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年老的太傅,乃是烈国中的大儒,一身浩然之气直冲云天,上应星辰,此时一腔热血,化为朱雀烈焰,带着国破之恨,威力当真是焚山倒海。

    “吼吼!”

    就在他动手的同时,另外一位太尉也是老当益壮,白虎咆哮,猛地向五人扑来,一爪按下。

    虎啸千里,更带着炽烈的气息,破军星力落下,简直有若通脉武宗的气血一般,专破术法。

    这一文一武合力,凶威绝对不仅仅两个金龙君相加如此简单!

    “啊……”

    旁边,大量惨叫传来,是乱军稍微沾惹到一点朱雀之火,立即就被波及,整个人都烧为灰烬,哪怕其中的修炼者都无法幸免!

    只是波及者便是如此,处于中心的方元等人,所受的压力,又岂止百倍?千倍?

    “好家伙!”

    方元身上,灵脉之光浮现,化为灵甲,火行灵剑具现在手,蓦然发出一声清鸣,赫然已经进入了最强战斗姿态。

    “若是之前还未突破的我,光是面对这个,就要手忙脚乱了!”

    他身上铠甲灵光大放,抗拒火焰,又看向其余四人。

    在清荷仙子身周,数瓣圣洁的莲花浮现,团团围绕,外放光芒,将火焰阻挡在外。

    火龙真人轻喝一声,一条赤色火龙游走咆哮,身上鳞片光华灼灼,纹路细密,真实无比,又猛地一吸,范围内的火焰瞬间消失,被火龙吞入腹中,连饱嗝都不打一个。

    “多谢真人!”

    风信子身周丹气萦绕,向火龙真人微微一笑。

    “嘿嘿……雕虫小技,也来挂齿,真当老太婆好欺负了……”

    语天姥看着太尉的破军白虎之相,忽然怪笑一声,口吐一字:“痛!”

    “嗷嗷!”

    白虎原本拍击的虎爪一停,整个光影顿时不稳起来。

    巨虎当中,老当益壮的太尉脸上一白,咬紧牙关,险些惨叫出声。

    “老太尉,如何?”

    太傅见此,顿时一停,火红的朱雀张开翅膀,将两人牢牢护在其内。

    “小心那女人,她的妖法诡异,似能直接以言伤人!”

    太尉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眸赫然变成了重瞳,一泛紫光,一带着血色。

    “这便是言灵之法?咒杀之术?”

    方元也诧异地看了语天姥一眼:“果然玄异非常!”

    但下一刹那,破军白虎再次凝实,猛地扑出,虎瞳中泛出紫光与血色。

    “炙!”

    语天姥冷笑一声,言咒之法再次施展。

    “嗷嗷!”

    但这次,破军白虎早有准备,猛地咆哮一声。

    轰隆!

    天地立交,一蓬破军星光灌注而下,似化为长枪大戟,杀破千军。

    “噗!!!”

    语天姥面色狂变,一口鲜血疾喷,身影忙不迭地飞退:“你们这些小家伙还不上,想看着姥姥被打死么?”

    从她的口音当中,方元竟然罕见地听到了一丝气急败坏的意味。

    他抬起头,望着天空。

    在那里,一颗星辰大放光明,赫然是破军!

    ‘看来这言灵之术,限制也颇大,比如若咒了修为高出太多的,就会立即反噬!这太尉倒是聪明,将自己与破军星联系一体,语天姥要想再咒他,除非将整颗星辰一体咒了,否则便要反噬!’

    他看了看周围,风信子是梦丹师,清荷仙子与火龙真人走的是梦术一派,不由叹了口气,一挥火行灵剑。

    嗤!

    凝聚至极的火行剑气,化为一道赤红色的火线,向破军白虎冲去。

    “嗷嗷!”

    白虎昂然不惧,举爪相对。

    咻!

    一声轻响过后,就见这白虎的爪子一下从中间断开,化为两截。

    嗖!

    方元身化黑影,电光火石般冲入白虎虚影中,一剑刺出,剑气纵横,令太尉顿时色变:“好一柄神兵!”

    他有着预感,若是对上方元手里的赤红长剑,哪怕是他有着国脉加持的属相之躯,也会被刺得千疮百孔!

    “原来方道友走的是梦兵一路!”

    火龙真人赞叹一声,一挥手,火龙顿时壮大起来,顶天立地,与白虎缠斗。

    “太傅大人,你的对手是我们!”

    看到方元主动出击,与火龙真人挡下了白虎太尉,风信子与清荷仙子拦在太傅面前,丹气与莲花遍布,哪怕朱雀之火都无法入侵丝毫。

    “风信子?”

    太傅浑浊的眼睛一动,竟然冒出精光来:“老夫听闻,两位封君之所以作乱,便是听信了一位名为‘风信子’的方士之言,便是你么?”

    “自然是我!”

    风信子不是藏头露尾之人,冷笑一声,直接承认下来。

    “如此来说,你是首恶之人,罪在不赦,该杀!”

    太傅脸色一沉:“死!”

    啾啾!

    在他身后,文气朱雀一声长鸣,忽然浑身都冒出火焰,一下扑来。

    “同归于尽?”

    风信子摇摇头,身前光芒汇聚,化为一只丹炉的模样。

    这丹炉通体赤红,三足两耳,仿佛用一块巨大的炎玉雕刻而成,形貌古朴,忽然张开炉顶,大量吞噬着烈焰。

    “噬火鼎?”

    旁边的清荷仙子喃喃一声,显然也认出了风信子的招牌。

    奈何一头朱雀自焚,所产生的火焰有多恐怖?

    哪怕是丹师的药鼎,也无法尽数收敛,一丝丝金色的火焰蔓延,逼得清荷仙子与风信子不断倒退,有些狼狈。

    “无事?”

    一波火焰过后,太傅见着安然无恙的清荷仙子两人,摇了摇头,一挺精神,头顶一根文气笔直冲天,与某颗星辰交相辉映。

    轰轰!

    大蓬星光落下,与文思合一,当中一头朱雀浮现,长鸣一声,又化为火鸟,向着风信子两人扑来。

    文思化朱雀!不死鸟重生!

    这太傅,赫然以本身文思文气,构筑属相,更一下毁灭,取其纯粹的火焰之力,源源不绝!手段惊人!

    “语天姥!”

    哪怕是风信子,面对朱雀接连不断的自焚攻势,同样手忙脚乱,不由大声呼救。

    “灭!”

    语天姥目光闪动,不敢再对着太傅,而是直接咒向朱雀。

    啾啾!

    刚刚重生的朱雀身上火焰一滞,似削弱了不少。

    见此,太傅一声冷哼,文气涌出,化为燃料,一下令朱雀恢复,又狂扑而来。

    “老家伙,纵然你是大儒,如此挥霍,也不要命了?”

    风信子一向风度翩翩,此时按捺不住,直接破口大骂:“既然你想死,我们就成全你!跟他耗下去,他支撑不了几次了!”

    “人生自古谁无死?”

    太傅淡淡一笑,望向太尉。

    嗷嗷!

    白虎咆哮。

    里面太尉的情况却相当不妙。

    剑光一闪,他肩膀上顿时多出一道剑伤,边缘处一片焦黑。

    方元武功惊人,在梦师当中可算异数。

    不仅如此,完全具现后的神兵,也是锋锐无匹,无坚不摧。

    这两相结合,便是梦兵师的恐怖!

    更不用说,在旁边,还有一个法术源源不断的火龙真人在一个劲地辅助。

    “束缚!”

    火龙真人一指土地,诸多藤蔓飞出,将白虎牢牢束缚。

    “就是现在,火龙爆!”

    他脸露狠色,一掐法诀。

    轰隆!

    火龙咆哮一声,猛地爆炸开来,赤红色的火焰顿时将白虎覆盖。

    “你……”

    太尉面上一红,身上多出数道焦黑的伤口,被一下震飞。

    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方元当然不会错过。

    几乎是在火龙爆炸的一瞬间,他冒着火焰,悍然穿过阻挡,来到太尉之前,右手向前递出。

    噗!

    火光一闪。

    火行之剑直接将太尉当胸穿过,没有丝毫血液,因为他的伤口在刹那间就被烤焦!

    这种伤势,以此人的凡人之身,哪怕是国师,也是必死无疑!

    “咳咳……”

    太尉面色一变,吐出几口鲜血,惨然一笑:“老哥哥,兄弟先走一步了!”

    在他背后,破军白虎哀嚎一声,破军星力一下紊乱,飞快向内浓缩。

    “走!”

    方元眼皮一跳,与火龙真人飞快后退。

    “哈哈……等死,死国可乎?”

    太傅脸上皱纹密布,仿佛一下就苍老了十余岁:“以吾碧血染青天!青天碧血,朱雀焚!!!”

    噗!

    他手掌如刀,一下割破自己胸膛。

    咻!

    一道青碧色的血液浮现,没入朱雀之中。

    做完这件事之后,太傅身上的气机飞快衰弱下来,显然命不久矣。

    但得到了这青天碧血的不死朱雀,却是引吭长鸣,张开翅膀,一股比之前更危险千百倍的气息传开。

    “两个老疯子!”

    五名虚圣飞快倒退,看着两个蘑菇云冉冉升起。

    “只是螳臂当车罢了!”

    风信子抹了嘴角的血液,冷哼一声,忽然面色大变:“不好!”

    咔嚓!

    咔嚓!

    一连五个清脆的声响中,方元等人身上的白色毫光再也支撑不住,轰然炸开!

    呼呼!

    狂风呼啸,乌云漫天!

    天空之中,电蛇狂舞,惊人的雷霆咆哮着,一股极为危险的感觉,顿时浮现在方元五人的心头。

    刚才这两个老家伙的自爆,带着气脉与天意,竟然击溃了他们身上的防护,甚至令他们天外邪魔的气息,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了世界面前。

    轰隆隆!

    闷雷滚滚,似苍天都再兜不住,骤然倾泻而下!

    天罚即至!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