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将昆吾山建造好之后,方元敛去身形,又若有所思地看向光暗大陆方向。

    当初埋下的种子,此时已经开花结果。

    一处城堡当中。

    德古拉的面容冷硬,看着周围的氏族长老。

    “史密斯伯爵、黑河伯爵、弗洛伦伯爵诸位都是我的血亲,血族的长老们”

    他看起来比之前更加苍老,神色肃穆:“今日将诸位叫来,是为了审判一个血族的叛徒!凯瑟琳!”

    伴随着拍手声,一名吸血鬼贵妇被押到场上,鬓发散乱,裙摆上还有着大片的血污。

    “凯瑟琳,我很痛心,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后裔”

    德古拉沉痛地说着:“但你却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爱上了一名狼人,并且与它繁衍下子嗣!”

    诸多血族长老面色不变,显然早就得到消息。

    但其余的旁听者,还是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一阵喧哗当中。

    “并且你涉嫌为狼人西塞泄漏情报,导致狼人游击队偷袭了我们数个大型矿场,解救出了超过两万的奴隶!”

    德古拉俯瞰而下:“对于这些指控,你有着什么需要抗辩的么?”

    凯瑟琳木然地摇了摇头。

    “作为血族的亲王,我不得不做出一个沉痛的决定,判处原凯瑟琳伯爵火刑!”

    德古拉沉痛地说着。

    “附议!”

    “附议!”

    几个长老对视一眼,都是点点头。

    “烧死她!”

    “烧死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而场外的吸血鬼,则是已经群情激奋了。

    它们将最近对狼人作战不利的原因,全部归咎到了这个女人身上。

    很快,一个火刑架就被搭好,凯瑟琳被下了封印,捆绑在上面。

    “最后一次机会!”

    德古拉的眸子中冒出血色的光芒:“告诉我那个杂种在哪里,将它找出来杀掉,我就赦免你的火刑,改为永久监禁。”

    “不可能!”

    女伯爵露出一丝微笑,坚定地说着。

    “那么”

    德古拉扬起下巴,打了个响指。

    熊熊!

    一蓬金色的火焰顿时升腾而起,贪婪地吞噬着被束缚的女吸血鬼。

    “啊!”

    凄厉的惨叫传出,哪怕是精通血魔术的女伯爵,在被封印之后,也只能在烈焰中惨叫挣扎,最后化为灰烬。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处大山之内,黑森林深处。

    一名青年浑身毛骨悚然,翻滚着爬起:“妈妈”

    “亚当,你又做恶梦了?”

    西塞走了进来。

    此时,原本的少年狼人,已经成长为一名勇猛的战士,身上纵横交错的疤痕,都是荣耀的证明。

    “是的”

    亚当流着热汗,喘着粗气,看着周围简陋的环境,又是沉默了。

    很多时候,他都会做梦,梦到自己幼年生活的城堡,那些精美的食物与衣服,还有那个温柔的人影。

    可惜,在一场战争之后,他就不得不跟随着自己的父亲突围出来。

    只是,从那时开始,他就仿佛堕入了地狱。

    他忍受不了狼人那脏恶的气味,更忍受不了大山中的环境,甚至很容易受伤因为他既不是狼人,也不是吸血鬼!弱小得可怜!

    作为狼人与吸血鬼的后代,他只有一个人类的形态,却没有任何化形的能力。

    就仿佛狼族强健的体魄,还有血族的魔术能力,都互相抵消了一般。

    毫无疑问,他这样的异类,不论到哪里都会受到歧视,即使有着西塞这个十分强大的父亲!

    “不要想太多,我们明天会发动攻击,再覆灭一个血族的矿场,你只需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西塞沉默片刻,终于说着。

    实际上,对于亚当而言,就连这个要求,也有些太高了。

    西塞甚至害怕那些狼人一旦饿红了眼,就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将他吃掉。

    在这个残酷的世间生存,弱小就是原罪!

    “我想拥有力量!”

    亚当终于闷闷说着。

    “你可以跟我的战士们一起参加训练,实际上,你也做过很多次了,不是么?每一次都是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西塞摇摇头:“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血魔术,那是你母亲擅长的东西,可惜,我找不到另外一头吸血鬼来教你”

    “我会尝试的。”

    少年亚当握紧了拳头:“无论如何,我都会掌握足够强大的力量救出母亲!”

    “出现了啊,西方的人类”

    方元看着这一幕,嘴角带着微妙的笑意:“当两个相斥的血脉融合在一起,血族与狼族的模版就会同归于尽,剩下的就是纯粹的人类!”

    利用着血族与狼族的感染,他成功地加快了所有人猿的进化。

    而此时,则是再利用血脉的冲突,将血族与狼族的变身消除,剩下的,就跟传统的西方人种没有太大区别了。

    “当然,如果这么放任下去,新人类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彻底消亡,因为掌握不了力量,对抗不了吸血鬼与狼人两族!”

    “所以,我的第二份礼物,即将送出了。”

    作为血族与狼族的创造者,除了在它们的基因中加入一点仇恨与爱情的因子外,方元还留了一道暗手。

    “当有新人类出现的时候,他将会继承血狼两族的繁衍之力而血族与狼族,初拥与感染的代价,将会被放大,并且,任何血族与狼族,与人类的后裔,只会是人类!”

    方元毕竟自己还是人族,自然有着一点人类的立场,不喜欢看到整个大陆都是异族横行。

    这实际上,就是将血狼两族的强大繁殖与感染能力,尽数给了新人类。

    甚至,这种新人类,不会受到血族初拥与狼人病毒的效果!

    “亚当作为西方人族的始祖,你将会受到这份恩赐,同样的,也需要承受起其中的反噬与后果!”

    方元宣告地说着。

    按照他的设想,从此之后,整个光暗大陆之上,血族与狼族的霸权将会衰落。

    甚至,这两个种族,还会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融入人类当中。

    比如魔法师与战士什么的。

    作为它们的后裔,人类中应当有着这样的天赋。

    “当然,血族与狼族有功劳,所以并不会被灭族除了它们的后裔会统治整个光暗大陆之外,在未来,人类成为大陆霸主之后,血族与狼族将会恢复污染人类的能力!”

    通过这么一番变魔术一般的处置,光暗大陆上的人口与超凡之力便都有了。

    “光暗大陆,走血脉道路,东方五行大陆则是仙法体系”

    方元沉吟着:“这两块大陆上的影响,接下来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发酵”

    心念一动中,他出了洞天,来到大乾世界。

    在魔灵之乱结束后,整个大乾的流民就被组织起来,开始恢复生产。

    而经过方元的观察,世界意志也在飞快的恢复当中,对于梦元力的适应更强了。

    整个大乾世界,可以说正在往欣欣向荣的方向发展,如果忽视那个巨大隐患的话。

    “自从上次梦师们作死,打开世界之门后,大乾世界已经遭到了污染,甚至连坐标都被更改,到了心魔界的笼罩区域中”

    方元看着梦师们的研究,面色沉重:“由此带来的,是世界性质的微妙变化。”

    在未来,各种被梦元力影响的动植物都会飞快生长,甚至人类也因为这种影响,觉醒梦师资质的可能大大提高,起码也是翻倍!

    甚至,还可能如同紫眼世界与阿卡拉世界一般,受到源力的辐射,发生更加可怖的变化。

    “整个大乾世界,还没有做好准备。”

    方元叹息一声。

    实际上,世界的污染,还不是他最担心的问题。

    真正令他有些为难的,还是那个当初剥夺了梦师道路的存在。

    很显然,在对方眼里,此时的大乾世界,就是一片可以稳定收割的种植园。

    实际情况,也差不多是如此。

    哪怕没有方元的干预,梦师们也渐渐摸索出了一套法门,开始慢慢恢复神通。

    虽然走的是心魔界的道路,但迎来第二次收割,也未必没有可能!

    “一旦对方真的投影过来,跟我面对面,就会发现梦师道路并未被彻底剥离,在我的身上,还有着一丝残余”

    那种后果,是此时的方元都不愿意承担的。

    当然,那样的存在,时间观念跟普通人完全不同,有时候一个念头都会持续好几年。

    最关键的,还是对方获得梦师道路之后,还需要时间炼化补充。

    这就是方元的机会!

    “圣人在对方面前就是找死,要想对付这种规则存在,起码也得达到源力的境界!”

    方元此时的境界,还是圣人造物主。

    按照他的推测,等到他以恶魔胎盘炼化源力之后,应当就能突破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那是连之前的梦师圣人们,都没有触及过的道路。

    “要炼化源力,首先需要炼化恶魔胎盘,洞天的发展,就是为了它而准备的,以我的洞天趋势,只要再进行一次升格,就差不多满足条件了。”

    方元默默盘算着,眸子中顿时冒出精光。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