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好吧”

    方元摇摇头,有些无奈地叹息一声:“虽然知道这种小团体,也是猎魔人的教育,甚至还有一些老不死,号称可以从这里看出统御力什么的但是”

    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们找到我头上,真是遗憾,选择了一个错误的立威目标呢。”

    “我知道你的一切!”

    威格捏着自己的拳头,发出炸豆子一样的爆响:“胡林区的浩克,或许还是塞里斯暗中收的弟子,天才药剂师,甚至你还隐藏了一些底牌,但这一切都阻止不了我的拳头。”

    “说服不了,就要打服么?用拳头说话,倒是很合适你的身份地位。”

    方元挑了挑眉毛,神元散开,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眉毛一挑,眸子里顿时就带了点冷光。

    “你竟然敢这样跟我们老大说话,你知不知道,我们狂狮骑士团现在已经是学员中的第一大势力,老大打败了’水剑’安格尔、野蛮人的野蛮军团、以及‘紫荆花’坦尼娅的护花骑士团,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这一届首席!”

    威格没有说话,旁边的一个小弟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以吹捧的语气道。

    “哦,一群小孩子中的孩子王,很值得骄傲么?”

    方元眉毛都不动一下。

    对方所说的这些,实在很难令他动容。

    野蛮人、紫荆花那是什么东西?

    “混蛋!”

    说话的雀斑年轻猎魔人怒吼一声,飞出一脚:“剃刀腿!”

    看得出来,他也算有些实力,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苦练还有圣水供应,出招之时迅猛非常,劲风如刀。

    可惜,在格斗术精通的方元看来,依旧是浑身上下充满了疏漏与破绽。

    “滚开!”

    他一步上前,右手横切,正好拦在了对方大腿的必经之路上。

    啪!

    伴随着一声骨折的脆响,雀斑猎魔人已经倒在地上,大声惨叫起来:“我的腿断了”

    “这”

    其它喽啰见到这一幕,顿时有些惊讶。

    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个倒霉鬼,竟然仿佛主动将自己的大腿送到对方的面前挨打。

    “好!”

    唯有威格看到这一幕,原本的傲色略微收敛,带着几分凝重:“熟练的格斗术,你最擅长的,还是剑术吧?把剑给他!”

    “你要跟我公平比斗?”

    方元眼珠一转:“那我需要赌注。”

    直接通过小团体,搜刮学员的圣水份额,这个主意他不是没有想到,但不可能实现,猎魔人总部必然会干预,否则所谓的培训就成为了笑话。

    但如果只是通过赌斗的形式,艰难地赢走一些战利品呢?

    方元觉得可以尝试一下。

    “什么赌注,说!”

    威格戴上拳套,眉宇间满是自信,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输的问题。

    “下一次发的圣水份额如何?”方元眼珠一转:“以后如果有人要挑战我,也得按照这个规矩来。”

    “你以为挑战你的人会很多?”威格喘着粗气,仿佛一头红眼的公牛:“你就这么有自信赢我?”

    他虽然长得粗壮,脑子里却也不全是肌肉。

    一个无名之辈,自然不会获得多少关注。

    只有方元赢了他的情况下,才会声名鹊起,挑战的人络绎不绝。

    “不是自信,而是事实。”

    方元微笑地了一句。

    “说大话的家伙,给我忏悔吧!”

    威格怒吼一声,右拳仿佛炮弹般打出,甚至虚空中传来一声嘹亮的响鼻。

    在他的拳套上,一头蛮牛的虚影自动浮现出来,带着碾压一切的气势:“蛮牛拳!”

    轰隆!

    蛮牛的虚影宛若坦克一般,向方元碾去。

    “哦?魔器?”

    方元瞥了一眼对方的拳套,没有怎么惊讶。

    如果对方穷困到连几件魔器都没有,那这一届新生首席就是一个笑话。

    “蛮牛拳套?!威格老大一开始就使用这件魔器,显然很生气了。”

    几个喽啰在旁边幸灾乐祸,已经可以想到到这个嚣张的家伙跪地求饶的场面。

    砰!

    一声闷响传出,旋即发生的一切,让他们不由张大了嘴巴。

    “蛮牛之影?”

    方元的手深入虚空,直接掐住了蛮牛的脖子,轻轻一捏,整个虚影就仿佛肥皂泡一样,轰然碎裂。

    “这件魔器只是中位,并且由于你使用得过于粗暴,已经有了好几处暗伤,建议你找一个靠谱的炼金师重新炉下,否则它距离报废也就不远了。”

    威格脸上涨红,想要抽出自己的拳头。

    可惜,不论怎么挣扎,都是无济于事,令他感觉仿佛对面的就是一座山,高不可攀的巨山!

    “放手!放手啊!”

    威格怒吼着,忽然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力量蓦然消失。

    但他自身,却是由于用力过猛,整个人都猛地向后栽倒,靠在一面墙壁上。

    簌簌的灰尘落下,将他的金发染成了土灰色。

    “老大”

    旁边,几个学员看着这一幕,都是张大了嘴巴:“老大这么轻易就败了?难道这个隐藏的学员,才是真正的第一首席?”

    “浩克!!!”

    威格怒吼着,看着手上浮现出裂痕的拳套,一把扯开衣襟,现出一个随身携带的吊坠:“我会让你知道,我为什么被叫做‘狂狮’!”

    一声狮吼出现。

    强大的波动四溢,带着惊人的威压。

    “上位魔器?十分接近顶级了?”

    方元瞥了一眼,顿时心中有数:“临时提供全面的属性增幅,还有护盾与狂热么?”

    此时的威格,全身赫然被一层虚幻的金甲笼罩,整个人都高了一截,身上光焰冉冉,仿佛一尊金甲战神,凶猛无比地扑了上来。

    即使几个跟班喽啰看到这一幕,都是震惊到不能自已,现在才知道,他们老大还隐藏了这样的一张底牌。

    “老大之前对付几个刺头都没有用的招数,应该可以赢吧?”

    不知不觉间,他们心里就被种下了一个方元强大无比,极难战胜的种子。

    这样的阴影,甚至会伴随他们一生,成为他们的恶梦。

    “还不明白么?”

    方元上前,随手一拍,黄金狮子甲的守护立即崩碎。

    他反手一个巴掌,威格顿时脸上浮现出一个鲜红的掌印,昏死过去。

    虽然在方元看来,这货完全是被气晕的,也不知道醒来之后,是找自己拼命,还是羞愧欲死地去撞墙。

    “老老大!”

    原本还被吊起希望的几个猎魔人,彻底呆了。

    这什么情况?威格怎么就被吊打了?

    没错,在他们眼里,方元就是好像大人欺负小孩一样,狠狠地把威格欺负了。

    这里面的差距,甚至令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

    “阁阁下,莫非莫非您是封号?”

    其中一个猎魔人大着胆子,用结结巴巴的话语问着。

    “封号?我还早着呢。”

    方元灿烂一笑:“将他抬去,记得提醒他,不要忘记了赌注,否则我会亲自上门收的。”

    他向某个方向瞥了一眼,转身消失在道路尽头。

    “真是不可思议的敏锐啊,我们才刚刚赶到!”

    两个封号猎魔人的教官来到刚才的地方,检查了一下威格的伤势:“没事,只是昏过去了而已,对方下手非常有分寸。”

    “教官好!”

    几个猎魔人赶紧行礼,这时候,威格也醒了过来,眼睛有些茫然,旋即就变成了灰败:“我输了”

    “是的,你输了,并且还非常惨!知道你输在什么地方么?”

    一个封号猎魔人缓缓说着:“论身体素质,你跟他相差不大,但战斗技巧与眼光却是天差地别你的两件魔器,在使用的时候,就被看穿破绽,直接击溃了,输得一点都不冤。”

    “他跟我一样,不可能,那种力量”

    威格忽然瞳孔一缩:“等一等?”

    “没有错,是龙力药剂!”

    另外一个教官点点头,猎魔人擅长利用各种工具,使用药剂并不可耻。

    毕竟,威格都一连用了两件大威力魔器,更没资格指责别人。

    “无声无息地使用药剂,这就是他的功底,在这方面,你就好像一个刚开始学步的婴儿!”

    “好了,没事就去,开始今天的训练!”

    两个猎魔人教官脸一沉。

    在他们看来,少年拉帮结派,甚至大打出手,完全在容忍范围之内。

    但跨越机关,到这里找茬就算了,关键是竟然还输了,自己被打成猪头,那就没法容忍,非得狠狠操练一番不可。

    “浩克么?我记住他了!”

    威格点点头,说了一句话之后,就陷入良久的沉默中。

    “嗯,你只要针对进行技巧性的训练,一定可以飞快成长起来的。”

    两个教官点点头,对于威格没有灰心丧气,失去斗志而感到满意。

    也只有这样的猎魔人,才能知耻而后勇,成为以后的栋梁。

    不过,等到学员的身影消失之后,两个教官对视一眼,都是苦笑。

    “你说,我们这么隐瞒他们事实,是不是不太好?”

    “必须给他们一个目标嘛,如果实话告诉他们,对方的技巧甚至不在封号猎魔人之下,哪怕威格都会失去信心的。”

    “那个浩克,简直是个妖孽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