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股在血脉之中涌动的力量无比的强大,罗云阳有一种预感,只要他将这股力量引动,那么他就会增加一股至强之力。

    而且引动这股力量,好像还很容易。

    毕竟,现在这股力量,已经开始在他的血脉之中涌动起来,但是,就在罗云阳心中欣喜的时候,一股冰冷的力量,突然从他的血脉之中升起。

    这种冰冷的力量出现的无比诡异,但是它确确实实,是来自罗云阳血脉的力量。

    本来要腾飞的紫龙,被这股冰冷的力量压制了下去,罗云阳甚至感到,自己血脉之中,有着一股不屈的龙吟。

    而冰冷的力量,也很快消失在了罗云阳的血脉之中,就好似这两种力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按照自己掌握的信息,罗云阳知道自己这些人来此地,为的就是觉醒血脉。

    而自己的血脉之中隐藏的一股力量,很容易被激起,但是却又被血脉之中的另外一股力量所压制。

    这之中,原因究竟是什么?

    很快,罗云阳他们就来到了山脚下的一处平台,这平台上此时正站着数百少男少女,他们看向罗云阳等人的目光之中,带着那么一丝傲然。

    甚至,有人还不屑的说了一句:“垃圾!”

    那走在罗云阳前方的罗金龙的儿子,紧紧的攥了一下拳头,显然,刚刚那少年肆无忌惮的挑衅,让他很不舒服。

    但是最终,这少年还是将自己的拳头放了下来。

    平台的正北方,十数个老者,正静静的站着,他们的中间,是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

    老者的脸上长着老人斑,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可是罗云阳却感觉到老者的体内,隐藏着一股不次于烈火金刚的力量。

    这是一个神级强者!

    就是不知道,今日自己能不能在这里,见到武神罗开。

    就在罗云阳心中思索的时候,他发现那老者的目光,竟然也朝着他看了过来。老者的目光犀利如剑,但是很可惜,他面对的是精神力已经远远超越了他的罗云阳。

    “午时将到,准备祭祖大典!”老者收回了目光,声音淡漠的说道。

    他身后的几个老者,按照六合的方位,迅速选择了自己的位置,在完成了这一切之后,就见有六个身穿白色衣裤的壮汉,手托着六个青铜巨瓮走了上来。

    巨瓮每一口都有一人多高,巨大的瓮体,给人一种无比厚实的感觉。

    “五祖爷,我有话说!”一个站在前列的少年,突然大声的喊道。

    祭祖大典,如果有人喧嚣,恐怕早就让人给扔了出去,但是此刻,少年并没有遭到任何的训斥,甚至有人笑着道:“镇西,你有什么事情啊?”

    “是不是对于血脉觉醒还有什么地方不了解,若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给你讲一讲。”

    少年身材修长,星眸如电,可以说是一个翩翩美少年。此时的他昂着头,对于那讨好的话,并没有回应,而是傲然一笑道:“我问的是,为什么还要让垃圾来浪费我们宗族珍贵的资源。”

    说完垃圾两个字,他手指着罗云阳,直截了当道:“这种已经十代都没有觉醒过的垃圾,我看还是直接扔出去算了。”

    十代没有觉醒!

    罗云阳好似有点明白过来了,他对于少年的蔑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一条龙怎么会在乎一个蝼蚁。

    他要看一看,这个拥有着罗开的罗家,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那第一个说话讨好的老者,并没有因为罗镇西的答非所问而感到丝毫的尴尬,他哈哈一笑道:“镇西的提议不无道理,不愧是家族年青一代的第一人。”

    说到这里,他朝着那主持祭祖仪式的老者道:“五叔,我觉得镇西说的非常的对,一个注定不能觉醒的人,就不要让他再浪费时间了。”

    说到此处,不待老者答话,就朝着两个侍从模样的人,自顾自的吩咐道:“去,将他拉下去吧!”

    罗云阳的神色无比的平静,他本来想要好好地问一下情况,但是现在看来,需要采取另外一种办法了。

    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那被称为五叔祖的老者冷冰冰的道:“祖上的规矩,是你说改就改的吗?”

    这句话,丝毫不客气,两个本来要走向罗云阳的侍从,也赶紧停住了脚步。

    说话的老者,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在家族之中,也算是一个人物,却没有想到,被人当众如此不留颜面的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咄咄逼人,让这老者有点猝不及防。

    但是想到五叔祖的修为,老者也只有将这口恶气咽进肚子里,只不过在心中,却是给五叔祖狠狠的记了一笔账。

    也许,我现在奈何不得你,但是以后总有一天,我会将今日的耻辱,让你统统还回来!

    罗镇西的脸色,也是难看之极,他没有刚才帮他说话老者那样的打掉牙和血吞的修养,所以他紧紧的攥着拳头。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罗云阳的身上。

    他乃是天之骄子,他身后站着的人,更是整个罗家最强,就算是面对一个神级强者,他也要保住自己的尊严。

    所以,他漫步来到罗云阳的面前,而后朝着远处一指道:“你识相的,给我滚!”

    “不然,我杀你全家!”

    少年的声音中,充满了怨毒,那位主持祭祖大典的五叔公,脸色就是一变。

    刚刚他开口主持了一句正义,竟然被年轻一辈如此张狂的对待,长此以往,他尊严何在。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崽子,他一巴掌就打过去了,但是罗镇西可不是一般人。

    罗云阳看着咆哮的罗镇西,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他不知道这个少年什么来头,他也不在乎此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这一次他过来,主要是为了探查父亲的身份,而从这些人的反应之中,罗云阳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猜测。

    他觉得,自己需要寻找的答案,已经找的差不多了,和这些人之间,也没有必要再啰嗦什么,所以罗云阳直接挥手,一个巴掌重重的挥了出去。

    “啪!”

    罗镇西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脸上,竟然会被人打一巴掌,而且还是当着如此多人的面,被狠狠的揍了一巴掌。

    他在被打了一巴掌的瞬间,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没有准备好,被人偷袭了。

    所以他想也不想,就好似一个野兽一般,朝着罗云阳冲了过去,他的拳头,更是在顷刻功夫,幻化出是十几个影子,一副铺天盖地的模样。

    可是,他这种手段,怎么和罗云阳相比。

    罗云阳一脚踢出,直接将这罗镇西重重的踢飞了出去,如果不是有人在这个时候接住他,恐怕他就会被直接踢飞出去。

    此刻,偌大的祭祖台鸦雀无声,一道道惊异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罗云阳,他们不明白,这个少年,凭什么如此的强势。

    “王八蛋,我和你拼了!”罗镇西挣扎着想要冲向罗云阳,可是他却被那接住他的武者死死的拉住。

    “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你宰了!”罗云阳厌恶的朝着罗镇西看了一眼,淡漠的说道。

    罗镇西在罗云阳的目光下,忍不住整个人颤抖了一下。那本来挣扎的身躯,也停了下来。

    接住罗镇西的,正是刚刚帮着罗镇西说话的老者,他看着狼狈不堪的罗镇西,沉声的朝着那五叔公道:“五叔,此人出手伤人,不能置之不理,不然人心不服。”

    老者皱眉看着罗云阳,他在罗镇西动手的时候,还想着庇护一下罗云阳,却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的凶猛。

    没有错,五叔公觉得,只有凶猛这两个字,才足以形容这个紫龙一脉的年轻人。

    “时辰已到,祭祖不能耽误。”五叔公朝着天看了一眼,冷冰冰的道:“你们如果再闹,那就再等一年。”

    这句话,顿时让吵闹的众人平静了下来,就连那罗镇西,此时都闭上了嘴巴。

    那帮着罗镇西开口的老者,此时还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罗云阳无心和这些小辈过多纠缠,就在他准备向五叔公等人打听一下父亲下落的时候,却听五叔公道:“各就各位,祭祖仪式现在开始。”

    “你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如果在这一刻之内,你们还是觉醒不了,那么就只能怪你们自己了。”

    说话间,他一挥手,六个本来就已经准备好的老者,同时将自己面前的青铜巨瓮拿起,而后将青铜巨瓮之中的东西,朝着那祭坛中间的一个石槽倒了下去。

    六股血流,倾倒而出。滚滚的血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倒出的瞬间,竟然呈现出了一股沸腾之势,甚至在热血落入石槽的瞬间,更有一股股的云气升起。

    也就在这些血倒入的瞬间,罗云阳就觉得眼前的那巨大虬龙的山脉,好似一下子完全活了下来。

    他的脑海之中,甚至感到了巨大虬龙的咆哮。

    咆哮无声,却震动天地,在这咆哮响起的瞬间,罗云阳就觉得自己体内的血液之中,那本来被压制下去的力量,疯狂的咆哮起来。

    这股力量,好似要挣脱力量的束缚,腾空而起,翱翔九霄!

    可是,随着这股力量的沸腾,那股冰冷的力量,随之出现,就好似一张罗网,将那要飞腾而起的力量,紧紧的束缚在了罗云阳的身体之中。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