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红木色泽的案桌上,一盏煤油灯放出明亮的光芒。

    虽然比蜡烛什么的已经好多了,但方元依旧觉得有些不适应。

    他伏案写着什么,良久之后,才放下钢笔,揉了揉眉心。

    在他手下,是一本泛黄的羊皮,虽然比纸质籍更加昂贵,但经过特殊处理后,能保存的时间更长,并且不惧虫蛀。

    隐约间,还可以看见上面黑色的墨水字迹,用的是大乾语,这种加密方式,保证即使外泄,也没有一个人能看懂。

    “术师家族中,往往是女性占据了主导地位宛若古代母系氏族一般的权力分配,令人不由联想到了繁衍之母。”

    “实际上按照我的观察,这也与血脉之力的浓度,以及力量有关!”

    “父母双方都是超凡者先不论,如果考虑混血的话,血统来自父系还是母系,自然是天差地别,胎儿在母体内孕育十个月的优势,足以缔造出寻常血裔望尘莫及的根基因此,在术师家族中,女性的地位十分重要,甚至往往会获得主导权”

    “约翰镇的黑鳞社,应该是黑夜眷族中的‘夜魔人’一系,一种人类形态,浑身长满鳞片的上位血脉。”

    方元之前没有对费罗娜撒谎。

    他的确是一个野生动物学家,不过研究的对象有些另类罢了。

    此时,则是将费罗娜也列入了观察目标当中。

    笔记到了最后,还有一个论题与猜想,方元以坚定的笔记,写下了一行大字论普通人驯化血脉的本质!

    术师们从血脉中获得力量,虽然有着魔化的危险,但经过数代人、数十代人之后,完全能够克服种种缺陷,甚至对于血脉的利用程度极高,其中的优秀者完全堪比源头,这自然很值得研究。

    更何况,还有皮特的例子在前面。

    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竟然能接受伏都尸的寄生,甚至战胜里面的混乱意志,完全是不可思议。

    “接下来我研究的方向,应当是如何让普通人安全地获得黑夜眷族的血脉,批量制造术师!”

    方元沉吟着。

    实际上,这也是一种造化之道的修行,更不用说,其中蕴含的理念与操作手法,对于他炼化源力,也是大有启发。

    “光是一个黑鳞社,样本还是不足我需要大量的术师资料,乃至血脉,甚至是嫡系来供我研究”

    他摇摇头,感觉自己的想法有些狂妄。

    想要做到这点,他一个人完全扛不住这么多术师家族的反噬,换成猎魔人工会集体来还差不多。

    “血脉移植想必术师家族中,一定有着研究这个东西的人”

    方元正在思考着,忽然就听见了敲门声:“浩克先生,该出来吃晚餐了。”

    “好的,谢谢!”

    他将笔记合上收好,来到餐厅。

    贝多镇长的木质别墅果然很不错,并且如他之前所言一样,偌大的房屋内,只有三个人居住,显得十分空旷。

    “来,尝尝我做的马肉香肠!”

    贝多围着围裙,端上几个托盘,打开银色的盖子之后,一股香气就扑鼻而来。

    “很不错!”

    方元拿起刀叉,品尝了一截,顿时觉得滋味十分美妙。

    “哈哈我就知道!”

    贝多大口地喝着黑麦啤酒:“当年费罗娜的妈妈,也很喜欢我的手艺,唉”

    他叹息一声,看着平日里活泼非常的女儿忽然间变得默不作声,忽然间眼珠一转:“浩克学者,你看我的女儿费罗娜,她怎么样?”

    “父亲!”

    少女显然没有想到会遭到这种突然袭击,一口牛奶几乎喷出来:“你想要做什么?”

    “费罗娜啊,很开朗活泼的一个女生啊!”

    方元笑了笑,神色戏谑。

    而在他目光注视之下,费罗娜的脸上更是一红,令贝多心里一动,大叫有戏。

    他为了这个女儿的婚事,可谓愁白了头发,可惜费罗娜心气太高,对什么人都有些看不上眼。

    虽然知道女儿的特殊,就跟她母亲一样,甚至还是某个秘密结社中的高层,但贝多还是习惯从人类父亲的角度思考问题。

    ‘女儿一直对于同龄男性没有什么兴趣,这次难得还会害羞,一定要留下浩克先生多住几天,哪怕最后不成,能改变费罗娜的一些观念,也是非常不错了。’

    贝多默默想着,神色更加暧昧了。

    砰!

    终于,费罗娜再也忍受不住,猛地一拍餐桌,大量的餐具一跳。

    “抱歉”

    看到父亲与方元的目光,她又莫名的脸上一红,火辣辣的,几乎想落荒而逃。

    此时指着方元:“你晚上记得出来一下,我们社长想要见你!”

    “荣幸之至!”

    方元慢条斯理地品尝着香肠,闻言用餐巾擦了擦嘴,缓缓说着。

    ‘要死了要死了,一个男人吃饭怎么也会这么好看’

    费罗娜心里暗骂着花痴的自己,连忙一溜烟地跑进了房间,更是鬼使神差地来到了衣柜前,寻找以前不知道丢到哪里去的碎花裙子。

    结果,到了晚上出门的时候,她还是神情有些恍惚,嘴里念念有词:“该死的裙子”

    “你说什么?”

    方元穿着猎手服,背上的星夜缠了布条,看着仿佛背了一块木板。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着,怎么告诉你我们黑鳞社的一些事”费罗娜有些慌乱地说着。

    “哦?那我洗耳恭听!”方元笑了笑。

    “我们黑鳞社,当中有着几个派系,好像我的母亲,就是曾经一个派系的首席,有资格角逐社长的位置在各个首席之下,还有‘鳞侍’,我就是其中之一等一等,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术师少女条件反射地说着,旋即浑身一个激灵:“莫非你对我用了什么咒语?我听说在你们猎魔人之中,流传着一本粉红之,上面记载了不少专门迷惑女性的手段”

    “绝对没有”

    方元差点笑出声,对于这个女骑士的印象一日三变,从原本的刚毅果决,变成了天真的傻白甜。

    ‘如果术师们都是这种素质,那世界或许能太平不少’

    谈笑当中,他跟着费罗娜,已经出了约翰镇中心,来到一幢偏僻的庄园前。

    这庄园独自矗立在一座小山之上,面积很大,甚至还砌了一圈围墙,如果再挖道壕沟,将一些建筑加固一下,根本就是一座小小的城堡。

    “到了!”

    费罗娜上前叫门,而方元则是望着小城堡,脸上露出笑意。

    他所追查的那个神念,就在这城堡里面!

    “嘶嘶是猎魔人!”

    两人走进大门,里面没有任何火把与照明灯,一片漆黑。

    但就在黑暗当中,大量的人影围了过来。

    “小心他很厉害!”

    “我想品尝一下,猎魔人血肉的味道”

    “哈哈你也就嘴上说说,没有看到是费罗娜领他进来的么,这是社长要见的人!”

    夜魔人具有黑暗视觉,此时哪怕在一片黑暗当中,也完全可以视物。

    黑夜,就是对于它们最好的掩护。

    不论白天是什么身份,到了夜晚,都没有人能够发现。

    但这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

    “哼!这就是黑鳞社的待客之道么?”方元眼中金光一闪,一股强大的气势蓦然浮现而出,宛若台风一般横扫。

    “啊!”

    尖叫当中,诸多的夜魔血裔仿佛割麦子一样,纷纷倒了下来。

    熊熊!

    这时候,方元又点燃了几个燃烧瓶,丢进旁边的石灯里面。

    顿时,火光照耀,现出一个略微有些狼藉的广场。

    诸多的夜魔血裔则是尖叫着,飞快缩入阴影当中,仿佛只有那里才可以给他们安慰。

    方元目光转了一圈,顿时见到几个熟悉的面孔,都是小镇上见过一面的家伙。

    当然,此时的他们,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异变,浮现出鳞片,甚至长出黑色的犄角。

    “猎魔人你触犯了这里的禁忌!”

    “这里,不能出现火焰!”

    一个夜魔血裔走了出来:“你将受到制裁”

    “你敢?”

    费罗娜上前几步,眼珠一瞪:“这是会长要见的人!”

    “好了,都退下吧!”就在气氛有些剑拔弩张的时候,一个中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费罗娜浑身一震,立即住手,向方元比了个手势。

    “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我们招待不周的疏忽。”

    在几个强大气息的簇拥当中,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歉意:“我代表它们向你道歉,黎明之剑的弟子!”

    他肤色苍白,穿着华贵的丝绸长袍,被诸多血裔众星捧月一般的簇拥着,宛若一个贵族,以肯定的语气说道。

    “是那个传奇猎魔人?”

    “胡林区的镇守者?”

    夜魔血裔们纷纷后退,连之前叫嚣着要制裁方元的那个人也默不作声。

    ‘哦是感受到我之前气势中带有破晓的意境么?’

    方元心里笑了笑;‘这可真是一个,美妙的误会啊!’

    见了一面之后,他已经能确定,面前的这个黑鳞社社长,就是当初黑杰克的幕后操纵者!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