皇宫公布了进入铁血斗场的名单,那上面……那上面竟然有罗公子的名字!”

    云兮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眼里都是疑惑之色:“九叔,你是不是听错了,怎么可能,那上面怎么可能有罗公子的名字呢!”

    “虽然血杀道霸道天下,但是血杀道也不能不经过阵法师协会,就让罗公子进入铁血斗场!”

    说完这句话,云兮的神色平静了下来,她哼了一声道:“如果蓝天绝真的走了这一步,那他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哼,不但阵法师协会饶不了它,就算是血杀道,也难以容他!”

    那被称为九叔的男子一搓手道:“郡主,这个道理咱们懂,陛下怎么会不懂呢,他怎么可能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听说罗公子的名字,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在血杀贴上了。”

    云兮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整个人差点没有摔倒在地,她的声音颤抖的道:“九叔,你……你说什么……”

    那男子不再说话,但是他的沉默,却代表着默认。

    “云阳,你走!一刻也不要停!”云兮扭头看着罗云阳道:“隐姓埋名,逃到没有人的星球,现在、马上、立刻……”

    云兮已经说不下去了,她的眼眸中,全部都是泪水,而一向无比坚强的她,此时不由自主的瘫软在了地上。

    “血杀贴不能改变么?”罗云阳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但是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是要保持冷静。

    “是,血杀道……血杀道称雄无数星系,蓝雨帝国和它比起来,就好似一个蝼蚁一般。”

    “以前,蓝雨帝国的帝族并不是蓝家,只不过那个帝族因为忤逆了血煞帖,所以被直接灭族了。”

    说话的是那位九叔,他沉声的道:“是一个星球,被直接从虚空之中抹灭的。”

    虽然那九叔只是说了两句话,但是其中所隐含的内容,却让人恐惧不已。

    也就在这一刻,罗云阳感到自己的四周,正有一道道精神力,不断的掠过。

    这些精神力,都不是一般的强横!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