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云阳对于那张牙舞爪的胖女子,真是没有什么感觉,随着他的地位提升,这等人物,入不了他的法眼了。

    “什么是好好说?你让我说什么?我孩子受这么大委屈你不说抓紧给我解决问题,反倒教育起我来了!我警告你,从今天起,你就不用来学校上班了,你……你,还有你们一家,都给我滚出长安城去!”那胖女子气的暴跳如雷,嘴里开始不干不净的骂人了。

    “哥哥,费老师是个好老师!”罗冬儿紧紧的拉着罗云阳的手,害怕的躲在哥哥身后。

    罗云阳柔声安慰道:“冬儿别怕,有哥哥在呢,没事的。”

    那费老师被这胖女子劈头盖脸的指责一番,那张好看的脸上有些难堪。就在她窘迫之时,就听有人大声的道:“哎哟哟,这不是凌太吗?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哟,您有什么事到我办公室说,我一定给您办得妥妥的!”

    罗云阳一听这话差点笑了,像这个胖女人的吨数,要是一阵风儿能吹过来,那也忒难为风了!这谄媚的话也太搞笑了吧。

    扭头看去,就见跑过来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模样本是风度翩翩,无奈此时,形象却是不佳,弯腰弓背,只顾着巴结这胖女人了,看起来倒像只虾米似的。

    那胖女人显然对这巴结之人的态度非常受用,当即朝着罗冬儿和费老师一指,颐指气使的吩咐道:“她们两个联合欺负我家小北,你让她们都给我滚出长安,别再让我看到了!”

    中年男子的眉头一皱,随即冲费老师哼了一声,恨铁不成钢的训斥道:“我说费老师呀费老师,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师德呢?作为孩子的老师,你怎么就不能一碗水端平呢?不能偏帮偏向,更不能为虎作伥!好了,从今天起,你停课等候处分吧!”

    “至于你,罗冬儿同学,我们这座小庙容不下您这尊大佛,还是趁早去别的学校上吧!”

    因为东麓镇的经历,罗冬儿确实比一般的小孩子成熟那么一点,但是她毕竟还是一个孩子。

    听这中年男人居然赶自己走,再也看不到自己喜欢的费老师,也不能再来上学了,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很快就泪雨滂沱了。

    罗云阳见状心里大为不忍,赶紧把妹妹抱在怀里,柔声安抚道:“冬儿不哭,他们都是信口胡说,吓唬你呢,怎么可能会不要费老师,不要你呢,你尽管放心好了,哥哥保证,你和费老师,还会在这学校。”

    说话间,他的目光朝着那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就准备离开。

    不是罗云阳的脾气变好了,而是这种人的级别实在是太低,以至于他根本就不想浪费时间,和他啰嗦什么。

    中年人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很快又变成了猪肝似的,他在学校,也算是一个高层;在长安城,凭借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更是一个长袖善舞之辈,可以说在很多地方,他都能够说得上话。

    现在罗云阳如此的不给他面子,就让他心中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这个并不是多么出众的少年,他也就是哈大气而已。

    “呵呵,那咱们就看看。”

    就在那中年人说话的时候,一阵鸣笛声从远处传来,刺耳的鸣笛声让不少人迅速躲避。

    在这鸣笛声中,就见一辆限量版的奔宝跑车,风驰电掣般的冲了过来,在学校门前的道路上潇洒的来了一个漂移,然后戛然而止。

    而就在这辆车停下的瞬间,又有十几辆车冲了过来,车的速度虽然快,但是这开车之人的技术都是炉火纯青,所以在道路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擦碰。

    “老大!”陈勇冲了过来,大声的朝着罗云阳喊道。

    罗云阳看着陈勇,眉头轻轻的一皱,陈勇还是那个陈勇,但是他的脸上,却充满了憔悴之色。

    这家伙不应该在七号基地之中吹牛打屁加修炼,怎么搞成了这样。

    “开车太快了,以后注意点。”罗云阳拍了一下陈勇,而后朝着罗冬儿道:“冬儿,快叫哥哥。”

    “哥哥好。”躲在罗云阳身后的罗冬儿,被哥哥拖出来,甜甜的叫了一声陈勇,居然又破涕为笑了。

    陈勇心中虽然着急,但是在表面上,他还是笑着道:“妹妹你就是冬儿吧,我可是总是听老大夸你,说你是一个又聪明又可爱的小可人儿呢。”

    说话间,他就往自己口袋里摸,只不过很可惜,陈大少爷现在的口袋里什么都没有。

    “哎呦冬儿,哥今天没带礼物,这车送你玩吧!”说话间,陈勇就将车钥匙双手递给了罗冬儿。

    那胖女人看着给了罗冬儿一个车钥匙的陈勇,轻轻的哼了一声,嘴里刚刚准备说话,就听有人道:“这是速豹,他奶奶的,在咱们长安城内,只有一辆。”

    “是啊,一个亿大元一辆车!听说这车飙起来,时速可以达到上千公里,牛的很啊!”

    “上千公里,那还不得飞起来呀!”

    胖女人听着这议论,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有点忐忑道:“您……您是陈少爷吗?”

    陈勇斜睨了一眼那胖女人,沉声的道:“没错,我就是陈勇,你是谁啊?”

    “我是凌经理的爱人,那个……那个今年年会的时候,我帮您端过一次盘子呢,难道您忘了么?”

    陈勇摇了摇头,给他端盘子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怎么会一个个都认识,更何况现在他哪里有时间搭理一个给自己端盘子的人。他找罗云阳,可是有大事。

    “云阳哥,咱们去哪?”

    罗云阳朝着那中年男子和胖女子看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这两个人,让他们全家离开长安。”

    说话间,就拉着罗冬儿走了。

    陈勇快速的吩咐了一句,而后也跟着追了上去,而就在陈勇追上罗云阳的时候,那胖女人已经瘫软在了地上。

    费老师看着离去的罗云阳,此时的心中却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的翻腾,她的心中更是冲出了无数的念头。

    这个年轻人,他究竟是谁呢。

    “出了什么事情?”安步当车向前走的罗云阳,随意的朝着陈勇问道。

    “大哥,我是想尽了办法,这才不得不求到您这里,我爹……我爹他出事了。”陈勇说到此处,眼泪差点没有流出来。

    陈勇的老爹,也就是金龙麟大饭店的老板,好似也做着一些其他的生意,但是这些,罗云阳并没有打听过。

    “什么事?”

    “我爹前些天接了一笔生意,说是要将一船的货物运送到自由之城,当时我爹把家里最强大的的护卫都派去去护航,却没有想到,那些货物还是出问题了!”

    “现在货主将我爹给抓了起来,说不将货物还回来,就要我爹的命,我……我……”

    陈勇急得焦头烂额,努力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将事情的经过表达清楚了。罗云阳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货主是谁?”

    “是定海城的云家,明天就是他们给的最后期限,我……我筹集了不少的钱,但是好似……”

    罗云阳笑着道:“没事,我和你去,他们会放人的。”

    陈勇闻听此言,登时就如释重负,紧紧的抓着罗云阳的手臂道:“谢谢老大,谢谢老大!”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