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  长离洞天与法禁都是真的,但天山老母当然不会对方元等梦师说出全部真相。

    实际上,他们不过弃子!

    要的就是养蛊一般,自相残杀,从而满足破除洞天封禁的一些条件。

    正是出于这点,各个组织几乎是半哄半骗,将一些新人带来,投入洞天当中。

    “唉……只是,这洞天的要求怎么如此奇怪,既要虚圣梦师,又要求年龄不能超过六十,这等出类拔萃之人,我们几大势力内虽然有,但都是精心培养的种子,怎么能拿来消耗?也只能各家出一点凑数了……”

    炼火长老一叹。

    “怎么?你可是心软了?”

    天山老母见此,不由一笑。

    “非也!”

    炼火长老面色不变:“此非是十死无生之地,我也算给他们留了一丝生机,就看他们能不能把握了,并且在封禁破除之后,他们也能在洞天内收获一些材料与灵宝,这也是他们的机缘,如此,能真正活下来的,才是天才!余下者,不过废物罢了!”

    “哈哈……说得好!”

    这话一出,天山老母还未如何,旁边的岩壁上,一个黑色的影子却是大笑:“梦师何等尊贵?怎能让那些滥竽充数之人毁了荣耀?非得养蛊一般,决出强者,才可真正获得承认,我们源初会的那个,便是候补成员,知晓了内情,还自请进入的!等这次活下来,便可正式吸纳了!”

    “薛老鬼!”

    炼火长老一怔,旋即目中精光连闪,大是忌惮的模样。

    毕竟,源初会的梦师,都是一群疯子!

    不仅疯狂,并且战力强大,又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

    无论是谁,对上他们,心里都会略微发怵一下的。

    “不用担心,我只是来看看……毕竟,这个长离洞天,也有我们的一份!”

    薛老鬼干巴巴地笑笑,却没有丝毫打消对面两人的紧张之意:“好了,我也要提醒你们一句,这里距离玉京,实在是太近了,长离洞天之事,朝廷未必没有察觉,只是在等待时机,当实行血祭,洞天之力勃发到巅峰的一刻,那些隐龙卫必然会直接定位,破空杀来……”

    “我们五家联手,隐龙卫又有何惧?”

    炼火长老眼中似冒出火焰,幽幽说了一句。

    “隐龙卫我们不惧,但若皇室倾巢而出,却也十分麻烦!”

    天山老母缓缓补充了句。

    “乾皇实乃天下大贼!”

    炼火长老气愤说着,又有些酸溜溜的味道。

    大乾皇室号称掌握天意,这可不是开玩笑!

    普通的真圣与真元武者,哪怕潜力已经到了尽头,在龙脉的加持之下,也会再有突破,甚至能匹敌显圣梦师!

    这样的人,虽然只有寥寥几个,但再配合隐龙卫,哪怕五大梦师势力联手,也是势均力敌。

    不如此,乾朝皇室早就不知道被灭了多少次了。

    “嘿嘿……说得好!”

    薛老鬼声音如同夜枭一般:“天意垂青,又占地脉,实是占尽了福分……我们怀疑,就是这大乾皇室的干扰,才令我们无法定位到梦师的源头……实际上,什么洞天遗迹,完全是小事,我们五大势力,就应该联手,灭了大乾皇室,或者血祭乾皇,说不定就能找到通往本源之路呢……”

    “呵呵……”

    炼火长老与天山老母对视一眼,都是心里苦笑,这源初会的梦师,果然都是疯子!

    ……

    水之界,金泽府,黑泽县。

    这县县令早已不是许仁,原本的许大人,因为治理有功,三年一迁,调到了府里,此时已经做到了府丞的位置。

    基本上,这届下来,等到老知府退了,便可扶正,因此受到了很多人的暗中投靠,势力不小。

    此时,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带着两个童子,就走在黑泽县的街道上。

    “嗯,百姓丰衣足食,又没了邪神勒索,这县大治啊!”

    老道抚须一笑,似乎十分满意。

    “听闻这都是原本县令,如今的府丞许仁之功劳,许大人在位之时,严盗贼,清邪祀,又赡养孤老,弘扬文风,不到三年,百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福泽百里啊……”

    后面一个童儿同样说着,论见识,当真不像只有十二三岁。

    另外一个童子,则是看看周围,压低了声音:“此时的县尊张桂,却也是许仁之人……这许仁,之前可谓一片忠心,但这时在金泽府安家,不仅将整个家族都搬迁过来,更是连连买地,修建祠堂,此时已经连田万亩,许家也成为金泽府一大世家了!”

    “天机发动,有着这个,却是正常……否则,怎么为将来铺路?”

    白须老道微微一笑:“人道崛起,乃是大势,我等修道之人,就要顺天而为,这许仁一家,便是此地大劫的关键人物,劫眼所在,不可怠慢了!”

    “这是自然!”

    后面的童子就笑:“我们的人已经得了吩咐,暗中向他靠拢,否则,凭着他区区一个外来之官,若无我们在幕后运作,在朝廷里施加影响,又怎么能在一地连干十几年?并且家族扎根,也如此顺利?”

    “只可惜……这许家亲近妖修,不明天数啊……”

    旁边的童子又是幽幽一叹:“也不知道,当初究竟是如何攀附上的?”

    “杀劫既起,天机混淆,总有变数,这也是正常!”

    老道须发飘飘,说出的话语却是冷如寒冰:“但有妖修要扶龙庭,分我门气运功德,之前还杀了清风,这就不死不休!那鲤鱼精,就容她多活一段时日,嘿嘿,等到时机到了,自然要在许公子面前,斩妖除魔,方显我们的手段!”

    他们三人一路说着,间或有着行人走过,居然没有丝毫泄漏,就这么出了城池。

    “祖师,我们来此,是为了杀那巨妖么?”

    一名童子问着,见到周围无人,手上就把玩着一道剑气。

    这剑气色泽纯白,带着浓郁的煞气,在他手上却又如一道流水一般,九曲循环,如臂使指,显然剑道上的造诣极为惊人!

    如此之人,哪怕面相稚嫩,也是一个驻颜有术或转世重修的老怪物。

    “不错,就是为了那巨妖!”

    到了荒郊野外,这白发老道也不再隐藏,周身道力汹涌,袍子鼓胀,如饱满的风帆,一步数丈,几如乘风之仙人。

    身后,两名童子化为剑光,身剑合一,也是杀气凛然:“已经找到那巨虺所在了?”

    “正是!”

    白须老道面露愤慨之色:“当初清风身死,我门就得了感应,只是对手凶残,连一丝神魂都没有留下,线索全无,又过了几年,才有神算子长老在魂游太虚之际,得了一卦,知道乃是原本盘踞在这黑泽县的两头妖怪动的手!”

    “那鲤鱼精有着许仁气数庇护,先不管她,这巨虺却是罪魁祸首,又独行在外,自然要杀之,以慰门中弟子在天之灵,否则,真当我玄真道好欺了!”

    “只是这妖虽然功德薄弱,却狡猾非常,轻易不露痕迹,我门几次追查,都被它逃了过去……但这时,它逃不了了!”

    轰隆隆!

    就在三人说话同时,已经入了山林深处。

    天空中蓦然一变,大量的鱼鳞云浮现,黑压压一片,带着十分沉闷与危险的气氛。

    “这是……天劫?!”

    这种感觉,道人却是十分熟悉,与平时的雷积云不同,立即就认了出来。

    “哈哈……不错!正是天劫!”

    老道哈哈大笑:“那巨虺妖力惊人,又有几门神通,着实不好对付,不过这次,老道特意请了神算子出手,算得这妖渡劫之期,让它无法隐藏逃跑!”

    一说到这里,脸上就带着狠色:“此妖气数薄弱,居然还想化龙?嘿嘿……我们便是它的人劫!借着劫数,直接令它万劫不复!”

    有着这乌云,这雷霆,简直就是大大的指路针一般。

    三名道人追风逐月,片刻后,就来到一处山腰。

    在这山腰上,有着一大口泉眼,泉水阴寒,散发着冷意。

    这时,密密麻麻的雷霆就在天空中浮现,结为电书包网.bookbao2,声势惊人无匹。

    “哈哈……此妖天劫如此厉害,恐怕不需我们出手,也会化为齑粉!”

    老道见此,却是大喜,旋即,又有些疑惑:“只是……不对啊,这巨虺相助许仁,清理邪祀,也算有功,怎么气数如此薄弱?天灾人劫如此之重?”

    “这必是它忤逆我玄真道,便是逆了人道大势,上天罚之,削其气数!”

    一名童子就笑:“反正无论如何,对我等有利便可!”

    “说的也是!”

    老道抚须,三人也是修道者,不敢直面雷霆,远远看着。

    咔嚓!

    这时候,天上的雷霆似乎也积蓄到了极限,一道青色的电光轰然落下,砸入深潭之中。

    哗啦!

    水花飞溅,一条庞大的黑影顿时浮现出来。

    它蛇头四足,凶威滔天,特别是身上的鳞片,竟然带着丝丝金芒,此时仰天咆哮,宛若史前巨兽。

    “好一条巨虺!”

    三名道人见此,都是色变:“秉性如此深厚,难怪可以化龙!”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