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上次我登临神位,正要闭关巩固,山神来贺我,送上重礼,未曾接待,实在失礼今日特来拜访。”

    九重宫阙之内。

    这宫殿巍峨浩瀚,带着沉重的地气,与水宫相比另有一番风情。

    此时摆开宴席,方元与霍山山神都是独坐一桌,方元就笑着道:“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请山神笑纳。”

    说着,就从袖子里飞出一个盒子。

    他成就河伯之位,前来送礼祝贺的实在不少,其中多有好材料,随便挑几样炼化一下,就是上好的法器。

    “这是飞剑?”

    霍山山神打开盒子,原本有些漫不经心的神色立即凝重起来。

    当!

    一声宛若龙吟的声音从剑匣中散发而出,满堂都是耀眼光芒。

    祂定定神,就从中抓出一柄飞剑来。

    这剑只有一尺长,剑柄处是一枚寒气湛然的圆珠,显然是一柄只能以法力驱动的飞剑。

    “好剑!”

    山神看了良久,才闭上眼睛:“此剑了得,剑身之中,还掺入了万年寒铁与玄水精英,不知道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名家之称,实在不敢当!”

    方元笑着摆摆手。

    “哦?原来竟是尊神亲自炼制之物!”

    霍山山神眼中光芒一闪:“莫非尊神登临水伯之位前,竟然是一名剑修?我观这剑意,倒是似乎与灵飞剑宗有些关系”

    这就是拐弯抹角地试探方元的底细了。

    “呵呵我并非出身灵飞剑宗!”方元笑着答了句,却是不继续说下去,令霍山山神有些郁闷。

    说实话,方元要真正动作,那就是古神炼宝,怎么会出这种垃圾货色?

    只是自身真实本领不能泄漏,随意取了点之前那个万三千透露出来的剑法意境罢了。

    ‘我这个水神,也实在是一穷二白,库藏空空如也,就连炼制这些飞剑的材料,也是从贺礼中拿的’

    方元心里默默想着,脸上却丝毫不见尴尬。

    “灵飞剑宗可是七十二仙门之一,门中有着三尊天仙老祖坐镇与我们这一块,更是多有龌龊!”

    霍山山神见问不出来历,不由旁敲侧击起来。

    “哦?灵飞剑宗与我神道有犯么?”方元却是做出饶有兴趣之色。

    “正是我三山五水之地,灵气充裕,人口繁衍,哪个势力不觊觎?普通凡人国度也就罢了,这些修仙宗门,却是看上了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霍山山神脸色阴郁。

    神道与仙道看似泾渭分明,但实际上同样有着冲突。

    别的不说,各个山脉水脉的灵气节点,神祗就不可能轻易让出去。

    还有各种天材地宝之类,也是神祗有着优势,能一一收入囊中,这一点很让其它仙门眼红。

    ‘看来我若要统一三山五水,除了神道的压力之外,最关键的,就是在这个范围内的仙门了!’

    方元暗自沉吟着,忽然展颜一笑:“实不相瞒我今日前来,除了礼之外,还有一件事,想与霍山山神商量一二!”

    “何事?”

    霍山山神有些疑惑,又有些警惕。

    “自然是为了你当初获得的那块物事!”

    方元脸上似笑非笑,忆起明玉君的记忆。

    当初,此神想收服这三山五水之地,预先埋伏下暗子,却也发现了这霍山山神的一个小秘密。

    这霍山山神,原本只是一介凡人,却机缘巧合,捡到霍山山神印玺,成就神位,气运堪称逆天。

    不过这还不是祂狗屎运的终结,这尊神明,竟然不知道如何,又捡到了一块上古祭天坛的碎片。

    上古祭天,祭祀的可不是天庭,而是这个世界的天道!或者说天意!

    在灵界天意之下,即使天庭天帝,仙道大能,也要俯首称臣!

    “什么物事?”

    霍山山神面色一变,脸上的笑容飞快减少,又拍了拍手。

    顿时,所有的神吏起身,舞女乐师更是如此,之前还言笑晏晏的大殿,只剩下他跟方元两人。

    一种寂静的肃杀气氛,立即蔓延开来。

    “自然是那块上古祭天坛的碎片了!”

    方元弹了弹手指,话语如剑,直指本心:“你不要担心,我不是要来抢你的宝贝,只是此物残缺,若能得我之助,或许还能有着几分运用的指望!”

    上古祭天坛虽然罕见,但也牵扯不到什么怀璧其罪上去,更何况,还只是一块碎片。

    但对于霍山山神这个等阶而言,的确算是一件重宝,有些不匹配,起码也得到侯级,才能拿得安稳。

    “此物”

    霍山山神面色数变,却没有否认,而是缓缓说着:“自从获得之后,我就深深秘藏,翻阅诸多上古典籍之后,才有些猜测,却没有尊神如此肯定。”

    这也是他的疑惑,方元一个刚刚晋升的河伯,是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的?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方元微微一笑,颇有高深莫测之感:“我不仅可以帮助你彻底凝练祭天坛碎片,更是可以帮助你恢复它部分功能,如何?你我都是痛快之人,行与不行,一言可决!”

    “好大的口气!”

    霍山山神面色阴晴不定,忽然大笑一声:“也罢你要助我祭炼祭天坛,却也得展露几手本事,我敬你一杯酒,你能喝下,我便答应你了!”

    他也不管方元答不答应,直接动手。

    咻!

    一只青铜酒爵,顿时从霍山山神面前的桌案上平平飞起,向方元压来。

    真是是‘压’!

    轰隆!

    巨响当中,方元蓦然看到一座山脉的虚影凝聚在青铜酒爵之上,带着泰山压顶一般的气势。

    这是山神在一瞬间,调动权柄,仿佛将整个霍山的重量,都压在小小的酒杯之上!

    此神位于霍山当中,就跟沧浪江河伯处于沧浪江中一样,可以借助整座山的灵力,足以与天仙周旋!

    而方元却是脱离了沧浪江,宛若虎入平原,龙入浅水。

    “好!”

    他见到此幕,脸上却是不慌不忙,右手伸出,宛若巨灵托天一般,向酒爵抓了过去。

    一手托山!

    ‘真论起来,这酒爵之上,也只是多了霍山的厚重之意,要是真正一座霍山压下,哪怕天仙都要成为肉泥!’

    当!

    一声闷响之后,酒爵就被方元稳稳抓在手中,一饮而尽:“果然好酒!”

    霍山山神见到这一幕,却是陷入沉默。

    良久之后,才道:“即使是天仙,也难以举重若轻地接下此一击,尊驾究竟是何人?”

    祂语气比之前更加恭敬,显然是察觉了不少暗中的东西。

    “你可还记得,在遭遇劫难之时,见到的那尊白衣神祗”

    方元大笑道。

    “你是当初那位恩公?”

    霍山山神眼睛瞪大。

    当初明玉君为了收服三山五水之神,着实布置了不少东西,霍山山神遇险,其实都是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只是,祂当初收服了四水水神之后,就遇到变故,没有将计划继续下去。

    “非也非也!”方元摇摇头:“只是有些联系罢了!”

    “既然是当初恩公的旧识,那也是我的恩人,好我答应了,与你同炼祭天坛碎片!”

    霍山山神猛地下定决心。

    这尊神祗终于屈服,虽然看似是之前明玉君布置下的暗手,但实际上,大部分还是要看方元展露出的实力。

    否则的话,只有品德,没有实力,鬼都不理你!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开始!”

    方元点点头:“迟则生变!”

    “好!”

    既然答应了,霍山山神也是个干脆之人,一招手,一块碎片就浮现在宫殿中间。

    这是一大块破碎的玉石,上面隐约有着一个个金篆文字,深入玉石内部,可惜支零破碎,看不到几个完整的符号。

    饶是如此,一股上古的堂皇威严就扑面而来。

    “果然是上古祭天坛碎片!”

    方元见此,目光一亮。

    这件宝物,当初就连明玉君都有些心动,想要谋夺。

    可惜那时时机未到,也就暂且放过这神一马。

    此时,就轮到他来收割了。

    “修复祭天坛,只是找死!毕竟我可不是本界之人,向天意祭祀,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对于方元而言,灵界天意是比天庭还要危险十倍百倍的东西。

    当然,区区一块上古祭天坛的碎片,联系上天意的概率,就与普通人走在路上,被流星砸中头差不多。

    只是不连接上天意,这祭天坛碎片同样有着其它用处。

    好比明玉君的记忆中,就颇有几种,能将这碎片转炼成别的宝物。

    ‘其中就有一种,很适合此时的情况,当然,还要考验我的手段!’

    方元思忖着,耳边霍山山神的话语不断传来:“此物到了我手上之后,我也想过诸多办法,可惜还是奈何它不得,若尊神能助我炼了此物,我必有厚报!”

    “这个自然!”

    方元轻轻伸手一点,一道金色光芒落在玉块之上。

    光芒流转,内部的金色篆文仿佛活了过来一般,肆意游动,看得霍山山神眼角直跳。

    “嗯?”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自霍山上空飞过,现出一名天仙:“这是异宝出世之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