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河集团的王总亲自来给老爷子贺寿,奉上寿礼大破灭前玉观音一件!”

    “长堡财团的陈副总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奉上和田玉石一块!”

    “大珞研究所马副研究员携夫人前来,送老爷子强身筋骨药水一份!”

    ……

    红男绿女,纸醉金迷。人活天地间,似乎毫无道理可讲,有的人来到这世上就像应邀参加了一场盛大的宴会,一辈子山珍海味、美酒佳人、衣冠楚楚,步履轻松,临走时,打着饱嗝,抹着一嘴的油水,最后将名字刻进一座豪华体面的大理石墓碑永垂不朽了;

    而有的人来到这世上,不像是从娘胎里生下来的,倒像是从监狱里逃出来的,一辈子缩着脑袋,绷着神经,过着狼狈不堪、四面楚歌的日子,活着的本身就是灾难,活着就是罪过。

    在这来来往往之间,每一处细节似乎都极尽豪奢,罗云阳一家三口走在如此多的富贵人家中间,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夫人,您也是来为凌老爷子祝寿的吗?”一个看上去是主管的人,在看到沈云英之后,迟疑着问道。

    沈云英虽然在长安城生活了一段时间,早已不是当年孤陋寡闻的她了,但是此时,面对这种质疑,竟然做不到轻松自如了。

    “你……你说什么,凌老爷子?我舅舅不姓凌啊!”

    沈云英的话说的磕磕巴巴,就在此时,一个身穿工装的女服务员迅速走了过来,和那主管悄声耳语了几句。

    虽然她的声音很低,但是罗云阳却听得清清楚楚。

    “主管,是那家姓木的寿宴。”

    那主管眉头微蹙,而后朝着酒店大门旁边一个小侧门道:“你们的房间在那边。”说完,扭头而去。

    沈云英的脸上有些难为情,赶紧一拉儿子道:“走吧,没想到还搞错了。”

    对于这主管的态度,罗云阳很不爽,若不是母亲急着祝寿,他上去就想给这人好看。

    一眼将此人的面孔记得犹如复印在心中之后,罗云阳就准备回去之后,用通讯器联系陈勇那小子。

    “云英,这边来!”一个四十多岁,头发有点发白的中年男子,从侧门朝着沈云英挥手。

    沈云英拉着罗冬儿迅速走上前道:“哥,刚刚差点走错,冬儿叫舅舅!”

    罗冬儿甜甜的喊了一声舅舅,而那男子也笑着回应了一句,然后看向了罗云阳。

    “这是我儿子云阳,他正好回来,我就带他过来了。”沈云英赶忙搂住儿子的肩,笑着介绍道。

    那男子的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又随即道:“好好好,来的正好,老爷子就喜欢热闹。”

    等罗云阳走进狭窄的房间,才意识到这位表舅为什么会皱眉了,因为此时,这间只有十多平方的屋子里,已经聚集了四十多个人。

    虽然摆了两张桌子,但是一些年轻的孩子没有座位,只能在那里站着。

    那似乎是舅爷的老者看上去有八十多岁了,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精神很好,一看到沈云英,就哈哈大笑道:“你二哥想要摆阔,提前预定了这里,没想到正好赶上一家大人物过寿辰,就只能委屈了大家,挤在这里了!”

    此话一出,让罗云阳对这老者顿时增加了不少的好感。老爷子打量了罗云阳两眼之后,就笑着道:“云阳,有对象了吗?”

    “没有!”罗云阳这一刻,感到不少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虽然他的精神力提升,已经让他不在意这些,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发紧。

    “要抓紧哟!可以多交几个女朋友,哈哈,当年,你舅爷我就是漫天撒网,重点捞鱼!”

    听着老爷子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罗云阳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下来了。房间虽然挤了些,却也是其乐融融。

    “云阳,听我姨说,你加入了军队,要我说,军队虽好,但是太危险了,你应该上大学,大学的生活,啧啧……”罗云阳的表哥,一个有点小帅的青年,笑嘻嘻的说道。

    从这位表哥的言谈中,罗云阳知道他是舅爷的大孙子,名叫木俊生,目前在长安上大学。

    两个人谈话,基本上是年轻人滔滔不绝的说,罗云阳在听,和表哥丰富多彩的生活相比,罗云阳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源兽越来越近,你说,我们能挡得住如山的源兽么,明摆着不可能嘛!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所以呢,人生在世,就得对酒当歌,及时行乐!”

    “我同学也有不少喜欢兵哥哥的,回头我给你介绍几个盘子亮的,磨合磨合!”

    木俊生的这一番“歪理邪说”把罗云阳听得目瞪口呆。这木俊生是没有丝毫斗志的。但是他说的话、他的逻辑怎么也不让人讨厌呢?

    也许,作为一个正值青春勃发的年轻人,他这么想、这么说,实在是太正常了!罗云阳看到过源兽,感受过源兽的强大,就算心智如他,在面对源兽的时候,心里还万分忐忑,更不要说木俊生了。

    四周噪杂的谈话,让罗云阳迅速融入其中,家长里短,各种琐事,倒是悠然自得。

    不过慢慢的,罗云阳就察觉到了不对,这都坐下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半点上菜的迹象呢?

    舅爷的两个儿子,虽然一直和亲戚谈笑风生,但是脸上的焦灼之色却是掩饰不住的。

    “嘭!”

    房间的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大声的道:“都给我住口,不知道影响别人吗?他娘的让你们在这里过寿辰,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

    “再让我听到有人聒噪,老子就将他扔出去!”

    “哇!”一个小孩儿正玩的高兴,突然碰到这么一个凶神恶煞之人,登时被吓住了。

    那汉子伸手就朝着孩子的衣领抓了过去,模样有些气急败坏,木俊生的老爹就站在那孩子的旁边,当下就阻拦道:“他还是个孩子……”

    “你他娘的找死!”那汉子二话不说,上来就抡起巴掌朝木俊生的老爹抽了过去。

    眼见这巴掌就要落下,汉子的手却被一只手掌给抓住了,还没等粗壮汉子开口,罗云阳的手掌,已经开始用力。

    “咔吧!”

    一声轻响,那凶狠汉子的手臂,竟然被罗云阳毫不客气的给扭断了。剧痛之下,那汉子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出了什么事?”几乎瞬间功夫,几十个人就涌了进来,其中一个,更是胸前佩带着武师的徽章。

    “李大哥,他打人!”那凶狠的汉子立马先发制人道:“手,我的手断了!”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