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乾帝国,雄踞万万里,有九十九州,五百八十七郡,帝都为玉京!”

    “秦家位于帝国西北的沙州、东夷郡内,由于先祖追寻开国太祖,征战沙场,百战余生,得以封为沧海子,世袭书包网www.bookbao2.com替……”

    ……

    火光闪闪。

    夜幕降临,篝火旁边,秦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而在她的描述下,一个强盛程度犹自超过杨凡杨家的郡望世家,慢慢浮现在方元面前。

    “也就是说,此时的秦家,乃是东夷郡第一世家!由于家主自动继承子爵爵位,有着五百亲兵编制……家族当中,最厉害的几人是长老堂的几个太上家老,有着通元灵士、通脉武宗的修为。”

    “而你们主要的敌人,乃是长房大妇,徐夫人?她乃是徐家嫡女,势力庞大,一个老祖宗乃是阵法师,已经入了通元境界?”

    方元咬了一口蛇***不经心地问道。

    梦师进入虚圣境界,实力堪称暴增,一般的通元灵士、通脉武者,已经根本不放在眼里了。

    倒是那个灵阵师,略微有着一些麻烦,但也仅仅只是一些而已。

    “到底是大乾,区区一个东夷郡,都暗藏了不少通元灵士,卧虎藏龙!当然……大乾随便一个郡,面积就不比元武大陆上的夏国、武国小了……”

    方元摇摇头,深深吸了口气。

    这里还是三界山与十绝关中间的荒漠地带,生机荒芜,但他却可以感受到天地之中,元气变得渐渐浓郁起来。

    水浅难养蛟龙!

    虽然这里只是大乾边界,但元气之充足,就足以令方元侧目了。

    “这还是荒地,若是在大乾的洞天福地,其灵气元力,恐怕要超过青峰灵地不知凡几吧?”

    方元在心里默默叹息。

    旋即见到秦云漫不经心地咬了一口蛇肉,眼珠圆瞪,旋即飞快大嚼的模样,不由又暗自失笑起来。

    ……

    明星高悬。

    方元盘膝而坐,似寐非寐。

    识海所连接的真实梦境之内,小小的方元面色严肃,一手指天,一手按地,梦元力汹涌澎湃,不断冲击着小天地的界限。

    在此梦元力的冲刷下,小天地不断向外扩张。

    如此反复进行了三遍,等到梦元力消耗殆尽,方元又开始冥思,恢复神元,让梦元力的海洋填满大半个小天地。

    “虚圣的修行,便是摸索真实之力,一步步登峰造极的过程……”

    方元目光集中,汇聚在梦元力形成的海洋中。

    虽然隐藏得很深,但他还是仿佛看到了那一丝丝暗红色的阴影之力,融合在梦元力当中,如跗骨之蛆一般,怎么也摆脱不去。

    “还真是被纠缠住了……”

    方元操纵着梦元力,一次次消耗、冲刷,却是始终不能令这丝阴影之力减弱半分:“幸好安然无恙地走出三界山,这次的事情,应当只是个意外……但体内时刻纠缠着阴影之力,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隐约察觉到,自己似乎惹上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突然间,一阵震动传来。

    现实世界,荒漠中,盘坐的方元一下睁开双眼,瞳孔中冒出精光:“起来!”

    秦卿姐弟狼狈爬起,本来还有些睡眼惺忪的脸上,慢慢转为凝重:“这是……骑兵?”

    “放心,徐家与徐夫人,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可影响十绝关守将,真正要对付你们的杀手与人马,还是应当在关内与东夷郡中布置。”

    方元举目眺望:“这应该是十绝关中的游骑,在定期狩猎罪民!”

    秦卿与秦云不由打了个哆嗦。

    大乾官府有谕!但凡大乾子民者,一旦外出十绝关,即为罪民!杀之无罪!

    不仅如此,十绝关游骑,更是大乾一等一的精锐,时常外出巡视,主动出击,若是看到他们两个实打实的罪民,绝对不会放过。

    “不行!不能让他们看到我们!”

    秦卿咬着牙齿。

    出逃蛮荒这种事,完全是自由心证。

    只要能逃到十绝关内,再抵死不认,难道朝廷还能派人去瀚海城对峙?

    但这里就有着一个关键,不能被守关将士留下证据!

    因此,秦卿看到这波烽烟的第一反应,就是要逃。

    “恐怕来不及了!”

    方元摇摇头:“更何况,除了不要被发现之外,将这些骑士全灭,不也是一个解决方法么?”

    “你说什么?”

    秦卿与秦云一下骇然,这才发现,自己寄托厚望的这位大人,完全是一位百无禁忌的狂人。

    ……

    “快!追!”

    夜色之下,一行人马亡命奔逃,各个气息强悍,为首者是一名武宗老头,守护着一个半大少年。

    “苍天不公!明明是逆水宗勾结郡守,诬陷我九阳门为叛党,将我门主押入大狱,活活害死,我门多方申述,却遭他们官官相护,最终甚至迫害不断,逼得我们不得不离开大乾……”

    武宗老头含泪咆哮,声如杜鹃泣血。

    “杀!”

    在他们身后,是一队身着重甲的骑兵,各个精壮彪悍,眼如鹰隼。

    为首一人,嘴角还带着绒毛,看着仿佛乳臭未干的小子,此时却狞笑一声:“关内纷扰,与我们何干?小爷只知道有上谕,闯过十绝关者,皆为罪民,杀之有功无过!”

    “此时,你们主动逃出关外,便是罪民!还不速速领死?”

    咻咻!

    在说话同时,他拉开铁胎弓,箭如雨下。

    一个个九阳门弟子胸口炸开大洞,血花飞溅,倒在地上。

    “这些,都是我九阳门的精华啊!”

    武宗老头面色殷红,吐出一口鲜血,蓦然一推少年:“带少主走,老夫来拦住追兵!螺旋气功!”

    呼呼!

    两道气劲浮现,化为螺旋,气浪汹涌,将骑兵挡住。

    “律律!”

    尘土飞扬,少年骑将勒住缰绳,手上的铁胎弓被一下拉断,面色阴沉:“老东西,如此迫不及待地死,我林全南就成全你!”

    他一挥手,强绝的元力涌现。

    这少年,赫然也是一位武宗,如同方元梦境中那般,被武举入军的鹰扬校尉!

    并且,他一出手,招式堂皇大气,带着铁血军威,恢宏浩翰,竟然直接将那年老武宗都压了下去。

    “铁血战气!血杀十式!”

    少年林全南沉喝一声,从四肢百骸中涌出暗红色的元力,带着浓郁的铁锈之味,化为一套全身铠甲,上面花纹蔓延,精美无比,如同实质。

    特别是他的血杀十式,一个个动作简练到了极点,却干练有效,充满了军中风格,更有一种即使身死,也要击杀对手的气势,将老头武宗狠狠压制住。

    这个名为林全南的少年,实力恐怕已经踏在了通脉的临门一脚上,随时都有可能突破!

    噗!

    荒漠之上,人影交错。

    只是数招,那老头就不敌,被一掌狠狠印在胸口,又是一爪,一条手臂高高飞起,血如泉涌。

    “韩爷爷……”

    九阳门中一阵骚乱,那名少主脸上满是泪水,又被几名忠心弟子护住,向三界山撤退。

    由于那里的诡异,哪怕是通元境界的灵士与武宗,也甚少敢于深入,更不用说追到瀚海城中去了。

    因此,对于大乾逃犯来说,只要逃入三界山,便是胜利。

    但此时,这段距离,对于九阳门之人而言,却是如同天堑一般。

    “黑虎卫听命,一队二队上前围住,不要放走一个!”

    林全南回到坐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三队在场外游走,还有四队……”

    他一指方元宿营的方向:“刚才那处,似有火光炊烟,你们前去观察,如果遇到罪民,直接杀了,不用问我!”

    “诺!”

    他身后的骑兵一下分散,化为四个集团,一举一动都是井然有序。

    “啊!”

    “这是什么?”

    “藤蔓怪?要小心,这是灵士术法!”

    ……

    忽然间,一个骚动自四队中传来。

    沙沙!

    伴随着簌簌的抖动声,一波草浪被吹拂而过,地面上原本的枯草顿时狂乱,不断生长出根须,如同鬼神狂舞,开始纠缠坐骑。

    “木行灵术?”

    林全南割破手腕,洒出热血,落在四周草坪之上。

    呲啦!

    他的烈阳之血一洒,四周的草坪上顿时冒出大量白烟,诸多草根一下蜷缩、腐烂、宛若遇到了天敌一般。

    “武宗气血阳刚,虽然不若通脉那般能以灵脉之力抗拒灵术,但若是割脉放血,破普通灵术,也只不过等闲尔!”

    林全南长笑一声:“何方鼠辈,敢来暗算我?”

    实际上,他之所以能如此破除灵术,倒不是因为自己的血有着多么神异,而是因为辅修了一门秘术,借着它的能力罢了。

    否则,换成普通武宗来,哪怕将血放光,也不一定能威胁方元的灵术丝毫。

    “只是破了我一个灵术,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一个飘渺的声音,幽幽从四面八方传来,九阳门的人脸上却是纷纷露出喜色,仿佛预见到了救星。

    沙沙!

    那个声音刚刚落下,四面八方的草浪一下席卷,规模比之前大了何止十倍?

    “怎么可能?如此多的灵术,莫非是灵阵?”

    林全南满脸不可置信,脱口而出道。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