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杀!”

    官兵以什伍为单位,互相配合,又有着皮甲防护,势如破竹。

    大量的水匪立即被砍杀,鲜血充满了甲板,有的更是面色仓惶,直接跳水逃走。

    等到第二条船也沦陷,一个头领模样的人立即喝着:“事不可为!走……退守寨子!”

    他身材高大,声若洪钟,武力也甚是不错,手上钢刀一劈,顿时斩破皮甲,一名官兵就惨叫着,一只手臂飞了起来。

    “你们去两个人,将他杀了!”

    见此,许廷立即毫不犹豫,向身后的两个亲兵吩咐道。

    “诺!”

    亲兵答应一声,飞快上前,脸上带着狞笑,挥舞着百炼雁翎刀:“死吧!”

    咔嚓!

    那水匪头目举刀相格,两刀相撞,擦出点点火花。

    一股巨力袭击而来,令他不由倒退,手臂发麻,感觉长刀几乎要脱手飞出,不由面色大变:“这是……军中精锐!”

    他实在想不通,这种十人敌的亲兵,绝对是将军才有的配置,为何会屈尊降贵,来对付他们这些小小的水匪?

    只是,他也只有这个念头了。

    两名亲兵配合默契,一人上前吸引火力,另外一个人却是匍匐着前进,忽然暴起,一道刀光闪电般一闪,就没入这头目腰间,鲜血喷涌。

    见此,正面阻击的亲兵冷笑一声,又是一刀,就割了这水匪的首级下来。

    “这是军中争战,傻瓜才跟你讲什么江湖规矩!”

    军中杀伐,讲究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达成目的,杀伤敌人,丢点面子,偷袭合击又算什么呢?

    若真以为还会像江湖豪侠一般,讲究什么规矩,那才真正是笑话!

    “差不多了!”

    见到最后这个小小的反抗核心被消灭,许廷露出微笑,点了点头。

    “听着,你们首领已死!还不速速投降?”

    一名亲兵就举着头目首级爆吼,声如虎啸:“若再抗拒朝廷天兵,小心化为齑粉,全家抄斩!”

    “大人饶命,我等愿降!”

    官兵收降土匪,那是天经地义,剩下的水匪见到大势已去,也没有什么心思,纷纷跪下,抛去兵器投降。

    “好!立即控制船只,收编俘虏,再清点伤员……”

    看着弓箭手开始零星射杀跳水逃跑的水匪,大量俘虏被押上来,许廷发号施令,心中却是充满了一种喜悦。

    没有多久,清点结果就上来了。

    “禀告大人,本次我们杀敌三十七人,俘虏五十人,基本上,这黑关岛的精壮实力,可谓一书包网.bookbao2打尽了……”

    一名什长上前,脸上带着喜色。

    “启禀大人,我已经探得大寨位置,目前那些逃匪,也正在向寨子集中,看来是想据守……”

    道士也上前说着。

    这算不是办法的办法,毕竟官军消耗颇大,哪会为了一个小土寨久留,一旦感到强行攻打得不偿失,就有可能退去。

    “哦!”

    许廷一时没有说话,而是站在甲板上,看着略微泛红的湖水,还有中箭的浮尸,就问着:“我们的人,伤亡如何?”

    “死了三人,重伤五人,其余十几个受了轻伤,不影响行动,略微包扎后就可归队!”

    因为是府丞之子,队伍都是高配,还有一名老医生,经验丰富,现场就开始救治,对于士气也是一大激励。

    “此时寨子中已经发现了我们,要强攻么?”

    只要有着围墙壕沟,哪怕很矮很粗糙,强攻都会损失颇大。

    “何必如此,这一战,已经结束了!”

    许廷望着用草绳串成一串的水匪,不由一笑。

    经过简单的审问,又有很多情报出来,比如此时寨子中不过六七百人,多是老幼妇孺,并且,首领陆甲也在。

    还有,之前斩杀的那水匪头目,乃是黑关岛二当家,素来骁勇,当然,此时不过是一枚首级,能代表功勋罢了。

    知道这些情报之后,许廷立即下令,大军略微休整,留下二十人守着码头,自己则是带着剩余的兵力,押着俘虏,来到了木寨前面。

    此时,整个寨子已经骚动起来,木墙上隐约可以看到妇女与老头的身影,目光中都带着不安。

    毕竟是官兵,代表着某种大义。

    更不用说,之前还大败他们,杀伤俘虏无算。

    “这陆甲倒是个人才!”

    许廷来到阵前,看了看木寨,不是很高,一丈左右的样子,比较简陋,而寨子之前又有一道壕沟,虽然刚刚开挖,甚至才完成了一半,但也可见用心了。

    只要有着这些,哪怕正规军攻打,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可惜……失了先机!”

    若是那帮水匪精锐还在,死守木寨,那普通的一百朝廷官兵,根本拿之不下。

    就算现在许廷,也只能命令自己亲兵为矛头,冒死冲锋,损伤必然很大,一旦自己队伍中有了怨气,为了安抚下来,就必然进行屠杀,到时候什么招抚就成了笑话一般。

    但此时,里面这些人的父兄丈夫,大部分就在自己手上,便是掌握了一张王牌,彻底占据优势。

    “大人,要攻打么?”

    看着一波气息彪悍的水匪上了墙头,不多,就十几人,心知是水匪最后的武力了,副手就上前问着。

    要破军杀将,巡检的五个亲兵都是好手,冲锋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了那匪首,立即就大局已定。

    “不必了,何苦多杀伤呢?”

    许廷摆了摆手:“将俘虏都押上来!再向木寨劝降!并且告诉他们……如果不降,我就用俘虏去填壕沟!”

    “嘶……”

    这副官只是想了一想,顿时就倒吸一口凉气,心里浮现出些许寒意,旋即大赞:“大人英明,如此一来,水匪必败!”

    论人之常情,有几个能对自己亲人下手?

    哪怕是陆甲,也不能犯这众怒!事实上,早在码头被攻陷,退路被截断之时,就已经注定了这波水匪的命运。

    所谓战胜于庙算,便是如此了!

    巡检大人虽然年纪不大,但兵法老辣,实在是一等一的俊彦。

    副官默默想着,心里就坚定了某个念头。

    ……

    喊话之后,木寨中一阵大哗,骚乱更甚,旋即,寨门吱呀一声打开,十几人背着荆条出来,见到许廷,立即跪下:“罪民陆甲,见过天兵!”

    “嗯,起来吧!”

    许廷看着这个黑关岛水匪首领。

    这人大概才三十岁,但饱经风霜,双鬓已经略见花白。

    心知此人或许心里不甘,但那又如何?众怒难犯,若不想被属下背叛枭首,便不得不降。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自己这身官皮!

    毕竟朝廷之前几次安置水匪,都是只纠首恶,其它的都是编户齐民,这更是难得的信任基础。

    陆甲忐忑地站起,望着周围虎视眈眈的兵士,后背汗毛倒竖。

    “你聚众为匪,糜烂一方,甚至还劫掠县城,抢过一家大户,其罪不赦……”

    接下来,许廷的声音轻忽,却让陆甲双腿发软,又跪了下去:“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人也只是为了讨生活啊……岛上粮食稀缺,已经饿死了不少人……”

    砰砰!

    没有多久,他额头便是一片血红。

    许廷见此,方才满意:“……但其情可悯,我便特许你戴罪立功,入我军中,讨伐其它水匪!”

    这人有些才干,可以使用,但性子粗野,必要多多磨砺一下。

    对于如何用人,他心里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见解。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虽然面前的不过一少年,但照样生杀予夺,陆甲连连称谢。

    “嗯,郭奎星,你带五十人进去,清查库存,并且整理户籍……”

    哪怕已经知晓其中没有多少抵抗,许廷仍不放心,扣着俘虏,命属下入城。

    等到一户户人家被带出,并且大量的库藏被清点出来之后,他脸上终于多了几分笑容。

    这时又命令煮开大锅,将野菜、腊肉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煮在一起,又加入几条咸鱼进去,成了杂烩粥的模样,一一分下,轮流吃喝休息。

    因为有着这些,匪属的骚动也是渐渐平复下来。

    其他人有着休息,许廷却是忙得连一口水都喝不上,听着郭奎星清点收获:“俘虏共计七百五十人,缴获长刀等兵刃七十把,皮甲三副,金银折合五百两,还有几大箱铜钱……只是粮食太少,布匹、药物也相当缺乏!”

    “嗯,所有水匪,十五岁以上的男丁,全部编入伍,严加看管,其家人五户一甲,互相监视,有逃跑者连坐!”

    许廷走了几步:“吃喝过后,立即上船,再放火烧了这寨子!”

    “对士兵而言,立即进行赏赐,凡是参战者,皆赏银一两,斩首一级,赏银十两,头目另算……各级军官,指挥有功,我也不会忘了。”

    “大人英明!”

    郭奎星与其它军官听了,都是大喜。

    而许廷心里就有些苦笑了。

    这么一算下来,还有大军开拨的消耗与抚恤,实际上征伐这岛,实在是得不偿失。

    ‘但他们又怎么知晓,我真正的收获,就是这些俘虏啊!’

    许廷看着这数百人,脸上洋溢出了喜悦的微笑。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