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麓镇银行,一身小西装的沈云英坐在干净的桌子后,颇有几分白领丽人的气质。

    不错,就是白领丽人。沈云英四十多岁了却风采依旧,脸上也似乎并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与那些年轻人相比,似乎更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甚至,她更出众一些。是那种态势上雍容的分寸与笑意里恰到好处的不卑不亢,举手投足也是一身的从容淡定。

    东麓镇的银行,业务很忙。但是沈云英似乎很闲。作为银行经理的方中圆,他穷尽心思琢磨的都是如何取悦这个女人,怎么可能让她忙的不可开交呢?

    从洗衣工到银行职员,这真是一个不敢想象的转变,坐着出神的沈云英,此刻的心思都在她心爱的儿子身上。

    也不知道云阳那小子考的怎么样了?

    就在沈云英算着罗云阳离家的日子时,突然有人尖叫道:“兴龙军的录取名单出来了!”

    沈云英当下就跑到电脑屏幕前看,她现在对于电脑这种以往看起来奢华无比的东西,已经不再陌生。

    “啊呀,你们家云阳,竟然没被选上!”那坐在电脑屏幕后的靓丽女子尖叫道。

    只是,嘴上说着可惜,脸上却是一副眉开眼笑的神情,这足以说明此刻她的心情不错。对,就是心情好极了!

    很高兴罗云阳没有被选上。

    沈云英显然吃了一惊,匆匆的将那只有一百人的名单看了一遍,确实没有罗云阳!

    又看了一遍之后,还是没有她心爱的儿子!

    这一下,沈云英就觉得自己的心里空空的!

    没考上,儿子能接受这个打击么,他现在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呢。此刻的沈云英也顾不上其他了,她只想尽快看到她的儿子。

    “兴龙军岂是那么好考的,我听说进入兴龙军,最少也要E级精英才行啊!”

    “可不是嘛,咱们这些人,就不要想兴龙军了,癞蛤蟆怎么可能吃得了天鹅肉。”

    “行了,少说几句,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是G级精英呢。”

    几个银行女职员的议论,听起来有些尖酸刻薄,又似乎有些幸灾乐祸,不过此时的沈云英,并没有心思和她们计较。她满脑子里都是对儿子的担忧。

    没有人注意到,此时一个长相很精致的职员,拿起一个老式的通讯器,打出了一个电话。

    沈云英心急火燎的等着下班,她想回家看看儿子是否回来了。她心爱的儿子那么要强,怎么可能受得了这样的挫折呢。

    就在她魂不守舍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银行门口。

    从车子里钻出来三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胖乎乎的,正横向发展的胖子。

    他的身后,站着两个穿着西装,满脸堆笑的中年男子。

    “行长好!”

    就在那胖子进门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女职员,全都齐刷刷的站起,躬身朝着那胖子行礼道。

    这胖子微微点头,他就是喜欢这种被众星捧月的感觉,他就是享受这种一览众山小的俯视感,心里迅速涌过一种指点江山,一切尽由我掌控的滚滚洪流,爽!

    沈云英不知道这胖子的身份,再加上此刻有点心不在焉,所以起身就晚了那么十几秒钟。

    “新来的前台?哼,我怎么没见过,这老方越来越不像话了!什么阿猫阿狗都往行里招!”胖子见沈云英居然迟迟疑疑之下才站起来,眉头一皱,斜睨一眼沈云英,冷哼了一声。

    阿猫阿狗!

    被这胖子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沈云英的心,顿时觉得无比的难受,可是这个工作来之不易,她不能让方经理难做。

    “对不起,行长,我以后一定注意。”

    “行了,你也别注意了,赶紧给我收拾东西走人吧,从现在起,你被解雇了!”胖子说话间,目光中带着不屑。

    沈云英愣住了!

    她的手在颤抖,从刚才儿子没有被兴龙军录取,四周对她的态度就有些微妙的变化。

    无论如何,都不能给自己的儿子丢脸。

    “你很没有素质!”沈云英朝胖子瞅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随即,扭头而去。

    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被一个前台这么骂,胖子登时就急了,脸色一下子涨成了猪肝,她居然敢骂我!而他身后的两个中年人,更是大声的朝着沈云英喝骂。

    沈云英扭头而去,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两个人。

    “行长,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去找警司,给她一个教训!”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人,猛拍马屁道。

    另一个中年人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不忍,但是嘴里还是随声附和道:“对,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跟一个女人计较什么,算了!”

    那胖子虽然生气,但是终究不想失了自己的气度,说话间,就看见了慌里慌张跑过来的方中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方中圆,你怎么招的人?基本的礼仪都不懂,还口出脏言!”

    “你这个经理,要是不想干呢,就给我滚蛋,别觉得我不能开除你,要不是看在你老爹的面子上,我早把你给开了!”

    方中圆赔着笑脸,心中却暗骂不已,自己不是这胖子的嫡系,所以他才这般的挑剔。

    只是,最让他着急的,却是罗云阳的母亲被开除了!等罗云阳回来,自己该如何的跟他解释呢。

    虽然罗云阳这次并没有成为兴龙军的一员,但是他毕竟是G级的精英啊!有朝一日,这罗云阳一飞冲天之时,必将是他方中圆收获成果之日。他坚信,到那时候,任何人的锦上添花,都比不过他现在对罗云阳雪中送炭的情谊。

    就在方中圆挨骂的时候,一阵紧急刹车声响起,随着这刹车声,就见一个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长腿女子走了进来。

    她的出现,让劈头盖脸的训人的胖子行长愣了一下,随即就飞快的晃动着两条小肥腿儿迎了上去。

    “哎哟,原来是黄总,您要下来检查工作,提前给我们打个招呼,我好在县城等您哪!”

    被称为黄总的女子一皱眉,郑重道:“张行长,您称呼错了,我只是助理,黄助理。”

    “一样的,您是总裁助理,那以后就是副总裁,哈哈哈,我提前给您叫了!”

    张行长笑容满面,把腰弯成了直角,一副人兽无害的样子。

    听着这种解释,那女子嘴角上扬,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再分辩,而是朝四周看了一眼,目光落在方中圆身上。

    “你就是东麓镇的经理方中圆?”

    “是的,我就是方中圆,黄总您好。”方中圆万万没想到,只是在开会的时候见过一面,这女子竟然认得自己。看来,这女子并不只是花瓶,人家不愧是整个联邦银行中,最聪慧的大脑!

    “你做的很不错,总行决定对你褒奖,从今日起,你就是这一带的副行长。”

    那女子说话间,朝身后一摆手,一个娇俏可人的小秘书,就立马从公文包中拿出了一张委任状。

    张行长的脸上有些不爽,自己刚刚把这个方中圆给训了一顿,这转眼之间,这家伙就升官了,而且,还是自己的搭档!

    尽管只是自己的副手,可是人人都说,跟有职务的人打交道,讲的可都是只种花,少栽刺,以后两个人再打交道,这方中圆会不会记恨自己呢?这个暂且不说,自己刚批评了方中圆,人家就升官,这岂不是对自己眼力的极大讽刺么?

    这胖子行长思绪万千,一旁的方中圆也愣住了!不过很快,方中圆的脸上就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狂喜之色。

    升职加薪,这对于方中圆而言,不正是他一直以来朝思暮想,苦苦期盼的么?没想到,这幸福突然之间就来了!

    而且,还来的这样没有预兆,莫非是自己的老大现在做好事不留名了吗?

    “多谢黄总,方中圆必定鞠躬尽瘁,决不辜负总行和您对我的培养。”方中圆激动之下,恨不得给这个女子跪在地上。

    那女子像极了冰山美人,宣布了公文,就淡淡的道:“沈云英女士去哪里了,怎么没有见她?”

    沈云英!

    这个陌生的名字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得到回应。只有方中圆知道,这是罗云阳的母亲。

    “黄总,这个……”

    方中圆刚一露出了为难的样子,那女子就迫不及待的道:“怎么?没上班?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就去她家里探望一下。”

    张行长的嘴角抽搐,一张饼子脸上的褶皱也开始哆嗦了,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是,张行长已经把她给开除了。”方中圆知道,此时,他顾不上掩盖什么了。

    “你……你说什么?张行长,你凭什么开除一个B级精英的母亲,你凭什么开除一个兴龙军精英的母亲!”黄助理目视着张行长,声音严厉至极。

    B级精英,兴龙军精英!

    这两个精英,让张行长彻底懵逼了,他站在那里,好半天方才嗫嚅道:“那个罗云阳,不是……不是没有被兴龙军录取吗?”

    “罗云阳先生,是被兴龙军精英班录取的,他母亲在咱们银行上班,是咱们的荣幸!”

    “总行已经决定,让沈云英女士去长安总行上班,你既然开除了人,那么现在,就由你把人给请回来吧!”

    黄助理的声音柔和,但是里面却带着不容置疑味道:“要是张行长这点事情都办不好,那么我只有将这件事情向上面汇报。”

    张行长的汗珠子往下淌,向总行汇报的结果,这他娘的太可怕了!

    一旦汇报,那他的前途基本上就彻底玩蛋了!

    “我这就去请,我这就去请!”胖子行长点头哈腰,那模样好像恨不得把头扎进裤裆里去。

    “方经理,不,方老弟,你跟我一起去好吗,毕竟你老弟慧眼识英才,帮我和沈女士说一下,我该道歉道歉,该……”

    方中圆暗笑这胖行长的姿态,有心看他的笑话,又觉得当着黄助理的面,自己还要充分展现出一个副行长应有的涵养。当即爽快的答应道:“大事为重,我们不能让黄总久等,抓紧过去,把人给请回来。”

    黄助理微微颔首,淡淡的道:“张行长,我只有一小时。”

    “一小时之后,没有结果,就莫要怪我咯!”

    “好的好的,您放心您放心,我一定会把沈女士请过来的。”张行长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似,身上的肥肉也是浑身乱颤。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