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吗?罗云阳是大西州的人!”有人神秘兮兮的给同伴耳语道。

    “怎么可能!罗云阳在洪水滔滔的时候,可是第一个冲向大西州的!”

    “哼,要不就说你脑满肠肥缺心眼儿了!你总是被事物的表面现象所迷惑,这些人类的叛徒,哪个不是一副慷慨激昂的臭模样!”

    “对了,听说他得到了我人族的一无上传承,就因为这个,才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从一个普通的武者,一路狂飙成为了神级强者。”

    “真的吗?这种传承怎么能够落在一个叛徒的手中,我们一定要拿回来!”

    各种版本的谣言已经满天飞了,这种道听途说对于普通人而言,就是茶余饭后的谈资,津津有味的议论一下而已,但是对于一些大宗师的武者而言,那就不同了,这样的传言让他们眼红心跳,满脑子狂热。

    特别是一些寿命将至,却难以突破的大宗师,心里更是热浪鼓涌。

    他们知道自己奈何不了罗云阳,但是为了那无上传承,他们开始呼朋喝友,想透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把这个狗娘养的罗云阳直接逼到绝地。

    大联邦三十七城,一下子冒出来二十八座城池的执政者要求大连邦制裁罗云阳,甚至有城池要求,罗云阳获得的修炼之法,乃是人类最大的秘密。

    它不属于罗云阳,它属于整个人族,让罗云阳将修炼的法门交出来。

    一时间,风起云涌,就算金再田这个副议长,也觉得如坐针毡,快要压制不住了。

    “副议长,现在的情况,我们只能站在大多人这一边。”诸葛翼站在金再田的身边,沉声的建议道。

    大多数的时候,诸葛翼都是在充当金再田的智囊。在这个角色上,客观的说,诸葛翼一直尽心尽力,对于有些事情,他作了前瞻性思考,然后才会对金再田提出可行性意见。

    因此,他深得金再田的信任,在很多时候,金再田都会接纳他的建议。

    但是现在,金再田却一反常态,脸上甚至有些恼火。他冷冷的问:“难道你看不出来,这是有人故意在捣鬼么!”

    “属下不但明白,而且还知道,这里面搞鬼的人是谁!”诸葛翼对于金再田的发怒,并没有生气,心平气和的说完,手指在桌子上写下了两个字。

    看着这两个偌大的字,金再田的眼眸收缩了一下,而后淡淡的道:“你难道不觉得,你这样的选择,对罗云阳不公平么?”

    “这世上不公平的事太多了,但是副议长,凡事存在就是合理。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人的支持,而是整个天下的支持。”

    诸葛翼沉声的道:“就好似对抗整个大西州,我们需要三十七城的支持一般。”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师迢尘走了进来,他有点慌张的道:“副议长,议长已经宣布剥夺罗云阳血衣卫都堂的职务,并让他立即去自由古城自辩。”

    “还要求,自辩之前,要接受磁力锁的束缚,不然,就会被定为人族的叛徒!”

    金再田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东方十三城,特别是东方八军三卫的力量,一直都是他在执掌。

    这些年来,就算大联邦也默许了这些力量的更替,由东方十三城自己决定。

    可是现在,这位一直和他保持着一种平等态势的议长,居然不经过他,直接下了命令。

    这一刻,他感到的,是一种不寒而栗。

    武神在整个大联邦之中,拥有着无以伦比的潜在力量,和武神相比,他只有仰望!

    而这些加上一门无上传承挑动的欲望,就形成了一种让他都感到震怖的力量。

    在这股巨大的力量面前,他感到无能为力。

    一阵沉吟之后,金再田沉声的朝着师迢尘问道:“罗云阳呢?他在哪里?”

    “吕祛病一直在联系罗云阳,可惜一直联系不上。”师迢尘说到此处,犹豫了一下道:“有人已经提出,实在不行,拿罗云阳的家人来威胁罗云阳出现。”

    “啪!”金再田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随即冷冷的道:“我不管是什么原因,不许有人打罗云阳家人的主意。”

    “你告诉吕祛病,如果有人要抢人,必要的时候,我允许他动用禁忌之武!”

    说出这句话之后,金再田就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不少。尽管他知道,这样的决定,必定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可是,他觉得,惟有如此,他才能心安!

    诸葛翼还想再劝,金再田已经摆手制止了,他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下去了!

    他熟悉金再田的性格,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跟随着金再田的原因。

    “副议长,罗云阳已经有消息了,他正前往武神山!”吕祛病走进来,双眸有些发红。

    金再田看着面容狰狞的吕祛病,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了解吕祛病现在的感觉,或者说现在这种情形,他感同身受。

    他们虽然在不少人的眼中,也算是大人物,但是事情牵涉到武神,牵涉到神榜中的大多数人,再加上那被无上传承挑动起来的欲望,已经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比之大西州那压顶的海水,并不弱多少。

    而罗云阳前往武神山,说明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根源,想要以武力,一举解决问题。

    可是,一切真的能够如他所愿吗?

    金再田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武神那边的实力,恐怕更加的强大。

    “这件事情,我们不要管了,但是罗云阳的母亲和妹妹,我们一定要保住!”金再田沉吟了一番,重重的道:“封锁长安,不允许任何大宗师以上存在进入。”

    “必要之时,可以动用禁忌之武!”

    就在金再田作出决定的时候,罗云阳出现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大多数人有心人的耳中。

    武神山下,一间由青竹搭建而成的房屋之内,一个身穿白色运动衣的中年人,正在静静的吹着笛子,悠扬的笛声之中,充斥着森森的杀机。

    中年人面目柔和,但是细长的眼眸中,却好似隐含着无穷的智慧。

    “见过师叔!”两个身穿修炼衣裤的中年男子,在中年人笛音落下的一个瞬间,就毕恭毕敬的朝着中年人行礼道。

    看到这两个人,中年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行空,天意,你们两个这么急过来,有什么事么?”

    寇行空,武神的大弟子,也是天榜之中,被誉为最有可能成为神级的强者。

    只不过很可惜,他现在距离神级,还有一定的缺陷。

    “回禀师叔,罗云阳已经出现,他的目标,就是我武神山!”寇行空恭敬的说道。

    聂天意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双眸之中,此时却充斥着仇恨之意。

    这些年他卧薪尝胆,可是一日都不曾忘记灭家之仇。

    中年男子笑了笑道:“不错,这年轻人没有让我失望。”说到此处,他轻轻的一笑道:“只不过,很遗憾,他这一辈子,也踏不上武神山!”

    聂天意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犹豫,最终他还是轻声的道:“师叔,要不要请师尊出关?”

    “不用,这等小事情,怎么用得到你们师傅。”中年男子说到此处,轻轻的扬了扬自己手中的短笛道:“十八位神级强者,再加上六十四位顶级大宗师,还杀不了罗云阳吗?”

    聂天意原本以为这个问题是问自己的,可是却听那中年男子的目光落在一个正在打扫卫生的老仆身上:“您说是不是,无敌者?”

    打扫卫生的老者又脏又臭,无论是聂天意还是寇行空,他们两个从来都不曾注意过这个给自己师叔打扫卫生的仆役。

    却万万没想到,这老仆居然是从罗云阳手中逃生的无敌者约翰!

    那老仆将自己手中的扫帚停了一下,而后淡淡的道:“应该是十八位神级强者,加上三位海神骑士长,还有七位海洋祭祀!”

    “当然,还有我和缪拉!”

    “萧落叶,这一次的事情,真的是谢了!”

    萧落叶就是这中年人,他看着满脸愤恨模样的约翰,淡淡的道:“没什么,我们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但是,你的承诺,你不能忘记。”

    约翰点头道:“这个自然,等罗云阳死了之后,我就真正的成为你武神山的仆从。”

    “不,你是武神的仆从。”萧落叶在说道武神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眸中充满了狂热。

    “武神至高无上,所有敢于和武神并称的人,都该死!”

    对于萧落叶这种突然流露出来的情绪,寇行空和聂天意都觉得自己的心在打哆嗦,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但是站在一边的约翰,神色却无比的淡然。

    “路西他们都已经开始赶来,海神骑士们也已经动身,相信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就会赶到五百里外的落日平原!”

    约翰的声音中带着狂热,到了最后,声音中几乎带着一丝咆哮道:“落日平原,多好的名字啊!”

    寇行空和聂天意此时,都将约翰的危险等级,一下子提升了不少,在他们看来,现在的无敌者约翰,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嗯,那我们出发吧!”萧落叶说到此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后,那高高的山峰上,而后淡淡的道:“此时之后,整个天下,将没有师兄的敌手。”

    落日平原,距离武神山五百里,但是这五百里的距离,对于寇行空等人而言,实在算不了什么。

    他们驾驭着一只足足有百米多长的凶兽巨鹰,也就是二十分钟,就赶到了落日平原。

    偌大的平原上,已经耸立了不少身影,这些人一个个张扬狂妄,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力量,他们的眼眸中,更是充斥着一股狂热。

    看着这些人,萧落叶眼眸中的笑意,更多了几分。

    “罗云阳,已经接近落日平原!”负责情报的聂天意,沉声的说道。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