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炉已经被我激活,丹炉就在我的手中,我一念之间,就可以使用丹炉……

    谢南山的心中,各种念头不断的涌动,对他来说,这个亚人的几句话,自己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可是,就在他心里的念头无比坚毅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手掌开始发热,对,就是发热。

    对于他这种已经修炼到了一定境界的人而言,手掌的温度可以随意的控制,只要不是太离谱,基本不是问题。

    可是现在,这手掌自己根本就没有调整,它怎么可以发热呢?一念之间,谢南山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难看。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掌,此时竟然开始发红,而和自己的手掌发红相比,那本来平静的丹炉,居然也开始发红了!

    几乎本能的,谢南山就想要将自己手中的丹炉抛出去,虽然这丹炉关系重大,但是东西再好,如果没有命来享用,岂不是一场空?

    但,就在他抛出丹炉的一个刹那,滚滚的火焰将他的手臂包裹住,一种焦糊的烤肉的味道,在虚空之中弥漫。

    对于谢南山而言,他的肉身强大无比,就算撞上铁板,受伤的也应该是铁板,可是丹炉之中,有的是上百种神火的汇聚,他肉身虽然强大,但是和神火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丹炉扔了,手就要成为烤肉了。

    谢南山顷刻之间,就施展了四五种手段,他的几个下属,更是有人直接催动了一片水泽。

    但是没有水泽的时候还好,等他的属下将那一片水催动起来的时候,谢南山就觉得自己的手转眼又变成炖肉了!

    疼痛的感觉,直入心肺不说,而且那火焰竟变得越来越大了。

    不敢有丝毫的犹豫,谢南山手起刀落,将那朝着自己臂膀蔓延的火焰连着自己的左手,一下子给砍断了。

    这一刀之下,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但是此时的谢南山并没有停下来,他脸上紫光闪动之间,一个小小的手臂从断裂的臂膀处长了出来。

    断臂重生!

    这种手段,在蓝雨帝国并不是太难,只不过每一次断臂重生,都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就在谢南山断臂的瞬间,元庚、李情韵等人,也都第一时间将自己手中的丹炉扔了出去。

    虽然丹炉很重要,但是确定安全更重要。

    好似是对他们这种抉择的赏识,几乎就在丹炉落地的刹那,三股各色的异火,直接从丹炉之中冲了出来。

    异火如龙,在虚空之中焚烧,丝毫没有熄灭之势。这等奇怪的情形,让李情韵等人后怕不已。

    他们知道自己丢不了性命,但是如谢南山那般,丢掉一条手臂,也不是什么好事。

    而在这个时候,他们看向罗云阳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特别是李情韵,她看向罗云阳的时候,犹如秋水一般的眼眸中,更多了一丝由衷的钦佩。

    “罗先生,你怎么知道我们的丹炉有问题?”

    罗云阳表面上一本正经,心里却是暗自窃笑,我怎么知道这丹炉之中有问题?嘿嘿,我当然知道,因为那些丹炉之中的火焰,就是俺把它引出来的。

    “肯定是他搞的鬼,我们联手杀了他!”谢南山的手掌还没有长好,他总觉得罗云阳这个狗娘养的家伙,嘴角似乎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当即气急败坏的喊道。

    罗云阳摇摇头,无奈的摊了摊手道:“诸位也觉得,这是我搞的鬼么?”

    丹炉在自己的手中,而且还是自己动手激活的,李情韵等人都不是傻子,他们对自己更有信心,如果是罗云阳在这里捣鬼的话,那肯定瞒不过自己。

    “南山兄,请你住嘴,罗先生关系到我们这一次行动的成败,你不想从这里取到东西,我们却不能空手而归。”

    说话的是元庚,他本来很是有一些眼高于顶,但是现在,他却不能不给罗云阳面子。

    至于原因,他实际上已经说了出来:他不希望空手而归。这不只是因为入宝山而空回的不甘心,更因为他们虽然成为各家的代表,但是同样的,他们也有着各种各样的压力。

    别的不说,那些在他们身后,对他们虎视眈眈的同辈,就让他们头疼不已。

    李情韵的话很柔和:“南山公子,你不希望咱们这些人,都成为这次行动的失败者吧?”

    “世子您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不是我们可以比拟,但是您也要为我们想一想。”

    “您说是不是?”

    那个身材敦厚的男子,并没有怎么说话,但是他站在了元庚的身边,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南山世子很被动的成了众矢之的,他很想对这些向他发难的同伴说,你们不要和我说这个,说这有个屁用么?但是想了想,最终还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毕竟有些事情,不是他可以随意做的。

    罗云阳看着些燃烧的异火,轻轻一笑道:“实际上问题很简单,你们选择的火焰都没有错,可是它们融合时属性不对,看似融在一起了,实际上却泾渭分明。”

    “到了最后,甚至会相互争斗。”

    “罗先生说的好有道理,小女子真是好生佩服哟!”李情韵看着罗云阳,越发显得风情万种了。

    罗云阳精神力够高,所以这个时候,并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对于这种夸赞当仁不让,淡淡的道:“道理很浅显,只不过诸位没有注意而已。”

    “那先生可不可以指导我等一二?”李情韵依旧面带笑容的朝着罗云阳说道。

    此时,云兮站在罗云阳的身边,听着罗云阳的话,她有一种感觉,在这个时候,自己和罗云阳的关系,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幻。

    本来是自己在主导这件事情,但是从刚刚的事情之后,事情的主导权,已经落在了罗云阳的手中了。

    罗云阳不说话,元庚等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他们一个个神色不断的变换着。

    “元庚,李姑娘,咱们一起动手,将这个小子擒下,我就不信,他敢不给我们说实话。”说话的是谢南山,他已经感应到了现在情形的不对。

    所以,直接来了一个先发制人。

    元庚和李情韵等人的神色不断的变化,也就是刹那功夫,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种决心。

    对于他们来说,进入这洞天的深处,然后获取这次行动的主导权,都很重要。

    只不过一直以来,他们都是貌合神离,彼此提防,所以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南山兄,你有离开的玉符,我觉得你也没有必要在这里久等了。”说话的是元庚,他虽然话不多,但是这种锋利如剑的话,从他嘴中说出,才更有力。

    谢南山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冷意,不过瞬间就恢复了平静:“元庚,在咱们这些人之中,公认最强的,就是咱们俩,你这样选择,实际上就是想要独吞这一次的机遇。”

    贼咬一口入骨三分,南山世子并不是草包,甚至可以说,他也是一个心思聪慧之辈,这一次之所以吃了如此大的亏,实在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罗云阳竟然会变态的能够控制那些火焰。

    元庚对于谢南山的攀咬,并没有放在眼中,他看着谢南山,冷哼了一声道:“随你怎么想。”

    李情韵见此情景,顺水推舟的笑道:“南山公子的手臂,真的需要好好的将养,那个您还是退出为好。”

    “相信您的父王,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怪罪您。”

    那身材敦厚的年轻人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有道理!”

    总共六队人马,现在已经有三队反对自己,不,应该说加上罗云阳他们,就是四队人马,南山世子就觉得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大大的圈子之中。

    就算他想要挣扎,都有些做不到,但是忙忙碌碌的进入道这里面,除了一些小东西,别的什么也没有获得,这种情况,南山世子怎么能够接受。

    “郑峰兄,现在只有我们一起,我就不信了,他们要火并我们。”南山世子看向了最后一个回来的男子。

    此人的面容俊朗,但是此时他的眼眸中,却是闪动着怒焰,他自然不愿意,自己在这宝藏就在眼前的时候,直接被人踢出去。

    可是和南山世子联手,他当然不愿意。

    不是因为南山世子已经成了过街老鼠,而是因为一旦和南山世子联手,他同样要被赶出去。

    二对四,他们所有的优势,可以说根本就不存在。

    “我可以离开这里,但是我希望你们四位在这次的收获中,每人按照半价卖给我十分之一。”

    男子说到这里,手掌中多出了一只血红色的手套,虽然他还没有使用,但是里面的威势,却已经弥漫了出来。

    看着男子的手套,元庚等四人对视了一眼,他们虽然有能力解决这男子,但是却不得不承认,男子已经拿捏到了他们的要穴。

    更何况,十分之一并不是太多,就算是半价,也可以接受。

    “好,这个条件我同意。”元庚第一个说道。

    紧接着,李情韵等两个人,也表示了同意,而当男子将目光投向云兮的时候,云兮甚至愣了一下。

    并不是她不愿意,而是这事情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一切都不一样了。

    本来只是跟随自己的罗云阳,竟然一下子成为了事情的主导者。

    而且还轻而易举的让南山世子等人狼狈出局!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