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乾竟然还有空军编制?’

    方元却是从这霍青的话语中,听到了另外一层意思,立时心里就多了一点警惕。

    也是,能得天意眷顾,掌握龙脉,镇压八方至今,朝廷又怎么会没有几点隐藏的力量?

    哪怕之前梦境之中,自己是鹰扬校尉,也不能尽知。

    此时,倒是略微拼凑起了一点大乾的势力版图。

    “唯有梦师,才能对抗梦师……上次风信子所言的梦师五大势力,恐怕还漏了一个大乾朝廷!”

    方元与霍青挥手作别,进入夷吾郡。

    ……

    阮家在夷吾郡中,也是数得上号的世家。

    特别是历史上,得了杨家乾坤巨灵功功法之后,家中不论长老弟子,武功俱是大进,又出了两名通脉境界的老祖宗,算是一举奠定了地位。

    当然,坊间也有传说,阮家能如此飞快崛起,并不止得了杨家武功,还逼问得了一个秘库!这就令阮家有些不胜其扰了。

    不过,到了现在,漫长的时间过去,此种谣传也就渐渐消散。

    真论起来,哪个世家崛起之时,不是满手血腥?多伤无辜的呢?

    各自屁股之下都不干净,自然也不会死咬着不放,没有他们张目,底下小民又懂得什么,久而久之,再间或施施粥,铺铺路,就轻松洗白,还博得一个良善之家的名号。

    表现在外界,也是其家宅渐渐幽深,有了几分大家之气。

    阮家大宅,书房之内。

    现任阮家家主阮明,此时不过五六十岁,修为到了武宗,又善能养气,保养得宜,看着不过三十出头,正微闭双目,听着手下管事报账。

    “东城庄园,今日已经有了产出,售卖所得两千元晶,入了公库!”

    “城内几家店铺,目前也运营稳定,每月五百元晶的收入,按照家主的吩咐,已经尽数送到君羡少爷那里!”

    ……

    几个管事都知道家主脾气,不敢怠慢,又揣摩心意,点了一位少爷的名字。

    “嗯,君羡天赋异禀,乃是光大我家的希望……这支持万万不可断了!”

    提到爱子,阮明睁开眼睛,眼中就露出一丝欢喜之色来。

    他有着三子五女,大多庸碌,唯有这阮君羡,天赋异禀,三岁习武,八岁便破了伤门,凝聚内力,此时年方十六,却已经十二关大圆满,拜入东胜州一个大宗‘千岁山’之下,据说还被当成重点种子,加以培养。

    只是阮明深知,即使这等大宗门之中,人际交往也相当重要,这资助万万缺少不得。

    奈何即使身为家主,也有许多无奈,只能在权限允许的范围之内,尽力弥补。

    “家主,大喜啊!”

    这时,一名族卫进来,单膝跪下,面露喜色:“君羡少爷刚刚来信,言道他将与其师‘黑虎太岁’贺山童外出办事,将来夷吾郡盘桓几日!”

    “哈哈……果然大喜!”

    阮明站起:“吩咐下去,好生准备……这黑虎太岁不仅是通脉武宗,也是君羡的师父,万万不可怠慢了!”

    这黑虎太岁贺山童,乃是千岁山的高层,传闻已经凝练出五道灵脉,有着六元之力,在东胜州虎榜之中,排名第八十七!非同小可。

    东胜州武风浓重,有着龙虎人榜。

    人榜者,专门收录四十岁以内的年少英才,虎榜则是非武宗高手不能入,要榜上有名,起码也要通脉实力。

    至于龙榜?却常年不动,非通脉大成、凝练圣躯的武者不能入。

    这贺山童能入虎榜,也算是名动一方了。

    要知道,阮家此时有着三位通脉老祖,上榜者却也唯有一人呢。

    ……

    阮家之外,方元随手扔下一个族卫,也获得了想要的东西。

    “这阮家行事,与杨家类似,武功都是分层传授,真正的精华全本,恐怕唯有家主与三个通脉武宗知晓……”

    要擅闯一个大家族,他现在还是有些力有不殆。

    关键是成功之后,容易被群起攻之,脱身极难。

    并且,这种大家族的老巢所在,还不知道布置了多少阵法,有着什么压箱底的底牌,毕竟,这里可不是元武大陆,保不准就要阴沟翻船。

    “为今之计,只有引蛇出洞了……阮家家主的爱子,阮君羡么?”

    方元摸了摸下巴,目中闪过一缕幽光。

    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交换可能,这等世家,又怎么可能轻易将镇族功法交出?哪怕同意交易,需要的代价,恐怕也是此时的方元所承担不起,或者说,不愿意出的。

    “虎榜八十七的黑虎太岁贺山童……呵呵……”

    他看向城外某处,冷笑一声。

    ……

    黑松林中,环境幽谧。

    官道之上,一辆马车缓缓前行。

    这马车外观并不怎么华贵,却通体用千年幽铜木制成,运行十分平稳,车厢内带着一股幽香之气。

    赶车的,却是一个少年,生得星眉剑目,十五六岁模样。

    “君羡,不用急,前面就到了夷吾郡了。”

    车帘掀开,黑虎太岁贺山童呵呵一笑。

    “到了徒儿家中,必好好招待师父!”

    阮君羡机灵聪明,又奉承了几句,令贺山童哈哈大笑,极为开怀。

    笑罢,他面色又转为阴沉:“知道这次的宗门任务了?”

    “知道,将李家灭门!务必要鸡犬不留!”

    阮君羡小小年纪,提到这个,面色有些晦暗。

    “李家说实话,并没有什么大恶,但怀璧其罪,又得罪了我们,若不狠狠打杀一番,被其它家族觉得我们千岁山软弱可欺,日后的事情就不好办了啊……”

    贺山童开始指点起江湖经验来。

    “师父……我知道的!”

    阮君羡咬着牙:“弱肉强食,自古便是如此……哪怕我阮家崛起,也是靠着吃其它世家的血肉长大的!”

    “很好,总算没有练武练到脑子都傻了!”

    贺山童欣慰点头。

    这种话,他对几个老牌弟子都没有说过,却偏偏对阮君羡说了,之前第一眼见到,就颇有好感,连他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

    “按照宗门规矩,这是你第一次出任务,老夫只负责监督,当然……若能借助外力,也没有什么……”

    他话锋一转,开始细细指点起来。

    阮君羡仔细听着,不知不觉中,马车却是忽然一停。

    “怎么回事?”

    少年几乎一个踉跄摔下马车,顿时向前一看。

    只见官道正中,一名青年白衣似雪,挡在了马车前面。

    拉车的两匹也是良驹,此时竟然仿佛受到惊吓一般,死活都不肯上前。

    “你退下!”

    贺山童面色凝重,将阮君羡拉扯到一边。

    “老夫千岁山贺山童,不知阁下是?”

    他望向前方青年,只觉得对方的气机飘飘渺渺,似与天地相接,令人无法把握,心里不由一凜。

    以他行走江湖数十年的经验,有着这种气象的修炼者,也是千中无一。

    “黑虎太岁?”

    方元细细打量着这虎榜武者。

    只见此人体形干瘦,宛若骨架,面色黝黑,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不由一笑:“也不外如是么!”

    “看样子,阁下是来寻仇的了?”

    贺山童缓缓下了马车,气势巍峨如山。

    他没有问方元有何怨仇,毕竟千岁山的仇家多不胜数。

    更何况,这个世界上,也并不是非要有着仇怨才来找麻烦的。

    “是……也不是!”

    方元好整余暇地道:“若你愿意将你后面的阮君羡借我几日,我们也不用动手,岂不是皆大欢喜?”

    “且不说他是老夫的徒弟,便是千岁山一个普通弟子,你说劫走就劫走,让我千岁山颜面何存?”

    贺山童气极反笑,深吸口气。

    呼呼!

    突然间,他浑身肌肉隆起,身材节节拔高,一下就从之前的枯柴,变成了一个身高九尺的昂扬大汉。

    不仅如此,他皮肤黝黑,如同精铁,两边犬牙生长,简直如同虎妖附体一般。

    黑虎太岁,果然名不虚传!

    “师父的七星黑虎变?!”

    阮君羡顿时失色,想不到自家师父一开始就拿出了压箱底的绝活。

    “哦?不错,就让我来试试你的斤两!”

    方元漫步上前,似无意间推出一掌。

    呼呼!

    狂风呼啸,吹沙走石。

    “第一星!第二星!第三星!开!”

    贺山童咆哮一声,背后三道灵脉浮现,化为脊柱上的星辰,整个人猛地向前一扑。

    轰隆!

    拳掌交接,两人都是各退数步。

    “四元之力?不错!”

    方元甩了甩有些酸麻的胳膊:“比我不开灵脉的状态,还要强上一筹!”

    他武宗有着一元之力,巨鹰铁身功与百毒炼金身再加两元,还是要逊色此人一筹。

    “不开灵脉?通脉武宗?”

    阮君羡捂着嘴巴,下一刹那,就看到方元背后,三条粗壮的灵脉浮现,化为灵甲,又有雄鹰展翅,嘶啼飞爪。

    “巨鹰爪!”

    “第四星!第五星!开!”

    砰!

    一声巨响当中,贺山童背后五颗星辰浮现,六元之力尽数宣泄,与鹰爪相遇。

    红光一闪中,他整个人已经倒飞而出,胸口浮现出一个剑伤,破皮球一般干瘪了下去。

    一招之下,虎榜第八十七,黑虎太岁贺山童,败!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