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深山之中,山泉边上。

    一道元力在阮君羡手中环绕、流淌,如臂使指,内蕴可怕的威能。

    “武宗境界,终于成就!”

    他脸上的表情,却是似哭似笑:“若早上一日,我就可直接受封为山门护法,地位尊崇,哪怕是要开革,也必须七成以上长老赞同,外加山主点头这就有了旋的余地与时间,至少不会如此难看可惜,就差这一步!”

    说实话,若没有今日的大起大落,心境刺激,能否突破武宗瓶颈,连阮君羡自己都没有把握。

    “无论如何,元力境终究是难得,若我加入大乾,立即就可获得官身,因为少年,还有着优待,八成是直接封赐鹰扬校尉”

    作为大家族出来的人,阮君羡对此了如指掌:“只是如此就入了军籍,日后限制颇多”

    此时摆在他面前的方元,无疑成为了一座大山,心病一般的存在。

    “那等高阶梦师,大概也不会注意到我这个小蝼蚁,阮家当可维持身为少主,我唯一能做的,便是给家族找一个更大的靠山!”

    阮君羡的眸子中仿佛燃烧起了火焰:“最好自己也成就梦师,加入五大势力,那我阮家立即就成了东神州的一流世家!”

    他当然知晓,这个世界是如此的不公平,唯有梦师,才是修行界的上层。

    任何一个大家族、大世家、背后都必然有着一位或者几位高阶梦师的支持。

    哪怕之前不是,也必须倾家荡产地培养出一位来,如此方才算踏入阶级上层,有着资格参与权势博弈。

    甚至,看似对梦师最为深恶痛绝的大乾皇室,也暗自收拢了一大批梦师团,号称‘隐龙卫’,否则,哪怕执掌天意,也无法统治九十九州如此多年,仍旧屹立不倒。

    “此时我神元大涨,修炼灵术不成问题,但距离梦师要求,还是差些”

    想到这里,阮君羡的脸颊上就浮现出一丝黯然。

    梦师的能力,不仅在战斗方面同阶无敌,更可支援生产生活,乃是第一等的职业,奈何要求太高,难以成就。

    但是,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

    比如传说之中极为珍贵的几种天材地宝,能直接增加武宗的神魂底蕴,开启梦师修炼之路。

    “也罢反正家族之中,有着通脉老祖坐镇,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不若开始游历大陆,寻找机缘!增加实力!”

    阮君羡心中计较已定,再首望了千岁山方向一眼,终于不再留恋,大踏步离开。

    天机无常,哪怕梦卜师,也算不尽未来变化。

    纵然只是蝼蚁,也要自强不息,锲而不舍,坚信总有出头那一日!

    “方元,你感觉如何?”

    火龙横空,纠缠咆哮,飞翔于云间,宛若仙人。

    在它背上,炼火长老望着方元,似笑非笑地问道。

    “好威风!好煞气!”

    方元幽幽一叹。

    目光所及,只见下方乃是一个小城。

    这火龙明显有着灵性,玩心大发,从云层中探下头颅,隐现一鳞半爪,立即引得满城百姓震动,蚂蚁一般逃散避难。

    城墙、县衙等重地,更是立即升腾起阵法灵光,大量弓弩手严阵以待。

    “哈哈!”

    炼火长老不怒反喜:“不错就是要这威风煞气!”

    他一指下方的人流,大笑道:“我等梦师,放在上古,便是真正的神!真神威严,又岂能容凡人冒犯?”

    “不过你们几个童儿,也不要玩过头了,普通大乾郡县虽然一般,但惹来‘隐龙卫’就不好了!”

    炼火长老睥睨苍生,自有一种万物刍狗的气度,唯有在提到隐龙卫的时候,脸上肌肉才是一抽。

    “哦?还请长老为我解惑!这隐龙卫,比我界盟实力如何?”

    方元立即来了兴趣。

    “哼!不过一群自甘下贱,投靠凡人的梦师败类,如何能比得上我们界盟?你若见到隐龙卫之人,只要记得一点,直接打杀就是了!”

    “若不是他们从中作梗,嘿嘿恐怕就连大乾朝廷,也早被源初会那帮疯子掀个底朝天了!”

    炼火长老面色一黑,显然不想多谈这方面的事。

    倒是方元,心里立即有了计较:

    “能与两大邪派,一个疯子势力相持,哪怕只是是部分势力,那隐龙卫的实力,恐怕不在五大盟任何一个之下,甚至犹有过之,毕竟大乾以举国之力,培养梦师,当不可小觑!只是源初会又怎么会与朝廷对上了?”

    他这么想,嘴上就直接问了出来。

    “嘿嘿那就是一群疯子,无论做什么都不稀奇的!”

    炼火长老却是自知失言,坚决不说,令方元略微有些遗憾。

    “好了,你接下来欲往何处?”

    炼火长老顾左右而言他,直接问道。

    “在下之前一直隐修,这次想好好游历一番大乾,再去玉京一趟!”

    方元心里一凜,不过还是说着,句句是真,但合起来意思却未必,这也是一个说谎的小技巧,毕竟对面的就是一个高阶梦师,对情绪察觉无比敏锐,甚至能直接窥视人心。

    但此时,炼火长老就没有发现丝毫问题,抚须道:“老夫也要去,这次在沙州斩杀恶蛟,获得了三滴‘玄元重水’,正好拿去炼丹,方元你既有意游历,就帮老夫做一件事!”

    “请长老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方元心底暗松口气,直接说着。

    “没有这么严重,只是让你给我送一件信物到中州罢了,正好,玉京也在中州”

    炼火长老掏出一柄赤红小剑:“你持此剑,去中州天母山,求见此山主人,将这剑交给祂便行了放心,老夫也不会白白驱使你,稍后便会在梦界给你发出任务!”

    这类任务,就是指派类型的了,收益不怎么样,但计算的界盟功勋却十分丰厚。

    “必不辱命!”

    方元接过小剑,这赤红短剑之前光华满满,到了手上,却一下内敛,变得平凡起来。

    “善,你这就去吧!”

    炼火长老一拂袖,方元顿时感觉一股大力汹涌而来,整个人宛若惊涛骇浪中的小舟一般,等到过神来,已经站在县城之外的一处小山丘上。

    “这就是七重虚圣之力?”

    方元看着喧嚣不断的县城,叹息一声,也是没有多少停留,身影一闪,直接消失在莽莽林海中。

    “要去中州,路途遥远,必须提早谋划”

    对于这任务,方元却是无可无不可。

    他现在不过一稍有潜力的梦师新人,也没到炼火长老要暗算或者谋划的地步。

    当然,信物小剑还是要多方检验,外加封禁,这毫无疑问,非是猜忌,只是单纯的小心罢了。

    再找个僻静所在,登入梦界,果然铭牌上就多了一道任务,赫然是炼火长老所发,浏览一遍,只能接了。

    ‘总体而言,这些都在原本潜规则范围之内,甚至还算宽松的了,新人加入,总得考察么’

    方元无可无不可地来到界盟总部,开始浏览石碑。

    他现在是二叶修士,拥有一些权限,能浏览部分资料库,很多都是梦界中心的四方石碑没有或保密的资料,多看看总没有坏处。

    当然,四方石碑上的任务范围更广,同时也是五大势力交流之地,轻视不得。

    “梦兵师的修行,我已经没有多少迷惑,只等下次梦游倒是那异力,必得除了,最好还要在突破四剑之前,否则麻烦无比!”

    一念至此,方元脸上就有些阴郁。

    他在三界山突破虚圣之时,似乎得了外邪相助,异力深种。

    此时虽然没啥,但未来这等不受控制的力量,必然是大祸端!

    “虚圣四重,是一个大门槛,在梦兵师,就能点化器灵,特别是我的八门剑阵秘传,凑齐四剑四灵,足可展现小半威能因此,必须在这之前解决!”

    神兵有了灵性,威力自然更上一重,甚至还能自行飞起伤敌,就如同炼火长老的火龙童子一般。

    但若掺入异力,点化的灵性反而变成了异种之灵,那就是为他人做嫁衣,大笑话一般了。

    “天邪子一个死了数百年的梦师,还想作祟不成?”

    方元目光幽然冷彻,几如地底寒冰,不断在石碑上浏览。

    这种涉及清除自身异力的技巧功法,在公共区十分少见,大多都是单独交易,挂牌就被摘走,价格也远远超出他的承受能力。

    但到了这里,就开始不同了。

    “九炼法残缺:能炼化自身异种真气,代价修为倒退,幅度视污染程度而定”

    “只是残篇么?并且,只能炼化真气,那元力,还有更加高级的梦元力呢?”

    方元摸了摸下巴。

    二叶修士的权限,只能看到这点,不过在这功法的描述中,他明显地感觉到了意犹未尽的味道。

    很显然,若是完整的功法,或许当可解决污染真元,乃至梦元力的问题。

    “倒是条路子,当然,真正要想解决,根源还是在邪圣门!”

    方元咬了咬牙。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