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英婶,当年,我若非看在你们孤儿寡母的份上,怎么会给你们一条活路?”

    “啊,你看看,这好好的一件貂皮大衣,你给弄成什么了,竟然给客人将里子都洗坏了!”

    “不是我说你,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能不能靠谱一点儿,少给我惹点麻烦,少给我捅点篓子!”

    罗云阳听着这训斥,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怒意,程扒皮这家伙,竟然跑到自己家来了。

    程扒皮是妹妹罗冬儿给浆洗店老板程大仁起的外号,而这个外号,则成了程大仁在罗家的惯用称呼。

    这个阴损的家伙总是穷尽各种手段让罗云阳的母亲多做活,然后再想方设法的,减少罗云阳母亲的工钱。

    这就是程扒皮的由来。

    来不及多想,罗云阳推门走了进来,昏暗的松枝灯下,母亲低着头,而妹妹则好像一只受伤的小鹌鹑,缩在角落里。

    眼前的一切,让罗云阳很是心酸。

    “云阳你回来了,灶上有饭,你先去吃吧!”沈云英看儿子回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而后低声的说道。

    罗云阳并没有去吃饭,而是迈步走向了程大仁。程大仁看着大踏步朝自己走来的罗云阳,心里竟有些恐惧。

    自己居然怕了这么一个半大小子,这实在是……

    程大人虽不能说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有一间商铺,再加上大哥是武者,所以也算是东麓镇上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罗云阳回来了,听说这次考试,你比练少爷差了二百多斤的力量,呵呵,要我说啊,你还是别浪费你妈的钱了。”

    程大仁说话间,腰杆越发挺的高了起来,看向罗云阳的目光中,充满了俯视。

    正担心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被儿子看到的沈云英,脸色就是一变,而罗冬儿已经气鼓鼓的道:“你胡说!上次测试,那练玉璧比我哥差二百多斤!”

    “那是老黄历了,知道不,练老大给他儿子弄了一管炼体药剂,啧啧,十万大元啊!”

    程大仁说到此处,声音不觉高了几分道:“现在武者地位高是高,可你一个穷小子,想要修炼出门道,怎么可能?”

    “你呀,缺一个好爹!”

    罗云阳似笑非笑的看着程大仁,淡淡的道:“我能不能修炼,犯不着你程大仁担心!”

    这么直言不讳的称呼,让程大仁就觉得自己的额头颤抖了一下。

    一直以来,程大仁都自我感觉很好。现在,这小子居然对他直呼其名。

    并非别人不能这么叫他,问题是,这种人怎么也应该是跺跺脚,让整个镇子都震颤的人物才是。

    你罗云阳一个小屁孩,也配这么叫我?你……

    “罗云阳,你少给我嬉皮笑脸,这儿可没你的事。”程大仁说到此处,一挥手中的貂皮大衣道:“云英婶,一千大元,明天你给我拿过去。”

    “人家客人可是说了,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一次,就让你赔原价,那可是一万大元啊!”

    沈云英闻听此言,登时就急了,一千大元,她一年洗衣服,也就是挣两千大元,这几乎等于她半年的收入。

    “程老板,我洗的时候,这貂皮大衣就是这样的,你……你不能让我赔啊!”

    “不让你赔,还让我赔不成?我可告诉你沈云英,三条腿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儿的人可多了去了!想在我那里做工的人排着队呢!”程大仁鼻子一挑,恶狠狠的撂下一句话道:“你要是明天不拿钱,别怪我不客气。”

    “你说这皮子是我娘洗坏的,拿来我看看。”罗云阳不等母亲再说话,就跨步来到了程大仁的近前。

    程大仁虽有心不给,但是他不自觉的,还是将那貂皮递给了罗云阳,罗云阳拿起貂皮扫了两眼,就见紫色的貂皮上面,有一个手指肚大小的洞。

    这洞,他瞧不出什么。

    虽然现在,罗云阳因为调节属性的手段,已经打开了一条通天大路,一千大元他也不太放在心上。

    但是,从母亲的神情上看,罗云阳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咽下这口气,拿一千大元,罗云阳当然不乐意。

    他心里虽有心将这个诬赖母亲的程大仁暴打一顿的冲动,但是就算他已经成了武者,却也要遵守联邦的基本规矩。

    怎么办?

    一念之间,罗云阳就想到了精神,他快速的将自己所有的属性都调到精神上。

    这是罗云阳第一次将精神调的这么高!

    3.5!

    精神3.5!

    罗云阳稍微诧异的瞬间,就想到自己修炼了魔猿裂地,力量就已经达到了一千斤。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那缺口处的瞬间,终于发现那缺口的不一样,此时在他的眼中,缺口开始变大,甚至缺口四周的皮毛,都变大了数倍。

    “嘿嘿,老程,这貂皮是谁的?你告诉他,这事他涉嫌诈骗,别说他没完,我还没完!”

    罗云阳说到此处,一指那缺口道:“这缺口是有人用箭射的,这里的皮毛和皮子痕迹,都能检测出来。”

    程大仁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这貂皮的缺口来源,他自然是一清二楚,但是被罗云阳说出来,他心里就有些发慌。

    “胡说八道,你……你休要胡扯,这分明是你妈洗坏的,一千大元,你赔也要赔,不赔也要赔!”

    心里虽然很纳闷,但是程大仁还是硬挺着。

    “滚蛋!”罗云阳怒了,他怒喝之中,双眼发红,在喝出这句话的瞬间,罗云阳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一头咆哮的狮子。

    而那程大仁,在罗云阳大喝的瞬间,就觉得一个重锤,重重的轰击在了自己的心头,他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上。

    “罗……罗……”

    张嘴说出了两个字的程大仁,突然转身像疯了似的,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天黑路滑,再加上程大仁慌不择路,还没有跑多远,程大仁就一个狗啃屎,摔在了地上。

    不过此时的程大仁,就觉得后面好像有鬼追他一般,惊慌失措的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嘻嘻,哥哥真威风,那程大仁,怎么不一下子摔死他个坏蛋!”晃动着自己头上两个小辫子的罗冬儿,坏笑着道。

    罗云阳宠溺的摸了摸妹妹头上的辫子,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沈云英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只是那笑容有些勉强,比哭还难看。

    这刁钻的程大仁是被骂走了,不用再赔偿那一千大元的钱,可是得罪了程大仁,洗衣店就没法去了,没有了这份收入,以后该怎么养活两个孩子呢。

    “娘,我已经是武者了,以后就由我来养活您和妹妹!”罗云阳知道母亲的心思,想着她这么些年含辛茹苦,即便受了委屈,也不敢据理力争,心里便有些心酸,搂住母亲的肩,柔声安慰道。

    罗冬儿闻听此言,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亲爱的哥哥,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武者是什么,她清楚的很,在整个东麓镇,武者几乎是生活的最好的那一批人。

    她曾经梦想过,有朝一日,哥哥也能够成为武者,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之快,这让她有一种不太真实的幻觉。

    “你说的是真的?这……”沈云英更是大喜过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和女儿相比,她更清楚儿子的实力,儿子虽然天资不错,但是受限于家里的条件,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他换取高级食物。

    一千斤力量!

    这是武者的门槛,而她心爱的儿子,还不到六百斤。

    “我今天下午,将猿龙筑基图参悟了,力量也提升到了一千斤!”看着满脸不敢相信的母亲,罗云阳将猿龙筑基图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说到这里,罗云阳伸手从家里缺了一条腿的桌子上,抓起了一个圆球。

    握力球!

    联邦最粗糙的检验实力的工具,一个只要十个大元,是罗云阳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罗冬儿送的礼物。

    “赤橙黄绿蓝!”

    五种颜色闪动,最终颜色固定在了蓝色上面,那闪耀的蓝色,在罗家的松枝灯下,显得是那样的耀眼。

    “一千斤?一千斤,哥哥的力量达到一千斤了,哎呀,我的哥哥是武者了!”欣喜若狂的罗冬儿,大声的欢呼道。

    沈云英看着那蓝色的光芒,心情放松了不少,不过随即她又忍不住流下泪来。

    “云阳,冬儿,你们等一下,妈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去。”擦了擦眼睛,沈云英朝着那搭建在小房子外的厨房走去。

    一会儿功夫,沈云英就端了四碟菜过来。

    尽管母亲已经尽了全力改善家里的生活,但是,看看这清汤寡水的素食,罗云阳心中的激荡更多了几分。

    我要用自己的努力,让母亲和妹妹过上好日子!

    吃完饭,罗云阳在家里的客厅中撑起了自己的小床,这间占地只有二十平方的砖木屋子,最少已经存在了五十年,不少地方的木头,都已经开裂了。

    睡在里面,不时能够听到木头爆裂的声音。

    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买一套大点的房子,这样母亲和妹妹,就不用住的这么挤了。

    一念之间,罗云阳又想到了今天的遭遇,那调整属性的面板,他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可是那个面板的重要性,罗云阳已经意识到了。

    这面板,将是自己最大的倚仗!

    想要入睡时,罗云阳又想到自己的精神调整到3.5时的情形。

    不但观看的细致入微,好像还有一股力量,只不过当时,自己并没有太注意。

    重新调整精神!

    罗云阳再次将自己的精神调整为3.5!

    这一刻,罗云阳就觉得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无比的清晰,他甚至感觉到了一只可恶的蚊子,正嗡嗡的朝着罗冬儿的手臂上落去。

    “不能下落!”想到明天妹妹手臂上有可能鼓起的大包,罗云阳几乎本能的想要阻止。

    只是,这只是他的想法。

    可就在罗云阳觉得自己这是徒劳无功的时候,那下落的蚊子,却好像受到了什么阻力一般,怎么都落不下去!

    “啪!”

    罗云阳感觉好像什么东西破碎,让他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没有晕倒过去!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